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十四章 太后的往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屏风忽然一下子被打开,百里暮杨走出来,套了见宽大的白袍。领口露出了大片小麦色的肌肤。上官媛低着眸不敢看他。

    “罢了。”百里暮杨却微微蹙了蹙眉没有责罚,转身走向卧房内。上官媛赶紧小跑着跟了上去。

    百里暮杨正坐在窗边喝茶,眼眸一直看着窗外高悬的月亮。上官媛伫立在桌旁看着他看月亮。其实心里尴尬的要命。

    刚刚发生了那一出事情,这时候。她怎么也不敢再去挑逗皇上了。万一皇上因此生了气,龙颜大怒,这罪名。她可担当不起。

    她颤巍巍地抬眸看他,咽了咽口水,强压住心中害怕小声唤道:“皇上?”

    百里暮杨转了身。一双漆黑的眼睛盯着她。没加什么情绪,甚至微微皱起了眉,将茶杯转于指尖。身体微微靠在窗沿边上。薄薄的嘴唇微动:“什么事?”

    “那个……”上官媛手指绞着衣角。脸色憋的通红,“太后。太后叫臣妾,臣妾来侍寝。”

    百里暮杨微微挑起眉梢。一眨不眨地盯着她,漆黑的眸渗出几分莫名的情绪,唇角忽然微微勾起一道浅浅的弧度:“太后?侍寝?朕记得朕没翻牌子啊。”

    上官媛微微怔住。呆呆愣在原地。脸色憋的更加红。

    “罢了,来都来了,更何况还是太后找你来的,赶你走也不是个法子。”百里暮杨声音颇淡。

    “所以……”上官媛微微皱起眉。

    “你留下吧。”百里暮杨微微扬了扬下巴,指向龙床边的一张床,“你今晚就睡在那里吧。”

    上官媛慌忙点头。

    百里暮杨忽然朝她招了招手:“过来。”上官媛走过去,百里暮杨伸手折下一只茉莉花轻轻别在她的发间,忽然瞥到她挽起发髻的青色发簪,微微一笑道,“发簪不错,很好看。我喜欢闻着茉莉花香入睡,你便睡在那张床靠近我的地方吧。”

    上官媛点点头。

    可是一夜下来皇上并没有碰她,那是上官媛至今的痛。

    那样绝色的女子躺在他身边,都不为所动。

    不过那以后上官媛更加想要得到皇上的宠爱了,越是得不到的东西便越是最好的。

    要说太后以前一直支持上官媛登上皇后之位是以为相信她能抓住皇上的心,顺利的当上皇后,把后宫大权牢牢把握在她们上官家的女子之中。

    可是如今她不仅没为皇上生下个儿子,还又被禁止两年之内去侍寝皇上。

    而且看望子还抓不到皇上的心,让着刚刚入宫的云漾占了先机,先一步抢到了皇上的心。

    现在光靠媛儿一个人想来是靠不住了。

    太后忽然有些恨铁不成钢地叹了一声。

    又想,若是让媛儿替皇上收了她为妃,她会不会和媛儿争宠?

    她见皇上从云漾进宫以来把她护得是连她这个太后都动她不得,想来是在乎极了的女子。

    如果帮皇上收了云漾为妃,这样不仅做了个顺水人情,也好让上官媛能够顺利当上皇后娘娘,当然更重要的一点便是她若劝皇上收了云漾,皇上定是高兴的,他们之间的关系不仅缓和了,也让她这太后之位坐的更稳当了。这不是一举三得么?

    当然,这话是觉得不能说给上官媛听的,不然她一定得会将之前那件事捅出来。届时,她可就麻烦了。

    她绝对不能让皇帝知道,左丞相为了辅助她登上先皇皇后之位下的大杀手。

    那时先皇同现在的百里暮杨一样,后宫佳丽三千万,而如今的太后那时还只是个小小的秀女,跪在堂前,只敢偷偷抬起眼角看着他。同身边所有女孩子一样,先皇在他们眼中是个高大的存在。

    可先皇的眼中容不得任何女人,除了那个为他生下一子的怜妃。

    怜妃是个温婉端庄的女人,生得便是一副好样貌,也怪不得先皇独独宠爱她一人。更别提她曾为了诞下一子。

    先皇在那孩子一出生便立了他为太子。那孩子也终于不负众望成为新皇。

    而那孩子便是现在的百里暮杨。

    她那时被皇上立了妃子,几乎天天能见着百里暮杨。

    那时百里暮杨正值三四岁左右的样子,一张脸粉粉嫩嫩的,整一个粉雕玉琢的孩子,十分可爱。那时的太后心中异常喜爱他,那孩子对太后也并无什么抵触情绪。

    只可惜啊,那孩子可怜的母妃,也就是怜妃在豆蔻年华时便香消玉殒了。

    这件事却并不是偶然,乃是左丞相怜惜自己妹妹只能高高仰望先皇,便想出法子,将怜妃暗杀了。

    “你说,杀了怜妃?”那时的太后回了丞相府,手中捏了个糕点,双瞳带着点点沉重。

    她思索一会,摇了摇头,“那怎么可能?皇上现在护她护成那样。除了她,他的眼里容不下任何一个女人,就连他后宫那么多佳丽,他也从未去光顾过。”

    左丞相却缓缓勾起一道古怪的笑意,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不。没说一定要在宫中下手啊。”

    “你是说,把她约出来?”她怔了怔,微微蹙起眉心。

    左丞相点头。

    “不大可能。皇上不会同意她单独出来的。”她唇边泛起一抹轻缓的苦涩笑意,她眸光闪烁几下。

    “所以说,要你出手。”左丞相手指微曲,敲在桌面上,扣出闷闷的声音。

    “我?”她微微咬了咬唇角,脑海中又浮起那个人的音容面貌,心中狠了狠,“好,我去将她约出来。”

    “怜妃娘娘,落妃娘娘求见。”

    怜妃微微一笑,脸上露出一丝温婉的柔和笑意,她的声音很轻柔:“恩,请她快些进来吧。”

    她不是第一次见到怜妃了,却仍震撼她的美。

    一滴泪痣坠在眼角下,给她柔弱的气质更加添了几分端庄与美丽。

    “妹妹如此唐突地来,可惊扰到了姐姐?”她脸上攒出一丝浅浅的笑意,黑白分明的一双大眼睛微微眨了眨。

    怜妃微笑:“当然没有,妹妹快些请坐。”

    她犹豫了下,坐了下来,垂下眸子看着自己交错在一起的手,心中犹豫好久。

    怜妃有些疑惑,秀丽的脸上露出一丝担忧:“妹妹怎么了?可有什么事?”

    她一抖,慌忙抬起眸,见着怜妃脸上清澈担忧的表情,她心中一痛,她努力扯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摇摇头:“没有没有,有些走神了。对了,姐姐明日可有时间?我们去郊游吧。”

    “郊游?”怜妃似乎很感兴趣,眼瞳一亮,折射出一道耀眼的光芒,“好啊好啊,明日我把杨儿一起带着吧。”

    不想让那样可爱的一个孩子经历那样血腥的事情,她慌忙摇头,声音微微有些艰难酸涩:“不用了,明日我们要去的地方路途遥远,杨儿还是待在宫中吧。”

    “这样啊,那好吧,晚上我同皇上说说。”怜妃眨了眨眼睛,点点头。

    见事情有了眉目,她微微点头,轻轻一笑:“无事了,妹妹先行告退,明日我来宫前接姐姐吧。”

    “嗯,好的。”怜妃撑着下巴笑得很开心,眼角一滴泪痣更是美丽非凡。

    第二日她早早做了轿子来到宫前,见怜妃走来,忙下了轿,伸手扶住怜妃,脸上带着一抹微笑:“姐姐,我们走吧。”

    怜妃点点头,随她一起上了轿。

    路途似乎有些颠簸,马车时不时晃悠一下。怜妃轻轻撩起马车上小窗的纱帘,见外面满是绿色,不由有些疑惑,转头问道,“这像是出城的路?”

    她正发着呆,听了她的问话,回过神抬起眸点点头,轻声道:“城郊有一处风景,很漂亮。”

    “是嘛?”怜妃的眸子里跳动着欣喜与期待的光芒。

    下了轿子,却仍是一抹翠绿,却早已出了城。

    “妹妹,这里是……”怜妃四周望望,咬了咬唇,轻声问道。

    “对不起。”她走近怜妃,沉沉地看着她,躲在身后的手已握了一把小刀。

    怜妃瞪大眼睛,看着她:“说什么对不起?”

    “姐姐,真的对不起,你该死了。”她敛着眸,声音压的低低的。

    怜妃惊得退后几步,摇了摇头:“不啊,你要做什么?不要,不要过来。”

    她向前疾走几步,咬了咬唇,手臂猛地一扬,手中短刃猛地插进怜妃的胸膛。怜妃错愕地瞪大眼睛,胸前鲜血喷涌而出。

    她猛地收回短刃,踉跄着向后退了几步,颤抖着。她猛地转了身,冷下声音对身后出现的黑衣人道:“把她拎走。”

    待空气中的血腥味缓缓散去,她瘫软在地上,敛下眸子,看着自己染上几滴鲜血的手,剧烈颤抖起来。她“呜”了一声,大滴大滴的泪珠从眼眶中滚烫落下。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她的声音颤抖着,沙哑而恐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