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六章 猜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当然也可能是一个老头子。

    但是那人虽然蒙面,但露在外面的脸却没有半点老年人的皮肤所应该有的问题。无论是光滑度还是弹性,都不是一个老人应该有的。

    在这个还没有染发的世界中。除了自然白发的老人,能够让人白发的原因可以有很多,除了年龄。最大的两种可能,要么是毒要么就是极度的愁思。那个男人又是为了什么呢?

    她总觉得那个人给她的感觉很熟悉。可是她又无比确定她绝对不认识一个白发的男子。少年白头这种人特征太明显了。如果自己真的认识这种人的话,是不可能不记得的。尤其是对方能够轻松将自己以及百里暮杨打晕,别的不说。单凭他可以轻松闯入楚国王宫这件事情,就足以证明他的实力以及身份。能够悄无声息的闯入楚国王宫,他的实力毋庸置疑。单单是这一手轻功就足以在这个世界上排在前三!

    虽然自己现在因为受伤。所以实力根本无法发挥出来,但纵然如此,想要在不伤到自己的情况下将自己打昏过去。而且还是在旁边有一个百里暮杨的情况下。这种实力。绝不是等闲之辈。

    少年白头。实力高强,这两个特征。云漾还不认为自己已经白痴到老年痴呆的地步,记性可以差到连这种实力的存在。都能够忘记的地步!

    云漾开始好奇,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居然会对一个陌生到记忆都还只是模糊的男人这么感兴趣。为了想起那个男子的身份。云漾甚至开始回忆起以前学过的毒理医理,但是思来想去云漾还是没有半点思路,无奈之下只得暂时中止了对男子身份的猜测。梦境再次出现,想到那个被自己强行中止了的梦,云漾不觉间想到了那个沾着血的手帕。

    “云姑娘?云姑娘?”声声呼唤从前面传来,却是一个侍女小声的在喊着。

    “怎么了?”云漾被惊醒,自然心中的思路也彻底的被打乱了。抬起头不满的想要呵斥这个不懂事儿的侍女两声,伸出手来,却发现自己的手上,竟然还拿着一双筷子,筷子上同时还夹着一块鱼肉。

    云漾心中的怒意也因此而迅速消散。感情这个侍女之所以这样喊自己,是见到自己一直这样的举着筷子,却没有下一步的动作,吃也不是,丢也不是。加上自己身上有伤,担心之余才会开口问自己。

    给了侍女一个让她安心的笑后,云漾放下了筷子,示意自己不饿了。

    “那……将这些饭菜收走吗?”一个侍女小声的问道。

    “收走吧。”云漾点了点头,并没有拒绝这个提议。

    两个侍女恭敬的对着云漾行了一礼,而后才开始收拾碗筷盘子。慕容渊对宫里侍女的了解很深,挑选的这两个侍女很快就将桌上清理干净。毕竟只有云漾一人,加上她受了伤,能够吃的食物类型也不多。上的菜都是些清淡的,只是盏茶功夫,两个侍女已经将桌子恢复成了之前的样子。

    “云姑娘,要不奴婢伺候您歇着?”一个侍女将东西端了出去,而后另一个则低着眼睛,在屋内伺候着。但云漾却看得出来,自己的一举一动全部都在侍女的视线之中。

    “不用了,你出去把,我在屋里走走,多个人碍眼。”这个侍女就是刚才 开口提醒自己的那个,眼看着她也是监视自己的一份子,云漾心中对她的愧疚立刻就变成了反感。纵然知道她这么做也是因为命令,但这并不影响,被监视的人对她心生厌恶。

    “嘎吱。”侍女行了一礼后,轻移莲步款款的走到门口,而后用温柔的动作将门打开,而后关闭。

    屋内再次只剩下云漾一人,将心中的烦闷收拾起来,云漾继续之前未完的思索。骤然被打断的思路,想要恢复却是极难的。烦闷之下,云漾却是真的想要在屋内散散步,缓解一下心中的烦闷了。

    然而,在云漾开始在起身的时候,有一块帕子从她身上掉落。云漾捡起来一看,这不就是那天上阳宫里捡到的血帕吗?

    “它怎么会在这里?”云漾心中的疑窦更大了。自己冒着惹怒百里暮杨,唯一找到的线索,就是它了。然而一块手帕而已,云漾并不认为能够给自己提供什么可靠的消息。而且这块手帕着实普通,无论是所用材料还是手工,都不是上上之作,只是因为它出现在了皇宫里,加上那上面的一片血迹,这才能够引起云漾的注意。

    百无聊赖之际,云漾漫无目的的在屋内晃悠着,同时将手中的手帕翻来覆去的看着。忽然云漾停下了自己的脚步,同时将注意力再次集中在了手中这块手帕上。准确的说,是手帕上的那一滩血迹上。

    云漾展开手帕来仔细查看,血迹粗看之下很是正常,但云漾却没有因此放弃。

    血迹看似正常,但那是在普通人看来。如果是个极精通医毒的人,只需稍加留意,在第二眼看到之后,就会立刻看出其中的不对劲。

    这血迹太鲜红了,比正常人的血鲜红的多。虽然经过这么多年的风化有所淡化,但正常人的血迹与手帕上的差别,却还是无法掩盖住。

    至少如果发现手帕的人不是云漾,这手帕上的血迹,不过是一滩血迹而已,并没有任何的意义。很明显,下药的人也极其注意分量,来让血色看起来正常。

    但也正是这几年的风化,让药与血液融和居然在此刻起了结晶,而在正常人的血中,哪怕风干的时间再久,也不会出现在这种情况!

    现在云漾无比的确定,怜妃一定是被人毒死的!

    既然怜妃的死因已经确定了而且还是云漾最擅长的毒术,这时候放弃,却不是云漾的风格了。

    将鼻子凑近手帕,用手轻轻的煽动,经过多年的风干,血迹上的味道已经轻微到微不可察的地步。尝试了一次没有闻到的云漾只得将鼻子凑得更近一些,这次她闻到了,虽然味道同样还是很淡,但云漾却可以肯定,怜妃中的毒,是自己知道的!

    这种味道,云漾曾经闻到,但这种毒她虽然觉得熟悉却又从来没见过,准确的说,这种毒的味道和自己在秦国见到的毒药中,没有一个是匹配的。

    所以这一定不是秦国所的毒药,而且就像是名贵的药材要长在比较陡峭的山崖上一样。比较珍惜的毒草也是如此,这种毒药自己从未在秦国见过,也就说这毒对生存环境是极其挑剔的,很可能只在一个地方生长。

    灯下黑,这种事情云漾是不会让它发生的。既然不是秦国所产的,按想必多半是楚国的了。而且从怜妃是中毒而死,但大部分人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情上可以退出,怜妃是慢性毒长期致命,而且这个期限,长到足以打消掉所有人的怀疑。

    如果说对方是一个宫内的人,那他就必须有一个长期的毒药供给者来为他长年累月的提供这种稀有的毒药。如果下毒的人不是宫内的,那他就必须有一个身份,一个可以让他轻松进出楚国皇宫的身份!

    两件事情都并不容易做到,尤其是长时间的,所以云漾推测,这个毒药多半是生长在楚国甚至是楚宫的毒物了。

    云漾突然想到了那天上官媛突然中毒晕倒和太后宫里奇怪药香的事儿,这三件事儿到底有没有联系呢?

    毕竟两人的症状和怜妃的症状虽然不像,但却有一点基本上雷同——无论是中毒的上官媛,亦或者是太后宫内的奇怪药香,它们都是极其清淡的。如果不仔细探查的话,哪怕是一点点的小走神儿,就会彻底的忽略掉这一点。

    更重要的是,对方竟然可以在太后宫内和皇妃宫内自有走动。楚国皇宫内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人,并不多!

    如果不排除贼喊抓贼的话,最可疑的人基本上只剩下三个了!

    第一个,自然就是太后了。在自己宫内设下诡异的药香,这种事情她做事最容易的。至于上官媛宫中毒只要她收买了上官媛宫内的侍女,就可以轻松做到这一点。一个是皇妃,一个是太后,谁的权利更大,侍女不会不清楚。但是太后做这件事情却有一个最大的疑点,她与上官媛是利益共同体,如果让上官媛装可怜的话,大可直接用比较猛但却对身体伤害不大的毒药,这种长期的,又对身体有伤害的毒,自然不应该是上上之选。

    第二个自然就是上官媛本身了,同样的,只要设计让一个侍女中招,买通她并不难。然而上官媛本就是一个大小姐,长期中毒这种事情很可能造成的代价就是让她失去一些东西。如果倒霉些,失去的是生育能力,她所做的一切可就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了。所以说,同样的,上官媛的嫌疑也可以排除掉了。

    当然,如果真的还有其他证据的话,太后和上官媛的嫌疑还是有的,但最不容易想到的那个,却往往就是最可能做这件事情的人。

    加上这人曾经做过的事情,以及他现在的身份,如果这件事情真的是他做的……

    想到这里,云漾的身体忍不住泛起一阵寒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