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十九章 奇怪的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云姑娘,我们别在这儿呆着了好吗?我们回去吧。”喏儿似乎有些害怕了。

    看着喏儿有些害怕的样子,云漾只能隐忍着。不能多说出口,慢慢的答应了喏儿,“喏儿。我们回去吧。”

    喏儿看到云漾既然已经答应了,牵着云漾的手。快步离开了太后的寝宫外。

    生怕给太后知道了似得。

    云漾本来是想要进去太后的寝宫问一些问题。但是看到喏儿既然是这样的反应,多半死一些不方便说的事儿了。云漾虽然自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但是她也知道不能拉别人为自己的性格陪葬。

    她们回到了云漾住的地方。喏儿赶紧为云漾倒上了一杯水。

    “姑娘,喝水。”

    也是,走了那么久的路。不喝点水。对不起自己的嗓子和自己曾经留下的汗水。云漾不客气的接过茶杯喝了大半。她没有发现自己似乎最近格外容易口渴。

    “谢谢喏儿。”

    喏儿点了点头。站在了旁边,有着一个奴婢应该有的样子。

    云漾喝够了就开始慢慢品,顺便慢慢回忆起那股幽香。

    似香似毒。但却好像不是香料也不是毒药的香气。

    这股香味让人感到很疑惑。总是想着要怎么去探索其中的奥秘。

    云漾喝完水。放下杯子,打了打自己头部。让自己尽量不要去多想。

    喏儿看到这里,有些紧张了。难道姑娘又头痛?

    “姑娘,你没事吧?”喏儿紧张的问着云漾。

    云漾看了看喏儿,喏儿脸上的表情与神色都是十分担心自己。或许是自己做的太过明显了吧。

    “没事的,喏儿。我想去休息一会儿。晚膳的时候你再叫醒我吧。”

    喏儿只好退了下去。“那,奴婢晚膳的时候再来叫您。”

    看到云漾点了点头,喏儿关上了门。

    房间里只留下云漾一个人的呼吸声,忽强忽弱,竟然隐约有点不太安稳。

    云漾走到床铺旁,微微躺了下去。

    “居然在我离开前,还要给我知道这么一个惊天大秘密。或许老天对我也是好的。”

    知道这么一个惊天大秘密,我该怎么做呢?云漾其实不是喜欢多管闲事的人,可是毕竟百里也收留自己这么久,到底要不要帮他查查他生母的事儿?云漾很肯定里面一定有问题,太后宫里传来的那个味道太过诡异了。

    可是百里真的需要这样的真相吗?云漾开始犹豫。

    “算了,我怎么想都是错的。还不如今晚等到百里来了,仔仔细细的去问他。”最终她还是放弃了这个烧脑的问题,自从那次大病之后,她就开始变得很容易头疼,久而久之,也就不愿意夏太多了。

    思绪渐渐远去的云漾在不知不觉间就进入了梦乡。

    梦里她回到了自己还是欧阳匪的时候,但是场景里没有百里没有妖孽的颜色=如邀,只有那个脾气怪异的小老头,乱城毒叟!梦里的小老头形象很模糊,云漾之能看个大概,只是下意识的知道,那就是自己的师傅,曾经对自己而言如师如父的人。

    他的嘴巴一张以合的,不知道咋子说什么,云漾听不清也看不清。她很努力的想要向前几步更靠近他,却发现自己不管怎么努力都总是和他保持着不长不短的十米之距。

    云漾大声的叫着小老头的名字,可是他却是没听见一样,头都没抬一下,更别说是看云漾一眼了。她就这么低头及其认真的孤岛着手里的药罐。一阵若有似无的药香从药罐里传了出来。

    云漾皱眉,这不就是她在院子里闻到的那个闻到吗?太后那里传来的!难道这件事和师傅又关系!

    她正准备进一步思考的时候,突然一阵呼唤进入了她的耳朵生生将她从梦里拽了出来。

    一道炙热的目光从云漾的右侧投来,让云漾有点儿不习惯之余多了点不爽。她慢慢的睁开眼睛,缓缓回头却发现百里暮杨正坐在了自己的床铺旁,笑着看着自己,眼中满满都是宠溺的神色。

    “百里?”

    云漾几乎是一个跳跃直接从床上蹦跶起来的,他现在怎么都可以直接进来了吗?

    “云漾,怎么那么害怕朕。朕,很恐怖吗?”

    百里暮杨对云漾过大的反应有点不解,她当然是无法理解,楚宫都是他的然而有些地方他还绝对不能进的道理。

    “谁让你进来的!。”

    云漾的语气有点不善了,不止是美梦被打断的起床气,更多的是不满。

    “你怎么了?”百里暮杨不是傻子当然能感觉到她语气里的不对。不是前两天还好好的,怎么突然···

    “奴婢,参见吾皇。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从门外匆匆跑进来的喏儿看到突然出现的百里连忙跪了下来,却也正好打断了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尴尬气氛。

    “免礼免礼。”百里暮杨随手一挥,再次将目光投向了云漾

    云漾是知道为什么喏儿会进来,问道:“准备晚膳了?”

    喏儿点了点头,眼睛看向云漾,好像是在问她是否要立刻准备晚膳。

    还没等云漾回答,旁边的百里暮杨倒是很开心。

    “好啊好啊。喏儿,快点儿去准备,朕也饿了。云漾,我们一起吃。”

    说着再次深情款款的看着云漾,云漾见状只要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正好也问问他关于他生母的,怎么还突然和她师傅扯上关系了。

    百里暮杨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褶皱的龙袍,然后朝云漾伸出了手,准备拉她一步。

    云漾却并不准备拉他的手出来,因为总归男女授受不亲,这么亲密,要是给一些有心人看到了,自己就算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不用了,百里暮杨,我自己出来就可以了。”云漾说着,自己坐到床角,自己穿上了蓝白色的绣鞋。

    百里暮杨看到自己又失败了,只能放弃,然后自己走到了桌子旁,倒上一杯水喝了起来,看着面前这个优雅的云漾,不禁有点唏嘘。

    云漾快速的穿着自己的绣鞋,然后走到了桌子旁,坐了下来。

    百里暮杨立即倒了一杯水,递了过来,好像是在献殷勤一样。

    云漾看了一眼,那不是他喝过的吗?

    难道他心里又在那儿想有的没的。

    “不用了,我自己倒一杯就可以了。”

    她自己有手有脚,真的不需要这个一国君主为自己做这么多。自己并不是什么神女,做这么多,只会让别人嚼舌根。

    “怎么你一直都在拒绝我?”百里暮杨还是把自己心目中所想说了出来。

    云漾喝了一口水,看了他一眼,轻叹着“百里暮杨,我是有夫君的人,而且,你这么做只会让别人嚼舌根罢了。”

    百里暮杨摆着桌子起来,愤怒的说:“我砍谁敢嚼你和我的舌根,云漾,你放心,我会给你你那个夫君给不了你的一切。”

    听到这样的说辞,云漾当时就翻了个白眼

    多说无益,她索性就直接让人上菜。

    “诺儿,快上菜,我要饿死了。”

    百里暮杨知道云漾这是故意躲避自己的话题呢,瞬间即觉得无趣了。他从来不知道自己有一天居然会沦落到,三天两头尾一个死人吃醋斗气。

    喏儿看着眼前的一切都平静了下来,立即开始上菜。

    一盘盘精美的菜肴放在了他们的面前,每一盘都显得那么精致诱人。

    “皇上,云姑娘,慢吃。我们先出去了。”喏儿可不敢继续留下来,皇上也曾经跟别人说过,云漾姑娘是他新任皇后,如果以后云漾姑娘真的是皇后了,自己如果得罪一分,自己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虽然知道了云漾姑娘不可能会继续留下来,可是她每天过的还是心惊肉跳。

    两人开始吃的是很安静的,因为饭不言寝不语。云漾还在负气根本不想理百里,而百里看着她的脸色最终也是没说出任何话。

    吃完后,喏儿按照时间进来收拾碗筷。然后还是赶紧退了出去退了出去。

    吃饭间,百里暮杨发现云漾一直看着自己,不知道她究竟有什么话要问自己或者回答自己。有点儿疑惑。此刻吃完后才没话找话的问了起来。

    “云漾,你刚刚一直看着我干嘛?”

    云漾头也没回,很淡定的否认了。

    “没有啊。”

    她现在突然又不是很好奇那段关于他的故事了看他刚才说盛千烨坏话的表现看,及让他一辈子蒙在鼓里好了。

    云漾用余光扫了一眼百里的侧脸,在心里冷哼。像他这样的人,真的可能都不知道吗?恐怕也只是在等待一个时机把一切揭露出来吧,自己简直瞎担心。在楚国的地界担心楚国的皇帝,她觉得自己一定是太闲了,不,闲疯了。

    “你骗人吧,吃饭的时候你一直看着朕。”

    又恢复了‘朕’这个称号,果然皇帝就是皇帝,只要有人不顺从自己,酒会下意识显露自己的身份。之可惜他遇到的是没什么尊卑观念的云漾。

    “是,那又如何?”云漾随口反驳,为什么就是不能看呢,难道就因为他是一国之主,所以就没有人敢看他?

    “好啊。既然你这么大方的就承认了,那就告诉朕,为什么要看着朕?而且好像还有什么话要跟朕讲。”

    百里暮杨顺着她的话就说了下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