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五章 为云姑娘续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云漾一路欢快的坐上百里给她准备的马车,等到一出宫门。就下了马车让马夫赶着马车回宫去了。

    坐这么富丽堂皇的马车出宫,到大街上去了行人都会被吓的远远的,再说大街上人那么多。坐马车多不方便。

    云漾为了不必要的麻烦,和喏儿两个人女扮男装。一个公子装。一个仆人装。

    云漾说是带着喏儿出了宫去采药,但首先就跑到大街上先去转悠转悠了。

    大街上人来人往的,车水马龙。好不热闹。

    有卖各种小玩意和首饰的,还有杂耍表演,小贩们嚷嚷着叫卖。云漾和喏儿看的是眼花缭乱。

    看来楚国百姓还算过的不错。安居乐业,商业也在萌芽发展着。

    云漾若是愿意,她高中从政治书本上学到的东西拿来治治国经个商啥的。绝对可以富可敌国。

    不过云漾暂时志不在此。她在这赚再多的钱她也带不回现代。那么重的银子带回去估计会被当成文物贩子。

    喏儿看到前头有一群小孩围在那里,就过去凑了个热闹。探进头去发现是做糖人的,便唤住要奔去买糖葫芦的云漾:“云姑娘。你快看,做糖人的!”

    云漾刚掏出银子要买糖葫芦,听到喏儿一声呼唤就跑了过去。丢了卖糖葫芦的大爷在那边发愣:看这穿着打扮,估计是哪家的千金小姐女扮男装出门来玩的。

    “好漂亮!”喏儿直勾勾的盯着做糖人的大爷看着,跟那些小孩子一样眨巴眼睛。

    云漾掏出几个铜钱,对做糖人的大爷道:“大爷,给我们拿两个糖人。”

    喏儿说:“云姑娘,我想要那只鸟糖人。”

    “大爷,做一只凤鸟糖人,和一条龙样的糖人。”

    “好嘞!两位公子!”大爷示意云漾把钱放到旁边的钱團里,然后手继续在那里飞舞着。

    一会儿功夫,云漾和喏儿就一人举着个糖人从刚刚那堆人群里挤了出来。

    喏儿看着手上的糖人居然想起了亲人,说道:“云姑娘,小时候爹爹偶尔会带我来买糖人,那时家里穷,下面还有弟弟妹妹,一个糖人拿回家一人舔上一口就没了。”

    云漾用手将糖人推到喏儿口中道:“那你现在想舔几口舔几口。”

    喏儿舔了一口:“云姑娘,你真好”

    云漾摸了摸她嘴上的假胡子,粗起嗓子喊道:“叫云公子,我们穿的是男子的衣服,怎可再唤公子?”

    喏儿笑了一笑,还摸了摸脑后的发带,“是,云公子。”

    两个人边走边吃糖人,又看到路边又卖馄炖的,又坐了进去要了两碗馄炖。

    等到二人从馄炖铺里出来,已经是下午了,太阳有点大,热的云漾满头大汗。

    才刚到夏天,怎就这般热起来了。

    云漾问一旁的喏儿:“喏儿,你家在哪?”

    喏儿叹息道:“还在城西那头,离这里还有好几百里路。”

    云漾想了一下,又问道:“这么远,你会骑马不?”

    喏儿摇摇头,不过确实,女子会骑马的本就是少数,何况她一个小丫鬟。

    晃悠了半天大街,吃也吃了,玩也玩了,太阳落山之前就要回宫去。

    云漾已经累的不行,便雇了一辆马车去野郊采药。

    喏儿也有点乏了,一上马车就开始打起瞌睡来了,她还做了一个甜甜的梦,梦到自己带着好多好吃的给家里的弟弟妹妹,他们都围在她身边唤:“姐姐,姐姐。”

    马车在行进着,马车里的人昏昏欲睡,等到走到崎岖不平的山路上时,云漾被颠的就睡不着了。

    打开帘子想要看看车子往哪走去了,这一看不要紧,前面就是悬崖了,而马还在往前走着,那马看起来不对劲。

    怎么这一世就跟悬崖耗上了!

    云漾大声喊道:“快停车,停车!”

    可是叫了半天没人应她,心想这下又要去鬼门关走一趟了。

    喏儿听到云漾的声音,收了收嘴角的口水说道:“云姑娘,怎么了?”

    云漾使劲踹了几脚马车,力气太小,马车丝毫未动,“喏儿,快,跳马车,没时间跟你废话了!”

    喏儿看了一眼车外心下就明白了几分,这要是没跳准就死定了!

    但不跳更是死,马已经跟疯了一样的往悬崖边走,车夫什么时候不见的都不知道。

    喏儿吓的说话都支吾起来了道:“云姑娘,你先跳吧!”

    云漾摇了摇头,一把将喏儿推了出去,然后自己再闭着眼睛从马车内跳了出去!

    喏儿在地上打了几个滚,险些滚落到悬崖下去了,下一秒就看到马车飞下了悬崖。

    喏儿看到云漾还在旁边就大声的叫了起来:“云姑娘,云姑娘!”

    云漾刚刚跳马车的时候脑袋磕到了石头,喏儿摸到了一头的血,再看看不省人事的云漾吓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喏儿哭哭啼啼了起来:“云姑娘,你不能死啊!”

    云漾迷迷糊糊的听到喏儿在叫她,可是她头昏的厉害眼睛都打不开,再加上刚刚头部遭到重创,一时脑内的瘀血阻碍了脑神经,所以就造成了她现在的这样不清醒。

    喏儿使出吃奶的劲儿想把云漾抱起来,可是没走几步就走不动了。

    四下里都是山,没有一处人烟,要是天黑了估计还有野兽出没。

    喏儿越想越害怕,然后大声的叫了起来:“有没有人啊,救命啊!”

    可是喏儿听到的只有自己的回音:有没有人啊,救命啊!

    垂头丧气的喏儿心里一个劲儿的怪自己没用,怎么可以跟着云漾就那样睡着了。

    要是云漾有个三长两短的,她也不用活了。

    喏儿突然瞥见云漾腰间的一支小口哨,于是就取了下来吹了起来,但愿能有人来救救她们。

    这荒郊野外的,喏儿只感觉自己全身在打哆嗦,云漾的体温也在下降着。

    喏儿撕下了衣服角帮云漾把头包扎了起来,暂时的把血止住了。

    喏儿拼命的吹着口哨,吹了半天也没有人出来就她们。

    绝望之际的喏儿又背起了云漾,一步一颤的走着。

    百里暮杨派来暗中保护云漾的侍卫听到口哨声都在赶过来的途中,本来他们看到云漾的马车跑的飞快以为没事,就不紧不慢的跟着。

    这一下就拉开了好大的距离,喏儿已经气喘吁吁的走不动路了,两条腿都发软了,再加上她自己刚刚跳马车的时候也受伤了。

    等到侍卫赶到时就看见喏儿和云漾双双躺在地上不省人事,云漾整个脸苍白如纸。

    旧伤未愈又舔新伤。

    一直在暗中看着她的人眉头更加的皱了起来,这傻女人怎么就不懂得好好照顾自己,老是让自己受伤。

    但是他现在还不能出现,他只能暗中看着她,看她一个人哭,一个人发呆,一个人对着漫天星空想念。

    他发誓他会用他的余生来弥补她,他一定不会再让她老是受伤,老是哭泣。

    “怎么?你还能忍的了?”一黑衣女子对身旁的白衣男子说。

    “与你何干。”白衣男子便是刚刚一直在暗中看着云漾的人,只是他却只能看着。

    “回去吧。”白衣男子对身旁的女子冷冰冰的说道。

    “你舍得?你该让她知道你没死。”黑衣女子冷笑了一声,看了看眼前眉眼如画的人儿,为何他眼里从来就没有她!

    白衣男子依然冷冰冰的说道:“我的事,你,最好少插嘴。”

    等到他顺利的看到云漾被侍卫们送回楚宫时,他才离开。

    他一直在,只是她不知道而已。

    对不起,还要再让你如此孤独无助一会儿,会很快的,会很快再出现在你面前。

    说过会护你一世周全,又怎会食言?

    琉璃殿

    百里暮杨一听到云漾受伤被抬回了宫中,就放下手里的奏折忧心忡忡的赶来了琉璃殿。

    “太医,云姑娘如何了?”

    游太医为云漾把完脉后答道:“回皇上,云姑娘头部受到重击所以仍然处在昏迷当中。”

    游太医犹豫了下又说道:“微臣还发现……”

    百里暮杨看着昏迷的云漾,心像刀割一样的痛,不会了,再也不会有了,他不会再放她出宫了,她必须安全的待在他眼皮子底下。

    百里暮杨看着游太医问道:“发现了什么?快告诉朕!”

    游太医答道:“云姑娘脉象微弱,似要命不久矣,若是调理得当,方可续命,但还是……”

    游太医说着说着又摇了姚头,他知道云漾定然知晓自己的病情,毕竟她是毒老叟的徒儿。

    百里暮杨怒道:“若是她死,你们都为她陪葬!”

    一屋子的太医内侍们吓的都跪在了地上,从来没见过百里暮杨发过如此大的火。

    百里暮杨转而对游太医说道:“游太医,朕命令你用尽你毕生医术为云姑娘续命,否则朕灭你满门。”

    游太医吓的满头大汗,手都抖抖缩缩的,开口道:“臣惶恐,要救云姑娘需要动用一味药。”

    百里暮杨一听能救,便道:“需要什么药,是我楚宫没有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