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十二章 百里家与上官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太后又把目光移到了上官媛身上,关切的问道:“媛儿身子恢复的如何了?

    上官媛微微含笑道:“回姑母的话,媛儿身子好些了。多谢姑母惦记。”

    这四人寒暄了一阵后,上官凛便开门见山的说道:“媛儿在宫中还是要妹妹多加帮衬,这皇后也一定得是我们上官家的女儿。”

    上官氏让随身的侍女将礼物送给了太后。太后打开一看,居然是千年人参。

    这可真是巧了。她刚失了一根千年人参。如今又来了一根。

    但太后心知肚明这千年人参是她上官家的传家之宝,已经传了一百多年了,不到万不得已之时。没有人敢拿来食用。

    今儿个看来上官凛是下了血本的。

    这反而让太后却不敢收了,毕竟谁都知道一个道理,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软啊。她让侍女将礼物合上。忙道:“嫂嫂这样做让妹妹死了以后如何见上官家的先人,这帮衬媛儿之事是妹妹理当作的事,嫂嫂这样做未免把妹妹当外人了不是?”

    听到了上官氏意想中的回答。开口道:“既然我们是一家人。那千年人参放在太后那里和放在府里都是一样的道理。还请太后不要推脱。”

    太后想来也不推辞了,便道:“那千年人参就暂且放在宫中。也要安全一些。需要用时,来取便是。”

    因着到了午膳时分。太后便留了上官凛他们在慈宁宫用膳,也当是一家人叙叙旧。

    临了,太后还让上官氏以后多来宫中陪她说说话。省的她和媛儿在宫中无聊想念亲人。

    上官家,百里家,还有慕容家,在大楚开国以前是一起打天下的三大家族,因着百里家再三家之中最为强大,所以最后由百里家族登上了皇位。

    不过这也是两百多年前的事了,大楚开国至今已经两百多年了。

    到如今,大楚已经成为一个不容小觑的国家,周边各国一直虎视眈眈,动不动就扰乱大楚边境。

    好在这两年百里登基后推行行新政,广纳天下人才来楚国效力。

    他还在楚国建了一个贤士馆,专门招待各国前来楚国为官的人才。

    百里暮杨曾下诏:凡是能上书提供可实施的造福百姓的计谋者,赏黄金二百两;

    凡是能上书陈述楚国弊端并能提供解决问题的方案者,赏黄金二百两;

    凡是赢得贤士馆的学术辩论赛者,赏黄金两百两;

    凡是能推翻大楚既有条令并提出新条令者,赏黄金二百两。

    ……

    此诏一出,各国人才纷纷来楚国游学,一时之间,楚国获得前所未有的发展。

    商业也在积极萌芽发展,与别国重农抑商不同,百里暮杨并不排斥商业发展,但是从商者必须上交他们从商利润的一部分到国库里,以充国库。

    要说百里暮杨为什么会思想这么前卫,其实还是云漾交的好。

    有一日闲来无事,云漾不小心溜达到百里暮杨都御书房门口去了,百里暮杨刚抬头就看见她了。

    而后四目相对,这云漾在楚宫也没几个能说的上话的人,也就大着胆子进了御书房了。

    百里暮杨见着云漾进来,只道:“你自己待着,我手头上还有很多奏折要批阅。”

    云漾心想居然这么勤政爱民,还真没想到。

    云漾点了点头:“嗯。”

    然后她就翻了翻他御书房里的书,还有那满屋子的奏折,云漾就随手拿起了一本看了起来。

    然后就絮絮叨叨说了一句:重农抑商!

    百里暮杨抬起头道:“你还懂朝政?”

    还?

    云漾得意的笑了笑,老娘知道的远比你那脑瓜子想到的多。

    “嗯。重农抑商其实非良策。”

    百里暮杨看了一眼眼前的女子,道:“那你觉得何为良策?”

    云漾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鼓励商业与农业共同发展。”

    百里暮杨摇摇头道:“农业是基本,如果我的百姓们都去经商了,谁来种粮食?那我楚国上上下下不都得饿死?”

    云漾反驳道:“不不不,经商的经商,种田的种田,两不误。”

    百里暮杨不解道:“并非易事。”

    而后继续看自己的奏折去了。

    云漾却拿起笔来,也给百里暮杨上了一书奏折。

    百里暮杨只当她在那写着玩,哪能想到是在给自己写奏折。

    不过百里看完,却是龙颜大悦。

    等百里看完的功夫,云漾都趴在那里睡着了,头上还盖着两本奏折。

    百里暮杨的嘴角情不自禁的上扬了起来,他走了过去把身上的衣服给云漾披上了。

    云漾也睡的是真香,在百里暮杨的御书房旁若无人的大睡了起来。

    这也不能怪她,她这个病人还要靠人参续命,百里暮杨想到这个心就很痛。

    这些日子的相处以来,他越发的发现自己不能再失去她了。

    看着奏折上娟秀的字体,还有那头头是道的理论,百里暮杨觉得云漾并非简单女子。

    以前在她还是欧阳匪时就知道她医毒无双,如今换了张脸,百里暮杨越发觉得这女子真不可多得。若是生得男儿身,绝对是块治国的好料子。

    百里暮杨有时会痴心的想,她若愿意留下来,他一定会把大楚国的皇后之位给她。

    她若能为她生下皇子,百里暮杨定会让她的儿子成为太子。

    这是无需置疑的事,只要她愿意。

    可是她不愿意。

    百里暮杨也不好强求,强扭的瓜不甜。

    何况百里暮杨想得到的不仅仅是她的人。

    百里暮杨就这样静静的坐在旁边,看着她熟睡的脸庞。

    慕容璇走了进来,看到百里暮杨那样专注的看着一个女子,不免心生疑惑:这就是他那日去秦国劫法场救来的女子?

    百里暮杨看到慕容璇进来了,示意她不要出声吵到了已经睡着了的云漾。

    慕容璇点点头,心里却像滴血一样的疼。

    百里暮杨走了出来,慕容璇正站在门口看着天发呆。

    再细细的一看,眼睛红红的。

    应该是哭过?

    百里暮杨开口问:“怎么?”

    慕容璇儿欲要行礼,百里暮杨一把拉住道:“无需多礼。”

    一身黑色龙袍,冷峻的脸庞上看不到喜怒。

    慕容璇淡淡一笑道:“我没事,多谢皇上关心。”

    她唤他皇上,而不是暮杨哥哥。

    百里暮杨细细的端详起身旁女扮男装的慕容璇,怎么突然她对自己如此陌生了。

    慕容璇问道:“那女子是谁?”

    百里暮杨知道她在指云漾,便答道:“云漾。”

    慕容璇再问:“是皇上你喜欢的女子?”

    百里暮杨点点头:“嗯。”

    一双墨黑的瞳孔望着远处,双手挽在身后。

    慕容璇突然感觉他虽然就在身旁,可是一直都离她好远。他对她好像从来都是淡淡的,淡的只是哥哥和妹妹那般。可是慕容璇倾心了,又怎甘心止步于哥哥和妹妹。

    可是再看看上官媛的下场,虽如愿嫁给了他,可是她过的并不开心。慕容璇一直看在眼里的还有上官媛的蜕变,本是一向让她敬重的姐姐,进了宫后完全就变了个模样。

    眼神不再那般清澈,让慕容璇看不明白。

    还有莫妃和刘妃,因着同在一朝为官,几个女子打小都会在一起上学,学女红学琴棋书画。

    可是不该的是,她们几个都喜欢上了百里暮杨,更不该共侍一夫。

    她们几个已经够乱的了,慕容璇虽最为年幼,却好像比她们心里更成熟。

    有些东西,就停留在最美好的那个阶段便好。

    慕容璇记得在她七岁的时候,她穿粉色的衣裙,在樱花树下翩翩起舞,她和哥哥慕容璇在树底下高兴的打闹着。

    百里暮杨来找慕容渊,慕容璇就这样

    见到了十岁的百里暮杨时,他让她唤他哥哥,从此一喊就是十年了。

    十年前的慕容璇还是粉嫩嫩的女娃娃,她喜欢跟着她的渊哥哥还有暮杨哥哥一起玩耍。

    她总是那样天真无邪的抬头看着他。

    在慕容璇眼里,他总不笑,他若是笑起来该多好看。她感觉他很孤独,除了她和哥哥他好像再没有什么玩伴。不像她,有那么多的哥哥姐姐还有妹妹,她从来就是脸上漾着笑的,不知道忧愁是什么滋味。

    而百里暮杨不同,令他忧心忡忡的事太多。吃个饭都要顾及着菜里面会不会有毒,睡觉都不敢睡太沉。

    因为他是皇子,是要继承大楚国皇位的人,太多人觊觎着那个位置。

    他母妃也一直希望他能坐上那个位置,所以为了母妃的希望,他有时候感觉活的太累。

    高处不胜寒。

    百里暮杨通常是一个人坐在御书房里一拿起奏折就是从早到晚,一天月一年。

    不恍一过十年,慕容璇已经长成亭亭玉立的女子了。她开始苦恼,爹爹说要为她指一门好亲事。暮杨哥哥也说要给她赐婚。

    可是她说她不愿,她还不想嫁。

    她说她要女扮男装进宫和渊哥哥一起当给百里暮杨当御前侍卫,她从小就偷偷的跟着他们习武。

    实在拗不过,都只得依了她。

    但是她只能再如此任性一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