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八章 伺机而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掌灯时分,宫女侍卫小心翼翼的伺候着云漾休息,在看着云漾轰然入睡的功夫。服侍的丫鬟便从房里退了出去,伴随着一声“嘎吱”的关门声后,云漾警觉的睁开了双眼。环顾四周,准备着伺机而动。

    “云姑娘可曾睡下?”门外慕容渊老实本分的恪守他的职责。

    “睡下了。这一天姑娘也是辛苦……”私下里。宫女侍卫还是会讨论宫中的琐碎。

    “住嘴,你们有几个脑袋,做好自己的本分就好了。”慕容渊低声怒吼着。警醒着这些个没记性的丫头。

    “嘎吱……”慕容渊果真还是不放心,慢慢的指使着侍女打开房门,透过门缝看着云漾熟睡的模样。

    这该死的慕容渊。只能禁锢外在的一切。哪里又能掌控人的心思。

    但见云漾眯缝着双眼,借着微弱的光,看慕容渊点头示意。关了房门。

    云漾满心窃喜。怕是她已然魅惑了外面的人。为今之计,只需要调虎离山。她便可以走出这宫闱,去上官媛的宫中。了解她想要知道的一切。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宫墙内,打更的太监警惕着众宫人的同时。却也暗示了云漾这样做,是合乎情理,不会有人会想到是她做的。

    “三更天了。”云漾望着门外的斑驳影像,原先的人头攒动,如今也成了少数的几个人。

    云漾大喜,深觉此时是她施展火能,放火的最佳时机。

    却见,云漾在察觉外面没了声音之后,便起身蹑手蹑脚的起身,穿上了夜行衣,趁侍卫随从换岗的时候,朝着合欢殿的方向,准备施展火能,但是云漾突然迟疑了,这宫殿的主人,能否达到她的目的,还未可知。

    原来,这合欢殿里住着是一个美人,她是朝中重臣的女儿,这是白天,云漾和侍女闲聊的时候,知道的,只知道平素里因为不受宠,所以深居简出。

    一开始云漾也在思考,在合欢殿施展火能,会不会功效不大,但是合欢殿对于她来说,是距离自己所在宫殿最近的地方,她的火能估摸着,也只能施展到那个地方。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云漾不得已在合欢殿放了火,若是收效甚微,没有把慕容渊他们调离,怕是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功亏一篑。

    但是,合欢殿是她唯一逃离的机会,无论结果如何,云漾都想去尝试一下?于是,云漾用手诡异的一指,激发自己体能的火能,慢慢的合欢殿上冒出了丝丝的火苗。

    “但愿里面的人没事。”云漾关了窗户,快速的躺在床上,祈求着火势不要太大,但是也要对慕容渊他们有作用才是。

    约摸一盏茶的功夫,合欢殿那边还是没有传来走水的消息。

    “是不是,我放的火太小了?”云漾忐忑不安的坐了起来,准备再去一探究竟。自己自从在法场下来后,身体就断断续续一直出问题,这还是她第一次在楚宫使用火,她心里也有些打鼓。

    然而就在这个功夫,合欢殿的方向,传来了嘈杂的声音。

    “怎么了?”却听到门口慕容渊警觉的站了起来。

    “回总管,合欢殿那边走水,火势有点大了。”外面一个随从焦急的汇报着情况,“我们是不是该去帮帮忙……”

    “走水?太好了。”云漾差点兴奋的叫出声来,好在自己的火能因为伤势的原因,没有受到完全的影响,不然拖着周身的伤势,她还真不知道,在这半夜三更天,偶遇了慕容渊,她该怎么逃脱了出去。

    “怕是不妥,毕竟我们也有任务在身。”一听就是慕容渊的声音,慕容渊回头望了望紧闭的房门。

    “总管大人,主子身陷囹圄,若是再不施救,怕是就要葬身火海了。”一个宫女苦苦的哀求着。

    “这该死的慕容渊,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见死不救。”云漾一面满怀不安,若是这个美人真的因为自己殒命,怕是自己难辞其咎;一面又不停地苛责,这迂腐的慕容渊,若是知道慕容渊如此,她宁可不出去,也不会让合欢殿的美人出了状况。

    “这……”迟疑的慕容渊望着合欢殿方向,诡异的大火,又望了望跪在地上苦苦哀求的宫女,虽然合欢殿里不过是个不受宠的美人,但是她是重臣的女儿,怕是自己也不好懈怠,“火势又大涨的趋势,可能会波及过来,你们几个……”

    慕容渊安排着救火的战略部署,细致的慕容渊,让云漾感喟万千,难怪百里暮扬如此器重他,做任何事,他都会考虑周全,不会超脱自己的职责之外。

    “嘎吱……”

    不用说又是慕容渊,这该死的男人,好在自己也不傻,放了火,又折回到了床上,不然还真没有把慕容渊引走,反而会给自己引来一大波的人,搜查着自己。

    慕容渊瞥见入睡的云漾,安排了两个宫女,好生的服侍着云漾。

    “你们几个,好生的看管,不然小心你们的脑袋,其余人跟我去合欢殿。”慕容渊总是不失时宜的提醒着看守的侍卫,若是让云漾出去了,他们所有的人都会受到影响。

    门外人头攒动,云漾邪魅的笑了一下,此番万能出去,她还真不想回来了,好好的整整这个令人讨厌的慕容渊。

    云漾警觉的望了望窗外,确定慕容渊走远后,便悄声起来,把枕头塞进被子里的在确定假象制造好之后,云漾起身准备出去。

    “这火着的奇怪,怕是天火吧。”看守的一个侍卫望着合欢殿的大火,兀自的说着。

    “嘘,小声点,要是让别的人听到了,怕是对你我不好。”另一个侍卫警觉的拉着另外一个人,朝屋里望去。

    “嘁,什么天火,地火,告诉你们这是姑奶奶放的火。”云漾望着从上而下燃烧的大火,露出诡异的笑容,“希望美人你没事。”

    云漾又望了眼已然被撤走大半的侍卫,顿时欣喜万分,悄悄的把自己前两天无聊时自制的迷药取了出来,趁他们不备,迷晕了宫女侍卫,趁乱跑了出去。

    却说上官媛这边,入夜时分,侍女们安排着上官媛就寝的事宜。

    “娘娘,这几日气色好转,皮肤红润了不少。”随侍的侍女小心翼翼的给自己的主子,卸下一身的妆容。

    “是吗?”上官媛透过铜镜,端详自己娇俏的容颜,脸上的眼袋早已舒展开来,没有了先前的疲惫。

    也难怪,人逢喜事精神爽。这个云漾,想着百里暮扬的宠爱,肆意妄为,竟然去了上阳宫,怜妃娘娘生前住的地方,要知道那是皇宫里的忌讳。

    上官媛听说,上阳宫因为鲜少人去,内里格外的阴森、诡异。想到这,上官媛心里竟然有一丝惧怕的,冷不丁的竟然打起了冷颤。

    “娘娘,你是怎么了?”侍女关切的问道。

    “没什么。”上官媛斜眼睥睨的望着侍女,“不该你问的就不要问。”

    “诺。”侍女悄然往后退了退,瑟瑟发抖的模样着实的惹怒了上官媛,但见,上官媛杏眼圆瞪,狠狠地剜了一眼侍女。

    “娘娘息怒,奴婢不该悖了娘娘的意思。”服侍的侍女扑通跪在了地上,不停地掌掴自己的脸颊,须臾的功夫,她的脸上俨然被殷红取代。

    “好了,起来吧。”望着已然红肿的面颊,上官媛笑吟吟的卸下耳朵上的耳环,“云漾那贱俾怎么样了?”

    “回娘娘,还被软禁着。”侍女躬了躬身子,低声回答道。

    自从云漾贸然进入上阳宫,怜妃娘娘的禁地之后,上官媛每日都会了解云漾的最新动态,每每听着云漾被百里暮扬打伤,并且还被软禁的消息,她的心里就异常的兴奋,就连睡觉都比前一阵子好了不少。

    “如此甚好。”上官媛退了左右,兀自的躺在床上休息,每每的枕着云漾的消息,让她很快的就进入了梦乡,连合欢殿走水都没有把她吵醒。

    “这是个猪吗?”云漾已然离开了禁足的寓所,来到了上官媛的地方,原本以为这个女人会醒着,自己会大费周章的用了迷药,再次迷了宫女侍卫,没想到自己走到上官媛的身边,竟然那么的轻易。

    云漾瞥了眼空无一人的寝宫,这上官媛怕是平素里,人缘也不是太好,不然也不会这般的模样,合欢殿走水这么大的事,都没有人,敢进来通传。

    再不然,就是上官媛本身冷漠,听到合欢殿走水,而后又重新睡下。如果真是后者,那上官媛是否也太禽兽了。

    云漾无奈的摇了摇头,坐在上官媛的身边,怔然的注视着她,她可不想,警觉了对方,让上官媛本能的大喊,叫来了其他的人。

    “怎么还不醒?”云漾百无聊赖的望着熟睡的上官媛,这个女人的睡功也真是让人咋舌。

    “啊……”云漾都被这女人传染了去,竟然在上官媛的住处打起了盹来。

    不过很快的,云漾就强打起精神,目不转睛的盯着上官媛。

    “谁?”黑暗里,一个人影出现,盯得上官媛有了压迫感,她警觉的睁开了双眼,正要大喊的功夫,却让云漾用手捂住了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