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十八章 亲生母亲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此刻他就站在琉璃殿门口,听着他们的谈话,听的他都要受不了了。总是看着百里暮杨被她拒绝,慕容渊都为百里暮杨叫屈了要。

    百里暮杨端来了药让云漾服下,自己便离开了。

    她不想见他。摆明了是写在了脸上的。

    云漾起身坐了起来,喏儿将药端到了她面前。云漾想也不想的一饮而尽。

    “这药真苦。”云漾伸了伸她的小舌头。喏儿赶忙拿了一碟小点心过来给云漾,让她清清口。

    “良药苦口呢,云姑娘。”喏儿说道。她昨天晕在了浴池然后被发现了,她都还没反映过来咋回事。

    “对了,云姑娘。昨天是不是有人进了我们琉璃殿。然后害了云姑娘中毒,要说这人心思可还真歹毒。”喏儿揉了揉她的太阳穴想起了昨天的事,心里就郁闷。

    这幻儿也是郁闷的不行。怎么就好端端被人下了蒙汗药。

    “总是那些吃了饭没事干的女人们。”

    云漾嘟起了嘴。她好想离开了。

    喏儿回答道:“云姑娘何不向皇上告状。我们皇上这么疼云姑娘你,定会为云姑娘做主的。”

    云漾摆了摆手道:“不想叫你们皇上为难。没事,反正毒不死我就行。气死她们。”

    喏儿感觉眼前的女子说起话来完全就不像其他的女子。

    “那万一呢?”喏儿还是担心的说道。

    “我会走的,离这远远的。”云漾说道。

    “为什么呢?云姑娘在这皇宫住的不是好好的?再说,您不想给皇上当妃子。也不想当皇后,但是皇上还是这么喜欢云姑娘。”

    连喏儿都看出来了百里暮杨的心思,云漾其实想想确实有些内疚,可是有什么办法呢。

    有些爱早就消失在了风中。

    有些人定然是回不去的。

    彼一时,此一时。

    云漾自己给自己再开了些药将体内的毒给排了出去,再加之千年人参的效果,病情总算是又开始好转了。

    但是某些人的心却开始不安了起来,因为百里暮杨在紧锣密鼓的查到底是谁给云漾下的毒。

    云漾却不闻不问,管她谁下的毒,但是她一直都有着自己的小算盘。

    既然有人敢骑在她头上,她怎么能轻易放过呢?

    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而已。

    因着云漾的身体逐渐好了起来,喏儿看了看窗外,发现一片好景色,抿抿唇,朝云漾提议道:“云姑娘,这窗外景色如此好,何不出去欣赏一番呢?”

    云漾抬起眸看了看窗外,的确很是一片好景色,她心中舒畅了些。来了兴致,微微挑起眉毛,勾起唇角微微一笑,朝站在身边的喏儿道:“也行,走吧。”

    喏儿连忙给云漾梳妆却被云漾拦下。

    云漾微微勾起一抹笑,感叹道:“不必了,如此好的景色,还是快快去参观参观吧,待我病好,可就见不到了。”

    云漾说着,拿过一个发簪,将自己头发微微挽起来,几秒钟便好了,回过头看着喏儿,微微一笑:“走吧。”

    喏儿神色有几分疑惑,她说:“云姑娘为何不留在宫中?云姑娘病好了也可以留在宫中的嘛!”

    云漾瞳眸里的颜色沉下去几分,浓黑的像是一团漆黑的墨令人看不清楚,她微微咬了咬唇角,摇头道:“我没理由再在宫中留下去了。”

    喏儿怔了怔,微微有些疑惑,微微有些失落地道:“没什么理由?哪里没理由?云姑娘你留在宫中吧?”

    “宫里不适合我。而这里也不属于我。太后上次说得对,我总不能这么待在宫中,这样太没理由了不是么?”

    云漾低了低眸,小刷子一样的睫毛轻轻覆盖在在那双漆黑漂亮的眼瞳上,似浓黑的纱幔,异常的漂亮。

    喏儿不禁有些难过,微微撇了撇唇瓣,眼眶微微泛红了:“云姑娘不会留在宫中么?”

    云漾微微笑了笑,缓缓摇头:“病好了,我就离开。”

    喏儿咬了咬唇。

    云漾低眸,想了想,轻声道:“况且宫中也不必外面那样缤纷多彩。”

    喏儿也想了想,一笑:“的确,外面的确比宫中好玩的多。”

    云漾见喏儿一脸对外面的向往,便知道她肯定很喜欢外面的生活,轻轻笑了笑,一双漆黑透亮的眼睛眨了眨,黑白分明的眼睛大大的,此刻出现几分笑意。

    “喏儿,你很喜欢外面的生活?”云漾微微一笑,轻声问道。

    喏儿用手指点着下巴,很认真地点点头:“当然啊,外面的生活很好。”

    话锋一转,又道,“但是呢,我觉得宫中的生活,其实也还不错。”

    云漾看了看喏儿,忽然抿起唇角,微微摇了摇头,幅度微小,漆黑眼瞳里极快掠过一丝暗光,缓缓地道:“这里的尔虞我诈,太多了。”

    喏儿却不再答话了,沉默下来。

    的确,宫中的尔虞我诈确然比外面多出好几倍。

    云漾为了缓解沉重的气氛,又微微勾笑,轻声道:“赶紧走吧。”

    喏儿忙回过神来,点点头。

    缓缓散步到御花园,身边景色确实不错,连云漾都不禁赞叹有加,连连夸赞这里景色很美。

    花瓣微微飘着,空中飘散着微微的芳香。

    云漾抬起眸看着飘散的花瓣,漂亮的黑瞳闪烁着一阵欣喜的光芒,她精致粉嫩的

    喏儿抿起唇角一笑:“云姑娘,其实宫中还是很不错的。”

    云漾停住脚步,微微垂下眼睛,细碎的头发微微遮住了她的脸,她摇了摇头,感觉忽然有些悲伤苦涩,她的声音压抑且沙哑:“我不会留在这里的,宫外,有我所留恋的人。”

    喏儿见云漾都这么说了,也知道云漾再不会改了她的计划,只好微微一叹气,颇有些无奈。

    云漾又沿着小路走了几步,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轻轻嗅了嗅鼻子,闻到了空气中传来的味道。

    云漾微微有些惊讶,一边仔细辨认空气中流动的气味,一边问喏儿:“喏儿,你可有闻到什么问道?”

    喏儿这才觉得有些不大对头,忙根据云漾的话知道是有什么怪异的问道,也轻轻嗅了嗅鼻子,却是微微蹙起眉头:“云姑娘,这是什么味道?好怪异啊!”

    云漾点点头,蹙着眉心。这个味道似毒非毒,似药非药,总之她也不能辨别出来,到底是什么味道,所以她打算循着气味走一趟。

    云漾循着味道,缓缓朝着散发气味的地方走去。

    越走越近,云漾的眉也拧得越来越紧,喏儿跟在她身后表情越来越震惊。

    这是往太后宫里的路。

    太后……

    云漾眸子微微一眯,眉心一蹙,心中微微划过一丝微微的冷意,抬腿一步跨进太后宫中的外院。

    云漾漆黑的眼睛透出一股沉重的深意,她微微屏住呼吸,蹑手蹑脚地走进去。

    喏儿原本呆了一会,这下回过神来见云漾已经都到了太后宫中的外院,吓得浑身一抖,两步并三步地跑进去。

    云漾微微靠在院子里的树上,四面八方地看着,精致的鼻子努力地嗅着空气中的气味。

    这个味道,真的很奇怪。

    云漾心中微微一沉,刚刚准备在走进去一点。

    喏儿微微一惊,慌忙抬手拦住云漾。

    云漾回头看喏儿,微微有些不悦地皱起眉毛,也有些疑惑,声音微微冷下去:“怎么了?”

    喏儿连忙扯着云漾退出太后宫中的外院,眉目间带着一股焦灼,她压着声音道:“云姑娘,您身体刚刚好一些,还是别乱跑吧?”

    云漾扭了扭手腕,露出一脸灿烂的笑意,她眯了眯眼睛,笑眯眯地道:“喏儿,你看我这样像是身子刚好?”

    喏儿微微有些无语,也有些无奈,伸手紧紧扯住云漾的衣袖,以免她趁她不注意的时候再跑进去。

    云漾异常无奈地看了看喏儿紧紧揪着自己衣服的手,微微耸了耸肩。

    喏儿犹豫了下,小声说道:“还是别去惹太后了吧?再惹出些乱子来,那可怎么办?”

    云漾挑起一双纤细的眉,微微眯起眼睛:“你是我惹事?来宫中哪次是我惹得事?都是他们来惹我的事!”

    喏儿顿了顿,慌忙说道:“是是是,奴婢知错了!不过云姑娘啊,真的别去惹太后了!”

    “为何?”

    “虽说这太后吧,不是皇上的亲生母亲,但、”喏儿犹豫了下,说。

    话还没说完便被云漾震惊地拦住:“太后不是百里暮杨的亲生母亲?!”她的眸微微瞪大,盛满了不可思议。

    “啊?云姑娘你还不知道么?”喏儿也有些震惊了,张了张唇瓣,呆呆地望着云漾。

    云漾摇了摇头,微微抿了抿唇角,看了看喏儿,扬起下巴:“继续说?”

    “虽然太后她呢,不是皇上的亲生母亲,但她好歹也是楚国的太后,名义上皇上的母亲,云姑娘你总不能仗着皇上宠爱,万一这真得罪了太后,那可就不太好了。”喏儿一手握成拳捶在另一手的掌心,缓缓地道。

    云漾心底异常的震惊。

    若是喏儿不告诉她,她永远也不会知道。

    心脏处忽然传来一阵细微的疼痛。

    云漾并未在意,垂着眸,抿着唇。

    怪不得她总是太后和百里暮杨之间关系有些怪怪的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