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二章 后宫老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上官媛可是后宫里的老手,这装模作样自然是练得炉火纯青,她微微带了几分委屈的神色道:“今日臣妾与刘妃妹妹。莫妃妹妹三人在太后宫中赏花,谁知道忽然从半空中落下来了一只风筝,可把莫妃妹妹吓着了。本来莫妃妹妹心中气氛打算扔了的。可是臣妾瞧着这风筝做工精细华美,肯定是废了不少做它之人的心思。所以臣妾就向莫妃妹妹讨了个人情要了下来。然后在太后处等了许久也不见有人来找,就自作主张想要拿回来修好了再差人问问是谁丢的。难不成,皇上您知道是谁的?”

    “朕不知道。既然没有人认领。那就扔了吧,都没人珍惜就算是你修好了也没人愿意要。”说着百里暮杨一把将风筝扔到地上后大踏步的走了出去。上官媛心道不好,忙追了出去。大声问道:“皇上您去做什么?”

    “朕想起还有奏折没有批阅完。朕就不多呆了,过几日再来看你。”然后百里暮杨就头也不回的就出了门口。

    上官媛扶着门框的手狠狠的捶向了门框,脸上因为怒气都有了几分扭曲。本来等了这么些天好不容易等到了皇上来她这。可是全叫一只破风筝给搅和了!她大声喊道:“来人!”

    这皇上离开的消息自然是有守夜的看见。他们也心知肚明的明白这上官媛的怒气。听到上官媛喊他们也不敢怠慢。慌慌张张地就跑了过去。“娘娘您有什么吩咐?”

    “给我去问问今晚皇上去了谁那里。”说完上官媛就一甩手进了屋里,看到那个风筝时气的就将风筝一把扔了出去。大声吼道:“给我烧了!”

    翌日清晨就有人给上官媛回话了,说是百里暮杨用了晚膳就去了云漾的地方。可是不知道两人发生了什么,云漾就将百里暮杨赶了出来,随后百里暮杨才来到了上官媛的地方。

    上官媛听后气的一把就将手里的茶盏扔了出去。怪不得一见到那个风筝那么大火气,原来是在云漾那贱丫头处受了气来的。上官媛生气的喊道:“来人,去请云漾姑娘来本宫宫中,就说本宫多日不见她想和她叙叙旧。”

    这个贱丫头,若是不给她点严肃瞧瞧,还真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今日的阳光不错,云漾站在院子里狠狠的伸了一个懒腰。昨晚自己与百里暮杨因着风筝的事情吵了一架,自己就命人将他直接赶了出去,虽然不知道这样会不会将他激怒,但是云漾觉得无论他怒不怒,自己根本不在意。

    正惬意的时候喏儿过来说道:“云姑娘,媛妃娘娘差人来请您,说是多日不见想和您叙叙旧。”

    “上官媛?”云漾自然是记得这个女人,可是自己也不待见她,有什么旧好叙叙的?她才不去。“你回了那个人吧,就说我没空去不了。”

    “云姑娘,您听奴婢一句劝,这后宫里就属媛妃娘娘最受宠,曾经还帮助皇上夺过皇位,所以颇受皇上的敬重。您初来宫中,还是不能和媛妃娘娘为敌啊。”喏儿将事情给云漾摆在明面上,可是云漾冷笑了两声,道:“我和她不是树不树敌的问题,这天生就是敌人,见了面不也是斗嘴吵架吗?”

    “可是媛妃娘娘现在是按着规矩来请您,您本来就因为皇上的缘故在后宫里面树敌颇多,这再得罪了媛妃娘娘,您更是吃不了兜着走啊。”喏儿心中焦急,怎么说什么这位主子都听不进去呢?若是别的娘娘来请她可以推脱,可这个媛妃娘娘是万万得罪不得的啊!

    “好了好了,我去还不行吗?”云漾实在是不愿意再听喏儿的唠叨,忙连声应了下来,其实云漾心里也有几分好奇上官媛找自己是为了什么,可是也懒得听她那几句酸自己的时候那种高高在上的脸。

    云漾换了身衣服还略微施了些粉黛,更是衬得她清丽无双。云漾看着自己,不禁连连感叹,这果真就是人靠衣装马靠鞍啊。她这次去见上官媛,虽然在这里不及人家势力大,但是咱这气场也不能输是不?就算是不及人家沉稳老练,但是咱长的比她好看胜在比她年轻是不?所以云漾决定气死她。

    云漾让喏儿跟着一步三晃的去了上官媛那里。

    上官媛正坐在主位上喝茶,云漾见了就微微行了一礼道:“小女子参见媛妃娘娘。”本来上官媛想给云漾一个下马威,可是人家云漾根本不等她说话就自顾自的起了身坐在了一旁。

    “真不愧是宫外来的,这就是没规矩。”上官媛斜了她一眼冷冷开口。

    云漾笑道:“哪比的上娘娘啊,样貌礼仪皆是上乘,可还是跟着别人用一个夫君。”

    “你!”上官媛气的将手中的茶盏一把摔在了桌上。

    云漾道:“娘娘您可注意点,别让皇上看到您这副样子,否则啊,您还不被打入冷宫去?”然后扭头笑着和喏儿说:“喏儿你看到了吗?以后等你出了宫,可一定要找个一心一意的夫君,这是不是什么达官显贵没事,可一定是对你一心一意你知道吗?”

    喏儿霎时间就红了脸,道:“姑娘您说什么呢?奴婢离出宫还有好一段时候呢。”

    上官媛被她这几句话弄的更是气愤,她深吸了两口气笑道:“云姑娘说的这几句话本宫记着了,本宫这和着众姐妹共侍一夫又如何,哪比的上妹妹啊,巴巴的不远万里跑来争着和别人抢夫君。这个夫君,还是杀自己的人。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哟,媛妃娘娘您管的可真是宽啊。”云漾没有再笑,她心中也隐隐有了些不悦。

    上官媛很是懂得察言观色,这么一看自然是知道云漾不开心了,继续笑道:“这有的人啊,就好比昨个儿半空落下来的风筝,她就是个残破不堪的,再怎么争着上天,她也没用。谁叫她生来就是泥地里的东西呢?况且啊,坏东西就是坏东西,你就算是怎么修都修不好。这做风筝的人既然可以弄坏风筝一次,那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而做风筝的人再怎么努力的去修这个风筝,那也是因为他当初没有做好而心生的不甘罢了。”

    云漾眼中的浓墨更黑了。她忽的站起身道:“媛妃娘娘这张嘴,和我七大姑八大姨的还真是像,既然这么能说,怎么不去说给百里暮杨听呢?”

    “放肆!皇上的名讳可是你能直呼的?”上官媛脸上一阵青紫,然后大怒的起身。

    云漾笑道:“没错,就是我能直呼而你不能直呼。哦不,是你们都不能。”

    上官媛被她这一句话气的手脚发抖,她上前几步走到云漾面前道:“这张嘴真是伶俐,就是没个把门的。”然后她扬起巴掌就向着云漾扇了过去。云漾自然是识破了,她微微一侧身,上官媛的巴掌就顺着她的脸颊过去了。

    而上官媛收力不稳,啪的就摔倒了地上。一屋子的宫女内侍都惊呆了,忙上前去扶上官媛。可谁知上官媛竟然昏了过去!

    云漾站在一旁也给愣住了,她自己就是习武的所以她十分清楚这么摔一下根本不会受伤。就算是这几年里头上官媛养尊处优,那也不至于较弱到这样啊。

    云漾四下里瞅了瞅,也没看见百里暮杨的身影啊。而喏儿站在她身后吓得颤抖,她拉了拉云漾的袖子问道:“云姑娘,这……这媛妃娘娘是怎么了啊?不会有事吧?”

    云漾回过头去看见喏儿双眼都有些泛泪,就拍了拍她抓紧自己袖子的手道:“没事的没事的,或许是上官媛陷害我的招数,咱们且看看再说。”

    喏儿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点点头强装镇定的站在云漾身后。

    上官媛这里可谓是热闹,云漾本来打算离开的,可是有宫女内侍拦着怎么也不肯让她走。云漾想了想也是,怎么说是和自己发生争执才晕过去的,就坐在一旁安安静静的看着。

    这去请太医的宫女们去了好久了还不回来,而上官媛的脸色是越来越苍白,云漾不经意的向里面睇望了一眼,正巧看到了上官媛的脸色。她微微皱了皱眉,这脸色苍白是失血的表现,可是刚才摔了一下也没见摔倒了哪里,怎么会失血?这太医左等右等就是不来,云漾赶紧上前拨开人群走了过去。

    她将手搭在了上官媛的脉搏上,有人正要阻止,云漾冷声道:“你若是想你家娘娘死,尽管拦我。”

    那宫女忙止住了脚步。

    云漾仔细的给她把脉,却发现上官媛竟然是被人下了毒!而且这毒性竟然还隐约让她觉得有几分熟悉,云漾不自觉皱起了眉。

    这太医如今是迟迟不来,这毒药正在发作。若是继续耽误下去那这上官媛就没命了。而云漾与上官媛的争吵是整个宫室上下都有目共睹的,那若是有什么不测,定然是算在她身上!这个人果真是算的极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