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十五章 太后的盘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她浑身摇晃着站起来,失魂落魄地回了宫中,一连几天都没出宫。连着几个月病了一场。先皇得知怜妃去世的消息,龙颜大怒,发誓要将是谁杀死怜妃揪出来。

    听了这事。为了不让先皇发觉是她。她又紧锣密鼓地病了几个月。

    不知后来左丞相做了什么,让她如愿以偿地当上了皇后。

    太后盯着上官媛。微微一笑。眸色露出了一丝痛苦的神色。

    上官媛听了她这么说,稍稍有些放心,但心中却有些不安的情绪在躁动。

    她不是不知道。皇上素来与她的太后姑母不和,恐着靠太后姑母动动嘴皮子怕是没那么容易就能让她坐上皇后之位。

    再这皇上一向有自己的主张,怎着也不会由太后说什么便是什么。

    但是如今。她抓不住皇上的心。也只得靠着太后了。

    多一个人相助总比着她一个人孤军奋战的强,上官媛恨只恨自己那么不小心居然会中了这么麻烦的毒,害得她两年都不能侍寝。

    看来是老天爷非要如此折腾她。

    回过头来。上官媛说道:“不过姑母。为什么媛儿心里有一股不安的感觉?”

    上官媛咬了咬唇。眸光微闪,看了看太后。顿了顿,又道。“皇上若真的将云漾纳入后宫,万一这皇后之位,皇上真的将皇后之位给了云漾。那媛儿可怎么办啊,姑母?”

    太后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伸手轻轻拍了拍上官媛:“不必担心。你还不相信姑母嘛?姑母怎么会骗你呢?皇上绝不会糊涂到把皇后之位给一个没有母族依靠的女人。”

    上官媛只好点了点头。

    上官媛离开后,太后想了想,觉得还是有必要去帮自己的侄女儿去探探云漾的口风,便让人备了许多上好的补品,还有首饰之类的昂贵物品准备去云漾的寝宫走一趟。

    第二日天刚蒙蒙亮太后便带着东西到了云漾的琉璃殿。

    本还想着若是云漾此时未醒的话刚好可以说说她,却也没想到她去的时候,云漾已醒了半天,正捧着一本书端着茶杯。

    “太后娘娘驾到!”

    门外的一声传唤惊到了云漾,便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忙着出门起身行礼。

    待到太后进来,微微挑起一双细长的眉,唇角微微勾起,声音浅淡漠然:“太后这是什么要紧事儿啊,竟然使得太后这么早便跑到小女子的宫中来?”

    太后微微愣了愣,倒没想到事情会发生成这个样子。她怔在原地,一向精明的脑子此时忽然卡壳了。

    云漾又是一笑,缓缓起了身,踱步到她身侧,眼角斜睨了下太后身后拿着礼品的侍女。

    轻飘飘地道:“太后真是礼重了,小女子可不敢当。”

    她微微一侧身,将太后扶到椅子上坐下,眨了眨眼睛,又问,“太后有何事需来找我?”

    太后凝着她,眸底微微掠过一丝不悦,眉心微微皱了起来,却极快舒展下去。

    她面上勾勒出一道高雅庄重的笑意,缓缓道:“今儿个前来来,倒没什么要事,只是来同你叙个旧,拉拉家常。”

    云漾听的想笑,这老太太出门没忘吃药吧?

    找她拉家常,前几日可还要将她送去审议司审问呢。

    云漾端起那杯快要冷透的茶,轻轻抿了一口,点了点头,又瞥到太后身侧的侍女,勾唇温婉道:“太后,这些贵重的礼,我可受不得,太后的心意我心领了,不过这些礼……”

    她沉吟道,又轻轻一笑,“还是请太后快快带回去吧。”

    太后唇边笑意一僵,慌忙答道:“那怎么行?这可是哀家的一番心意,云姑娘还是收下吧。”

    说完,递了个眼色给侍女们,侍女们慌忙将手中东西放下,然后垂着头慌忙离去。

    云漾看在眼里,眸中笑意更胜,却无人知道她唇边这抹不深不浅的笑意是真是假,只是让人看着很舒服罢了。

    她转过眸,亦递了个眼色给身边侍女,那侍女会意,朝太后微微屈膝,声音小小的:“太后有所不知啊,我们家主子之所以不愿收下您的东西乃是因为皇上吩咐了,任何人的东西都不要收,我家主子要什么就跟皇上说,皇上会给我家主子的。”

    云漾颇为满意地勾唇,幅度极小地点点头。

    侍女这番话,却让太后一瞬间变了脸色,她脸色有些难看。

    看了看云漾,见她一副温柔无辜的声音,心中怒火更加,手在衣袖里微微握成了拳,面上勾勒着几分慈祥的笑意,故作无奈无奈地摇了摇头,道:“皇上啊,总是这样……”

    她微微转头,对云漾身边跟着的两三个侍女,微微蹙了蹙眉,道:“你们先下去吧。”

    云漾微微挑起眉毛,勾起唇角笑了一声,缓缓起身将窗户微微开了些,立刻有些凉爽的风微微吹进来。

    她伸手撩起被风吹散的长发,捋倒自己耳后,唇边露出一丝微微的笑意,转了眸又坐回椅子上,似笑非笑地看了看那些侍女。

    侍女们的脸上露出几分为难的表情,她们相视几眼,一位侍女走上前,欠了欠身,微微低垂着眼睛,抿了抿嘴唇,道:“太后,我们也不敢抗旨,但皇上也吩咐了,让奴婢们一步也不要离开云姑娘,不然就要让我们负责了。所以,太后,您看这件事……”

    太后胸膛里翻涌着阵阵怒火,她闭了闭眼睛,然后一双眸子圆瞪,怒声道:“哀家的话你们难道也不听吗?真是越活越放肆了!”

    侍女们吓得全数跪了下去,微微颤抖着,却仍不敢离去。

    云漾纤细的眉心微微蹙了起来,微微有些不悦,转了转眸看向太后,轻笑一声:“不是您的话她们不听,而是皇上的圣旨她们更不敢违抗罢了,所以太后娘娘您还是莫要为难了她们吧。”

    太厚望微微冷哼了一声,没好气地道:“出去吧,皇上若是震怒下来,哀家帮你们扛着,便是了。”

    见太后已十分不悦,她又这么说了,垂着头小声应了:“是,太后,奴婢们这就出去。”

    待奴婢们全数退下,屋内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云漾懒懒扇动睫毛,靠在椅子上,端着茶杯,云淡风轻地道:“太后究竟有什么事?”

    其实云漾好想说,没啥事您就别搁我在耗着了,我还想睡个回笼觉呢。

    太后微微一笑:“云姑娘啊,最近在宫中过得怎么样?”

    云漾思索一下,点点头:“还不错,吃嘛嘛香。”

    太后看了看她,心中冷哼,倒是十分慈祥和蔼:“觉得宫中怎样?想不想长久留在这里?”

    云漾微笑着斜睨了她一下,转了转茶杯,沉吟道:“我觉得吧,现在这种生活就很好啊。”

    “那么,云姑娘想不想当皇后?”太后笑意微微,说来说去终于说到重点上来了。

    云漾顿了顿,起身,为自己添了一杯茶,然后又回到椅子上,娇嫩的指腹触碰的瓷杯有些烫。

    她微微转着瓷杯,她轻着侧头:“皇后?为什么要做皇后?不是说了么,小女子觉着啊,现在的生活就很好啊。”

    “云姑娘啊,你知道做皇后有多好么?不仅成为了母仪天下的女人,更是可以佩戴只有你一人才可佩戴上的凤冠。皇上的后宫那可就得都归你管了。”

    太后循循善诱地道,一边认真地数着做皇后有多么的好,一边注意着云漾的脸色。

    云漾始终是一副淡淡的神色,似笑非笑,唇角抿着浅浅淡淡的笑意,指尖转着茶杯,微微抿了一口,新倒的茶有些烫,只烫得她舌尖微微发麻。

    她听着太后数落皇后的好,心底则微微掀起几抹讽刺不屑的笑意。

    “所以说,太后认为当皇后很好?”云漾看了看太后,低垂着眸看着茶杯中漂浮在水面上的几片茶叶,勾唇浅笑,声音淡淡地道。

    “那是自然啊,当了皇后,那你就成为这宫中最有权利的女人了。”太后有些疑惑她会问这样的问题,微微拧起了眉。

    云漾却突然轻笑出声,眼瞳笑弯成了月牙,模样看上去十分俊秀。

    太后有些疑惑,不知道她为了什么而笑,心底冷笑一声,又道:“况且,皇上是那么的喜欢你。你总不能一直都是这样没有名分地待在他的身边吧。”

    云漾眉头一蹙,微微有些不悦,放下茶杯,站起身来,往外走了几步,回身说道:“太后,我们去花园走走吧,屋内有些闷热了,外面空气好。”

    太后起身随她一起去了花园。

    花园里种满了桃树,风微微一吹,桃花花瓣便随着风落下,打了几个旋坠于地面上。

    云漾踩着柔软的花瓣走过去,走到一棵桃树下,回身朝太后微微一笑,真可谓是回眸一笑,令天地万物都失色啊。

    倒的确是个真正的美人儿。太后看着云漾这笑容,心里微微想到。

    “真不想当皇后?”太后仍不死心,问道。

    云漾心中漫出一丝不悦,眸中划过一丝恼怒,她回了头,却是笑意盈盈:“太后娘娘,您怎么今日对小女子这么关心了?”

    不待太后回答,她顿了顿,又说道:“难道您喜欢我啊?那不好意思了,我喜欢男人,不喜欢女人,更不喜欢老女人。”

    太后一双眼睛瞪大了许多,不敢置信她会说出这样的话。

    云漾一笑。“再说了,当皇后要是真的那么好,您自己怎么不当?哦对了,因为您太大了啊。我反正对这皇后之位没兴趣,您就别再问我了,搞得跟您多想我嫁出去一样,我母亲都没你这么急。听说您的侄女儿正好在宫中还是那个从前得宠的媛妃,听说挺喜欢皇上的,让个外人去上皇后,如让你那喜欢皇上的侄女儿去当皇后吧。”

    云漾有些不耐烦地蹙起眉头,冷哼一声,飞快说道。

    开玩笑,她对那个皇后的位子一点兴趣都没有。就算母仪天下那又怎样,天天面对皇上后宫那么多女人,看着都烦,真是烦都要烦死了。

    更何况,她又不喜欢皇上,为什么要去当他的皇后,她脑子出毛病了么?

    太后的脸由红变白,又由白变红,被她哽得说不出话来。

    “皇上皇上!”另一边,云漾的侍女跌跌撞撞地跑进皇上的御书房,叫唤着。

    百里暮杨抬眸看了看,本想呵斥几声,却见是云漾宫中的侍女,所以及时收回口中的怒骂。

    只微微皱起了浓黑的眉,停下手中的笔,看向她:“什么事如此慌乱?不是让你在云漾身边照看着她的吗?你跑来我这儿做什么?”

    侍女“扑通”一声跪下,声音微微有些颤抖:“今早太后,太后去了云姑娘宫中,然后,然后便叫奴婢们全部出来,不允许待在云姑娘宫中。还说若是皇上,震怒,震怒下来,就由她帮我,我们扛着……”

    话还未说完,百里暮杨已起了身,丢了手中的毛笔,双瞳微微有些缩小,疾步朝殿外走去,一双深邃漆黑的眼瞳翻出一股异常愤怒的冷冽,唇边不禁掀起几抹讽刺的笑意。

    很好啊,太后,太后,竟然又去找上云漾了,就不能给他省点事,少折腾折腾?

    想到太后,百里暮杨就有些头疼。

    若是她再要为难云漾,百里暮杨定然不会放过她的,

    迅速来到云漾宫中,老大远便看见宫前围绕着一堆侍女。有太后的,也有云漾的。百里暮杨推开云漾寝宫的门,见里面没人。

    唇瓣紧抿,深黑的瞳眸深处翻涌着剧烈的怒火,回身朝那群侍女喊了一嗓子:“云漾呢?“

    有一位比较勇敢的侍女颤巍巍地站出来,不敢抬眸看他,只能颤抖着声音道:“云,云姑娘正在和太后在花园里赏花。“

    说毕,抬起手微微有些颤抖着指了指宫后,回答道。

    百里暮杨得了答案,便也没再管那侍女,匆匆撇下一群侍女,疾步朝花园内走去,脚步很快。

    他此刻只担心云漾的担忧。

    太后老奸巨猾的,又是上官媛的姑母,一定是想尽了办法想帮上官媛得了皇后之位。

    这云漾近来得宠,太后还指不定对她做出什么事呢。

    想到这里,百里暮杨的脚步更快。

    远远看见两抹背影正站在桃树下聊天。

    见云漾没什么事,百里暮杨的心微微放下来点,又不禁疑惑。这太后和云漾能有什么好说的?

    恍然间模模糊糊地听到云漾一声坚定的话语,声音很清脆好听,听在他的耳朵里简直犹如天籁之音:“太后,我不知道您想要做什么。但我知道的是在我病好之前,我不会离开宫中。”

    “哼,你以为皇上是真的喜欢你吗?他不过就是图个新鲜罢了。”太后有些恼怒,口不择言地说道。

    根本没注意到他们身上,百里暮杨正走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