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九章 这屋子里没男人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能想,不能断。

    是离愁,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

    夜凉如水。一抹倩影静静坐在琉璃殿门前,对着天上的月亮静静的发呆。

    蓦地一闪,流星飞过。

    云漾双手合十。在心底默默的许了一个愿。

    因着还是初夏,夜里晚上还是有些凉的。一阵风吹过。她整个身子都微微颤了一下。

    走进房里。揭开被子,躺了上去,却是辗转难眠。

    翻来覆去的想着一些零碎的记忆片段。有些想念远在另一个时空的父亲和母亲,她穿越而来已经是三世,不知他们还是否康健?

    两行清泪挂在了脸上。再转着倦意袭来。便迷迷糊糊的睡去了。

    等到她熟睡时,有人蹑手蹑脚的进了琉璃殿,用手轻轻的为她拭去了眼角的泪珠。把她一直习惯放在被子外面的手放了进去。

    细细的端详了让他一直放不下的人儿。也就是在这时候。他能这样安静的和她待在一起。

    坐着坐着,一恍已经是三更了。

    他在她额头上轻轻的印上一个吻。云漾头上还缠着纱布,这使得他更加的心疼了起来。

    翌日醒来。云漾总感觉她睡着时迷迷糊糊有人来过,可是又会是谁呢?

    颜如邀生死未明,她又不敢出去公然的暴露自己的身份去找他。

    盛千烨已死。会是谁还惦念她呢?

    百里暮杨?

    用过早膳,云漾便去了上官媛的雅苑,是得去探望探望她的病人了。

    云漾还未进门就碰上了刘妃,刘妃今日着了一件大红色的薄纱,腰间垂着玉色的流苏,发丝上绾了一金色发钗,脸上尽显得意。

    “见过刘妃娘娘。”云漾微微躬了下身子,向前行礼道。

    刘妃用她的纤纤玉手扶了一下头发,嗔道:“呦,这不是云姑娘吗?怎么,来看上官姐姐?”

    云漾点了点头,道了一句:“嗯。”

    刘妃感觉的到云漾并不想与她多话,便说:“那巧了,今日我也去看上官姐姐,一起吧。”

    两个人便这样一前一后进了雅苑,云漾看着这刘妃的腰肢一扭一扭的,踩着那么高的宫履,也不怕摔死。

    上官媛此时也刚刚用过早膳,远远的就听人通传刘妃和云漾一起来了。

    只是这二人一起来,莫过于猫哭耗子假慈悲。

    上官媛凤眼微眯,着一身乳白色薄纱,三千黑丝服帖的落在胸前,整个身子斜倚在贵妃椅上,衣衫露出半个香肩,可谓姿妖眼媚,再加之本就倾国倾城的容貌,让刘妃一进来就感觉自己黯然失色。

    云漾倒四下里看了看,这屋子里没男人吧?

    百里暮杨也不在啊?她这又是唱哪出?

    再听一听刘妃开口道:“妹妹我来探望探望姐姐,姐姐今日这身打扮,别说是皇上瞧见了,妹妹我看的都要心动了。”

    上官看了一眼刘妃今日的特意打扮,也不逊色的说道:“妹妹今日也是光彩照人,只是啊,有些东西是天生的。”

    然后就捂着嘴冷笑了起来,气的刘妃真想抓着上官媛打一顿才够解气,但是面上还是要怒止与喜色。

    这下一旁一直被当作空气的云漾就明白了这两个女人是在演哪出了,只想说句无聊不无聊?

    比美呢。

    等她们二人停了嘴的间歇,云漾才开口道:“见过媛妃娘娘。”

    上官媛凤眼一挑道:“怎么?你还嫌没把我毒死?”

    云漾瞬间就无语了,自己救了她还这么不近人情。

    便冷笑道:“我要是想把你毒死,你就不会这么妖媚的躺在这里了。”

    哼,居然你不领老娘的情,老娘我也犯不着给你脸。

    上官媛气极,端坐了起来:“反了你,你若是敢动本宫,本宫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云漾眼里露出凶色,若不是身体还未恢复,今儿个就把你那三千黑丝给烧了。

    “你是想要谁死无葬身之地?”是百里暮杨的声音。

    百里暮杨刚去过琉璃殿没寻着云漾的人影,听侍官们说是来了雅苑为上官媛看病,便摆驾来了这。

    刚踏进门就听到了上官媛说的话。

    屋子里的人都站了起来,微微行了礼。

    而后上官媛娇就走到百里暮杨身旁滴滴的道:“皇上。”

    这一句“皇上”听的云漾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真要受不了。

    百里暮杨看了一眼身旁的佳人,然后又把目光转到了云漾身上,她在三人之中今日之着扮可谓是最清丽脱俗。

    “刚刚你们在说什么?”百里暮杨坐了下来,剑眉突起,一双好看的眼睛看着眼前的三个女子。

    上官媛正欲开口,却被刘妃抢了先但:“皇上,刚刚云姑娘好心想要帮上官姐姐看病,上官姐姐误会是云姑娘下毒害的她,然后两个人就拌了几句嘴。”

    这不说不要紧,话一说完,云漾和上官媛都瞪大了眼睛看着刘妃那得意的脸。

    云漾倒是纳闷儿了起来,她今日怎么白白的给她说起话来了?

    上官媛对刘妃却是更窝起了一肚子的火,看着本宫失势,就这样落井下石!

    百里暮杨听完却没发怒,开口道:“媛儿,云姑娘是朕带来的人,朕替她担保不是她下的毒,你不相信她,也不相信朕吗?”

    上官媛一听这话,忙说道:“媛儿不敢。是媛儿不识大体,误会了云姑娘。”

    这女人变起脸来,还真是比翻书还快,前面还想着要置云漾死无葬身之地,这会儿就……

    云漾站在身旁玩着自己的手指,感觉自己完全置身事外。

    百里暮杨听到了自己想要的回答,又往云漾那瞥了一眼,道:“媛儿知道就好,朕希望你们能够好好相处和云姑娘。”

    “臣妾遵命。”上官媛和刘妃齐说道,虽心有不悦,可是这云漾在皇上那里,傻子都看的出皇上的用心。

    云漾微微打了个哈欠,人在屋檐下,唉……

    如果云漾告诉她们她三个月后就会离开,她们估计会笑的合不拢嘴,可能就不会对自己这般敌意了吧?

    但是百里暮杨说过,她不能跟任何人透露自己的身份来历,否则会遭来杀身之祸,连他都很难保的住她。

    百里暮杨因着还有要事要去处理,就带着随从离开了。

    皇上一走,上官媛又凤眼一眯躺了下去,也不知是怎么了,自中毒以来,人就特别没精神。

    云漾也不管她愿不愿意,径自的走到她身边,抓起她那白皙的手就把起脉来,边把着还眉头紧紧皱着。

    看的上官媛心都要跳出来了,把手抽了回去,其实害怕的要命,道:“你干嘛皱眉头,要吓死本宫啊?”

    云漾却想故意卖卖关子,轻咳了一声道:“这个,如果媛妃娘娘您如果继续大动肝火让毒入了五脏六腑,恐怕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你喽!”

    喏儿和刘妃听完忍不住偷着笑了起来,上官媛紧张的要命,总不能让她拉下脸来求着她一口一个的野丫头救她?

    那还不如直接杀了她。

    上官媛继续装模作样道:“本宫心态向来平和,再者,为了一些不值当的人儿大动肝火伤了本宫的凤体,本宫当然掂的清孰轻孰重。”

    刘妃一听,这贱人说一些不值当的人,明里暗里都是包了她在内。

    走着瞧,总有你上官媛跪下开求本宫放过你的那一天,你以为你们上官家还能得瑟多久。

    云漾笑道:“那就请媛妃娘娘好生养着,今日起我会在您的药中加一味特别苦的药,您可千万要喝下去,否则我不敢保证您两年后梦重新侍寝了。”

    上官媛一听,咬牙切齿的瞪着云漾,一双大大的丹凤眼恨不能把云漾的心给看穿了。

    云漾说完,然后就起身要走道:“待会儿侍女会把药给媛妃娘娘您送来,您可要好好喝药,争取早日能再伺候皇上。”

    云漾带着喏儿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雅苑里就留着刘妃在那儿。

    不过云漾走了,刘妃感觉待着也没多大意思了,两人本来就不是一条绳子上的,再说,刘妃现在腾出手来想着怎么解决云漾这块大石头。

    “姐姐,您多保重身体,妹妹我也就先告辞了。”刘妃起身扶了扶头上的金色凤钗,然后捂着嘴带着侍女出去了。

    衣衫拖过青石,沙沙作响着。

    雅苑里又重归了平静,留给上官媛无尽的漫长寂寞。

    除了侍女,她连个说话儿的人都没有。

    本来着,她帮着百里暮杨夺了皇位,百里暮杨念着她的功,此前也是把她宠上了天的。

    可是自从云漾进宫了以后,皇上就再没在她宫里留宿过。

    上官媛一想到这些就粉拳一紧,秀眉一蹙,心肝疼的不行。

    两年不能侍寝,这简直是要了她的小命。

    本来女人的青春就短暂,这两年能发生多少事是谁也无法预料的。

    上官媛突然感觉她这辈子都要完了,唯一的希望就是当上皇后,为皇上诞下皇子,才是保住自己地位的唯一出路。

    至于百里暮杨,她是指望不上能对自己多恩宠了。

    可是眼下在宫中,除了太后,没有人能帮她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