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十一章 立后争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楚国朝堂

    百里暮杨端坐于龙椅上,怒视群臣。

    “皇上,后位空悬已久。是时候该立后了。”

    上官媛的父亲上官凛奏请道,这上官凛的心思整个朝堂之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可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百里暮杨轻笑道:“那依上官大人所见,朕后宫里的女人谁最适合当皇后呢?”

    上官凛用眼神瞟了一旁的张侍郎。那可是他一路提拔上来的人。

    上官凛道:“回禀皇上。臣以为,后宫之中,媛妃娘娘贤良淑德。德才兼备,而且此前代为掌管后宫,实为皇后的不二人选。”

    刘侍郎也站了出来。回了上官凛一眼道:“臣也以为媛妃娘娘确为皇后的不二人选。还请皇上早日定夺。”

    百里暮杨不语,环视了众人一圈,最后把目光定在了慕容仓身上。

    慕容家也有个小女在后宫之中。只是名不见经传。一直是百里暮杨的御前侍女。

    慕容仓不愿意自己的女儿入宫为妃。百里暮杨当然不会勉强,可是百里暮杨素小和慕容渊一直在一起玩耍。这慕容家的小女慕容璇和慕容渊乃一母所生,自然这三人就经常扎堆一起玩耍了。

    这一来二去。青梅竹马的,慕容璇是一直心中爱慕着百里暮杨,但百里从来只把她当妹妹看。

    这慕容璇为这。甘心入宫当百里暮杨的御前女官,三个人也是经常形影不离的。

    这边儿的朝堂上,百里暮杨见慕容仓不发话,又看了一眼刘崇远刘将军还有上大夫莫之乾。

    这二人可都有女儿在宫中为妃,朝堂之上的目光都聚在了他们身上。

    这刘崇远站是站了出来,但是他却并不明着为自己的女儿说话,道:“皇上,臣恐立媛妃娘娘为后不妥,媛妃娘娘如今抱恙在宫中养病,且两年不能再伺候皇上,恐不能担皇后大任。”

    百里暮杨满意的点了点头,再看这莫之乾居然是一言不发的站在那里。

    也罢,莫之乾素来就不喜争斗。

    上官凛听罢却不悦道:“刘将军此话何意?”

    眼见着他们就要吵起来了,站在后面的林大人站了出来,道:“立谁为后,此乃皇上家事,哪位娘娘适合当皇后,臣相信最了解的人还是皇上,所以诸位大臣还是不要过多的干涉皇上的家事好了。”

    此话一出,活活的就把两位权臣得罪了。

    可是却很讨好百里暮杨。

    百里暮杨也装怒道:“诸位爱卿以后就不要再在朝堂之上讨论立谁为后的事,朕自有主张。”

    百里暮杨当然有他的主张,而且是大大的有,只是他希望的那位皇后还不愿意点头而已。

    他顿了一会儿,又继续说道:“朕希望,以后诸位大臣能多关心关心我们楚国的百姓。少关心一点朕的后宫。”

    慕容仓这时候就带头站了出来附和百里暮杨道:“皇上一直以我楚国大业为重,把楚国百姓当作首要,此乃我大楚之幸啊。”

    其他的大臣也都见状附和了起来:“皇上圣明,皇上圣明。”

    刚刚还为自己家女儿争后位争的面红耳赤的上官凛和刘崇远也都各自对视了一眼,眼神交汇处如果有火,估计能把这楚国的朝堂点了。

    这上官凛下了朝回到家中,也是气不打一处来?

    这女儿怎么就不能争点气呢,想当初他送百里暮杨登上皇位可废了他多大功夫,差点让整个上官家族为此陪葬。

    不过想来女儿在宫中中毒抱恙,上官凛又心疼了起来。

    女儿从小就被他视为掌上明珠,何曾受过这般委屈?

    也不知这在宫里怎么样了,上官凛决定寻个机会入宫去看看女儿。

    这刘妃和莫妃都是请了恩准出宫探亲,这上官家为百里暮杨登上皇位可是大功臣。

    所以这百里暮杨念着他们家族的恩,准了上官凛和他的夫人可以随时进宫看女儿。

    夫人上官氏见着自家老爷愁眉不展的,又想起昨儿个张侍郎来府中商讨今日向皇上举荐女儿为皇后之事,便关心的问道:“老爷,媛儿当皇后之事,皇上怎么说?”

    上官氏端了一杯参茶放到上官凛面前,这上官媛是她的亲生女儿,又遗传的她的美貌,又乖巧,自然是她放在心尖尖上去疼的女儿。

    上官凛摇了摇头,拿起桌上的参茶揭开盖子细细品了一口,欲言又止的将茶杯放了下来。

    “夫人,明日我们进宫去看看媛儿吧。”

    上官凛想来也是许久没见过女儿了,这次女儿生这么大的病他们都未在身旁照料,着实是有些担心。

    上官氏道:“好,顺便一起去看看太后吧。”

    “嗯。”上官凛决心想着去看看,这太后是他的亲姐姐,怎么着也得帮衬着媛儿登上皇后之位。

    这第二日早早的,上官凛就带着夫人进了宫。

    上官凛因着要上早朝,便让夫人先去后宫探望女儿了。

    这上官凛来前也没跟上官媛支会一声,所以上官氏刚踏进雅苑的时候,上官媛还自顾自的在房里哀怜。

    也不着正装,不梳洗。

    上官氏见了女儿这般模样,心里很不是滋味。

    上官媛见是母亲来了,就扑到上官氏怀里大哭了起来。

    女儿都是娘亲的心头肉,这上官媛从小到大没受过半分委屈,这嫁入了宫中才两年的功夫,怎么就这般模样了。

    “媛儿不哭,有娘亲在呢。”

    上官氏轻轻拍了拍上官媛的后背,安抚道。

    上官媛自进宫以来第一次哭的这般畅快,她也只是一个弱女子,突然遭了这么大的变故,让她以后如何是好。

    这后宫中人心复杂,伴君如伴虎,也真叫上官氏揪心。

    等到上官媛哭够了停了下来时,上官氏便拿了手帕给她擦干了眼角的泪珠。

    “娘亲知道媛儿心里的苦,但万事都还有娘亲和你爹爹在,再者,你姑母可是太后,怎么着这在宫里也没人敢欺负你。”上官氏看着女儿哭的红红的眼睛说道。

    上官媛点点头,像小时候一样依偎在娘亲怀里,感到从所未有过的踏实。

    “娘亲,您说女儿接下来该如何是好?”

    本来上官媛心中早有打算,怎么都不能在其他妃子们面前丢了脸就算她两年都不能侍寝,也要争得皇上的宠爱。

    可是她还是想听听上官氏的主意,毕竟是自己的娘亲,走过的路比自己吃的饭还多。

    上官时搂着女儿道:“你爹爹昨儿个已经在朝中联合其他大臣说立你为后,但是因着你如今抱恙,刘将军一派的大臣颇有微词。”

    上官媛听后叹了一声气。

    “但是,你爹爹总会有法子的,你且安心把身子养好,皇后之位定是媛儿的。”

    上官媛听到这话感觉舒心多了,好歹她身后可是有强大的母族力量。

    那些个刘妃还有莫妃的父亲,虽说也都是朝中重臣,但不及上官家在楚国的影响力大。

    上官媛想到了来历不明的云漾,便开口道:“娘亲,您帮我去查一个人。”

    上官氏问道:“谁?”

    “她叫云漾,是皇上不知道从哪带来的女子。但是皇上把她要宠到天上去了,连进贡给太后姑母的千年人参都拿去为她治病去了。”

    上官氏惊道:“竟然有此事?你太后姑母虽说和皇上不和,但也万万不能做出如此不孝之事来。”

    上官媛道:“娘亲有所不知,女儿中的毒只有她能解,皇上便拿这个去威胁太后姑母,太后鼓母才不得不将那千年人参给了皇上。”

    “那皇上可有为你找到给你下毒的凶手?你爹爹也曾和娘亲说过此事,但毕竟你身处后宫,你爹爹不好直接插手此事,但也在暗里调查中来,只是这么些天了,也没见结果。”上官氏叹息道。

    “皇上似乎不是很放在心上,此事还没半点眉目。女儿本来怀疑是那姓云的小贱人,但是皇上护着她为她担保,女儿也便无可奈何了。”上官媛摇摇头道。

    “好了,媛儿,快换件衣服,梳洗打扮一下,等你爹爹下朝来,我们一起去见见你太后姑母。”

    上官媛点点头道:“好。”

    然后便唤来丫鬟们为她梳洗打扮,再细细的用上等的胭脂盖了眼睛红肿的那一块。

    上官媛梳洗打扮完后,这上官凛也刚好下朝直奔后宫来了。

    这一家三口便来了太后的慈宁宫,太后见是上官凛带着夫人还有媛妃前来,心中便大概明了他们所来是为何事了。

    “见过太后娘娘。”

    “快快请起,都是一家人怎还如此多礼。”

    太后忙起身将这上官凛他们扶了起来,让侍女们沏好茶送了上来。

    上官凛揭开茶杯细细的品了一口道:“茶是好茶。”

    太后道:“哥哥若是喜欢,等下带些回府中。”

    上官氏也品了一口茶道:“确实为好茶,但太后一向知道府中什么都不缺的。”

    太后笑了笑道:“一段时间不见嫂子,可是越发年轻了。”

    上官氏扶了扶自己的云鬓,道:“怎着也不及太后娘娘雍容华贵。”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