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九章 不知道我是寡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月上梢头,繁星点点。

    云漾看着天外的星空,想着明日复明日的后宫日子。心里就有点苦涩。

    今天她刚出去外面御花园里溜达一圈的时候,总感觉有人在身后对着她指指点点。

    云漾气不打一处来,以为老娘愿意来这破后宫跟你们这些女人大眼瞪小眼。老娘是被逼的!

    “怎么?还没睡?”

    百里暮杨感情是走路不带声的,那些侍女们怎么也没通报。他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走到云漾身后。

    “你来干嘛?大晚上的不该去翻个牌子啥的陪你那些妃子们吃吃饭拉拉家常?”

    云漾反正一来这后宫就被迫的灌输了一些想要在这好好生存的法则。

    首先。就是要把人认清。那些个太后啊,莫妃啊,还有刘妃啥的。甚至一些小小的尚宫。

    “你这么关心我?”百里暮样又那样戏虐的看着她,这大晚上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你可以出去了。还有。没事有事都最好不要在我面前晃悠。谢谢哈~”

    云漾皮笑肉不笑的站在那里。百里暮杨那张脸看多了会着迷会胡思乱想,他的眼神会灼伤了自己。

    云漾现在只想好好的做个小寡妇。

    “看着我?你当初那般死缠着我,如今我就在你面前。”

    百里暮杨那漆黑的眸子对上云漾的一双水波漾漾的大眼。面前的人只是换了张脸而已。

    以前百里暮杨就未觉得欧阳匪丑过。只是她太嚣张跋扈了一点。他从来就是看着她在他面前蹦蹦跳跳,哪里像个女子。

    如今这张脸。这人,还是那般豪放不羁小节。却已经收敛了很多。

    站在他面前的女子,婷婷玉立,俏皮中又有几分可爱。

    百里暮杨赖着不走。还非要厚着脸皮留下来一起用晚膳。

    这让云漾怎么吃的下,她还没动筷子,碗里就一堆的菜。

    她能拒绝吗?

    他这样做是没有用的,她是云漾,不是欧阳匪。

    “怎么?这些菜不可口?”

    百里暮杨看着云漾就光扒拉碗里的米饭了,菜都没动。

    “很难吃,死难吃,特别难吃。最重要的是和你吃饭没一点胃口。”

    云漾一脸嫌弃的将碗里的菜扔了出去,百里暮杨那拿着筷子的手在空中僵硬了起来,他这是放她碗里是不放她碗里也不是。

    这女人!

    他要沉住气,忍住!

    突然又想到以前自己拒绝了欧阳匪那么多回,还能死缠烂打的不放,现在只是角色调换了而已,人还是以前的人。

    “姑娘,你就吃点菜吧,皇上……”喏儿在旁边都要看不下去了,那么好吃的菜,她看的都要留口水了。

    这云姑娘感觉不喜欢她们主子一样,这就更奇怪了,楚国的女人做梦都想爬上她们主子的龙床,却没个得她们主子正眼瞧的。

    “喏儿,你帮我吃吧。我吃抱了。”云漾放下筷子就走出琉璃殿去了,她想出去透口气。

    “姑娘,这……奴婢不敢。”喏儿真巴不得抽自己几个嘴巴子,就怪自己多嘴。

    昨天晕倒被那个滚蛋运到这楚国皇宫里来,她气还没消呢。

    “姑娘,你要去哪?奴婢陪着你吧,等下你别走丢了。”

    喏儿看云漾出去了就追过来,这云姑娘也真是的,动不动就喜欢一个人乱转悠。

    百里暮杨看她躲着他,只好识趣的回了御书房批阅奏折了。

    还没走几步路,云漾就累的不行。

    这感情跟人上了年纪一样,老了老了,不中用了。

    五脏六腑俱损。

    云漾感觉这离她自己出去浪迹天涯的日子太遥远了,简直遥不可及。

    别说控火了,要能蹦哒两下也是好的啊。

    “恕奴婢多嘴,姑娘是不是不喜欢皇上?”

    喏儿其实进宫才半年,一直就被伺候过娘娘什么的,第一次当贴身伺候的丫鬟。

    “不喜欢。”

    云漾感觉这小丫鬟还有点意思,不那么世故啥的,从她的眼睛里可以看的出她还单纯。

    “你要是想问缘由,还是不要问了。你不需要知道太多,三个月后我自会离开这里。”

    云漾揉了揉肩,然后慢悠悠的又准备荡回琉璃殿去。

    “姑娘为何不愿意留下来?”喏儿感觉她今日确实话有点多,但不说又难受,这还好她跟着的主子是云漾。

    “我不喜欢待在后宫,后宫女人多,是非多。”云漾看了一眼天空中的繁星,会有哪一颗是她的千烨呢?

    他会不会在天空中看着她?

    世上又真的有天堂和地狱?那盛千烨应该要去天堂的。

    喏儿没读过书,觉得能吃抱穿暖就行了,想太多给自己添堵。

    谁不渴望荣华富贵,然后嫁个器宇轩昂的男子过日子。

    对她们这种穷苦老百姓来说,做梦都不敢想的。

    “姑娘可是乏了?”

    喏儿看着云漾才没走几步,就又是揉肩又是打哈欠的。

    “嗯,我们回去吧。怎么走?”

    云漾明显就一路痴,从来就不认路的那种。

    这不,第二天。

    太医来给云漾瞧病说她身子还很虚,要多休息,多吃些补品。

    云漾倒也没质疑那太医的医术,她前世可是医毒无双的欧阳匪,只是她知道自己若是不能顺利度过这一劫,那……

    五脏六腑俱损,她都不敢想自己还有多少年可以活着了。

    她现在需要一根千年人参来续她的小命,可是她到哪里去寻那千年人参。

    罢了,罢了。

    反正她也不想活多久了。

    太医只从脉象上看出她很虚,但是把不出其他的来了。

    她那些嗜睡,还有总感觉疲惫,还有晕倒直接就不省人事。

    “姑娘,皇上派人送了补品来。有血燕窝,还有人参,还有阿胶,还有贡枣还有……”

    喏儿都要点不清了,太医刚走没多久,云漾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送东西的人不敢打扰,便放下就走了。

    云漾一醒,喏儿就开始叽叽喳喳了。

    “对了,姑娘,皇上还专门命人给你熬药,还专设了一小厨房,说是你想吃什么直接吩咐就可以了,还有那可是御膳房的一品厨师,很会做些甜食。”

    “没了?”

    云漾虚弱的从床上坐了起来,脸色苍白无力,听喏儿叽叽喳喳说了这么多,说的她又想睡了。

    “姑娘还有什么吩咐,奴婢这就去做。”

    喏儿眨巴着眼睛,一边走过去给云漾拿枕头靠着背,这样能让她舒服一些。

    “没事,你要没什么事就下去吧,我还想再睡小憩一会。”

    云漾揉了揉快睁不开的眼睛,一脸迷糊的说道。

    “姑娘,您还未用午膳呢。您用过早膳太医给您请过脉您一直睡到现在,已是晌午了,您若再睡的话。”

    喏儿就是关心云漾,感觉她挺亲近的,不像她听那些侍女们说有些主子很难伺候,故意刁难她们这些宫女,轻则打骂,重则……

    “我睡了这么久,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

    云漾感觉自己边说话都要边睡着了,昨晚上晚膳时就吃了几口米饭,早上喝了几口药粥,可是她并没有一点饿意。

    “姑娘,我感觉您的病怎么一点起色都没有。”

    喏儿说着说着居然抽泣了起来,难不成自己这张脸很吓人,还是她真的到了药石无灵的时候了?

    “喏儿,拿镜子给我。”

    云漾强撑着眼皮,不能睡。病者虽需要大休,但若睡的太过度反而会适得其反。

    “姑娘,您还是不要看了吧。”

    喏儿怕云漾被她自己的脸吓到,真有点像女鬼。

    “给我吧,我想看看。”

    云漾勾了勾手指头,示意喏儿把大铜镜给她。

    “啊!”

    云漾失声尖叫了起来,镜子摔在了地上,成了碎片。

    镜子里的那张脸还是她自己吗?

    怎么看都活脱脱一女鬼,脸白的感觉血都被抽干了一样。

    “姑娘,您没事吧?奴婢不该拿镜子给您的。”

    喏儿跪了下去,心里害怕的要死。要是皇上知道了,定不会让她再伺候云姑娘了。

    “傻喏儿,快起来,不怪你。”

    云漾看了一眼地上跪着的喏儿,眼里闪过了一丝心疼。

    不知道她的蔷薇如何了?

    如今应该还在宁王府守孝吧,还有点想她了,得想个办法告诉她自己还活着啊。

    没准以为她死了,都给她立好了碑了。

    “扶我起床吧,然后把午膳给我送过来。清淡一点就好。”

    云漾想了想,人是铁饭是钢,她不能再这样睡下去了。

    她还要离开这里呢?

    离开这里去做点什么呢?云漾已经大概的想好了!

    悬壶济世去吧,然后云游天下,怎么自在怎么来。

    只是她得先出的去,她现在感觉她举个手都觉得累。

    “姑娘,您再多吃几口吧,您一吃下东西去脸就没那么白了,也是奇怪了。”

    喏儿又给云漾添了一碗党参乌鸡汤放在她面前,云漾已经感觉再也装不下了。

    “喏儿,你吩咐厨房,晚上给我用人参炖鸡,然后熬药的时候加入阿胶七钱,红枣八两,鹿茸九钱,大火炖两刻钟,然后改小火炖一刻钟。”

    “再就是让太医给我特制红糖,最纯正的那种,我要当糖果吃。”

    云漾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然后又拿起桌上的汤喝了一口。

    她得开启她的满血复活模式。

    微风轻轻抚过,其中还夹杂着阵阵花香,让坐在凉亭中的云漾不禁闭上双眼,陶醉其中。

    只是,这份宁静还未持续多久,就被人打破了。

    “姑娘,皇上说今日天气甚好,特邀娘娘前往御花园,一同放风筝。”

    说话的是百里暮杨身边的一名宫女。

    “你告诉他,就说我今日身子不大舒服,就不作陪了。”云漾单手托着下巴,粉色的罗裳滑至手肘,露出精致白皙的手臂,再加上那淡淡的神情,让在场的侍女太监,都失了几分心神。

    “这……姑娘,您还是去吧。皇上说了,若是今日约不到姑娘,我这条小命,也就难保了呀。”那小宫女有些为难地说道。

    听到这里,云漾好看的眉微微皱起,最终也就只能点头答应下来:“罢了,我便随你去一趟吧。”

    其实云漾自己好想放风筝的。

    虽然是跟百里暮杨一起放,算了,委屈委屈吧。

    “好的,姑娘,奴婢这就去告诉皇上。”那名宫女心满意足地回答着。

    看着那宫女的笑容,云漾却是怎么也笑不出来。

    每一次百里暮杨想方设法讨好她,却每次总被她拒绝,如今,这次他竟想出这样的法子来,让她只能答应。百里暮杨这是吃准了她会不忍心。

    远远的,云漾便看到那个穿着龙袍的男人,双手负于身后,单单只是一个背影,就已经足以让人为之痴迷。

    时至今日,看到如此场景,云漾还是有了几分恍惚。

    “姑娘,皇上过来了。”见云漾一个人出着神,她身边的宫女小声提醒着。

    云漾这才回过神来,服了服,道:“见过皇上。”

    在这些侍女们面前,又是在后宫,该有的礼节还是要有的,否则会被那些可怕的女人在背后说死。

    “你又何须多礼,”百里暮杨急忙将云漾扶了起来,欲牵住她的手,却被云漾给逃了开来,他也只能讪讪地继续说着,“朕看天气甚好,仔细想想,朕与你,也有些时日没有一同放风筝了。”

    他还以为,云漾这一次仍旧不会赴约。不过还好,她终究还是来了。

    “多谢皇上劳心记挂,只不过,我想,盼着能够同皇上一起放风筝的人,定大有人在,又何必想方设法让我前来。”云漾只是淡淡地笑着。

    “这皇宫中,敢这样与朕说话的人,怕也只有你一个人了。”百里暮杨哑然失笑。

    “那臣妾就只当皇上这是夸奖了。”云漾冷笑着。

    百里暮杨还想说些什么,云漾却已经同他擦肩而过,伸手去接太监手里的风筝了。

    只是,望着手中的那只比翼鸟,还有上头的字,云漾的心里,竟不知是何滋味。

    她认的出,那上头是百里暮杨的笔记,写着:“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若是当初,云漾定会觉得万分感动,可是如今,她却只觉得是种种嘲讽。

    “如何,这个风筝,你可还喜欢?”百里暮杨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

    “只不过是一个风筝而已,谈何喜欢不喜欢,纵然再喜欢,若是这线断了,也终究不再属于我了。”云漾冷笑着,回答道。

    她坚信,她这番话背后的含义,百里暮杨能够明白。

    还未等百里暮杨回答,云漾就已经走到前头准备放风筝了,所以她根本就没有看到百里暮杨脸上的失落。

    “终究,这辈子,是朕欠了你的。”望着那抹倩影,百里暮杨喃喃自语着。

    而云漾拿着那风筝,已经试了许多次,却还是飞不起来,这让云漾没有了半点兴致。

    “让朕试试。”就在云漾准备放弃的时候,百里暮杨突然出现在她的身后,柔声说道。

    原本,云漾是不情愿让百里暮杨帮忙的,只是,当她看到百里暮杨脸上的那抹笑容,终究还是没能狠心拒绝,而是将风筝交到了百里暮杨的手中。

    就在接过风筝的那一刻,百里暮杨紧紧握住了云漾的手,云漾用力挣脱着,随后转身走到一边。

    面对这样的云漾,百里暮杨也只是笑笑,并未开口说些什么。

    这些日子,云漾一直都是如此,而他,却从未想过要去怪罪云漾,或是放弃得到她的原谅。

    很快,百里暮杨就成功地把风筝放了上去,他将丝线放到云漾的手中,看到她脸上好不容易浮现的那一点点笑容,心里有着那样多的满足。

    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真的应了云漾的那句话,风筝还没有飞多久,线就已经断了,恰好落在了太后的寝宫当中。

    “这……你们还不快去把风筝给朕捡回来!”百里暮杨皱紧眉头,怒气冲冲地说道。

    “罢了,既然天意如此,捡回来又能如何?”云漾淡淡地说着。

    因为放风筝的事情,她和百里暮杨之间的关系,好不容易才算是缓解了一些,却偏偏在这个时候让风筝断了线,让这份平静,再次出现波澜。

    这是不是也在说明,他们二人之间,是真的无法回到当初了?

    想到此处,云漾的心中竟多了几分苦涩,转身便要离开。

    百里暮杨更是追了上去,想让云漾的心情能够更好一些。

    或许,云漾阻止百里暮杨派人去把风筝捡回来是对的,如此,他们也就不会知道在太后寝宫中出现的那段对话。

    今日想要趁着这好天气享乐的,并非只有百里暮杨一个人,太后更是早早地就将上官媛.莫妃还有刘妃叫到了寝宫中,此刻正坐在园中一边赏花,一边吃着太后让御膳房精心准备的糕点。

    “哎哟。”正品着清茶的莫妃突然惊叫出声。

    刘妃捡起地上的风筝,笑道:“姐姐何必惊慌,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风筝罢了。”

    “这风筝做的倒是精巧,让我瞧瞧。”上官媛听到刘妃的话,开口说着。

    只是,当她看到上头百里暮杨题的诗句时,脸色却变得有些难看。

    “哟,这上头不是皇上的笔迹吗?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也不知道皇上这是给谁准备的呢。”莫妃离上官媛最近,所以这个时候,莫妃凑到上官媛的跟前瞧着。

    “呵,还能有谁,自然是那个云漾了。这些日子,皇上除了去她的寝宫,就是留在御书房批折子,压根就不瞧我们一眼。”刘妃冷笑着,那眼神中分明有些怨恨和嫉妒。

    “匪妹妹能够让皇上对她那样宠爱,自然是有着她的过人之处,我们又何必在这里说三道四。”上官媛克制着心中的怒气,同样也在如此安慰着自己。

    “姐姐,我们可没有你这么大度。按说,如今你是宫中的老人了,皇后的位子也已经空缺许久,怕是没有人比你更适合了吧。若是云漾在这个时候突然横插一杠,只怕,那凤印,就要落到她的手中了。”

    “这……”上官媛面露难色。

    凤印,她自然是想得到,可是如今,百里暮杨云漾那是百依百顺,宠爱有加,她又如何敢对云漾动手?

    更何况,这后宫中,又何止是她一个人想要得到那凤印,只怕在座的刘妃和莫妃,都想从中得利吧。

    想到此处,上官媛淡然地笑着:“皇上才是这天下之主,谁能执掌凤印,自然是由皇上说了算,即便我们几人在这说破了天儿,也没有半点用处。”

    “可……”

    “行了,”刘妃还想说些什么,一直闭目养神的太后突然开口打断她的话,“你们今日说的这些,哀家又何尝不明白?皇上做了什么,哀家一清二楚,你们说归说,休想动什么心思。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还揉不得沙子。”

    “是,太后娘娘,臣妾也只是心中有些不平罢了。再怎么说,我们几个人伺候皇上,也已经有些年头了,可是如今,皇上却一心在云漾的身上,我们也是怕……”莫妃开口解释着,一边说,一边偷偷打量着太后的神色。

    “是啊太后娘娘,若是那云漾能够识相些也就罢了,可如今,不管皇上对她如何大献殷勤,到最后都得不到一个好脸色,我们也是怕皇上被那云漾给迷惑了,而误了江山社稷啊。”刘妃附和着。

    “太后娘娘,不管如何,臣妾还是觉得,太后娘娘应该出面,管管此事,否则,只怕皇上会被那个云漾耍的团团转啊。”

    “行了,哀家都明白了。你们先退下吧,哀家自有打算。”太后慵懒地挥挥手,对她们几人说着。

    虽有不甘,她们却也只能答应着。

    “是,臣妾告退。”她们三人起身服了服,便转身离开了。

    而那只风筝,却仍旧在上官媛的手中,没有放下。

    莫妃一路上都在观察着上官媛的神情,许久,她才凑到上官媛的身边,轻声说着: “姐姐,难道,你就真的甘心,让那个云漾爬到你的头上去?”

    “妹妹,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我们既是姐妹,就该好好相处。这些话,今后切莫再提了。”上官媛不悦地说道。

    随后,她便匆匆离去,而莫妃在身后看着上官媛的身影,脸上尽是不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