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七章 夜探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抹殷红娟帕,燃起云漾对自由的渴望。慕容渊的讪笑,还有宫女小斯的陪笑。虽然让她在这深宫里,些许的感受到人气。但是,莫名的空虚还是充溢着云漾的整个灵魂。

    “唔……”一阵子柯南附体的云漾。揉捏娟帕上的殷红,偶尔放在鼻子上。嗅了嗅上面的血腥。掺杂着熟悉的毒物味道,怕这就是跟怜妃接触的最直接证物了。只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她也无暇顾及。当务之急,她只想彻查当年的事,而当今的太后、百里暮扬和上官媛便是这件事的突破口。

    只是这个百里暮扬。一旦有人触碰怜妃这个尘封的记忆。他便俨然一副暴戾君王的姿态。那日在上阳宫发生的事,就是最好的证明,怕是自己去问了百里暮扬。保不齐她又会遭遇了比禁足更可怕的事。不过这事一出。对当年造成怜妃中毒的人。刚好会因自己放松了警惕,这个时候怕是调查这件事的最佳时机。

    既然。皇宫里的谈及此事,瞬间惊龙色变。讳默深沉,看来此事只能悄悄的进行了。

    “她可在?”那令人厌弃的慕容渊的声音兀自的响起来,这时不时的查岗。着实的让云漾不悦,“云姑娘,云姑娘……”

    慕容渊得了侍女的肯定,还在尽职尽责的确认,这让云漾很是不满,连叫几声,云漾直接掩被而卧。

    “云姑娘。”接连没有得到云漾的回答,让慕容渊有些担心她会耍了心计,出了这寝宫。到时候百里暮扬知晓,怕是自己脱不了干系。

    慕容渊猝不及防的开门,让云漾着实吓了一跳,这忠贞不二奴才,倒也是大胆包天,他也不怕看到什么不该看的吗?他也不怕百里暮杨阉了他?

    不过,很快的,云漾就懂了,这慕容渊并不担心自己会冒犯,在他的眼睛上,赫然的系着一缕红绸。

    见此情景,云漾端坐了起来,面目浅笑,露出点点梨涡,旋即,又面带难色,低声怒吼。

    “你是没有敲门的习惯,还是对我不甚放心,蹲在门口都不放心,难道害怕我地遁了不成?”云漾此刻的苛责,倒真是让慕容渊有些纳罕了,这个女人,还是这么难对付。

    “敲门?”慕容渊满腹狐疑,这个女人倒是难以对付,满脑子的新鲜词汇,已是让自己应接不暇了,莫不是自己在门外低声求见,能被这敲门声掩藏了不成。

    “是,这是对别人最起码的尊重好不了。”云漾没好气的冲着慕容渊说道,却俨然忘记了,这泊来的词汇,也让慕容渊奇怪。

    不过,他们也早已见怪不怪,习以为常了。要知道在这偌大的楚国,什么事情都是有可能发生的,只是谁都不愿去提及,毕竟那是皇族的家事。

    慕容渊缄默不言,倒退着准备出了这寝宫。云漾安然无恙,对于他来说,倍感欣慰,其他的他也顾不得许多了,反正有这众多的宫人,给自己做证。

    “等等……算了,你出去吧。”云漾原本打算暗中从慕容渊的嘴里,翘到她想要的东西,但是转念一想,这百里暮扬身边的狗腿,保不齐在每日一汇报里,都告诉给百里暮杨了。到时候百里暮扬再来找自己麻烦,反而弄巧成拙。

    “诺。”慕容渊拉下红绸,望了望已然合眼而卧的云漾,不明所以。不过只要她不出去见了旁人,他也不担心她耍什么花招,慕容渊瞥了眼门外,长舒一口气。

    关门声一起,一见慕容渊退了出去,云漾腾地坐了起来。百里暮扬已然做不了自己的突破口了,那么,这偌大个楚国皇宫,就只剩下太后还有上官媛两个人了。

    云漾拢了拢自己额前的碎发,把它放在自己的脑后,仔细的思量着之前从别人那得来的点滴线索。

    这太后原本并不是百里暮扬的亲生母亲,在先皇在世之时,她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嫔妃,地位不若怜妃。

    然而,却能在怜妃突然暴毙之后,轻松得了百里暮扬的监护权。素来楚国皇子,都是按照巡例,母妃去世,都会过继给皇后的。先皇怎么可能把百里暮杨许了一个明不转经传的嫔妃,即使有上官家做后盾,也不可能让先皇破例。由此看来的话,怕是当今的太后使了手段的。

    云漾仔细回忆起在这些日子里和太后有交集的地方。虽然只是偶尔和太后相处,但是她能很明显的感觉到,太后心思缜密,是一个难以对付的硬茬子。

    作为怜妃暴毙,最大受益人的她,能够排除异己,登上无尚的凤座,怕是也有她一定的本事。

    那么,这个老谋深算的女人,怎么可能轻易的留下把柄,让人捉了她的痛处,毁了她的地位,如此一来,太后怕是也难以成为突破口。

    云漾悄然的从床上爬了下来,拿出房里的笔墨纸砚,开始做更加细致的分析。

    “排除了百里暮扬,太后,那唯一剩下的便是上官媛了。”云漾嘴角漾起一丝完美的弧度,浅浅的梨涡,映衬的云漾格外的迷人。若是破了这个大案,回去之后,怕就是个福尔摩斯了。

    说起这上官媛,家室地位显赫,她的父亲,也是楚国境内,一个声名鹊起的诸侯王,私下里幼年的上官媛就入了皇宫,做了百里暮扬的陪读。

    她是太后的侄女,在很早时候就做了百里暮样的女人。说起来怕是跟百里最久的女人了,百里暮杨能够登上皇位和上官家也有说不清的关系。徘徊在上官家和皇家之间,上官媛知道的秘密绝对比任何一个宫人都多。

    只是,这上官媛素来不安于本分,一心想要得到皇后之位,有欲望的人最好突破却也最容易失控,她和太后以及上官家利益一体,会真的道出实情吗。

    如今怜妃阖然长辞,怕是对当年身在襁褓的她也没有太大的影响,对她来说出卖谁,都会不已为意。

    毕竟不是一个辈分的人,道听途说得来的消息,怕是也就她知道的最多了。

    如此一来,上官媛就成了云漾调查此事的唯一突破口。

    云漾想到这,手指轻扣着桌子,发出清脆的响声。

    “云姑娘,你有什么事吗?”有了上次教训的慕容渊,在远处站着,一刻也不敢松懈。马上派来一个丫头过去询问云漾的情况。

    “没有,就是有些无聊罢了。”云漾收了自己的鬼画符,她可不打算让慕容渊知道,成为她暗里潜入上官媛宫中的掣肘。

    “也是难为了姑娘,不然奴婢陪姑娘说话解乏。”果然是玲珑剔透的丫头,这样一来,便近距离的掌控了云漾的动向。

    这该死的百里暮扬,帮他调查生母的情况,却落下禁足的下场,看来她也不能使了功夫,这样一来,必定会惹了麻烦。说不定很快,太后那边就会知道消息。

    自己上一次的事,已然引起了太后的警惕,若是这次再让太后得了把柄,真治她个忤逆之罪,怕是日后出这宫门,便是遥遥无期了。云漾从来不知道自己已经开始慢慢熟悉起宫廷生活的准则。

    “云姑娘,云姑娘。”丫鬟推了推沉寂半晌的女人,这云漾总是有入定失神的时刻,怕是得了心病了,“莫不是云姑娘身子有恙,不若我请了慕容总管,许了姑娘,在门口走动?”

    “可以在外走动?”云漾一听到这个消息,高兴的点了点头,从重伤至今,她也卧居了很长的时间了,若是再不活动,见见光,恐怕真的要发霉了。

    云漾找了双轻便的靴子,等着慕容渊的首肯,若是从了,她伺机潜入,总比半夜三更潜入,会合适的多。

    “云姑娘,请。”宫女伶俐的把云漾带出了房间,云漾此事才发现在这巴掌大的寝宫里,院里怕是有二十多的随从,还不算这服侍的丫鬟太监们。

    但见,他们的身上配着一把长刀,他们百步一站,百步一站,虎视眈眈的望着云漾。

    她斜眼睥睨,有点恨恨的在心里吐槽百里暮杨,不就是一个软禁,至于那么兴师动众吗?他也太把她当成是个角色了吧,若是贸然的冲了出去,估摸着整个后宫都要沸腾了。

    云漾无奈的撇了撇嘴,“我乏了,可能是太久没有出来晒太阳了吧。”

    云漾打消了白天探路上官媛宫中的打算,决定半夜偷偷的潜入,不过这些林立的侍卫随从,倒是很是讨厌,怕是她还得做了别的计划,让他们离开自己的视线范围之内了。

    “还不扶着云姑娘。”慕容渊大声斥责着宫女下人没有眼色,怠慢了云漾。云漾也是好笑,这个狗腿,总能把自己撇的干净,把矛头引向别人。

    云漾嗤笑了一下,但凡自己是一个草菅人命的主,她绝对不会放弃第一个结果了慕容渊这个“恶人”。

    “还是不劳总管费心了。”云漾冷冷的说着,毕竟没了自由,让她对他客气,估摸着是白日做梦了。

    “云姑娘,这是哪里的话,皇上吩咐,我们也是听命的事。”

    罢罢罢,这该死的慕容渊,自己还没有出去,都已经这样,怕是自己出去,保不齐又有了什么旁的事,这皇宫真是让她郁闷的紧。

    云漾懒理慕容渊,瞧不远处望了望,而后便回了卧室,做着下一步的计划。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