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八章 又是那个贱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雅苑

    上官媛醒后,如意在她身旁细细的照顾着。

    “如意,怎么不见皇上前来探望本宫?”

    上官媛小口小口的喝着如意喂给她的药。望穿秋水的看着门口,竖着耳朵听。

    可是,左等不来。右等也不来。

    如意说道:“娘娘,皇上如今在琉璃殿。”

    上官媛一听脸色大变。又是那个贱人。

    她还没搞清楚到底是谁那么大胆子给她下的毒。听如意说还是云漾救了她。

    如意又继续说道:“娘娘,您的病其实多亏了云姑娘,连太医都束手无策了。云姑娘是毒老叟的关门弟子。太后本以为是云姑娘下的毒,想将云姑娘送进审议司去,却被皇上给拦下来了。”

    上官媛一口药还没咽下去。便吐了出来。眼露凶色。

    “皇上这是摆明了要护着那个贱女人,岂有此理。就算她救了本宫又如何,说不定本宫的毒就是她下的。然后她再为本宫解毒在皇上面前邀宠!”

    上官媛想到毒老叟突然又想起了一个人――欧阳匪。

    当年欧阳匪爱慕百里暮杨是天下人尽皆知。而欧阳匪是毒老叟的徒儿。这云漾那个贱人也是,那么……

    上官媛唤了侍女为她上妆着衣。她不能再坐以待毙了。

    听说刘妃那个贱人还代为执掌后宫,真是笑话。

    本宫还没死呢。皇后之位定然是本宫的。

    上官媛面容憔悴,略施粉黛也难掩病容,不过整个人倒是看起来更加的我见犹怜了。

    待到如意为她做好寇丹。梳好发饰,上官媛踩着高高的宫履便去了太后宫中。

    上官媛如今还只知自己中毒,俗不知她的毒需要耗时两年才能全部清除体内,而在这期间,她不能再受皇上恩宠。

    如意不敢告诉她家娘娘,怕她刚醒过来一时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但是纸是包不住火的。

    这不,上官媛刚踏进太后的慈宁宫,就看到刘妃和莫妃也都齐聚在那儿给太后请安。

    上官媛那宫帕捂着小嘴轻咳一声道:“媛儿见过姑母。”

    又对着刘妃和莫妃莞尔道:“刘妹妹,还有莫妹妹,也都在啊。”

    太后还起身招了上官媛过来:“媛儿快过来姑母旁边好生坐着,看你病成这般模样,哀家甚是心疼。”

    刘妃心想这太后横竖都是向着她们上官家的人,开口道了句:“还是上官姐姐好,在宫里头有太后娘娘陪伴,哪像我和莫妹妹,宫里头没一个亲人。”

    说完还特意用手中的帕子拭了拭眼角,这莫妃见状也连连道了句:“是啊,还是上官姐姐好。”

    上官媛心下一想你们知道本宫有太后撑腰就好,但表面上还是说道:“妹妹们这说的是哪里话,咳咳……我们同是皇上的女人,不都是一家人吗?”

    莫妃一听这话心里就不舒服了,最见不得她总一副母仪天下的姿态。

    但一想到上官媛两年不能伺候皇上了,心里又不免平衡了些。

    刘妃可不像莫妃,有些话在心里不吐不快,但是也得挑话说。

    “上官姐姐言之有理,如今姐姐患疾,皇上让妹妹代为执掌后宫为姐姐和太后娘娘分忧,万事还得仪仗姐姐教导呢,毕竟姐姐在这宫里头待的日子长一些。”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上官媛按耐住心里的情绪,轻咳了几声道:“妹妹这般年轻,皇上将后宫交给你,肯定是看中了妹妹的能力,妹妹尽职尽责就好。姐姐也想帮妹妹,但是姐姐如今抱恙,恐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好一个心有余而力不足,其实就是要看着刘妃怎么扛下去,以为后宫那么好治理?

    总有她刘妃忙的焦头烂额费力不讨好的时候。

    刘妃听的出这上官媛就是话里有话,道了句:“姐姐所言甚是,妹妹都差点忘了,姐姐两年都不能伺候皇上了,唉……本还以为姐姐会比妹妹们先获龙宠顺利诞下小皇子,看来……”

    上官媛一听,脸色大变,怒视着刘妃,又看了看吓的同样失了脸色的如意。

    莫妃看着这戏的火药味是越来越浓了,忍不住插了一句:“上官姐姐吉人自有天相,或许依着那云姑娘的医术,用不了两年就能好呢。”

    莫妃呡了一口茶又道:“只是啊,此前上官姐姐那般刁难那位云姑娘,不知道人家可否有心帮姐姐呦。”

    太后见这刘妃和莫妃当着她的面联手欺负上官媛,便厉声道:“媛儿放宽心养病,凡事有姑母为你做主。那来历不明的野丫头若是救不好你,她也别想活了。”

    上官媛一听太后发话了,眼里噙着泪花扑到了太后怀里,哭道:“媛儿谢姑母大恩。”

    莫妃和刘妃却是再也坐不住了,看了彼此一眼,同时起身道:“臣妾就不打扰上官姐姐和太后娘娘说话了,就先行告辞了。”

    太后拍了拍怀里的上官媛,挥了挥手道:“你们去吧。”

    这莫妃和刘妃便一起出了慈宁宫,再待下去估计会被那姑侄俩腻死,宫里谁不知道上官媛是太后的亲侄女。

    刘妃和莫妃在对付上官媛身上可是会不约而同的站到同一战线,这刚出了门两人就你走你的独木桥我走我的阳关道了。

    如今上官媛已经折腾不起什么大风浪了,她能好好活下来就不错了,刘妃和莫妃的统一战线自然而然的瓦解了。

    只是她们还剩下一个共同的眼中钉――就是那现在来历稍稍明了的云漾。

    这云漾的马车事故任谁想也不是偶然,百里暮杨特意派了人去查,那马车还有那骂早就被人动过了手脚。

    若不是云漾临危不惧的带着喏儿跳车,估计她们俩如今被悬崖底下的野兽啃的只剩下骨头了。

    云漾昨日被百里暮杨强吻喂了千年人参熬制的汤药,脸色已经稍微红润了下。

    想起那霸道的吻,云漾不免心里有些打鼓,总感觉对不是她的盛千烨。

    可是叫她如何拒绝?

    虽说百里暮杨已经答应她,三个月后便放她离开,但是她必须要把身体养好来。

    三个月。

    秦国暂时还没发现是他救了她吧?否则现在也不会这般平静了。

    云漾可不想拖累任何人,就像当初襄王要放她走,她怕连累襄王,还是拒绝了。

    如今对百里暮杨更是,哪怕欠他一点,她都觉得浑身不舒服。

    罢了,罢了。

    云漾觉得还是好好先赖活着吧,今日里百里暮杨又亲自带着药来了琉璃殿,云漾想也不想就抓起药碗往口里倒。

    百里暮杨嘴角上扬道:“慢点喝,小心烫。”

    说罢还欲拿起宫帕想给云漾擦一擦嘴角,云漾摆手道:“我自己来。”

    百里暮杨便把手伸了回来,看着她乖乖喝药,怎么感觉有种像驯服了一匹脱缰的野马?

    云漾见他自顾自的在那里笑,虽然只是稍稍的嘴角上扬,他那冰山脸,要是大笑之类的估计是冰山要融化了。

    不过一旁站着的慕容渊可是真感觉这千年冰山有些融化了,难道就因为眼前这个女子是欧阳匪的师妹的关系?

    再就是因为愧疚所以才对她那么好?

    慕容渊不明白,他也不会去问。百里暮杨想要让他知道的,自然会告诉他。

    毕竟,君是君,臣是臣。

    云漾喝完药便道:“药我已经喝完了,你可以走了,我不会吐出来的。”

    百里暮杨却道:“这么着急赶我走,怕我?”

    云漾不屑的道:“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厚脸皮,要是……”

    “要是什么?”百里暮杨抓着话尾巴就不放了。

    云漾摇了摇头道:“没什么。你以后无需日日亲自送药过来。”

    百里暮杨说:“不行,我必须亲眼看着你把千年人参喝完才行,否则我不放心。”

    晕乎,这么不相信她?她又不是小孩子了,喝药也要人看着。

    云漾已经想好了,等她病一好,马上就走,飞一样的走。

    云漾不经意嘟了一下嘴,一双凤眸因昨日哭过还是有些红肿,百里暮杨看的是更加心疼。

    也就是看到她,能让他稍微舒心一点。

    百里暮杨干坐了一会,云漾也不说话,总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赶他走吧,这好歹是人家的地盘。

    云漾突然想起还有一中毒的上官媛,便开口问道:“对了,媛妃醒过来了没?”

    百里暮杨答道:“醒了,太医按照你写的药方给日日给她熬药,只是你差的那位草药,我看你还是将草药的形状画下来我派人去找。”

    言下之意,她是不能再出宫了。

    云漾只得点头:“嗯,也好。”

    侍女幻儿将他们说的话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刘妃,刘妃赏了她一对玉镯子,让她继续把琉璃殿那位的情况随时报告。

    刘妃从云漾被接来就开始了她的动作,势必有不达目地不罢休的节奏。

    只是她想得到的,从一开始得到百里暮杨的爱到现在的贪恋皇后的位置,有一大半都是因着百里暮杨对她的冷淡。

    如今,她只想着得到百里暮杨的临幸,顺利产下皇子,再将他送上皇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