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一章 皇后的气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切,明明心里嫉妒的要死,却在这里装大度。皇上又没在,装给谁看啊?”刘妃跟在莫妃旁边,看着上官媛越走越远的身影带着三分不屑地说道。

    莫妃冷笑了一声。讽刺道:“人家这是皇后的气度,咱们那里比得来?”

    刘妃斜了她一眼道:“是不是皇后可还真说不准。这人的命啊可不是靠着装模作样就能改变的。做了麻雀她就一辈子都是麻雀,就算是穿的再好装的再大度,她也做不了凤凰。”

    听了这话。莫妃看着刘妃笑道:“哟,妹妹还真有不少心得,那不如来姐姐宫里喝两杯叙叙话?”

    “那妹妹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刘妃堆起满脸的笑。然后随着莫妃向着她的宫里走去。

    众人衣衫擦过地上的青石板。发出沙沙的声音。不消一会,这里就恢复了最开始的宁静。

    上官媛带着一众宫女和内侍回了自己的宫中,一进门她就将手上的风筝啪的摔倒了地上。然后冷冷地道:“更衣。”

    “是。”上官媛身后两个身着粉色团花宫装的宫女忙应声上前伺候。虽然不知道自家娘娘去陪太后赏花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现在很清楚的就是自家娘娘这心里有火气,而且还不小。若是不能伺候好了她,保不准自己就成了出气筒!

    一个宫女去里屋的衣柜里取出来了一套橘红色的常服。另一个宫女在屏风后给上官媛更衣,待一件件穿好后又给上官媛梳了一个轻巧些的发髻,又取了毛巾浸了热水细细的给她擦拭双手。最后看上官媛斜倚到了贵妃椅上。她们又泡了凝神的花果茶。

    因着今日的奴才十分乖巧懂事,上官媛方才心中的怒火不禁消了一些下去,可是当她一打眼又看到了在地上躺着的风筝时心中怒火忍不住的又烧了起来。

    云漾那个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贱丫头,抢走了她的恩宠不说,还打断拦截了她晋升皇后之位的路!这叫她怎么能不生气?怎么能不怨恨?

    这几日皇上虽然夜夜都来后宫,可是每一次来了,都直冲那贱丫头的宫里,这贱丫头到底是给皇上吃了什么迷魂汤?

    可是上官媛虽然心中怨恨,但是她也清楚的很,云漾这个贱丫头如今可是皇上心尖尖上的人。她自己跟随皇上身边多年,自然是了解皇上的脾性。说句夸张的,那是皇上皱下眉头她都知道皇上哪里不舒服。若是她轻举妄动的动了云漾,无论最后云漾怎么样,她上官媛都铁定是吃不了兜着走的!

    “最近的花开了吗?”上官媛闭上了眼睛,然后深吸了两口气问道。

    马上有宫女答道:“回娘娘,奴婢们都收好了,今天早上才摘得,还新鲜呢。”

    上官媛点点头,道:“给本宫拿过来吧,指甲许久没有做过了,若是皇上来了看到了,那本宫岂不是失仪了?”

    “是。”方才那个答话的宫女忙起身走了出去,等她走到那个风筝前的时候刻意的绕了一下路,躲避开了那个风筝,虽然不知道自家娘娘为什么生气,但是方才暗中观察自家娘娘的神色时,发现她盯着这风筝的目光里是波涛汹涌,看样子就算不是这风筝的缘故,那也和这风筝脱不了干系!她还是绕开不要沾染上为好。

    她动作很麻利,取了花瓣就回来了,花瓣都已经做成了丹蔻,是上官媛最喜欢的大红色。那宫女手脚麻利的给她抹着指甲,然后又细细的用完整的花瓣包好等着指甲晾干。

    上官媛斜靠在靠枕上,对着两旁人道:“看时间也快到晚膳时候了,你们去把皇上熬碗补汤送过去。”

    “是。”有个宫女应声下去,可是等在出去的时候,也是很机灵的避开了那个风筝。

    上官媛心中有些累,摆摆手道:“你们都下去吧,晚膳时分再叫我。”

    “奴婢告退。”离着上官媛最近的宫女替她改好了薄毯,然后手脚放轻的随着众人走了出去。等所有人都出来后,都心照不宣的舒了口气。

    自家娘娘可不是什么好伺候的主,今日若是但凡有一点伺候的不尽心的地方,那可就是小命不保。但幸亏她们都是完好无损的走了出来。

    慢慢的时间也就过去了,上官媛起身用了晚膳后梳洗了一番,本来想去院中溜溜换换心情,可是又不愿出去遇见云漾,便决定直接歇下了事。

    可是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半夜睡多了还是怎么样,今夜就是睡不着。满脑子都是那个“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风筝。

    上官媛翻了好几个身,怎么都咽不下这口气,索性起了身,下了床。

    那个风筝还静静的躺在外屋的门口处,白日里没有仔细瞧清楚,上官媛现在仔细一看倒觉得这风筝的做工还真是惟妙惟肖,上面的字迹也是清雅隽永,可是又不让人觉得这字迹秀气,横竖之间总透着几分霸道。她太熟悉这字迹了,可是再熟悉又有什么用?这两句诗依旧不是写给她的!

    上官媛心中恼火,一把抓坏了这个风筝扔到了一旁的地上,然后坐了下来狠狠的灌了两口凉茶。凉茶滑进了胃里,冰凉的感觉生生的让她打了一个寒噤。可是即使这般,也依旧不能平息她的怒火!

    忽然有宫女一把推开了门,着实的吓了上官媛一跳,上官媛不悦道:“大半夜的你做什么?想吓死本宫?”

    “奴婢知罪了,可是娘娘,皇上来了。”那宫女小心翼翼的说道。

    闻言上官媛不敢置信的看向了那个宫女,又问了一遍道:“你说什么?”

    “奴婢说……”那宫女还没有说完,就听外面有内侍喊道:“皇上驾到!”

    上官媛方才知道自己没有听错,然后她慌张的起身,迅速的整理了一下自己。门外的那个人穿着藏青色常服,迎着清冽的月色慢慢的走了进来。上官媛缓缓的行了一礼轻声道:“吾皇万安。”

    “起来吧。”百里暮杨点了点头,缓缓道。上官媛起身后向着方才进来的那个宫女道:“快去给皇上沏杯热茶去去寒气。”

    “是。”那宫女刚应下,百里暮杨就扬手拒绝道:“不用了,你下去吧。”

    “是,奴婢告退。”那宫女又应了一身,微微弓着身子退了出去,还顺手关上了门。

    百里暮杨坐到了椅子上,上官媛忙上前给他揉着肩膀,问道:“皇上怎么深夜来我这里?”

    “朕刚刚批阅完奏折,在宫中待着烦闷,就出来走走。恰巧看到你宫中还亮着灯,就进来看看你。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

    上官媛本就是一个聪慧的人,自然明白就算是烦闷谁会大半夜的出来溜达?何况这后宫里都有守夜的宫女内侍,哪个宫里不是亮着灯盏?怎么就偏偏要半夜来她的宫中?更何况,自己的宫室离他可不算近,难不成这是百里暮杨想自己了?所以才会在半夜里看完奏折来看看自己?

    她这么一想心中自然是开心了不少,说话也软了几分,轻声细语道:“多谢皇上关心了,皇上这几日日日来后宫,可是哪次都是向着云漾姑娘的地方去,也不来瞧瞧臣妾,臣妾这几日自己在宫中是日日都盼着皇上能够来臣妾这里,可是左也等不着,右也等不着,深夜孤枕难眠,就想着起来看看。没想到这一起来,还真的看到皇上了。”

    上官媛是什么人?是百里暮杨身边侍奉最久的人。她这一段话是句句都说在百里暮杨的心坎上。她没有直说自己抱怨百里暮杨日日都去找云漾而不来看她,反倒是隐晦的利用自己想他的心情来提出来,一方面让百里暮杨觉得她大度,另一方面又让百里暮杨知道了自己心中的不愿,可谓是一箭双雕。

    而百里暮杨自然是听出来了,他心中被说出了几分愧疚,这上官媛是他身边最久的女人,曾经为他夺下皇位也发挥了不小的帮助。如今自己怎么能够找到了云漾而就忽略了她呢?百里暮杨伸手一把抓住她在自己肩上不安分的小手,一把将她拉到了自己怀中,在她耳边笑道:“那倒是朕的疏忽了,竟然让爱妃孤枕难眠。”

    上官媛被逗得满脸红晕,身子也不自觉的软了几分,然后又向百里暮杨怀中缩了缩,却还娇嗔道:“皇上您知道就好。”

    “那今夜朕可是要好好补偿补偿爱妃啊。”百里暮杨继续在上官媛的耳边呼着热气,然后一把抱起她就向着里屋走去。可是刚起身走了没几步,就看到地上有一个极为眼熟的东西。

    百里暮杨将上官媛放到地上,然后拿起地上的东西。这个东西他可是熟悉的很,本来下午还是完完整整的一个风筝,如今再见竟然已经破损成这个样子了。百里暮杨忽然沉了声音问道:“这个风筝怎么会在你这里?”

    上官媛早就在百里暮杨将自己放下来的时候就察觉到不对劲了,等到她看到地上的东西的时候心中更是高呼一声:“不好。”再听百里暮杨的声音,更是知道他现在是非常的不开心。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