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三章 带血的丝帕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娘娘,那个贱人进去了。”

    如意凑到上官媛的耳边小声的说道,上官媛此刻正斜倚在贵妃椅上。姿态娇媚的用玉藕似的手臂拿起一颗葡萄放到樱桃小嘴里,娇笑道:“继续盯着她的一举一动,随时来向本宫汇报。”

    如意一边给上官媛捏着肩一边念道:“是。娘娘。”

    “太后娘娘那边有何动静了?”上官媛吐了几颗葡萄籽出来,开口问道。

    一阵微风吹来。整个人都感觉舒爽无比。

    上官媛此刻心里也是爽的不行。

    “回娘娘的话。太后娘娘那里还没有什么动静,太后这次病的很重,已经无暇顾及其他了。”如意笑着说道。脸上尽是谄媚。

    “那就好。”一颗葡萄又入了上官媛的口中,微微眯了眯凤眼,准备着就午睡一小会。然后看看戏就好了。

    上阳宫里。云漾小心翼翼的把宫门关上去以后,就蹑手蹑脚的找起雪宝贝来了。

    “瞄~……”

    云漾学着叫了一声猫叫,希望雪宝贝听到了能有所回应。

    可是晃悠了半圈好像并没有看到雪宝贝的影子。声音也没再听见了。

    “奇了怪了。明明在外面听到里面有猫儿在叫。如果没在里面,这跑出去了她也应该看的安啊。”

    云漾喃喃自语道。又继续找去了。

    这上阳宫也真是大,别致优雅的陈设。皆是青色内衬,门帘还有床上的床帘通通都是清新淡雅的青色。

    以前住在这里的怜妃定是爱极了青色,连床上的被褥都用了上好的青色丝绸。还有青花瓷风铃铛悬在窗前,从窗内探出头看去是一片湖水,湖水很清,可以看见鱼群在那里游来游去。

    那鱼好像还不是普通的鱼,都是些优良品种诶,云漾托着腮帮子想坐在窗前小小的休息一下,好久没走这么多路了,她脚都酸了。

    整个后宫的一半她基本上都翻了一遍,死活没见到雪宝贝的影子。

    因着窗前的景色太美,云漾忍不住坐了下来看看窗外湖里的那游来游去的鱼,这么大一个护就这样落在了上阳宫这里,建造宫殿的人也是别具匠心了。

    依水而落,云漾不得不惊叹古人的建筑艺术就能如此先进了。

    不过也是,这皇家建筑怎么能差?

    小坐了一会后,云漾欲起身继续找雪宝贝去,裙角不小心被抽屉挂住了。

    云漾拉开抽屉,想把裙角拉出来,却意外的瞥到一眼抽屉里的东西。

    除了一些首饰,居然还有一条带血的丝帕!

    那丝帕上还分明绣着一朵兰花,但是被血染红了,再细细看了一下,丝帕角上还绣着一个“杨”字。

    百里暮杨的丝帕?

    怎么会在这里?

    喏儿说百里暮杨的生母就是这怜妃,那么丝帕是?

    我天!我的个娘诶!

    云漾突然感觉有点阴森森的,后背直冒冷汗,一双眼睛胡乱瞟了几眼,想看看有没有鬼还是有人!

    刚刚她还不怕,壮着胆子进来了,现在她感觉怕的不行,总感觉有人站在她后面。

    再风一吹过,窗前青色的风铃铛发出了一阵清脆的响声。

    “噹~……”

    不是吧,我没这么倒霉吧,她只是想来找她的雪宝贝的,这世界上真的有鬼吗?

    云漾有点害怕的想到,她早知道这后宫肯定是无数冤魂的,但是这跟她没有半毛钱关系啊,她只想到了她该离开的日子就大步流星的向前走头也不回的离开这里。

    拜托啦,让她好好的过完剩下的日子吧。

    云漾惊恐的拿起血丝帕又小心翼翼的准备放回去的时候,心里“扑腾、扑腾”的,总感觉有人在后面一看。

    再加上这诡异的风铃,那声音听的她实在毛骨悚然了。

    “你在干什么!”

    一声怒吼,云漾吓的将手中的血丝帕掉在了地上。

    云漾害怕慢动作机械式的回过头看去!

    居然是百里暮杨!

    百里暮杨不由分说的走向云漾,用力抓起她的手,雪白的手臂上立刻出现了鲜红的五指印。

    “捡起来!”

    百里暮杨一声怒斥,这不是云漾第一次看见他如此发怒。

    但是她以为他不会再对她如此了,可是……

    上一次也是在上阳宫,云漾还不是云漾,是欧阳匪。

    她偷偷的跟踪百里暮杨,见他进了这宫里便尾随而进来。

    她只是想看看他进来干什么的,这么漂亮的宫殿,该不会是金屋藏娇吧?

    如果是呢,欧阳匪还打算将那藏的娇给弄死的。

    这百里暮杨是要么别娶女人,要么只能娶她欧阳匪,没有第二个选择。

    因为实在是看他天天来这上阳宫,欧阳匪又不知道宫里规矩。她从来都是我行我素的,乱城都是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连那些各国的皇帝啊啥的都得敬她三分。

    其实是看到她就想绕路走,别搞出什么幺蛾子来了。

    就是有一次一个叫若国的小国家,因着离乱城很近,想着要把乱城给占了,然后纳入自己国家的版图之中。

    只是这若国的国君还真是有点弱,这他刚刚集结好了大军准备将乱城给占了,大军在头天晚上就全部中毒,烂胳膊烂腿的,总之就第二天没个人动弹的了,拿的了兵器的。

    这欧阳匪就做在城头上,二郎腿一翘,旁边两个小妞给她捏肩,她手里抓着一把瓜子,一口一个的嗑着。

    看着远处驻扎的军营里哀嚎一片,那些士兵们疼的“呀呀”叫。

    欧阳匪却一脸得瑟的笑着,“让你没事动老娘的地盘,看老娘接下来怎么收拾你。”

    “城主,您真是高明。”立在一旁的侍女娇笑道。

    “那可不得,有我欧阳匪在,你们这些小妮子们就好好的在乱城里享福就好了。”暮杨匪紧了紧衣襟,又摸了摸自己的秀发。

    “奴婢替乱城的子民们谢谢城主了。”侍女微微行了行礼,虽然立在城头上,但是依然没有影响到她们任何一个动作。

    这两个小妮子可是欧阳匪一手调教出来的,用毒还有功夫啥的,一般人伤不了她们。

    这若国国君看到自己的士兵们被毒成这样,派了御医过去都无济于事。

    眼看着就在口边的鸭子,飞了!

    还偷鸡不成蚀把米蚀把米!

    这仗还没开始打,若国的百姓就纷纷请命让国君束手就擒。

    闹了这样天大的笑话,若国国君被气的吐血。

    还没打呢,就让他投降。

    真是笑话,可笑至极。

    可是那些士兵们都是有亲人的,那些老百姓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亲人就那样被毒死了。

    上万名士兵的性命岂能如此白白葬送?

    若国国君实在没了法子,只得拉下脸来求欧阳匪高抬贵手,并承诺不再犯乱城,而且送上很多的金银珠宝,还承诺若是日后乱城有难,若国将倾举国之力相助。

    这欧阳匪得了便宜还想卖卖乖,还想着让若国国君臣服于她,让她当个女帝啥的玩玩,也好跟她的百里暮杨相称。

    只是又看着若国国君一把年纪的份上,心里良心发现,还是不要人家的国土了。她反正看着她乱城的百姓安居乐业就够了。

    这又因为这欧阳匪从小就是匪窝里长大的,不懂啥治国的理论,她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而来,更加懂治理好一个国家的不容易。

    改朝换代啥的,都是历史潮流。

    因着这次,欧阳匪扬了下威名,所以秦国还有包括楚国都不是很敢招惹她欧阳匪。

    所以只能眼睁睁看着欧阳匪纠缠着楚国的皇子百里暮杨,真让人感觉是一头猪在拱百里暮杨这头好白菜。

    人家不愿意让她拱,她还是要死皮赖脸的。

    简直不知道何为女德!

    话说回来,欧阳匪就是因为大着胆子跟踪百里暮杨进了上阳宫只是想一探究竟,看看里面到底有没有藏女人。

    那个时候上官媛她们都还没进宫呢,百里暮杨还只是一个不受宠的皇子。

    就在她蹑手蹑脚翻了进去的时候,不小心把上阳宫里的一个花瓶给打碎了,

    她吓的站在那里不敢乱动。

    紧接着闻声而来的百里暮杨对着她就是一嘴巴子,抽的她两眼冒金星,嘴角流血。

    “你居然为了一个破花瓶打我?”欧阳匪委屈的捂着被打肿的右半边脸哭道,准备抬起手还百里暮杨一嘴巴子的,可是百里暮杨紧紧的捏住了她的小胳膊,她动弹不得,吃痛的哭了起来。

    她再怎么样也是一个小女子,怎么可以被他这般看轻?

    就算是她欧阳匪看上了他百里暮杨,也不该这样对她啊,这君子动口还不动手的啊。

    只见百里暮杨怒道:“滚出去!本皇子从来就没拿正眼瞧过你,以后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否则我见一次杀一次。你不要挑战我的极限,还有,这上阳宫是你万万不能靠近的。”

    百里暮杨青筋暴出,跟一头发怒的狮子一样吼道。

    吓的欧阳匪全身打抖,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