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四章 百里伤云漾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欧阳匪用力挣脱开了百里暮杨的手,头也不回的走了。

    心里委屈的想着:哼!老娘就不相信我这么努力还搞不定你这小样!你要知道老娘在二十一世纪可是出了名的泡仔高手!

    虽然心里这样想,但也没让欧阳匪消气。

    不就一个破花瓶?至于嘛?为了那一个小破花瓶。把我这倾国倾城的小脸打成这样!

    不知道怜香惜玉怎么写啊!

    欧阳匪一肚子委屈没地撒,她在那上阳宫也没发现什么狐媚子啊。

    就一空空如也的大宫殿而已,犯得着百里暮杨天天吃了饭没事跑要去里面坐一会儿。少则一时半刻,多则一整天!

    不过现在的欧阳匪。也就是云漾明白她当初为什么挨打了。

    就像现在同样是在上阳宫。百里暮杨居然对她动了手!

    又是十分力度的一巴掌抽在右脸上,云漾本来想跟他打一架的,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这破脾气也该改改了。再怎么样她也只是来找回他送给她的猫儿的。

    不小心误入了而已!

    云漾一脸委屈,眼泪汪汪的捂着打肿的脸,嘴角流着血。

    她凝聚心神。指尖一团火苗就像百里暮杨飞了过去。

    百里暮杨眼疾手快的躲了过去。又抽出了身上的宝剑将火苗挡回了云漾身上。

    这个时候的百里暮杨,完全忘了他自己是谁,站在他面前的女子可是他想要宠上天儿的女子。

    他不知道他正在伤害她。他只知道。任何人都不能随便乱碰他母妃的东西。

    他母妃对他来说。是他心中永远的痛。

    无法痊愈,无法克制的痛。

    百里暮杨把那团火弹回去后。又被云漾躲了过去。

    好陷啊,差点就烧到云漾的头发了。

    这个时候上阳宫里没有其他人。因为其他人不敢进来。

    百里暮杨已经失去了理智,对着云漾就是一剑,云漾没躲过。被刺伤了手臂,衣衫被划破了好大一个口子,露出大截雪白的手臂。

    云漾吃痛,摇摇头道:“百里暮杨,你是不是疯了!我是云漾!你这是要杀我?”

    话还没说完,百里暮杨又是一剑过来。

    等到云漾醒来的时候,百里暮杨坐在她床边,还用手摸了摸被他打肿的脸。

    她没死?

    我天,真够险的。

    好像那天百里暮杨的剑快要刺向她的时候,有人从后面把他打晕了。

    云漾只记得恍过一眼,一个蒙着面的白发男子。

    百里暮杨倒下后,云漾也因为体力不支,再加上流血过度昏了过去。

    她现在醒来就在她的琉璃殿了。

    云漾睁开眼睛,打掉了百里暮杨的手。

    却自己吃痛的叫了一声:“啊!”

    “很痛?”百里暮杨墨黑色的瞳孔里闪过一丝心疼,他知道是他失态了,怎么可以对她下的了手。

    那么柔弱的一个女子,而且重伤未愈,如今又被他……

    唉……

    百里暮杨真是想想都内疚,看着眼前的人儿,他好想抱抱她。

    “对不起,我……”

    百里暮杨欲言又止了起来,眉头紧紧的拧在了一起。

    云漾一脸苍白,嘴上也是干白干百的,抿嘴吃力的说道:“咳咳……你当时,差点,差点没杀了我。”

    “对不起,不会有下一次了,你好好养病,病没养好就不要到处乱跑了,上阳宫不是你该去的地方,懂?”

    百里暮杨说道,将喏儿手上端着的药碗拿了过来。

    云漾摇摇头道:“不懂。”

    百里暮杨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有些事他不想让她知道太多了。

    因为那是他的痛。

    他不愿意提起又放不下的痛。

    他生来本是极其受宠的皇子,因着她母妃怜妃一向得先皇宠爱,而且先皇一度想要立他为太子。

    虽然怜妃没有强大的母族作依赖,先皇却更是一门心思的宠着她。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

    就在百里暮杨五岁的时候,他失去了他的娘亲。

    永远的失去。

    那时候他还不懂,死,意味着什么!

    他以为母妃只是累了,让她睡会就好。

    他还用他肉乎乎的小手摸了摸没有了体温的母妃,还喃喃的问道:“母妃是不是冷了,杨儿给你加床毯子吧,好不好?”

    “母妃,你怎么不理杨儿了呢?”

    “是不是不要杨儿了,呜呜……”

    年幼的百里暮杨就那样看着前一天还陪他捉迷藏带着他到处玩的母妃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

    母妃一向喜爱青色,可是那些人全部换成了白色。

    他们还将母妃放入了一个长长的木头做的小屋子里,母妃话也不说,东西也不吃。

    百里暮杨哭着闹着,先皇发誓要找出来是谁害死了他心爱的女人。

    整日你萎靡不振的,坐在上阳宫喝的酩酊大醉。

    百里暮杨哭着闹着要找母妃,先皇对他吼道:“哭什么哭!给朕闭嘴!你母妃已经死了!死了!”

    百里暮杨不信,摇着先皇的手臂说:“父皇,不会的,你昨天还跟儿臣说母妃只是去了很远的地方,她还会回来的对不对?”

    “不会回来了,永远都不会了。”先皇老泪纵横的说道,然后不管不顾摇摇晃晃的走了出去。

    年幼的百里暮杨哇哇大哭了起来,他感觉他已经没有母妃了,父皇也不管他了。

    其他几个皇兄们开始排挤他,欺负他。

    他们合起火来欺负他,说:“你就是个野种,你母妃就是你害死的。”

    年幼的百里暮杨捂着头摇道:“不,你们骗人,我母妃没有死,她只是去了很远的地方而已了。你们再这样说,我要去跟父皇告状了。快闭上你们的嘴。”

    百里暮杨急的眼泪都要抽出来了,还将母妃留给他的小匕首拿了出来。

    “放肆!”

    先皇就在这个时候走了过来,刚好就瞧见了百里暮杨掏出小匕首对着他几个皇兄皇弟。

    小小的百里暮杨吓的匕首“哐当”一声落在了地上,眼里噙着泪花。

    先皇重重的打了他一巴掌,小小的脸蛋立马就出现了鲜红的五个指印。

    从那以后,先皇就不再宠他了。

    他在宫里的地位,一落千丈。

    他能有如今,全靠他自己。

    百里暮杨从记忆中回过神来,手里的药碗已经有些凉了。

    百里暮杨笨拙的将一调羹药想要喂给云漾,云漾却连坐都没有力气坐起来。

    “将云姑娘扶起来。”

    百里暮杨吩咐旁边的侍女道。

    “不用你如此好心给我喂药,打了我又给我糖吃,你当我是三岁的小孩子?”

    云漾把头转了过去赌气的说道。

    “你听我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百里暮杨感觉他对着她,连说话都不会了。

    “那是哪样?你倒是说给我听听。”云漾咳咳了几声,继续说道。

    “我……”百里暮杨顿了顿,不知道怎么接下去了。

    “那我来说好了,你不觉得你母妃的死另有蹊跷?你就不想为你母妃报仇?”

    “不要再说了!”百里暮杨手上的青筋突起,拳头紧了紧。

    百里暮杨尽力的压住自己心里的怒,他不能再打伤她了,她若是再伤一次,再多的千年人参都救不了她的小命了。

    “胆小鬼。”云漾吐了吐舌头,小声道,怕他听到,又怕他听不到。

    当年他父皇都有查出来母妃究竟死于何人之手,一怒之下把整个上阳宫的侍女内侍们都杀了。

    那里面还有一直疼爱百里暮杨的奶娘,就那样,一道圣旨下来。

    整个上阳宫的人,除了百里暮杨,全都去为怜妃陪葬了。

    已经过去十多年的事了,查,从何查起?

    知道一点事儿的内侍侍女们都死光了,他也不想再让更多无辜的人牵连进去。

    百里暮杨一向自负,他的双手早就沾满了鲜血。

    他登上这个皇位,是踩着他那些哥哥们的尸体走上去的。

    可是他也累了,厌倦了杀戮。

    他感觉整个楚宫每晚都有冤死的魂灵在哭泣,那里面有他母妃的,还有他奶娘的。

    “你可以不管那件事的。你安心养病就好,我改日再来看你。”

    百里暮杨放下了药碗,看了看故意转过头去不理他的云漾,拂袖而去。

    走到屋外,便吩咐身旁的慕容渊道:“查一查,昨天打晕朕的男子。此人好像对朕的后宫了如指掌,朕怀疑他和云漾有关系。”

    慕容渊道:“是。”

    “还有,再派人时刻看着云姑娘,不得再有半点差池,务必给朕保护好她,不能再让她受一点儿伤。”

    百里暮杨停了一会儿,又继续说道:“再看看太后和媛妃那有何动静。”

    这边儿的刘妃被后宫里一些琐碎的事务缠的完全腾不出手来对付云漾了,倒不如看她们斗着,她就看着好了。

    上官媛已经知道百里暮杨在上阳宫里怒打了云漾一顿,害的云漾又加重了病情,恨不能拍手叫好。

    而太后才刚刚脑袋消停了一会儿听到侍女来报说云漾闯了上阳宫,还被百里暮杨打了一顿。

    最重要的是,居然还在上阳宫里发现了一条带血的丝帕。

    这太后的头又开始疼了起来。

    她总感觉她最害怕的事情最终还是会发生,她害怕了大半辈子的事情最终还是要被大白于天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