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十三章 侍寝之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太后,媛妃求见。”有侍女来报。

    正描着丹青的太后微微抬了眼,唇边没什么笑意。淡淡着道:“恩,媛儿?让她进来吧。”

    上官媛轻轻走进来,一张俏丽的脸蛋上带着一抹乖顺的笑意。先朝太后微微屈膝行了个礼:“姑母。”

    太后放下笔,朝她点点头。指了指身边的椅子。微微一笑道:“坐吧。”上官媛走到她身边的椅子坐下,轻轻咬住唇瓣,犹豫地想了许久。

    太后看在眼里。轻轻一笑,伸手端起一边的茶杯,用茶杯盖子捋了捋浮在水面上的茶叶。垂了垂微微抿了一口。缓缓道:“想说什么?说吧。”

    “姑母,皇上身边的皇后之位一直是空着的,所以侄女儿想让您帮我登上皇后的位置。之前爹爹和娘亲也都和您提过的。这么些日子了。不知……”

    上官媛小心地瞥了瞥太后,见她脸色如常。抿了抿唇,咬一咬牙。道。

    太后喝茶的动作有几分顿住,放下茶杯,思量一会。摇了摇头:“这件事,姑母正在筹划之中,媛儿莫太心急,该是媛儿的便一定是媛儿的。”

    “姑母记得便好,只是刘妃这些日子越发的猖狂了,媛儿实在看不下去了。”上官媛眨了眨眼睛,一双大大的眼睛里漫出一股透明的东西,滚动在眼眶中,却是被强忍着没落下,她的声音听上去很委屈。

    太后却仍旧摇了摇头,轻轻开口:“姑母是过来人,怎么会不懂媛儿的心呢,只是姑母有姑母的难处。”她虽落得个太后的名号,却真真是有名无实,皇上从来就不尊敬她,从未唤过她一句母后。

    她本想着换了百里暮杨,可现在还不是时候。

    上官媛狠狠咬了唇瓣,好一会将眼眶中的泪水收回去,盯着太后,唇边忽然泛起一丝笑,柔声问道:“姑母可还记得,如今这太后之位是谁辅助您当上的?”

    太后皱起眉毛转过头看着她,对上一双笑吟吟的眼睛,冷哼一声,“何曾不记得?”

    “姑母原是记得啊,记得是左丞相,是我的父亲帮您登上太后之位的啊。可姑姑怎么还是如此……”

    上官媛又眨了眨眼睛,声音轻柔,唇边攒出一抹浅浅的笑意,眼瞳里却极快掠过一丝冷冷的笑意,低垂着眸看着自己的手,说道。

    太后微微一惊,目光沉沉地看着她,眸中跳跃出火花,她微微眯起眼睛。她虽是太后,但其实只是空有虚名而已。皇上不是她所生,他对她也并不怎么尊敬,给她太后之位,的确是多亏了左丞相,也就是上官媛的父亲。

    虽然震惊上官媛会将这件事情说出来,但她更是怒火中烧。

    即使异常的生气,太后却仍是一副温柔的模样,保养的极好的脸上微微漾出一道柔柔的笑意来。

    她伸手拿过上官媛的手放在手心里,握了握,然后轻轻拍了拍,声音柔和:“媛儿啊,我们可是一族的,姑母哪有不站在你这边儿的道理呢你说是吧?姑母定然是想帮你的啊,不过这事,姑母真是挖了心的痛帮不到你啊!但是媛儿啊,你这么聪明,怎么不想想,云漾此时正得了宠,皇上正是把她护得一根毛都掉不得,我们这时候是极难下手的。”

    “更何况,这女人啊,对于男人来说不就是暖床的工具吗?男人图女人什么?不就图个新鲜嘛?待皇上对那云漾新鲜感一时下去了,不再那么重视云漾了,云漾在宫中什么依靠都没有,你在宫中最起码还有个我能帮你撑撑腰。”

    看到上官媛好像听进去了一些,便继续说道:“待皇上放下她了,届时,你想怎么欺负她就怎么欺负她,反正皇上也不会再旧情复燃喜欢上她了。皇上也不是笨蛋,怎么也不会把那个母仪天下的位子让给一个母族什么都不是的女人不是嘛?”

    上官媛沉默着听完,低着头,将睫毛轻轻敛下,遮住一双漂亮的眸子,小刷子一样的睫毛微微颤抖着扫下一片漂亮的阴影。她精致柔软的唇瓣微微抿了起来。

    太后看了看她,一抹精光闪过她的眸底,似乎觉得说了那么大一段话有些渴了,便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又说道:“还有啊,媛儿啊,皇上后宫佳丽三千万,你现在首先要好好考虑的,便是该怎样在后宫那样多的佳丽里头凸现而出,让皇上一眼便注意到你。姑母帮你想了个好办法,不如,你就去帮皇上收了那云漾,皇上一高兴当然就记得了你的好呀。这么一来的话,后宫之大权不就在你手里紧紧握着了么?记得一句话:小不忍则乱大谋啊!”

    上官媛抿住唇,缓缓抬起眸来,眸子里带着一股浅浅的担忧:“姑母,这样真的可以么?万一皇上收了她,对她更好了怎么办?”

    太后拍了拍她的手,一副过来人的样子,她语重心长地道:“媛儿啊,相信姑母,姑母是过来人,什么样的男人没见着过?这天下的男人啊都一个样,只图个新鲜。”

    被太后这样一说,上官媛突然想起上次去皇上寝宫侍寝的时候。

    因为皇上晚上要招她侍寝,上官媛特意在自己宫中磨蹭了一会准备好好梳洗打扮一番。

    上官媛对着梳妆镜看着自己的脸,有些苍白,不太红润,不太高兴地蹙了蹙眉,伸手碰了碰自己的脸颊,伸手拿起一盒上好的胭脂,为自己的脸添上一抹身材。

    “来人,梳发。”上官媛没转头,只顾盯着镜中的自己看,微微提高了音量唤道。有婢女极快迎过来,手中拿了把檀木梳子,动作轻柔地为上官媛梳发。

    “娘娘今日想梳个什么样儿的发髻?”婢女垂了头,轻声询问着她的意愿。

    上官媛抬起眸看了看她,挑起唇角思考了一会,忽然眼睛一亮,想到了一个好主意,唇边含着温和的浅笑:“将我的头发披下来,只在左边微微挽个发髻便行,不用太繁琐的发髻。”

    婢女有些讶异,不太确定地再次问了一声:“娘娘马上可是要去见皇上的,不用梳庄重的发髻吗?”

    上官媛点点头,眸心微微蹙了起来,有些不耐烦地道:“没错,就那样,别再问了。”婢女极快地垂下头,声音极小:“奴婢知错了。”

    上官媛没好气地应了一声,懒懒道:“好了,快些吧。”

    侍女忙挽了她的发,将其余的发丝全都披散下来,白皙的手指灵巧地在左侧轻快地挽出了一个小小的发髻,挑选了根素色的发簪微微固定住发髻。

    侍女侧了头,眸中带着些可爱的笑意,问上官媛:“娘娘,您看这样可以么?奴婢觉得娘娘真的美的如仙女下凡。!”

    这话的确讨好了上官媛。

    也对,哪个女人不愿听到别人夸赞她呢?

    上官媛缓缓睁开眼睛,看到了这个发髻的确觉得还可以,不过目光却极快定在那个素色发簪上,有些不悦地皱起眉:“去见皇上怎可戴这样一根发簪?有些太过素了,皇上定不喜欢。”

    说着就想把发簪拔下来,侍女极快拦住了她,笑意盈盈,声音柔和地朝她解释道:“娘娘有所不知啊,皇上是极爱浅碧色的。您难道没有注意到吗?皇上平时,用来束发的丝带,便都是浅碧色的。听人说,皇上最爱的乃是碧色。只可惜娘娘并无浅碧色的发簪,只有用了这与浅碧色无太多差别的青色发簪了,皇上应该是很喜爱的。”

    上官媛却怔了怔,呆呆地望向镜子,喃喃自语般:“是么?我竟然一直没注意到。”回过神来,点点头,“既然如此,那便用这根青色的发簪吧。”

    婢女将青色发簪固定好了。

    上官媛站起身来,朝婢女淡淡道:“你们先出去吧,我自己为自己更衣。”

    婢女忙屈了膝答道:“是,奴婢告退。”

    待婢女走了之后,上官媛换上了一件藕色的吊带裙,露出了大片大片的白色肌肤,显得肌肤十分白皙可爱。

    转而一想觉得这样出去还是有些不妥,显得自己太过轻浮,便又在外头套了一件浅青色外衣,朝皇上宫中走去。

    来到宫前,上官媛特地没让侍卫进去报告,自己轻悄悄几步走进皇上寝宫,忽然听到一阵细微的水声。上官媛微微一惊,脑海里不知想到什么,脸“唰”地一下红透了,一直红到脖子根。

    皇上他,不会在沐浴吧?

    上官媛这么想着,脚步一边悄悄地移动着,直到来到一个屏风前。

    里头水声更加大了,上官媛紧张的额头冒出了些许汗水,咽了咽口水,握紧了拳,小小地拉开一道缝。

    从缝中看进去,顿住僵在了原地,只感觉浑身的血直往脑门冲去在她脑海里炸开一般,她眼瞳瞪大呆呆地看着。

    忽然回过神来,脸色红的几乎要滴出血来,捂着鼻子,慌乱间无意踢倒一盆水。盆里的水哗啦一下流出,响出很响的声音。

    里头传来一个冷漠且凛冽的声音:“谁!”

    上官媛吓得差点跪倒在地上,垂着头,颤抖着声音道:“是,是臣妾,臣妾不知,不知是皇上正在沐浴,是臣妾太过唐突,请皇上责罚!”

    里头却并无声音传出了。上官媛吓得浑身都开始微微发抖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