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七章 重新开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云漾好似做了一个长长的梦一般,她梦到自己忘了一切,甚至忘了自己是谁。

    可是等她醒过来时。她还躺在琉璃殿。

    她还是记得所有的事情,快乐的不快乐的,关于盛千烨的。关于欧阳匪的,关于百里暮杨的。

    种种。都还是萦绕在她脑海中。

    她感觉脑袋很疼很疼。伤口像要撕裂一般的疼。

    这样受一下伤,她的小命估计要加快速度油尽灯枯了。

    云漾的眼珠稍微动了动,看到喏儿站在她旁边。喏儿看到她醒了便说道:“云姑娘,你终于醒了。”

    喏儿虽然也受了点伤,但是休息过后就恢复了。

    云漾就不同了。头部受到重击。

    等她醒来就发现自己头上被包了一层布躺在床上。活脱脱像个刚生完孩子的女人。

    “喏儿,我们怎么回来的?”

    云漾试图坐起来,她感觉躺的骨头都要散了。这些天以来。她基本上都是在床上度过的。

    “是皇上派去暗中保护我们的侍卫救了我们。还好姑娘带着那口哨,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啊。”

    喏儿想到那日那般惊险。就忍不住开始抽泣了,她还第一次经历生死。

    “云姑娘。游太医来了。”

    游太医提着药箱走到云漾床边,看她醒了过来,便问道:“云姑娘除了头痛。可还有感到其他的不适?”

    云漾只是回了一句:“无,只是头部受到重击,脑中瘀血压迫到了脑神经造成了昏迷。”

    游太医不解她为何自己会医术还要如此隐瞒自己的病情,难道她想死?

    “云姑娘,我奉皇上的命务必为您续命,若是我治不好您,皇上会灭我满门。”

    云漾心下一惊,莫不是被他发现了自己的病,道:“游太医此话何意?我不过是头部受伤,调理几日方可?难道游太医连我这样的小病都治不了?”

    游太医道:“姑娘是毒老叟的徒儿,怎会不清楚自己的病情?”

    喏儿在一旁听的有点糊涂,但是她知道其中肯定有问题。

    而刘妃安插在云漾身边的丫鬟幻儿也细细的听着二人的谈话,准备随时将有用的消息告诉她的主子。

    云漾突然知晓他何意便道:“有劳游太医了,但是我的病我自己清楚,我会去和他说的,不会因为我而伤害您的家人。”

    游太医觉着眼前的女子虽说来历不明,但是可以看的出她浑身透着灵气,确实是一块行医的料。

    再加之心善,她若愿意将她所学传授给太医院的学子们,定是福事一桩。

    游太医道:“无论如何,还是请姑娘不要放弃。皇上已经为您准备好了千年人参,您只要按日按时的服下,再加之其他药物的调养即可。”

    云漾闭上双眸,眼里的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她不想欠他的,一分一毫都不想欠。

    但是他为何还要那么固执?

    非要她敞开了说她不会再爱他了?

    她的心里现在只有一个盛千烨,他做再多只会让她更加拒之于千里之外。

    喏儿见云漾眼里噙着泪花,便拿来了绣帕为她拭去了眼角的泪。

    她不知道云漾在想些什么,所以她也安慰不了她。

    这么些日子相处下来,她是真心喜欢跟着云漾的。

    太医院里,慕容渊亲自盯着给云漾熬药,虽说他大概明了百里暮杨所想,但他还是有些看不明白。

    为了一个女人这么早就和太后撕破脸莫过于逼狗跳墙。

    百里暮杨下了朝便赶来了太医院里看云漾的药熬的如何了,云漾药的旁边熬的是上官媛的药。

    百里暮杨信步走到他身旁,看着锅里的药冒着热气,便问道:“慕容,药怎么样了?”

    “放心吧,我一直盯着呢。”慕容渊答道,他第一次看百里对一个女子如此上心,他都开始好奇那个女子是何模样了。

    百里暮杨嘴角微微上扬笑道:“有劳你了。”

    慕容渊从来就好少见过百里暮杨笑,看他笑真的是难于上青天的事。

    百里暮杨指了指给云漾熬的药道:“来人,带上这药,跟朕去琉璃殿。”

    两锅药放在一起熬,却是受到了截然不同的待遇。

    熬药的宫人们这下不想知道都难了,一时之间宫里流言四起。

    而这个时候上官媛刚刚苏醒了过来,从她中毒昏迷到清醒已经是三天了。宫里发生的事她也是全然不知。

    百里暮杨带着一行人来了琉璃殿,云漾刚刚醒来稍作梳洗用了早膳见是百里暮杨来了,继续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

    慕容渊一见,后宫中也就她敢这般对百里暮杨了,无名五分住在琉璃殿,百里暮杨的心已经是昭然若揭了。

    “你们都出去吧。”百里暮杨挥手让所有人都出去,就留他和云漾两个人在房里。

    “是。”慕容渊带着一干人等退了出去。

    云漾不知道他又在卖什么关子,故意支开他们。

    百里暮杨亲自将药端到了云漾面前,说道:“把这药喝了。”

    云漾不屑的看了一眼,道:“什么药?”

    “千年人参。”

    云漾将头转向一边道:“我不喝,你别白费力气了。我自己的命我自己作主,用不着你管。”

    百里暮杨眼里闪过一丝怒气,但还是耐着性子的说道:“我让你活着,你就必须活着。”

    他在她面前,从来不自称“朕”。

    他在慕容渊面前,私下里也不自称“朕”。

    都是两个太重要的人。

    心爱的女子和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

    在皇家,亲生兄弟都可能互相残杀,所以他们是孤单的,可怜的。

    拥有荣华富贵还有权利又如何?

    高处不胜寒。

    云漾冷笑道:“你这是何必?为了我和太后翻脸,现在你的后宫因为我搞得鸡犬不宁,这,就是你想要的?”

    后宫七嘴八舌的,云漾想听到的不想听到的都入了耳。

    不过多是骂云漾无名无分的享受着皇上的宠爱,还整出一系列的幺蛾子,把太后都气晕了。

    百里暮杨听罢,还觉心头一热:“你这是在关心我?”

    “放我走吧,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云漾觉得现在的百里暮杨像极了当初欧阳匪痴恋他的样子。

    把自己弄伤,跑到他面前,希望他能怜香惜玉的撕下衣服角给他包扎,得他一句关心能乐呵好几天,做梦都能笑。

    再回首过去,云漾只觉那样的自己傻的有些幼稚,有些心疼。

    也就那样一次,会为了某个人,做所有让他能多看自己一眼的傻事。

    百里暮杨还未及那般走火入魔,他爱她的方式是霸道的,不容拒绝的。

    “不可能,你知道你自己会死,你为何还是要走?”百里暮杨的拳头已经握紧了,他在克制自己的脾气。

    他怕他会忍不住把她扔到床上去,用另外一种方式征服她。

    他还记得他那日在行宫里抱了她一下被她甩了一嘴巴,他不光要得到她的人还有她的心。

    云漾突然楚楚可怜道:“百里暮杨,不要逼我好不好?放我走吧。这是对你好,也是对我好。”

    百里暮杨坚定的摇了摇头,墨色的瞳孔里没有一丝想要和她商量的神情。

    百里暮杨转而说道:“媛妃的毒还要你来解,你怎么能走?”

    云漾一听,说来说去救她就是救他的妃子。

    心里突然觉得自己有点自作多情了,可笑!

    百里暮杨拿起调羹亲自喂了起来:“把药喝了。”

    云漾摇头道:“不用浪费人参了,我不想活太久,太累了。于我,人生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这是云漾第一次在百里面前表现出忧伤的样子,或许是觉得人之将死,很多事情都该放下了。

    百里暮杨放下调羹,拿起药倒入了自己口中,一把揽住云漾就吻了上去,肆虐而不容拒绝。

    等到百里暮杨放开她时,一碗药已经被云漾喝光了。

    本该在意料中的一巴掌却没落下来,云漾用手掐着自己的脖子,想要把药吐出来。

    百里暮杨一怒之下抓住了她的手,怒道:“不可以,不可以!放开手,我要你活着!我不会逼你做我的妃子,但是你必须要活着。就三个月,三个月!”

    云漾看着百里暮杨为她着急的模样,还分明的在他墨色的瞳孔里看到了一丝泪光。

    “我都不知道我活着是为了什么了。”

    云漾被强揽进一个怀抱嚎啕大哭了起来,似乎要把她所有憋在心了的委屈哭出来。

    她挣脱不开百里暮杨的怀抱,她太累太虚弱了。

    她在他怀中喃喃的哭着:“老天爷,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每次当我想用心去爱一个人的时候都要让我失去他,为什么?”

    她,不是为他而哭。

    但也隐隐约约的告诉了百里暮杨,她还记得她当初是爱过他的。

    躲在暗处的某个人将这一幕看的真切,心跟割了一样的疼。

    但是此情此境,他只想她过的好一点,不那么累。

    他也希望她好好活着,就算她最后还是爱上了别人,他也无怨无悔。

    若是她能忘了之前一切,和别人重新开始,倒也是个好的归宿。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