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三章 三大奇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太后娘娘驾到!”

    闻讯赶来上官媛宫中的太后,一脸气炸了的模样。去跟太后报告的人只说和云漾起了争执,而后媛妃就躺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见过太后娘娘。”

    一屋子的人刚刚还手忙脚乱的不知如何是好。再加上七嘴八舌的吵吵嚷嚷,太后一来都跪在地上不敢言语了。

    “媛妃如何了?”太后径直的穿过跪着的人群,来到上官媛身边。

    “回禀太后娘娘。媛妃这是中毒了。”

    云漾吱了一声,太医迟迟未来。太后那老太太走的都比他们快。不过就算他们来了也未必有自己的医术精湛。

    “太后娘娘,奴婢亲眼看到我们娘娘和云姑娘起了争执然后就倒在地上身上流血不省人事了,求太后娘娘为我们娘娘作主啊!”

    上官媛的贴身丫鬟如意痛哭流涕的说道。然后还用眼神剜了一颜云漾,心想反正你是跑不了的。

    太后娘娘看了一眼上官媛出血的地方,最明显的是那血还是黑的。

    而后。她凤眼一瞪。道:“先将这个来历不明的野丫头给哀家送到审议司去,哀家会亲自查明此事!”

    “承禀太后娘娘,小女子有话要说。这媛妃娘娘的毒并非小女子所下。但我能为她解毒。”

    一屋子的侍女妃子们一听云漾居然会解毒。更加觉得她可疑了。都说解铃还须系铃人,怎么的毒不是她下的。她自己吃了饭没事干把这烂摊子往自己身上揽,脑子被驴踢了吧。

    “哀家不想听你说话。太医呢?”

    太后怒道,环视了一圈都不见太医人影。

    “那太后娘娘就眼睁睁的看着媛妃娘娘归天吧。”云漾不慌不忙的说道,老娘心善你们不领情。还又要送我去牢里。

    “大胆!”太后用她那戴着凤蔻的中指指着云漾的鼻子大声喝道,反了天了,居然有如此胆大妄为的女子!

    这可是哀家的后宫,什么时候轮到你这来历不明的野丫头指手画脚的。

    莫妃感觉这火还不够,决心要火上加油,嗲声嗲气的道:“太后娘娘,臣妾亲眼目睹,确实是云姑娘和上官姐姐起了争执,还看到她好像往上官姐姐身上撒了什么东西。”

    “确有此事?”太后震怒,最见不得后宫里的女人们明争暗斗的,虽说自己也是这里过来的,但越是这般便越知其中利害。

    “臣妾惶恐,臣妾没有说半个字的假话。”莫妃双手叠放在地上,磕了一下头。

    “刘妃,你呢?可有看见?”太后似乎还不太相信,毕竟这莫妃也不是什么善茬。

    “请太后娘娘恕罪,臣妾刚一时眼花,并未看清楚云姑娘是否向上官姐姐身上撒了什么东西的,到是……”

    姜还是老的辣,刘妃这次说话在大脑多流通了几下,一本正经再加惋惜的说道。

    “到是什么?都这个时候了还说话吞吞吐吐的!”

    太后甩了下袖子,怒道。

    “到是云姑娘不知为何,跟上官姐姐吵了几句嘴就急着要走,依臣妾看来云姑娘确实可疑。”

    刘妃还说眼花,分明是用眼睛将全部过程都拍摄下来再重现了吧。

    “来人啊!”太后看着跪在地上的云漾既不为自己争辩,脸上还尽是不屑,真是不把她这个太后看在眼里。

    “在!”从门外走进来几个内侍官,用手向前拱了一拱,等待太后的旨意中。

    “将这个来历不明的野丫头送入审议司,交由审议司张大人彻查,哀家给他可以随时提审媛妃宫中的侍女内侍们,还有莫妃和刘妃都要配合张大人查案。”

    “慢着!”

    云漾刚被人架起来,救命稻草百里暮杨就匆匆的赶了过来。

    原来是喏儿看到太后来了就偷偷的跑了出去,把百里暮杨给请了过来。

    “见过太后。”百里暮杨看着一屋子的人,然后把眼光停在了云漾身上。

    “皇上怎么来了?”太后坐在贵妃椅子上眼睛有点疲惫,微微的眯了眯眼睛。

    百里暮杨义正言辞的说道:“云姑娘是朕带来的,不是什么来历不明的野丫头,再者媛妃中毒之事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太后没有权利将云姑娘送入审议司。”

    太后怒斥:“放肆!”

    “太后不要忘了,后宫是朕的后宫,不是太后的后宫。总之,太后还是适合回慈宁宫去静养,若是大动肝火岂不是朕的罪过。”

    “还有,从今以后,没有朕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准动云姑娘。后宫暂时交给云姑娘管,媛妃中毒一事也都全权交由她来彻查。”

    太后气得简直要吐血了,当场昏厥过去。

    百里却只是冷冷的说道:“送太后回慈宁宫。”

    太后只是装的晕倒,她现在确实动不了这个越来越不将她放在眼里的皇上。

    不愧是那个女人的野种。

    等太后走后,云漾幽幽的开口道:“那啥,我不大会管什么后宫,你还是收回成命吧。”

    百里暮杨听完后,笑道:“怎么,你当城主会当,管个后宫怎么还委屈你了?”

    “反正,媛妃娘娘的毒我会帮她解,你那后宫还是让别人管去吧,我不行。”

    云漾摆手拒绝道,她只是暂时在楚国皇宫里借住而已,才不要管什么破后宫。

    “皇上,臣妾愿意掌管后宫。”一旁的刘妃按耐不住了,冒险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百里暮杨看了云漾一眼,又转而对着刘妃:“媛妃患疾之时就暂由刘妃治理后宫,莫妃从旁协助。”

    “臣妾遵旨。”刘妃脸上写满了得意,莫妃气的恨不能用眼神杀了刘妃,什么时候轮到她来治理后宫了。

    真是小人得志。要说这两个人本来是同一战线的,只是利益当头,那战线自然而然的土崩瓦解了。

    “媛妃如何了?”百里暮杨进来好一会才开始关心躺在床上的上官媛,这要是上官媛醒了定会在百里暮杨耳旁娇嗔:“皇上坏死了,臣妾都那样了,您还只关心别的女人。”

    云漾看完了那两个女人眼神的交战后回了回神答道:“我刚给她扎了几根银针在脑后,阻止她体内的毒漫到五脏六腑。”

    百里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云漾,突然又想到了点什么。

    “见过皇上,臣罪该万死。”游太医带着太医院的几个太医背着药箱匆匆赶来。

    他们刚巧回家探亲去了,才回家喝了杯茶又有人让他们进宫了,几个留守的太医又医术尚浅,不敢妄下定论,只得等医术精湛的游太医前来。

    “快去给媛妃看看。”百里暮杨一脸着急的模样,看的云漾有点神情恍惚,他有为自己着急过吗?

    游太医走到上官媛床前,先给媛妃请了脉,再看了看她的眼睛,眉头突就皱了起来。

    他一直是太医院里的首席太医,但是媛妃所中的毒让他犯难了。

    “游太医,媛妃到底如何了?”

    游太医额头大滴大滴的冒着汗,然后说道:“皇上,臣无能,媛妃娘娘所中之毒乃本草纲目上所记载的第三大奇毒,世上能解此毒者如今已经都不在了。”

    “谁?”百里看了一眼云漾,或许毒只有她能解了,但是他不确定毒是不是她下的。

    “毒老叟和他的徒儿欧阳匪,臣曾经拜访过毒老叟,但他不愿意和朝廷中人有来往,所以……”

    “媛妃所中之毒我能解,但是需要费时两年。”

    云漾说道,还掰算了一下手指头。

    她刚给上官媛看的时候就发现她所中之毒与盛千烨所中的毒是极为的相似,她本来才不会吃饱了没事干给那个做梦都想着怎么弄死她的女人解毒的。

    “两年!”

    刘妃和莫妃那嘴巴都大张了起来,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就连太医都说没有办法,这个贱人怎么?

    “敢问姑娘是?”

    百里暮杨抢话道:“朕的一位故人,是毒老叟的关门弟子,世上只知有欧阳匪,但不知欧阳匪还有个师妹叫云漾。”

    游太医一听是毒老叟的关门弟子,立刻就肃然起敬了起来,说道:“老臣眼拙,眼拙,还望云姑娘能指点一二,也好尽快找出解毒之法,让媛妃娘娘能早日凤体安康。”

    “游太医,若是这位云姑娘有什么需要你们太医院的地方,全力协助她。”

    百里暮杨说了又停了下:“还有,下毒之人究竟是谁,朕,一定会彻查,不会让真凶逍遥法外!”

    “皇上,恕臣妾斗胆,您为何不先查查您身边的云姑娘?”莫妃忍不住气了,刚刚的风头已经让刘妃那个贱女人抢了,现在皇上又公然的偏袒那个来历不明的女人!

    百里暮杨看了一眼莫妃,说道:“朕带来的女人,真相信她!莫不是爱妃要让人来彻查下朕?”

    莫妃被百里的话吓的花容失色:“臣妾不敢。”

    刘妃却在一旁看的热闹,反正你们爱怎样斗去怎样斗,本宫已经离皇后的位置又近了一步。

    百里暮杨看了一眼脸色还是很苍白的云漾,说道:“云漾,你伤势未好,不要太辛劳,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吩咐太医院的人去做。”

    可是郎有情,妾却已无意:“不劳皇上您挂心,小女子无碍。”

    一众的妃子侍女们恨不能自己就是云漾,得次此宠爱居然充耳不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