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五章 疑窦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然而无论太后如何的胡思乱想,世界依旧在运行着。时间,也不会因为太后的忌惮。而停止流转。

    因为伤上加伤,云漾只能每天躺在床上,偶尔百里暮杨会来看望一下自己。但毕竟是皇帝,真正能够抽出来的时间并不多。国事家事天下事。事事都需要他这个楚国皇帝去操心。尤其是有关他的血统的问题。整个楚国上下始终流传着传言,更何况那个传言,其实就是事实呢?

    百里暮杨无奈。只得事事躬亲,在没有找到一批可以让自己彻底放下心来的帮手前,国政大事。他必须全部自己操心。

    “江山美人。不过是过眼云烟。追逐者因此而忽略了周遭的美景,追到者忙着担心四周的觊觎者,同样没有时间看周遭的美景。真是不知道。权力这种东西。究竟是有什么好的?”云漾看着窗外。语气冰冷。

    “云漾姑娘说的是。”慕容渊笑着说道,但笑容也只是在说话的时候出现。虽然自己是百里暮杨最信任的人。但是却也没有那个胆量去接下云漾这一番话。毕竟,百里暮杨的一切。从根本上来说,就是为了权力。如果接下了云漾的话,就相当于变相的评价了百里暮杨。而胆敢评价百里暮杨的人。在楚国已经没有活着的了。

    “果然是什么样的主子养什么样的奴才,一个个都是胆小鬼。”见慕容渊这幅怂样,云漾撇撇嘴,很是不屑。

    “说谁呢?”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却是百里暮杨恰好走了进来。

    “你自己知道。”见百里暮杨走进,云漾冷冰冰的轻喝道。

    “看来身子已经养的差不多了,都有力气开口骂人了。”百里暮杨不怒反笑,转身看着慕容渊道:“好好的照看云姑娘,不要让任何人接近她。”

    “是。”慕容渊低头应道、

    百里暮杨抬脚朝外面走去,在已经走到门口之后,忽然冷喝道:“包括太后,如果有人胆敢威胁,允许你便宜行事,朕赦你无罪。”

    “诺!”慕容渊心中的大石头,也因为这一句保证而彻底的放了下来。

    “云姑娘需要静养,这段时间不要让她见别人了。”百里暮杨补充了句,而后就消失在了门口。

    “诺!”慕容渊先是一愣,而后就意识到了百里暮杨这句话的真正含义。既然不让云漾见别人,有两种办法,第一是在云漾出去的时候,将所有人驱逐到另外一边,而剩下的一个办法,就是将云漾困在屋子里,不让她出去,这样一来,自然也就见不到任何人了。

    两项选择之后,慕容渊自然还是觉得第二个选项更加容易完成些。

    云漾这时候注意到了,在百里暮杨的脖子上,一道红色分外的鲜艳。只是云漾的主要注意力并没有在这上面,很快就进入了梦乡之中,而最先闯进梦乡的,却是盛千烨。梦中盛千烨依旧是那么的病怏怏的,云漾忍不住笑话他是浪费粮食,怎么吃也胖不了。

    然而情景一变,很快盛千烨的形象就变成了一块带血的手帕。

    手帕掉落在地上,没有人去理会,就像是当初的自己一样,无人愿意理睬。云漾笑了,但是这笑却有点冷。

    盛千烨已经死了,虽然不想相信,但云漾却将这个已经发生的事情牢牢地刻在自己的心上。梦境中的盛千烨消失了,这个梦,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惨然一笑,云漾睁开了眼睛,却已经是晚上了。

    将被子推开,云漾起身朝着外面走去,却被一直守在外屋的慕容渊拦住。

    “这是何意?”云漾柳眉微扬,不满的看着慕容渊。

    “外面风大,云姑娘还是留在屋里的好。”慕容渊陪着笑,只是这笑并未到底。

    “我有事儿要出去,不要跟着我。”云漾推开慕容渊,冷冰冰的说道。

    “姑娘如果要找人,在下可以代劳,若是要做其他在下不方便跟着的事情,在下可以去寻来一两个侍女,好让她们伺候着云姑娘。毕竟您现在伤重未愈,还是有人照看着比较好。”慕容渊说的很有道理,但云漾的脸色却更冷了。

    说的好听,不过是变相的将自己软禁于此而已!可以做的他做,不方便他做的,直接找两个侍女代劳。说是伺候,其实就是为了一天二十四小时保证时刻有人盯着自己而已。

    云漾也不打破,冷冷的扫视了言旁边一直贴着笑的慕容渊,转身走进了屋子。现在自己伤势太重,根本不是慕容渊的对手,与其在这里浪费口舌,倒不如好好的回去修养,待到身体彻底痊愈,就将这里好好地烧一烧!让那个胆敢软禁自己的百里暮杨知道,她云漾不是好惹的!

    “来人啊!”云漾心中烦躁,刚刚躺回到床上,就对着外面娇喝道。

    “云姑娘有何吩咐?”外屋传来慕容渊恭敬的声音。

    “本姑娘饿了,准备些吃的。另外我要两个侍女过来,带着恭桶!”躺了那么久,人有三急,既然慕容渊不让出去,那自己就好好的恶心他一把!

    “诺!”可惜的是,能够在百里暮杨的手下活了这么久,而且还成为了百里暮杨最信任的人,慕容渊的心性自然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击破的。明知道云漾就是在为难自己,但慕容渊的声音始终还是那么的恭敬,仿佛云漾刚才说的真是类似于吃了吗的问候语一般。

    慕容渊的效率很高,从这里也能够看得出来为何百里暮杨那个家伙,竟然会将看护自己的任务交给慕容渊来处理。

    耐性好,武功高,这两者是能够安心的看守好自己的关键能力。其余的,云漾也没有发现自己有那么多的缺点可以让周围的人一直这么的顺着自己。

    在出恭之后,云漾又在两个侍女的伺候下洗了个澡,之后刚刚拿起筷子准备进餐,却忽然丢掉了筷子,而后冷喝道。“这吃的冷了,我要吃热乎乎的。”

    “诺!”慕容渊点了点头,挥手示意侍女将一桌子的食物撤掉,仅仅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又是一桌菜上来了,这次是热气腾腾的。

    云漾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碧波鱼肉放在嘴里,一股清香沁人心魄,足以看出为了伺候好自己,百里暮杨确实下了不小的功夫。但是云漾这次并不是为了吃美食的,而是为了刁难!

    再次放下筷子,云漾的语气更冷了。“这次菜太烫了,我要吃冷些的!”

    “来人,准备些冷的!”慕容渊毕竟是慕容渊,很快他就向云漾展示他之所以可以走到现在这步,不仅仅是依靠武艺高强。

    就在云漾筹备着下一轮刁难的时候,慕容渊冷冰冰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如果你们做的东西再不能符合云姑娘口味的话,等会儿就直接提头出去就好了。”

    “你!”云漾冷冷的看着慕容渊,后者依旧只是笑笑,但这笑中却多了一抹冷冽。

    “好了,不用撤了,我就吃这些了。”云漾无奈,最终还是选择了服软。虽然对不怎么在意人命,但如果那么随意的让一些人就这么因为自己而送命,云漾还是做不到的。

    “好了,你们两个在这伺候,其余人退出去。”指着两个长相甜美,又最懂事儿的侍女,示意她们不用出去。慕容渊直接开始哄人了,百里暮杨要自己可以保证云漾不被打扰。人都多了,自然就不符合百里暮杨的要求了。当人不需要那么多的时候,慕容渊自然会在第一时间内将多余的人清出去。

    “是!”众人恭恭敬敬的退出,只留下两个陪着劫后余生笑的侍女,一个一个同样陪着阴森笑的慕容渊。

    “哼。”云漾冷哼一声,心中的烦闷更加浓郁了。同时也彻底确认了,百里暮杨让慕容渊在此,表面上是保护,但事实上却就是直接软禁了自己而已。

    但在烦闷的同时,一个疑惑出现在了自己的心中。

    百里暮杨脖子后面的红印究竟是怎么弄的?难道是那次自己伤到他了?

    但这个念头刚刚出现,云漾就直接打消掉了。现在的她虽然无法像之前那样随意的施展火能,但小火还是可以放出来的。如果是自己伤的,那百里暮杨的脖子上,应该是焦黑而不是红色。那就说明,百里暮杨的脖子上的红印不是自己造成的。

    思索间,一个身影蓦然的出现在了云漾的脑海中。

    “难道是他?”云漾心中暗想,与此同时,一个白发蒙面的身影悄然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云漾没有记错,当天自己不是被百里暮杨打昏过去的,而是被哪个白发蒙面的男子打昏过去的。

    搜索了自己的记忆,甚至包括前两世的记忆。云漾却还是没有想到自己脑海中有这样一个人。很明显,她确实是不认识哪个男子的。但为何那个男子会救自己?

    因为自己的美色已经足以让所有人癫狂了?别开玩笑了,否则的话,当初自己被执行死刑,前来救援的人中就不会只有颜如邀和百里暮杨两拨人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