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一章 头疼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慈宁宫里太后卧病在床,头疼欲裂。

    辗转反侧了半天,怎么也睡不着。心神不宁的。

    身边伺候的嬷嬷们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已经派了人去请太医过来。

    苏嬷嬷是太后的心腹,也就是她知道当年的事。

    整个后宫里。除着上官媛是太后的亲侄女知道当年的事,剩下的就是太后自己和苏嬷嬷了。

    “太后娘娘。您无需多虑的。”苏嬷嬷话里有话的冲着太后使眼色。看的太后更加心慌了起来。

    疑神疑鬼的看着苏嬷嬷,跟在自己身边二十多年的人了,居然还是让她信不过。

    “太医来了没。快给哀家去请太医,哀家的头都要炸了!快点去请太医,哎呦呦……!”太后怒道。捂着头在床上转来转去。

    “回禀太后娘娘。太医已经在路上走着了。”苏嬷嬷安抚道,顺便着将将手搭在太后头上,为她揉了揉太阳穴。希望这样能给她稍微减轻一点痛楚。

    “啊……疼死哀家了……”

    “哎呦呦……”

    太后感觉头疼的快要死了一样的感觉。眼前居然还模模糊糊的出现了怜妃的模样。好像还唤她“姐姐”“姐姐”的。

    太后一把推开苏嬷嬷,缩在被子里面。不敢掏出头来。

    “快走开,走开!不是哀家杀了你的。不能怪哀家,都是你自找的,你不该一个人霸着先皇的恩宠。后宫又不止你一个女人,也不止哀家一个人想你死的,你别来找哀家!”

    太后一个人喃喃的说着,她把苏嬷嬷看成了怜妃了。

    头疼到这个份上,太后明显的有些神志不清了,开始胡言乱语了起来。

    苏嬷嬷支开了其他的侍女,屋子里就剩下她们两个人了。

    隔墙有耳,就算太后的侍女们都是跟着太后的,但也不能保证这世界上有不透风的墙。

    苏嬷嬷不敢作声,她怕她一开口太后又开始胡言乱语了起来,就只好跪在了一旁。

    太后一听,怎么没声了?

    疼的累到了,然后双眼一闭昏了过去。

    苏嬷嬷看太后居然一动不动的,吓的赶来凑上前去将她的被子打开,把她的头弄出来,再将手指放到她鼻尖,想看看还有没有气息。

    这一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

    “太后娘娘不行了!快来人啊!”

    苏嬷嬷吓的不行,大声的叫唤了起来。

    树倒猢狲散,她都一大把年纪了,没了太后这个大靠山,她估计得去辛库里做下等的老侍女了。

    太医提溜着医药箱跑了进来,游太医先是掐了掐她的人中,然后再施了银针。

    苏嬷嬷慌忙问道:“太医,太后娘娘如何了?不会?”

    游太医回答道:“太后娘娘只是暂时的昏厥,过一会便醒了,我已经给她施了银针放了脑内的瘀血了,苏嬷嬷不用太担心。”

    苏嬷嬷听游太医这般一说,才稍微的把半个心放回了肚子,紧张的看着太后的脸,心里想着可千万不能出什么事啊。

    然后又把菩萨佛祖求了个遍。

    就在游太医施完所有的银针后,太后这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看了看屋子里的人,游太医,苏嬷嬷,还有几名太医侍女,再没别人了。

    “太后娘娘,您醒了,您别乱动,刚刚臣给您施了银针,您可千万动不得,等再过一刻钟臣就为您取了银针。”

    游太医示意苏嬷嬷将太后娘娘抚好,平平的躺在床上,不要乱动。

    “游太医,哀家这是怎么了?哎呦呦……”太后娘娘叫唤着,她感觉她快疼的不行了。

    “回太后娘娘,从您的脉象上来看并无大碍,臣怀疑是您脑子里面有东西然后导致您现在头疼不止,微臣现在就开几服药您先喝着,最好把脑袋里的东西给清了,但是那要做开颅。这恐怕……”

    太后一听游太医说要开颅,整个人都更加不好了。

    “放肆,你岂不是要了哀家的命!”

    太后怒道,脖子都气红了。

    “微臣不敢,微臣不敢。”

    游太医忙跪了下来,说实话,他也没有把握太后脑袋里是不是有东西,如果没有,他估计就该掉脑袋了。

    “你给哀家开几服安神的药吧,不要太苦了,再想想其他的法子,治好了哀家的病,哀家重重有赏。”

    “微臣遵旨。”

    太后说完就两眼一闭了,游太医便照着太后说的去做了。

    上官媛听说太后病了,忙忙的起身换了衣服前来探望。

    “媛妃娘娘驾到。”

    上官媛踏入了慈宁宫就有人通传,但因着太后刚闭上眼睛,苏嬷嬷走了出来道:“媛妃娘娘,太后刚刚睡下,您还是改日再来探望吧。”

    上官媛微微笑了一下抿抿嘴道:“有劳苏嬷嬷多照顾照顾我姑母了,媛儿知道苏嬷嬷一直是我姑母最相信的人了,所以一切还要苏嬷嬷多多照应。”

    上官媛还使了使眼色,趁人不注意是将手上一对玉镯子戴到了苏嬷嬷手上,这苏嬷嬷一张脸上堆满了笑容道:“媛妃娘娘这是说哪里话,这都是老奴应该做的。”

    说罢还用手摸了下那做工精细的一对玉镯,然后又看了看里面躺着的太后娘娘,凑到媛妃耳边小声的说道:“太后今晚又念起了怜妃。”

    上官媛点了点头,一双凤眼微眯,道:“有劳苏嬷嬷了,媛儿改日再来探望姑母。”

    “恭送媛妃娘娘。”苏嬷嬷笑道,然后转身进了里面。

    上官媛带着侍女回了自己的雅苑,心里暗暗想起前几日她的太后姑母还要让云漾那个贱人当皇后,她还以为我不知道。

    “如意,你说本宫应该怎么做?”上官媛问了问身旁的站着的如意,她出来就带了如意一个贴身些的侍女。

    她可不能就由着太后肆意妄为,把她的皇后之位白白的给了那个贱人。

    听苏嬷嬷的意思,太后肯定是因为想起自己当年做的事,旧疾犯了。

    “娘娘,奴婢觉得您应该自己开始筹划了,太后娘娘看来并不是很想站在您身边,她如今只想着保住自己的地位。”

    如意小声的说道,声音小到除了上官媛没有第二个人听的见,毕竟这种事,越多人知道越危险。

    “本宫也想着姑母有些胳膊肘往外拐,但是她最终还是我们上官家的女人,只是她现在有些摇摆不定,那本宫就想办法让她定下来。”

    上官媛冷笑道,用手扶了扶自己的云鬓,一脸胸有成竹的模样。

    “媛妃娘娘英明,奴婢佩服,跟着媛妃娘娘,以后肯定会是我们大楚国的皇后,奴婢愿意为您上刀山下火海。”

    如意小心的扶着上官媛的一步一步走回了雅苑,其实这夜色已经很浓了,离着天亮都只有三个时辰了。

    可这上官媛警惕着太后那的一举一动,她安在太后身边的人一来消息说太后娘娘病倒了,她就从床上爬了起来,赶忙来了慈宁宫探望。

    现在不努力不行了,后位就不是她上官媛的了。

    此时的上官媛心里已经有了一些主意,太后娘娘是她的亲姑母,作为上官家的女人,她没有理由不帮衬上官家族。

    再者,这太后做什么也都得想着她的母族,毕竟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皇帝又不是她亲生的儿子,对她又无半点尊敬,太后娘娘她只有倚靠自己的母族了。

    只是她如今想着要讨好百里暮杨,缓和母子关系,但是也不能拿她上官媛的皇后之位去换啊!

    她想这样做,整个上官家族都不会原谅她背弃母族的。

    上官媛褪去了衣衫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又回了被窝里继续睡去,这样一折腾,这明天早上她的脸肯定是肿的。

    上官媛一向都宝贝着她那倾国倾城的脸,以前还是自信满满的,整个后宫,她一出现,其他都是庸脂俗粉。

    也不说庸脂俗粉了,这上官媛是天生丽质难自弃。

    可是云漾一来,彻底把百里暮杨的心跟魂都勾了过去,这让她怎么忍的了?

    左看看镜子,右看看镜子。

    她没有哪一点比不上那个贱人的!

    等着瞧吧,她会让那个小贱人付出她应有的代价。

    上官媛一觉醒来已经是日上三竿了,因着昨晚她跑去慈宁宫看了太后,睡的晚,如意早早的吩咐其他侍女不能打扰她。

    待到上官媛梳洗打扮好,抿了红唇道:“如意,你想办法去把那个贱人身边的喏儿引到怜妃娘娘生前住的上阳宫里去,记住,做的干净点,不要让人看出来是本宫派人做的。”

    如意点了点头,大概明白了上官媛在想什么。

    如意还是担心的问道:“您不怕皇上……”

    “当然怕,所以才让做的干净点,别让人看出了马脚,否则皇上怪罪下来,本宫估计就永无出头之日了。”

    上官媛摸了摸垂在衣襟前的一发,又扶了扶头上的发钗道。

    如意点了点了点头道:“奴婢明白了,这就按娘娘说的去办。”

    这上阳宫可是楚宫里的一大禁地,没有百里暮杨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得靠近上阳宫半步,否则杀无赦。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