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四章 骨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太后被气乎乎的回了她的慈宁宫,又是摔花瓶又是将桌上的茶杯推倒在地。

    “太后您要息怒,气坏了身子可不值当。”

    太后身旁的苏嬷嬷自太后进宫就一直跟在太后身边了。如今想来也有二十多年了,可算的上是宫里的老人了。

    “皇上是越来越不把哀家放在眼里,摆明了让哀家下不来台。”

    太后气的心窝疼。苏嬷嬷用手在那里给太后娘娘摸着,像照顾自己的孩子一样。

    其实太后也才四十几岁。年轻的很。

    而皇上百里暮杨却并非她亲生。所以他才敢那般不把太后放在眼里。

    “苏嬷嬷,你跟着哀家多久了?”太后喘了口气说道。

    “奴婢也数不清了,算来太后您已经进宫二十多年了。奴婢也跟了您二十多年了。”

    苏嬷嬷从二十多岁跟着太后,也有四五十岁的年纪了,因着宫外没有亲人。也不想出宫。就一直在宫里了。

    苏嬷嬷又道:“太后娘娘,今日之事,依奴婢之见确实是那个来历不明的丫头引起的。皇上以前对您还算是尊重的。”

    “哀家不是不知道。皇上年轻任性。其他的事都由着他去了,后位一直空悬。迟迟不立媛儿为后。”

    太后头疼的说道,还用手揉了揉头。

    坐到镜子前面发现自己自己老了。眼角都出现了细纹。

    太后用手摸了摸自己眼角的细纹哀叹道:“苏嬷嬷,哀家是不是已经老了啊?”

    苏嬷嬷拿起梳子给太后梳了梳头发道:“太后您才刚过四十,怎么会老呢?还和二十多年前一样。年轻貌美着呢。”

    “唉,哀家越来越不中用了,但是哀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先皇辛苦打下的江山断送在皇上手中啊!”

    太后叹息道,心里陡然升起了一种想法:废了百里暮杨!

    苏嬷嬷又说道:“这大楚还是得您说了算才行,皇上还年轻,不懂事。”

    “苏嬷嬷,你去给哀家请上官大人明日来慈宁宫,就说哀家有要事商谈。”

    云漾为上官媛进行了银针放血,将毒血大致排了出去。

    才刚一会人家累的不行,要四脚朝天的躺下了。

    如意却在一旁干着急:“你到底会不会解毒,我家娘娘怎么迟迟不醒。”

    喏儿跟了云漾几天胆子也大了起来,维护自己的主子道:“你说云姑娘不行,那你行,你去救你家娘娘。太医都束手无策,只有云姑娘能救你们家娘娘了。”

    如意吓的不敢说话了,赶忙退到一旁给上官媛换热毛巾去了,低烧不退的,又不清醒过来,真让人着急。

    “喏儿,过来给我揉揉肩,我肩膀好酸啊。”

    云漾一脸慵懒的模样,她差点都要忘了自己是个病人了,到底是谁要下毒害她和上官媛呢,如此一石二鸟之计,还下那么重的毒,若不是她前世是欧阳匪,上官媛是必死无疑了。

    “奴婢来给姑娘捏。”如意一听到云漾说要人捏肩膀,就一脸谄笑的走了过来。

    云漾却急摆手,跟看怪物一样的看着如意:“不了,还是让喏儿来吧,本姑娘怕肩膀都给你捏碎了。”

    如意被云漾的话塞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不过她确实是不怀好心的。

    已经是要到夜里,看来人今儿是醒不过来了。云漾暂时用银针稳住了上官媛的病情,明日还需要再观察观察。

    这毒来的太蹊跷,又来的气势汹汹。

    上官媛本就体质偏寒,血液很容易被那毒所侵蚀,至于那毒为何名,云漾也说不上来,只知道她师父告诉她叫骨毒!

    盛千烨中的毒和上官媛的非常相似,不过盛千烨的毒是日积月累而来,而上官媛似乎是突然被人下了很大一剂量的骨毒。

    只是云漾猜不到那人是谁,她初来后宫,怎么知道这如此水深火热?

    都不让她能过个安生日子!

    等到月亮出来之时,云漾交待如意千万小心照料她们娘娘,叮嘱要隔一个时晨便给上官媛喂一次药,防止体内的骨毒肆虐。

    回琉璃殿的路上,喏儿眨巴着眼睛问云漾:“云姑娘,您真是毒老叟的关门弟子啊?”

    云漾伸了伸手看着喏儿说道:“怎么?不信?”

    喏儿一脸惊叹的继续说道:“不是呢,我听宫里的老宫女们说,以前乱城城主欧阳匪很爱慕我们皇上,她是云姑娘的师姐,云姑娘定有所知晓吧。”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云漾抱脑道:“喏儿是不是也想嫁人了,怎么突然关心这个起来了?”

    喏儿脸都红了:“人家才没有呢,云姑娘就给奴婢讲讲嘛。”

    云漾突然严肃了起来:“那是我师姐的私事,况且我师姐已经不在了。”

    喏儿只好住了嘴,道:“云姑娘,对不起啊,喏儿多嘴了。”

    “回去吧,我好累了,今晚我想泡药浴,你等下帮我准备准备。”

    云漾伸了伸懒腰,她能明显的感觉到身体里的器官在衰竭,她还要天天提防这些女人,累啊!

    又是漫天星辰,云漾抬头看了几眼,突然眼泪就漫了眼眶。

    自己时日已经不多了,除非能找到千年来给自己续命,只是云漾无心寻找。

    云漾用过晚膳,稍作歇息之后就进了房内沐浴。

    水气蒸腾,喏儿还贴心的为她准备了花瓣。

    此情此景,让她想到了那日穿越之时的场景,她还在盛千烨的手臂上咬了一口。

    如今想来,居然还想笑,只是眼泪不争气的滑落进了浴桶里面。

    她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伤感了,一点也不像她欧阳匪的性格啊,果真是身体慢慢的随了云漾,性情都变了。

    叹只叹,物是人非。

    若能事事休到罢,只是还事事无常。

    云漾沐浴完以后感觉全身都疲软,躺到床上就睡着了。

    翌日醒来之时,阳光打在脸上云漾只觉有点热,脑袋有点晕乎晕乎的。

    她今日要出宫去采一味药,所以云漾还是撑着起床了。

    “你要出宫?”百里暮杨正端坐在龙椅上批阅奏折,云漾走了进来。

    “嗯,上官媛的毒差一味草药,太医院里没有,只有我认识。”

    “不行,你不能出去。”百里暮杨放下手里的奏折,很严肃的说道。

    “那你就看着你的爱妃死吧。”云漾故作无赖状,她其实是感觉待在后宫里太压抑了,她好久没去大街上溜达了。

    “你……”百里暮杨以前可不知道她这么无赖。

    “你去吧,朕派人暗中保护你。”百里暮杨既不能看着上官媛死,又怕云漾跑了。

    云漾一听什么暗中保护,肯定是暗中监视别让她跑了,道:“放心好了,我跑不动。三个月后,我自然会走。”

    百里暮杨只得由着她去,最近朝中事务繁多,太后党已经在蠢蠢欲动了。

    其实他让刘妃掌管后宫是有他的谋划的,谁让她爹是刘承远。

    将军府

    刘承远接到刘妃从宫中传来的家书,说她已经代为掌管后宫,还请爹爹助她一臂之力。

    刘大将军在府中踱来踱去,腹中筹划着如何能助她的宝贝女儿一臂之力。

    刘氏看到刘将军眉头紧锁着,以为女儿出什么事情了,着急的问道:“老爷,女儿在宫中一切可还好?”

    刘承远将家书递了给刘氏:“夫人,你自己看看。”

    刘妃是他们的嫡女,从小就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掌上明珠,却也养的刘妃有些刁蛮任性。

    刘氏看罢信后不解:“女儿都已经掌管后宫了,老爷为何还如此愁眉不展?”

    刘大将军小声的说道:“夫人不知,太后曾密诏我们几个老臣进宫,她想废了当今的皇上。”

    刘氏捂住大张的嘴,这怎废得?他们的女儿岂不是要守寡了!

    刘氏问道:“老爷您打算如何取舍?”

    一边是太后,一边是皇上和他们的女儿。

    刘氏又道:“我们女儿从小就喜欢皇上,万万不能废了他,万万不能啊。”

    刘将军若有所思道:“夫人,我知道。只是朝廷大事,我们刘家一门忠烈,做不得逆臣,否则我死后无颜见列祖列宗啊。”

    刘氏心中生一计,说与刘承远听:“依我看,当今皇上年轻有为,到是治国的料,而且他是先帝指定的继位人,我们不妨到时候帮皇上一把,让他立我们女儿为后。”

    刘承远看着家书,说道:“夫人想的甚好,我就怕皇上利用完我们以后就把女儿放到一边去了。唉……”

    刘氏走到刘承远身后,给他捏起了肩:“老爷多虑了,我们女儿也不是傻子,怎会站不住脚跟。再者,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们能做的就替女儿做了吧。”

    刘承远轻轻拍了拍夫人的手:“夫人放心好了,老爷我会看着办的,女儿过些日子就可以出宫了,你安排安排。”

    刘氏听到女儿要回来心里欢喜的说道:“好,老爷,我会看着办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