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章 郁郁而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好。那我直接问你,就不这么吞吞吐吐了。”

    云漾深呼吸了一口气,看来问出这个问题还是很有难度的。闭上眼睛深思熟虑,然后睁开眼睛重新看着百里暮杨,“百里暮杨。你和,太后之间的关系怎么样?”

    百里暮杨本来平静的神色突然一下子变得十分厌恶和讨厌。眼神里似乎很讨厌太后。

    “没怎么样。就那样子。”他避开了云漾的双眸,看向一边。

    “那,你的亲生母亲呢?”

    就这样一句话。让百里暮杨重新看着云漾,“云漾,你怎么知道我母亲的事情。”

    果然。太后和他之间有一层剪不断理还乱的仇恨。不然他就不会是这个反应了,云漾猜测着。

    “我就问你,你老老实实告诉我。”

    云漾似乎要想逼出个所以然来。眼神步步紧逼的对上百里暮杨 的。让他避无可避。

    百里暮杨却陡然站了起来。“你是不是没有听说,在这个后宫我最忌讳的就是我亲生母亲的事情。你难道是没有听喏儿跟你说吗?”

    “可惜我不是这宫里的人,这宫里的规矩我不听。”

    云漾直接不怕死的开口。眼神依旧是那么浓烈的包裹着毫不掩饰的侵略性。

    “你!!!”

    百里暮杨有点失了理智,不自禁就把手扬了起来,但是看到是云漾又立即停下来。“云漾。除了这件事情,我任何事情你都可以了解,我不在意,但是,这件事,唯独这件事情。我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你都知道?”云漾有点不确定了,他知道太后炼药的事儿?

    “你说呢。”百里冷哼了一声,“你们都准备瞒着朕一个人是吗?”

    百里不知道一下子是陷入了什么回忆,眼里闪过一丝挣扎。

    “你···没事吧?”云漾的心里突然闪过一丝不祥的念头,他看她的眼里好像多了一些什么别的东西,是仇恨吗?厌恶?这些他不是应该给太后吗?

    云漾有些疑惑,突然觉得回到了自己还是欧阳匪的时候,那个时候百里暮杨就是用这样的眼光看着自己的。然而还不等她开口询问百里暮杨已经直接甩袖离去,根本不给云漾一点回过神的机会。

    云漾很奇怪,为什么聊起了他的亲生母亲的事情,他就要那么激动呢?

    难道其中真的有猫腻,可是这又和她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他要用这种眼光看着自己呢?

    云漾有点夏布明白了,她知道百里一直都是个看不透的嗯,她也懒得去看透。只是她隐约觉得这件事可能会和自己小老头有关系,夏夏他那时候莫名其妙出现在乱城,一个楚国皇子真的需要去那种地方吗?

    外面的喏儿担惊受怕的跑了进来,“云姑娘,你没事吧?”

    “没事。喏儿,你没事吧?”云漾反应过来。

    刚刚自己没有为喏儿解释,百里暮杨应该没有怪罪喏儿吧。

    “没事啊。喏儿。就是刚刚皇上走出去的时候怒气冲冲。”

    一想到刚刚百里暮杨的眼神,喏儿都很害怕。

    也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怒气冲冲吗?”云漾看着喏儿,喏儿点了点头。

    看来自己是真的惹到他了。但是为什么对于这个‘亲生母亲’这个词,百里暮杨那么的抗拒呢?

    “喏儿,我问你一件事。”

    喏儿点了点头,看着云漾的眼神里多了一丝疑惑。

    她其实也很在意刚刚皇上和云漾姑娘聊的是什么,但是自己是奴才,不能随意过问主子的事情的。这是大不敬。

    “皇上的亲生母亲……”

    问题还没说出口,云漾就被她捂住了嘴巴,诺儿紧张的看了看旁边。

    “嘘~云漾姑娘,难不成你刚刚问皇上的事情就是这个事情?”

    她的眼中十分不可思议,难怪啦,自己好像没有和云漾姑娘说这件事情。

    只有太后的事情自己说过。

    “对啊。”云漾很奇怪,只好点了点头,以示自己的确问过。

    喏儿眼神的惊讶更加明显了,她赶紧去关上门,以防隔墙有耳。

    “你怎么这样呢,云漾姑娘。你有什么不懂得,可以来问我呀。这事儿谁都不能向皇上提起的”

    这让云漾更加奇怪了,难道这个‘亲生母亲’真的有什么不饿能说的秘密吗?

    “好啊,那你说吧。”云漾觉得如果真的不能从百里暮杨那里下手,从诺而这里也无不可。

    “皇上的亲生母亲的的确确不是太后,这件事情你是知道的。”

    下午喏儿就和云漾说了,云漾也记得很清楚。

    所以云漾此时是点了点头的。

    “其实皇上的亲生母亲是先皇的后妃,怜妃娘娘。”

    怜妃娘娘?怎么现在又爆出一个怜妃!

    “怜妃娘娘?”云漾重复了一遍。

    喏儿点了点头,声音更加小了。

    “对,很多事情喏儿其实都不知道,只是后宫的老人们在说,怜妃娘娘死得蹊跷,明明生了一个皇子,却郁郁而终了,所以当今皇上登基那一天,就下令禁止后宫之妃谈论这件事情。这件事情大家就都没有谈起过了。”

    “死得蹊跷?”

    云漾的重点放在了这四个字上,郁郁而终很蹊跷吗?这宫里不是每天都有人在郁郁而终。也许是产后抑郁呢?能用上这四个字的不会是简单的郁郁而终吧。

    “是。怜妃娘娘当年生下皇上的时候,不久后便郁郁而终了,谁也不知道这背后究竟是什么原因。”

    是啊,宫里的女人自然是夏布明白的,一个生了皇子又深受宠爱的妃子,能有什么好让她郁郁而终的呢。

    “我知道了。”云漾简单回答了喏儿,便准备打发她下去。

    但喏儿的心还是放心不下,虽然她是个婢女,还是要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云姑娘,我先出去了。你一定下一次不要再去惹皇上生气了。”

    还有下一次吗?云漾回想起百里暮杨离开时候的眼神,应该不会再有机会了吧。

    云漾的心里说不上喜忧,一下子又太多的思绪涌了上来,亚的她一阵头疼。

    果然,自从百里暮杨生气离开云漾所住那天以后,已经过去了好久。在这期间,百里暮杨已经很久没有来了,或许是在气头上吧,云漾是不在乎的,每天该吃吃该喝喝,该夏盛千烨就夏盛千烨,悠闲的不亦乐乎。反正她本来就打算养好身体及离开的,有没有百里的宠爱对她而言根本什么都算不上。然而这对其他后宫的女人来说,却又是另外一个信号了。如今后宫已经在传,现在云漾一定是让皇帝失去了新鲜感,所以皇帝已经决定完全放弃他了。一些原本对云漾羡慕嫉妒恨的人也开始蠢蠢欲动,准备抓住这次机会,好好处理这个小妖精。

    当然,大家的舌根是越嚼越起劲,慢慢的,他们冷战的事情就传到了太后和上官媛这边了。

    这天,上官媛一人来到了太后寝宫,准备伺候太后娘娘,但是随即就听到旁边有人在嚼舌根。

    “唉,你听说了吗?”宫女甲有些八卦的说。

    “什么事情啊?”宫女乙似乎很奇怪,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个云姑娘,就是皇上之前带回来那个。”宫女甲似乎有点儿兴奋了。

    “哦,怎么了?”宫女乙更加奇怪了。难道他们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

    “那个云姑娘啊,如今后宫都在传了。云姑娘和皇上啊,吵架了。”

    “吵架了!”

    这个消息不可思议,也被藏在红柱子后面的上官媛一群人听到了。

    “娘娘,我去跟她们说说,让她们别嚼舌根了。”

    “别。”上官媛倒是要听听云漾和皇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件事情居然会从云漾那边儿传来这边,这距离可是有点儿远啊。

    上官媛的阻止,自然是让那个宫女立即停了下来。

    而那两个宫女则是继续聊天着。

    “吵架了?之前不是还说皇上很宠爱那个云姑娘么,就是她叫皇上的名讳皇上也开心吗?”

    宫女乙似乎根本不相信这件事情,之前后宫可是传的沸沸扬扬,皇上带回来的那个女子,皇上每一次下朝之类的都会直接奔去云漾姑娘那儿,似乎已经很久都没有改变。

    “新鲜感已经是后劲儿了。之前从云漾姑娘那边儿传来了,云漾姑娘和皇上好像是聊到什么不该聊的事情,戳中了皇上心目中的痛事,所以皇上生气了,也就不去理她了呗。”

    宫女甲书根本不去理会那个云漾是多么的获得宠爱,她只是觉得云漾是个没有地位没有身份的一个贱·女人罢了。

    她还是比较愿意站在她们媛妃娘娘这边。

    “好了好了,我们不要嚼舌根了。还是去忙我们自己的事吧。这些后宫的事情根本就不管我们的事情。还去管那么多干嘛!”

    宫女乙倒是看的很开。

    “好好好。走吧。”

    宫女甲拿着一个小盘子走向了太后的寝宫,而另外一个宫女则是拿着东西离开了那条长廊。

    而大红柱子身后的女生走了出来,“云漾和皇上吵架了?”

    上官媛脸上的表情顿时很开心了起来。

    既然吵架了,自己就让这场吵架更加持久吧。

    看着上官媛那么开心,旁边的丫鬟立马知道了媛娘娘肯定有什么事情要做,否则现在的表情也不会这么开心啊。

    “娘娘?”身侧那个贴身婢女提醒着。

    “怎么了?”

    上官媛回过神来问道。

    “我们该去太后娘娘那儿了。”婢女提醒着,生怕她忘记了现在身处何地。

    “我知道了。我们走吧。”

    后面几个人立即牵着上官媛走去了太后的寝宫。她才一进门太后的杯子却一下子摔倒了上官媛的面前。

    “母后怎么了?”上官媛担心的走上来,撇开了身侧的那些丫鬟。

    其实她知道是为了什么,是为了云漾那个女人。

    “哀家今天去御书房看皇帝,谁知道他根本不领情,黑着脸对着哀家就是一顿讽刺,还拿出····拿出那陈年旧事!你说,你说这皇帝夏干什么!难不成他要造反吗!哀家就算不是他的亲生母亲那也是楚国的太后!”太后很是激动。

    “原来母后是为了这个啊,母后可能是有所不知,潜血日子皇上和云姑娘闹了矛盾,这会儿还冷战呢。多半是为了这个心情不好,才迁怒到您了!”上官媛巴不得把火全引到云漾身上去呢。装模作样的就开了口。

    “他俩坏了?”太后听了上官的话有点不敢相信,终于是腻了吗?这是不是表示,除掉那个女人的时候到了呢。太后在心里盘算着。然而姜还是老的辣,在事情完全明朗前,她是不会贸贸然出手的。皇帝心才是海底针呢,女人拿过去一比,简直自取其辱。也许根本不用她们出手,皇帝自己就会首先处理了云漾也不一定毕竟百里的手段她们也是一路看过来的。

    “听说他们是提到了皇上生母的事儿才···”然而上官才不满足于如此,她看着太后逐渐冷静下来的脸,立刻加了把急火。

    “什么?”果然,太后一听到皇帝生母这几个字立刻就炸了。“这女人是疯了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