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十章 少儿不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转眼,云漾在楚宫中也已经有半个月了,喝了半个月的千年人参。云漾感觉自己快要补的流鼻血了。

    体虚之人突然大补,通常都会压倒了本体。

    可是药又不能停,千年人参是拿来给她续命的。那么长一根人参她才喝了一小截。

    这百里暮杨也是每天跑来送药乐此不彼的,不亲眼看到云漾喝完药是不会走的。

    云漾托着腮帮子看着眼前的男子。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他还有这么温柔的一面。

    算来她好像也好久没和百里暮杨吵架了。每日里无聊了翻翻医书,有风时带着喏儿去放放风筝,看看夕阳啥的。

    这日子过起来也倒惬意。

    云漾还当了太医院的老师。叶多半是因为娴得无聊而已,再看着那游太医将自己奉为神一样的恳求她,一来二去也就答应了。

    百里暮杨自然是一千一万个愿意。最好她留下来别走了才好。

    太后却觉得这丫头越来越坏了楚国后宫的规矩了。哪有女人学医的,还教太医院的学子们,岂不是乱了套了。

    但是她有皇上护着。太后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这日里。云漾梳妆打扮完了后就准备去太医院里授课了。巧不巧的撞上了莫妃正和侍卫打闹的开心。

    云漾赶忙回转身去把喏儿的嘴捂住,然后用手指凑到嘴边作了一“嘘”的口型。看喏儿点了点头懂了她的意思才放开她继续湊过去瞧了。

    两个人躲在一大花丛后面,透过缝隙看的到前面的人在做些什么。

    那莫妃支开了侍女。那小花园是封闭式的,里面只有她和那个侍卫装扮的男子两个人。

    莫妃用头枕在那侍卫的腿上,喃喃的说着什么。云漾没大听清。

    不过看这样子,八成有九成是在偷情。

    好你个莫妃,平日里装的那样清高,背地里居然干的出如此荒唐之事。

    云漾看着那画面看的有些面红耳赤了,喏儿也是捂住了双眼,她可还是个未出阁的女子呢。

    喏儿小声的问道:“他们在做什么啊?”

    云漾“嘘”了一声,拿手捂了眼睛,又露出点光来瞧着。

    这还真是一出活春宫啊,搁现代就是野战了,渍渍,少儿不宜。

    云漾又用手将喏儿的眼睛给捂住了,担心她看多了长针眼,这么羞羞的画面。

    光天化日之下,这样真的好?

    这莫妃还挺能寻地方的,这么个小花园,一般人都不会转悠到这里来,云漾也是无意发现这条路离太医院比较近,然后不容易碰到那些个太后娘娘刘妃娘娘啊之类的。

    可是没想到,不想碰上的还是给碰上了。

    只听见那侍卫唤住有些衣衫不整,然后边走路边扯弄衣服的莫妃道:“莫妃娘娘,您的宫帕忘了。”

    见莫妃回过头来冲着他风情万种的笑,那侍卫腿都要软了,忙不迭的跑上前去把宫帕递了过去,还不忘摸了一把莫妃的手。

    云漾只见莫妃拿了宫帕,然后扭着小腰肢就走了,她可没注意到她刚刚的举止被云漾不小心瞧见了。

    一旁的喏儿也是瞪大了眼睛,脸上的表情就是一个大写的问号。

    等到莫妃走远后,云漾和喏儿便从刚刚的花丛处走了出来,还拍了拍自己裙角上的落叶。

    云漾感觉自己腿都要麻了,刚刚曲着腰在那里偷看别人偷情,内容还是挺精彩的,不过云漾感觉还是来晚了一点。

    “云姑娘,我们要不要告诉皇上啊?”喏儿问道。

    云漾摆摆手道:“千万不能说出去,否则我这安宁日子又得安宁不起来了。”

    不过想想这样好像有点自私,这莫妃给百里暮杨戴了这么一大顶绿帽子,还可怜的被蒙在了鼓里。

    云漾思考了一会又说道:“我们现在还没有证据,这俗话说得好,抓贼拿脏抓奸抓双,等下他们两个都咬紧了牙关不承认怎么办?”

    喏儿点点头道:“好像也是。再说云姑娘你现在还无名无分的,多一事还不如少一事。”

    云漾刮了刮喏儿的小鼻子道:“喏儿终于有点长进了,我们走吧。”

    两个人走过了那小园子,喏儿在地上拾到一个香囊。

    “云姑娘,你看。”喏儿将那宝蓝色的香囊递到了云漾手中,云漾接了过去。

    上面分明绣着一个“莫”字。

    再细细看这绣工,还有这香囊所用的布料皆是上成,云漾将香囊湊到鼻尖一闻,首先扑鼻的是桂花香,再闻居然还隐隐约约有一股淡淡的藏红花的香味。

    这藏在里面的藏红花香味,一般人是闻不出来的,云漾心里顿时就明白了点什么。

    “云姑娘,这当是莫妃娘娘的香囊吧?”喏儿问道,云漾看着香囊神情有些严肃。

    云漾点了点头道:“嗯,我们把它扔掉吧。”

    喏儿又看了一眼,这么漂亮的香囊还挺贵重的,这香囊上还坠了一个襄金的玉佩。

    云漾将香囊拿在手上,准备找个地方就将它扔了,这害人的东西不该存在着。

    心里想着:百里暮杨啊百里暮杨,老娘我这可是救了你未来孩子,不过你是不会知道的。

    云漾带着喏儿信步向前走着,看到一个湖想把手中的香囊扔出去,怕香囊太清浮在水面上,被贪财的侍女内侍们捞了去。

    云漾打开香囊,往里面塞满了石头,然后往水中一抛,亲眼看着香囊沉了下去,云漾才拍拍手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想想这莫妃也真是,就这么耐不住寂寞和侍卫勾搭上了,亏了她还是上大夫之女,从小饱读诗书,这会儿估计孔子孟子是谁都忘到脑后去了。

    喏儿有点心疼那香囊上的镶金玉佩,但是云姑娘说要扔掉,她也不好贪那点小财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太医院学生房

    云漾正襟危坐在讲台上,下面全是太医院的学子们,他们一个两个的都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们的女老师。

    云漾一进来,学生们基本都“哇”了起来。

    云漾今日着一素青色衣衫,墨色的发丝被梳的整整齐齐,头上只戴了一简单的玉色发钗,几缕碎碎的刘海被风一吹有些零乱,长长的柳叶眉下是一双大大的丹凤眼,长长的睫毛一闪一闪的,小脸上略施粉黛,精致的小鼻子下面是一樱桃小嘴。

    看的那些学生们如痴如醉,云漾走下来从他们身边经过,一阵微风吹过,云漾身上淡淡的香味弥漫了整个房间。

    云漾享受的看着他们对自己崇拜的模样,看来老娘还风韵犹存。

    只是这课还要上的,她可不能为老不尊。

    云漾今日教他们的是制毒,底下学生一片哗然。

    其中一胆大的学生站了起来问道:“学生不解,故有一疑要请教先生。”

    云漾点了点头,道:“但说。”

    “先生教我们制毒不知是何用意,这皇宫中是不允许有毒药的存在,您这样做?”

    云漾笑了起来,让那个站起来的学生坐下去。

    然后缓缓开口道:“解铃还须系铃人,你若是学会了制毒,便更容易去学会解毒。”

    那群学生们听的更加迷茫了,一脸疑惑的对着云漾。

    云漾又继续说道:“今日我教你们制毒,你们便知道毒药是由着什么做成的,世间万物,一物降一物,解起疑难的毒来便可一样一样来攻,然后将它们的功效毒性凝聚到一起。”

    太医院的学生们都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这个时候游太医走了进来,所有的学生都站了起来向游太医行礼。

    “见过游太医。”

    云漾也微微行了个礼,游太医忙道:“不可不可,云姑娘无需向我行礼。论起来我这老头子还有很多地方需要云姑娘指点一二。”

    云漾嗔笑道:“游太医言重了,只要我能帮的上的,游太医尽管吩咐便是。”

    游太医一听云漾这话,打心底里喜欢这来历不明的丫头了。

    这游太医已经是五十多岁的年纪,云漾才正值年龄,算来游太医当是云漾爹爹那一辈的人。

    云漾尊敬他也是应该的,再说这游太医本就对自己没有敌意,还救过她,她是感激都来不及。

    游太医自顾自的坐到了讲台旁边的老师椅上去了,安静的坐在一边听云漾授课。

    云漾的授课方式对他们来说都很新奇,从来就不之乎者也的背医书,时不时的停下来给他们讲一个关于一味草药的名字的由来,还有那些草药的一些有趣浪漫的故事。

    云漾还说要带他们去郊外的山上放风筝,顺便摘点草药。

    惊的那些从小就死读书惯的的学生们都纳闷起来了,合着这摘草药是其次,放风筝玩才是首要?

    不过这些对他们来说都是新齐的,一旁的游太医也默认了此事,只是坐在一边听云漾授课。

    游太医他还是第一次发现,那些整日里死气沉沉的学生们讨论起问题来居然那么积极。

    要换作一些古板的老太医,定会说他们不成体统。

    老师怎么能带着一群学生疯玩呢,况且这老师可还是一女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