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十七章 彼此放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百里暮杨手下的力度更大,盯着她的眼睛盯了许久,忽然狠狠一把甩开云漾。

    云漾脚步踉跄几下。控制好自己身体站稳脚步,微微抬起眸看向那个浑身围绕着一股冷气团的男人。

    他的眼睛是浓黑浓黑,纯粹的像是敛尽天下的暗色。化成一股暗流滚滚流动在他的眸底。他的手紧紧攥成了拳,手背上的青筋微微爆了出来。

    他很生气。

    这是云漾此刻唯一的想法。

    她又想去安慰他。想去让他不要生气。又不想接近他。

    她很矛盾。

    对于百里暮杨这个男人,她一贯不晓得该怎么办。

    “百里暮杨啊,你放过我吧。这样大家不都开心了么?”云漾试探着轻声问了一句。

    百里暮杨抬起眸盯着她。忽然唇边泛起一股微微的冷笑:“开心?放过你只有你开心,你怎么会知道我会开心?”

    云漾心头猛地一滞,心中有些疼痛泛滥出来。刺的她全身都有些微微的痛。

    她往后退了一步。有些迷茫地道:“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百里暮杨,对不起。放过我吧。”

    百里暮杨道:“我只要你好好的。按着我们的约定。你好好到宫中养病,待到你完全恢复了之时。有能力保护你自己的时候,我会放你走的。”

    云漾点点头道:“谢谢。”

    百里暮杨刮了刮她的小鼻子。本想再摸下她的脸,却被她闪开了。

    “跟我,不需要说谢谢。”百里暮杨端着一张脸。完全不是在和她商量,只是通知她而已。

    这么霸道的男子,真真的像极了她的盛千烨。

    可是都这么些天了,她不想相信盛千烨已死的事实都必须相信了,否则为什么他一直不出现,让她一个人孤苦伶仃的。

    百里暮杨本来心里特别不爽,但是这看到云漾突然低着个头在那苦思冥想又贴了过去嘘寒问暖了起来。

    “怎么?我惹你不开心?”百里暮杨双眼对向云漾那躲闪的眼神。

    “没,我没事。”云漾摇摇头道。

    “陪我走走吧。”百里暮杨乞求一样的说道,他想多一些和她在一起的时间,他有预感,他留不住她。

    “不了,我累了。”云漾一脸倦色的说道,欲拂袖而去却又被身旁的男子一把拉住,不容拒绝的吻了上来。

    他奢望的希望她能有所回应。

    可是舌头一阵麻木袭了过来。

    云漾推不开,便咬了百里暮杨的舌头,然后自顾自的离开了,留百里暮杨一人在原地发呆。

    回了宫中,云漾打了个哈欠,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

    “云姑娘,你终于回来了。”喏儿看到云漾回来就亲切的贴了上来,还左看看右看看她身上有没有少点什么。

    “嗯。”云漾坐下来倒了杯水,然后挑起眼睛看了看喏儿。

    “怎么一直盯着我看,我脸上有花?还是我头上有草?”

    云漾拿手恍了恍喏儿的眼睛。

    “没有呢,云姑娘脸上身上头上啥都没有,只是……”

    喏儿若有所思的问道,她不知道太后有没有拿她怎样。

    “只是什么?”一口冰凉的茶水从喉咙凉到胃里,这感觉,太爽了。

    “太后没拿云姑娘怎么样吧?有没有为难您?”

    喏儿关切的问道。

    “没有呢,她居然想让我当皇后,估计早上出门忘吃药。”

    云漾跟讲笑话一样的说道,一双漂亮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什么!让云姑娘你,当皇后!”喏儿简直不敢相信,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幻听了。

    “打住,别那么惊恐万状的看着我。我才懒得当什么破皇后,有那些刘妃莫妃还有那媛妃就够够的了,我才不要到这插一脚。”

    云漾淡淡的说道,感觉完全跟自己没一点关系一样,她当然是对这种乱七八糟的关系网能逃多远逃多远喽。

    喏儿再细细看了看眼前的美人儿,“她刚拒绝当皇后了?”

    那是多少女子梦寐以求的位置,母仪天下,何等的风光。

    “云姑娘,你是不是真的不喜欢我们皇上?一点也不喜欢的那种吗?否则怎么会拒绝方皇后呢?”

    喏儿重新给云漾倒了一杯热水,水汽萦绕着在空气中。

    云漾撇撇嘴,理了理云鬓说道:“不喜欢,不喜欢,一点也不。”

    喏儿睁大了眼睛看着云漾道:“好的吧。”

    “我想泡药浴,你帮我准备准备吧。”

    云漾吩咐道,感觉身上黏黏的有点不舒服,身上出了点微汗。

    “好。”喏儿应道,而后就去准备云漾需要药浴所需的东西了。

    初夏的季节,天越来越闷热了。想来已经是在这的一个月了要。

    云漾掰着指头数了数,然后再闭上眼睛想要凝神试试自己的“火力”如何了。

    云漾凝神了片刻然后对着梳妆台上的桃木梳一点,“嚯”的一声,桃木梳就燃了起来,冒了几缕轻烟,不过一会就消失了。

    云漾摇了摇头,纳闷的想着怎么恢复的如此慢,不应该啊。

    那千年人参都吃了好大一截了,云漾想不通,再打坐了一会检查检查自己的五脏六腑,好像是稍微恢复了一点。

    但是……

    云漾“唉”了一声。

    “这木梳怎么了?”幻儿进屋来想帮云漾放下长发,给她更衣沐浴,却发现梳妆台上的木梳居然好像被烧着了。

    “没,没事。”云漾笑道,然后用手捂住了木梳子,她可不想搞起不必要的恐慌。

    “换过新的吧。”云漾淡淡的给了幻儿一个笑容,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

    “好的,奴婢这就去换。”幻儿恭敬的说道,而后便去给云漾换上了新的木梳。

    待到一切都搞定了以后,云漾就享受的进了热气腾腾的浴池。

    因着知道云漾喜欢泡药浴,百里暮杨让人特意为她在琉璃殿建了一个浴池,专门供她所用,为着这个,刘妃和莫妃生了好一阵子闷气了。

    浴池里升起了热汽,里面撒满了玫瑰花瓣。

    云漾褪去了外面的薄纱,露出大片大片雪白的肌肤,一只玉足踏进了水里。

    墨色的黑发散落在水里,云漾将整个身子都泡在了水里,闭上眼睛享受着。

    水温刚刚好,再加上一些药物的作用,云漾舒服的快要睡着了。

    喏儿和幻儿在一旁伺候着,不断的增加一些药材,控制水的温度。

    一个月来,云漾的习惯她们大概都明了。

    云漾在沐浴时不喜欢说话,所以旁人都不得打扰她。

    喏儿和幻儿也都小心的伺候着,生怕出半点差池。

    这云漾是皇上心尖尖上的人,已经是后宫里众所周知的事。

    喏儿也为跟了这么个得势的云姑娘高兴,只是她云姑娘却很明白的告诉她,她,不想当皇后。

    云漾眼神有些迷离,一天之中也就这个时候是她感觉最放松的时候了。

    其他时刻感觉时刻都提留着那些女人们别把魔爪伸过来,然后自己又疲于应对。

    突然,云漾好像闻到了空气中有一股味道,随后她就晕了过去。

    喏儿和幻儿也都晕在了浴池边上,云漾拼命想要保持清醒,但是她连眼睛都睁不开。

    然后她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被人往嘴里灌了些什么东西,云漾大惊:不好!

    她只好憋住,不让药到胃里面去。

    她明显的感觉到,那是毒药。

    而且自己如果不在半个时辰内醒来,她必死无疑。

    等到她又被放回了浴池里,云漾卯足了劲让自己把药吐了出来,然后艰难的爬到池上面昏了过去。

    刚刚她中的是分量十足的蒙汗药,她刚刚能保持清醒把药吐出来就已经不错了。

    等到云漾再次睁开眼睛,她已经躺在床上了。

    她给自己把了把脉,又暗暗苦恼道:半个月的千年人参白吃了!

    “你醒了。”

    是百里暮杨的声音。

    云漾有些内疚了,为什么要让她三番五次的欠他的人情,总是被她救,一而再再而三的救她。

    而她只能不停的拒绝他。

    云漾把头转了过去,她想要逃避他。

    “太医说你体内还有余毒未排除,你自己感觉如何?”

    百里暮杨耐住了性子问道,他不知道为什么。

    他拿她总没有办法,以前是现在也是。

    他总在逼她走极端。

    “我自己能解毒的。”云漾淡淡的说道。

    “我会去查出谁给你下的毒的,定不会放过她!”

    百里暮杨语中有怒气,一双墨黑色的瞳孔里有杀气在外露着。

    “不用了,我想把我们的约定提前。”这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不是刘妃就是莫妃,要么就是刚刚恼羞成怒的太后。

    八九不离十的,总之就在他们之间了。

    “不行,你现在中毒了更不能提前走了。”

    百里暮杨说道,他一听到侍女说她在浴池里晕倒就赶了过来。

    慕容渊看来,这百里暮杨着实是对一个女子动了心,才会有如此举动。

    他以前从来不会为了谁,而放下他认为最重要的朝政。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