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八章 一入后宫深似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姑娘,我们该走了。”喏儿已经收拾好包裹了,也帮云漾梳妆打扮好了。

    云漾突然发现今日她着的衣服不是一般的贵重。这要是拿回现代那肯定是几百万,她这辈子都吃穿不愁了。

    问题是她回不去啊,这里随便拿几样东西就够她在现代几辈子快活了。

    “姑娘。你真美。”喏儿看着眼前的女子,穿上他们主子派人送过来的衣服后。整个人的气质都噌噌的往上提。

    望有美人兮。眉间一点朱砂,眼若有水波,唇不点而红。白皙的脖子上挂着楚国御用工匠打造的红珍珠项链,再着一红色坠地薄纱,胸前一片雪白。春光无限。

    云漾照了照面前的大铜镜。果然人看衣装佛靠金装。

    她好久没这样看过自己了,一时之间自己都陶醉了起来。

    她看着镜中的女子嘴角上扬了一个幅度,但是并不感觉有多欢喜。

    她要去楚国皇宫?

    那她是什么?她现在手无缚鸡之力。要是那群女人们把她当作来争宠的。那她去楚国皇宫也跟入了虎穴没什么两样。

    但她已经没有去处了。

    她甚至也想过。重头开始。

    可是好像一切都变了好大一个模样。

    百里暮杨不似从前那般躲闪她,她反而不自在了。

    得不到的往往是最好的。

    给她一些时间。她可以绝情绝欲的。

    反正这老天爷也好像打算是给她这样一个结局,她累了。莫不从了这老天。

    云漾刚出房门就有撵轿抬了过来,还是黄色的撵轿。

    云漾怎会不知,这黄色撵轿只有皇上皇后还有一些地位较高的嫔妃才有资格坐。

    那他这是何意?

    莫不是要她入宫为妃?

    “喏儿。我突感不适,明日再入宫吧。”云漾眉头紧缩,没有上撵轿。

    喏儿赶忙提了包裹追了上去,真不知道这姑娘怎么了?多少女子做梦都想坐上那撵轿入宫,那是何等的风光。

    “姑娘怎么了,要不要请太医再来给姑娘把把脉,刚刚我已经让离儿去请我们主子了。”

    喏儿紧张兮兮的看着云漾,不知道她又觉得哪里不对劲了,怎么就突然不去了。

    云漾说她想一个人静静,让她们都不要跟着了。

    她走到一处草地上,绿茵茵的草地上生机勃勃的,花丛紧簇,她看见那还有一亭台,就自的走了过去坐下,才走几步路,她就累的不行,这要是想走,能走哪去?

    看着天上的鸟自由自在的飞来飞去,叽叽喳喳的声音都听起来特别悦耳。

    云漾想闭上眼睛小憩一会儿,突然又好想放风筝了。

    可是这里怎么会有风筝,再说谁陪她放。

    所以云漾只好想想就好了。

    想她三世,从来就不是那种优柔寡断的女子,都是想做什么就去做了,哪会想这么多。

    可是她现在看不明白自己的心,真是头疼事一件!

    以前追着想要的百里暮杨现在就跟是她的盘中物,而她好像已经不想动筷子了。

    盛千烨已死,她一个人孤孤单单的!

    纠结来纠结去还是纠结不出个所以然来,又起身走到湖边捡起石子往水中扔去。

    喏儿和那些侍女们就在远处跟着,不敢上前来。

    “皇……”喏儿看到他们主子居然就赶了过来,速度还是够快的。

    “嘘……”百里暮杨示意她们不要太大声惊动了云漾,他接到侍女的报告说云漾身子不适,就放下了手中的政事赶了过来。

    还好,她还好好的站在那里,还在那扔石子玩,应该是没出什么大事。

    百里暮杨走到了她身侧,云漾察觉到身旁好像多了个身影,抬头一看又是那张脸,感觉他最近有点阴魂不散。

    皇上不都该日理万机的么?他怎么天天没事干一样往行宫里跑,这她还没进宫就会被他后宫里那些女人给恨死了。

    “你跟我进宫吧,那儿安全一点。你待在这里,我不好照顾你。”

    百里暮杨看着远处秦国所在都方向若有所思的说道,身旁之人今日的穿着又增色了不少。

    他虽贵为楚国皇上,后宫佳丽三千,想要什么样的女子没有,只是欧阳匪做的孽太多,让他感觉女子就是麻烦。

    唯欧阳匪与小人难养也。

    “我不用你照顾,我在这挺好的。你后宫人太多,我嫌吵。”

    云漾冷笑,他难不成把他后宫里的嫔妃都赶出宫去。

    “不会的,有我在,她们不敢动你。倒是你在这里,我很难够的着,她们都是在楚国有背景的女子。”

    百里暮杨一向心思缜密,往往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他天天往行宫里跑也不是事,手头上那么多事都等着他来处理。

    他又想天天见到她。

    “你为什么要突然对我这么好?”云漾知道百里暮杨也并非什么善类,他突然百般殷勤真不是作何意。

    “如果我说,我爱你呢?”百里暮杨不怕死的,一脸戏虐的挑起云漾的下巴。

    “那你知道我是谁?”云漾向后退了两步,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对面茕茕孑立的黑衣男子。

    “能让颜如邀痴恋的女子世上除了欧阳匪,还有谁?”

    他一开始也不是很确定云漾就是欧阳匪,她那日跳的那支舞只是他怀疑的一个开始,后来他派去的探子来报说阴阳宫宫主颜如邀经常缠着她后,再有颜如邀倾巢之力去法场救她。

    他就更加深信不疑了眼前的女子就是欧阳匪了。

    “为什么?你不是一直很厌恶欧阳匪,甚至还亲自推她下悬崖不是?”

    云漾又向前走近,抽出一直藏在衣袖里的小刀抵着百里暮杨的脖子。

    “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我现在只想好好的保护你,把你留在身边,仅此。”

    好一副一脸深情告白的模样,可是欧阳匪的心已经死了,云漾的心已经给了盛千烨。

    “真是可笑!”云漾的刀尖又逼近了一点,她真的没听过比这更可笑的笑话了。

    他百里暮杨就非要将她这样玩弄于手掌,但是也得问问她愿不愿意了!

    “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好好保护你。三个月,就三个月。三个月后你若是决心还要走,你那时伤应该好了,我放你走。”

    “不可能,我不可能再爱上你的,不可能了!”

    百里暮杨用手握住了刀锋,拳头上的血一滴一滴的滴到了水中。

    “快放开呀!”云漾看到百里受伤了,还是于心不忍。

    百里暮杨脖子上也已经开始流血了,她完全有能力躲了她的刀,但他没有。

    “哐当”一声,带血的刀落在了地上。

    云漾紧紧的抱住自己的头蹲在地上大哭了起来,百里暮杨想拥她入怀,却被一把推开了。

    哭了一会,云漾就感觉一阵眩晕倒在了地上,等她醒开她已经在楚国皇宫了。

    怎么可以这样?这不是硬把她绑来的吗!她还没同意要来他的后宫!

    对于云漾的到来,后宫里的三个女人难得的凑在了一起。

    她们都聚在了上官媛的雅苑之中,侍女们都在旁边伺候着。

    “我说上官姐姐,你可知道皇上将那来历不明的女人接进宫来了。”

    首先开口的是着绿色薄衫的莫妃,她在三人之中最为年幼,极其的善妒,最能挑拨离间,善于心计。

    “是啊,上官姐姐,这女人如今被安置在琉璃殿中,琉璃殿是什么地方,我想姐妹们比我更清楚。”

    刘妃从小在将军府中长大,是刘将军的嫡女,而刘将军又手握着楚国重权,百里暮杨初登大宝不久,凡事都很仪仗刘崇远。

    上官媛倒是从从容容的拿起一杯茶,揭开盖子开细细的品了一口,然后开口说道:“皇上素来不近女色,他如今对这女子如此上心,定有她的过人之处。”

    一语惊了梦中人,上官媛自小知书达礼,况且她心有所属,不会像莫妃和刘妃那般被忌妒冲昏了头脑。

    “上官姐姐说的极是,既然是皇上带来的女子,我们是不停理当前去探望呢?”

    莫妃一向机灵,自从云漾到了楚国行宫,她就好奇的不得了,那女子到底是长的是何模样,居然那般勾了百里暮杨的心。

    “莫妹妹太过于心急了,那女子现在还无名无份的,理当是她来求见我们几个。怎么轮得上我们先去探望她。”

    刘妃理了理云鬓,娇笑道。

    上官媛只是淡淡一笑:“众位妹妹还是好好的回自己宫里各做各的事,修修花逗逗尿,多去给太后她老人家请个安。”

    “上官姐姐有太后她老人家撑腰,自然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们几个可就不同了。”

    这一开口就挖苦人的刘妃总是那么招人嫌,不过她也直爽惯了,大家也都见怪不怪了。

    “刘妹妹这话说的姐姐我可就脸上要挂不住了,本宫是一直希望后宫能一直和和睦睦的,不想闹出什么幺蛾子出来。”

    这上官媛还没当皇后呢,就摆出一副皇后的架子来,这把刘妃和莫妃气的脸都要轻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