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九章 皇后之位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面对上官媛发散的瞳孔,云漾就觉得好笑,她到底因为什么害怕成这个模样。

    不过。不用说,云漾也知道,无非是觉得自己怎么能从软禁的琉璃宫里出来罢了。

    “我放开你。你不许大喊大叫的啊。”云漾的手被上官媛弄得湿哒哒的,让云漾感觉很不舒服。

    再则。有些事。不放开上官媛,怕是也无法进一步进行。

    上官媛被云漾紧箍的脸颊,有些生疼。她是最讨厌别人弄坏了自己倾国倾城的脸,尤其是她现在最大的敌人——云漾。

    上官媛微蹙双眉,一双杏眼泪眼汪汪的点了点头。

    “我相信你啊。不许叫知道吗?”云漾一手从自己的夜行衣里掏出手帕。准备松开手之后,好好的擦拭一下她的手。

    她这洁癖可是从没有因为穿越而消失殆尽,反而是更加严重了。怕是没有了护手液。她都开始怀疑自己的手洗干净了没有。

    “如意。如意——”一松开上官媛的手,上官媛就迫不及待的呼喊着她的贴身侍女。

    女人的话。果真不能轻易的相信,有一句话叫什么来说。说是非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好在云漾有所准备,她也不怕她大声嚷嚷,兀自。大咧咧的走到桌子跟前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诸侯国进贡的西域春。

    “啧啧,好香啊。”云漾满意的闻了闻茶水,朱唇微张,咂了一口茶,“媛妃娘娘,果真是好命。”云漾一边喝着茶,一边肆无忌惮的望着上官媛,丝毫没有一丝的紧张。

    让上官媛都觉得是不是自己不在自己的宫里,在云漾的琉璃宫,这让上官媛紧张的看了一下周围,确定是自己的寝宫,“他们人呢?”

    空无一人的寝宫里,让上官媛着实的恐惧,自己平日还没有交代,如意肯定会第一时间到自己的跟前,今天他们难道都起了吗?

    上官媛望了望云漾,一身的夜行衣装扮,腰间一个深色的鼓鼓的锦囊,若不仔细看,绝对也看不到,其他短刀、匕首之类的,云漾的身上并没有。

    不是说云漾重伤吗?看来这女人有诈欺的嫌疑,看来自己的小心提防着云漾才对。

    “在呢。”云漾夜探上官媛宫中的时候,见如意上前轻唤上官媛,可是她却一点反应都没有,趁这个功夫的时候,云漾已经用了迷烟,把侍卫宫女迷晕了,而后进入寝宫的时候,还没等如意大喊,就已经制服了她,并把她挨着柱子上靠着。

    “如意……”上官媛猛然坐了起来,在喊了几声没有效果之后,于是瘫软的坐了下去。

    “说吧,你找我什么事?”上官媛有些担心,下人走漏了风声,云漾是来找自己麻烦来的,不过她已经决定把责任推到如意的身上,反正她也晕厥了,也不可能和自己对质。

    “什么事?”云漾心里咯噔一下,自己也没有走漏风声,怎么上官媛知道了,不过这样也好,省的自己麻烦了,“媛妃娘娘估计也知道我的事,莫名其妙的受了伤,还被禁足,我真不知道为了什么?”

    云漾坐在桌子旁边,唉声叹气的望着上官媛。女人的本性,百里暮扬宠爱自己,她肯定会嫉妒自己的,自己去上阳宫估计也跟她有关系吧。

    “不知道为什么?”上官媛心里满满的是窃喜。

    云漾斜眼睥睨一切,上官媛的窃喜也在云漾的视线范围之内,看来自己被设计陷害,跟上官媛绝对的有关系。这个仗她要慢慢跟上官媛算。

    “嗯,听宫女议论,说是上阳宫是怜妃生前的宫殿,后来怜妃不知道怎么死了!有人说是被毒死的,我好奇嘛。”云漾故意是非八卦的说道。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我进宫虽然有些时间了,但是皇宫里的事,我还真没打听那么多。”上官媛何等的聪明,再说这件事跟太后有关,自己凭什么听了云漾的话,出卖自己的姑母。

    “哦,是这样嘛。”

    这个上官媛倒是会做人,谁不得罪,不过还就不信,不能左右了你。

    这皇宫里,有谁不知道上官媛想要当皇后,看来得投其所好才行。

    “嗯,云姑娘哪需要问我,问皇上不就得了。”上官媛明知道云漾被百里暮扬打伤,还被软禁就是这触碰了百里暮扬的禁忌。

    “媛妃娘娘,你看……”云漾没有办法,只有露出身上的伤势,“再问怕是小命都没了。”说完云漾嘿嘿的笑了起来,“我是好奇,媛妃娘娘你母仪天下,你就告诉民女呗。”

    云漾这个拍马屁的功夫也是厉害了,媛妃只不过是个妃嫔,竟然让自己称作母仪天下,这是对后宫女人无尚的殊荣,看她的姑母就知道了。

    “哎呦呦,云姑娘可真是会说话,我可是听说皇上可是喜欢云姑娘的紧呢。”上官媛话里满满的是对云漾的羡慕、嫉妒、恨。

    “只要媛妃娘娘告诉怜妃娘娘的事,我退出,而且还帮媛妃娘娘当上皇后。”云漾根本就对百里暮扬没有兴趣,也没有想过要在这长期待下去,就是觉得好奇,怜妃的死哪里是那么简单的事。

    “是嘛?云姑娘可不能冤枉我,这皇后之位哪里是我们左右的。”上官媛上下打量了一下云漾,百里暮扬是宠她,可是没有宠到会听云漾的摆弄吧。

    望着上官媛满腹的疑窦,云漾知道,她根本就不信自己,而她也不能说,她决定离开楚国的事。

    “民女也知道媛妃娘娘有所犹豫,我对皇上的感情,有目共睹,怕是不会取悦百里暮扬的。”云漾朝琉璃宫方向看了看,走水已然得到了控制,看来自己不能再和上官媛拖延时间了。

    ——这上官媛也是麻烦,竟然不相信自己,难道真跟她说自己是二十一世纪的,该回去了,还是说自己预备离开楚国,回秦国了,无论是哪一个说出来,都会让上官媛怀疑,这没有主心骨的女人,泄露了天机,自己死一万次估计都不够了。

    ——云漾,她有什么本事让我当了皇后,难道只靠说的,嘁无非是打算了解当年的情况,讨百里暮扬欢心。再则说了,一个女人有多大的本事,左右皇上立后,要真的可以,太后就可以了,哪轮得到她,这云漾真是想得美。她云漾是当今皇上,这么说,还能让自己相信,她云漾就算了吧。

    两个女人各怀鬼胎的相互对峙着,谁都不愿意退让。

    云漾从上官媛的鄙夷不屑里,知道上官媛根本就不相信自己,看来只有重新想办法,让上官媛相信自己了。

    云漾走到上官媛的身边,看了看上官媛的气色,虽然还是有些倾国倾城之貌,可是她还是有疾在骨髓里,没有根治。

    “媛妃娘娘体内的毒素怕是没有清除干净?”云漾坐在上官媛的身边,一本正经的给她把了脉。

    “是嘛。”上官媛原本就怀疑自己中毒跟云漾有关,现在倒好,她没问,她反倒说开了,她到要看看这丫头搞什么鬼。

    “你告诉我怜妃娘娘的事,我帮你彻底祛除体内毒素,并保证你怀上皇子。”云漾可是毒叟的关门弟子,看了一眼,把了脉,就知道上官媛体内的毒,没有从根本上解除。

    皇子?一听到可以怀了皇子,上官媛的心咯噔了一下。

    若是真的跟百里暮扬生个皇子,当上皇后是很有可能的,比云漾刚才的建议靠谱多了。

    到时候,目凭子贵,皇后之位还不唾手可得,假如说百里暮扬不愿意给她个皇后当当,自己的父亲也能带领群臣施压,到时候百里暮扬定没有办法拒绝。

    想到这,上官媛竟然露出了贪婪的笑容,云漾知道上官媛已经心动,就等着她告诉自己,怜妃娘娘的事了。

    “媛妃娘娘……”云漾试探的叫着这个正在做着美梦登上皇后之位的上官媛,这个女人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不过对自己也是件好事,清除了体内的余毒,还有了皇子,何乐而不为。

    “条件确实诱人,不过我凭什么相信你。”上官媛上下打量了一下云漾,她一个黄毛丫头,怎么可能比宫里太医厉害,太医都没办法实现,她三句两句就让自己相信她,是不是也太随便了吧。

    “难道媛妃娘娘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吗?”云漾被这个警觉得女人折腾的都无语了,这上官媛果真不是一般的好对付。

    上官媛睥睨一切,云漾的小伎俩,她早就掌控了,想要让自己就范,她也是够天真了。

    还身份,难道还是哪个神医的弟子不成,如果真是,怎么就没见把自己医治好。还皇子?哪那么容易,若是云漾真的可以做到,太医院的酒囊饭袋就真的可以卷铺盖,滚回乡下种田去了。

    “媛妃娘娘可曾听说过欧阳匪?”云漾只好摆出她曾经的名号。

    “欧阳匪?是谁,没听说过。”上官媛怎么可能没有听过这个名字,她甚至还怀疑过这个云漾和欧阳匪的关系,只是又亲手推翻了。看来这个云漾为了套取当年的事,可真是煞费苦心啊,一会保不齐又说了哪个扬名天下的人了。

    第90章 真凶

    “孤陋寡闻。”云漾撇了撇嘴,竟然不知道她的名号,这上官媛得是多么迂腐,多么愚蠢的一个女人。

    “欧阳匪,乱城之主。”云漾望着云里雾里的上官媛,只好继续说道,“毒叟的弟子,媛妃娘娘,毒叟总该听说过吧。”

    云漾鄙夷不屑的摇了摇头,这个上官媛她的脑子了,难道只是皇后之位吗?都不带关心一下江湖的事吗?更重要的事,连自己的名号都不知道,真是让自己情何以堪呐。

    “毒叟?”望着云漾期许的眼神,上官媛心里就觉得好笑,“你是说那个乱城毒叟?世上没有他下不了的毒,也没有他解不了的毒?”上官媛故意大声地解释着,妄图拖延时间,这云漾一会一个样,就是想要自己说出怜妃娘娘的真相,保不齐这是百里暮扬派过来的,也说定是这云漾想要报复自己,才会过来跟自己说那么多,有的没的。

    上官媛瞥了眼有知觉的如意,有了第三人给自己作证,就算是百里暮扬说自己触碰了皇宫的禁忌,也可以把责任推脱给云漾这个死丫头。

    “唔……”云漾长叹了一口气,好在上官媛听说过毒叟,不然她还真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迷惑的了上官媛。

    “这又有什么关系。”上官媛起身从床上走了下来,兀自的坐在如意面前,企图挡着云漾的视线。

    “欧阳匪是毒叟的弟子,而我是欧阳匪的师妹,难道媛妃娘娘没有听说吗?”云漾警觉的走到上官媛的身后,自己进来也只是把她打晕了,现在也是时候该苏醒了。

    但见,云漾从锦囊里取出她自制的毒药,在如意面前轻轻一撒,在如意还没有喊出声音时,如意又晕了过去。

    “你……”上官媛最后的筹码也被云漾给破坏了,看来,她得小心一点,别让这云漾耍了花招。

    这个上官媛果然不是那么好对付,原本以为她不过是靠着家里的关系,才让自己稳稳的待在这个位置上,看来她也有自己的本事,可以排除异己,自己绝对不能低估了这个女人。

    “媛妃娘娘,肯定也知道毒叟没有他解不了的毒。”云漾做完这一切的事之后,坐到上官媛的对面,“放心你的如意没事,有我在呢。”

    云漾笑了笑,这么轻易的就能让如意晕厥,这会上官媛该相信曾经如意告诉她的话,她是毒叟的关门弟子了吧。

    上官媛瞥眼望了下云漾,眼中依旧是对云漾的不信任,哪怕曾经如意告诉自己,她是毒叟的关门弟子,她也绝对不相信,云漾一个女人家家,会学这门恶毒的技艺,就算是她会,也不一定是毒叟的关门弟子,保不齐是哪个江湖郎中,给她了教了哄骗人的伎俩。

    “好吧,既然媛妃娘娘如此的不信任我,我在这待着,也没什么用了,那我只好离开这里了。”云漾望了望合欢殿已近快扑灭的火情,她出来的时间太久了,她必须得赶快回去了,不然这边没有打探出什么来,那边慕容渊又发现自己不在,那就真的大事不妙了。

    说完云漾就起身离去,就在准备走的时候,上官媛终于还是忍不住叫住了云漾。

    没办法,谁都没办法了解上官媛想要一个皇子的心情,她入宫最久陪百里暮杨最久,甚至承宠最久。但是这么多最久却也没有成全她一个孩子。她已经没有更多的年华去盘算了,如果她不能拿下这个皇后的位置,上官家就会把她当作丢弃的棋子,送新人入宫,她没得选择了。

    看着云漾说罢便慢慢的朝宫殿外走去。上官媛心里的小人不断进行着博弈。

    云漾,毒叟的弟子,可信吗?真的可以解除我身上的毒素吗?她不是侥幸吧。上官媛望了望如意,她的晕厥只能证明她会用毒,仅凭她说就能证明她是毒叟的弟子,那自己说是皇后又有什么不妥。

    可是,百里暮扬现在对自己的态度,远远不及对她,自己又怎么能把她排挤出去,看来有子嗣是唯一的办法,自己又不会吃亏。

    而这边,云漾就快要离开上官媛的寝宫了,还没有间上官媛挽留自己,眼瞅着就要失败的云漾,已经打算回琉璃宫,等着身上的伤,完全好了,她就离开楚国。

    “等等。”突然上官媛起身挽留云漾。

    云漾难掩心中的欢喜,“还没走呢。”

    “你说你是毒叟的弟子,有什么可以证明你的身份的,不会就是红口白牙,还有度晕如意的药粉吧。”虽然上官媛心里已经有点相信云漾的身份,但是她还是出于本能的担忧,云漾是歪打正着。

    这个上官媛,果真不是个善茬,总是这么的小心翼翼,要说怜妃的死,跟她没有关系,打死她也不相信。

    “证明,证明。”云漾在自己身上不停地摸索着,搜索着可以当作证物的东西。

    上官媛坐在一旁等待着,这个云漾,倒是有趣的很。

    “呐……”云漾从身上拿出乱城的令牌,把它丢给了上官媛,反正上官媛又不知道什么乱城不乱城的,拿它证明是再好不过了。

    却说这上官媛拿着令牌,仔细的端详着。

    令牌不过巴掌大小,周围镌刻着龙腾,中间赫然一个令字,下面一行小字:乱城之主:欧阳匪。

    “这?”上官媛晃了晃手里的令牌。

    “欧阳匪正是本人的师姐,毒叟的弟子。”上官媛的细致让云漾喟然,这个女人,心计城府太深了。

    “哦。”上官媛拿着令牌反复查看了很久,一旁的云漾已经灌自己了好几杯的茶水了,这会肚子都有些饱涨了。

    “好,我相信你。”上官媛冷不丁冒出的话,让云漾喜出望外,只要上官媛相信她,自己慢慢的就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知道的事了。

    “不过我只能告诉你毒是谁下的,至于其他的,还得云姑娘自己去查了。”思忖良久的上官媛,已经有了很好的对策,云漾既然这么想要知道是谁下的毒,她只要告诉她,貌似结果不会影响到她们分毫,而她又答应给自己祛除毒素,若是不做,她也没有什么关系。

    “嗯,好。”云漾想都没有想,点头等待上官媛告诉自己是谁下的毒,只要知道了,顺藤摸瓜,她也能推测出是谁干的。

    云漾这样想着,等待着上官媛告诉自己,然而良久,上官媛都一声不吭。

    云漾收了心中的窃喜,抬头正好与上官媛四目相对。

    云漾放下手里的东西,望着神情诡异的上官媛,她此刻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的眼睛,仿佛要洞悉自己,看穿自己似得。

    “咯噔……”

    云漾的心里冷不丁的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在作祟,她总觉得上官媛说的这个人,肯定是她不想知道的人,这玩味的眼神,哪里是要告诉自己,反而有可能是把自己拉进陷阱里去。

    上官媛满意的望着云漾,云漾的不安,让她窃喜。女人天生的嫉妒心作祟,再一次让上官媛坐了上风,只是云漾开出的诱人条件,她却是有所怀疑,不过她选择了既不是不说,又不说全的伎俩。

    上官媛冲云漾笑了笑,难得放下她媛妃娘娘的架子,竟然自己倒起水来,狠狠的咂了一口,这阴冷诡异的面容,让云漾越发的担心了。

    “媛妃娘娘,时间也不早了,我也该回琉璃宫了。”云漾起身拿起桌上的令牌,准备逃离这地方。

    她突然觉得自己太异想天开了,怎么会相信上官媛会就范,告诉自己事情的真相,如果真是跟太后有关,她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同意帮助自己。毕竟怜妃是百里暮扬的亲生母亲,如果他知道了,依他的性格怎么会善罢甘休。

    云漾这才意识到,自己没有考虑周全,她一个不被繁文缛节干扰的女人,怎么可能斗得了他们,别看她们只看什么四书五经,可是这心计,可是堪比甄嬛传里的人物了。

    “怎么云姑娘不想知道了吗?”上官媛没有起身,似笑非笑的坐在那里,瞥眼望着正准备离开的云漾。

    想知道真相的也是你,此刻想要逃避的也是你,云漾跟我斗,你还是太嫩了。

    “谢谢你,媛妃娘娘。怕是再不走,就真的走不了了。”云漾尴尬地笑了笑,头也不回的准备要离开。

    倒不是说她怕慕容渊发现她不在琉璃宫,就算是发现了,大不了抓回去,再被禁足,可是她心里的忐忑,让云漾想要离开这是非之地。

    “云姑娘不要那么心急嘛,耽误不了你多久的时间。”上官媛起身拉过云漾,“下毒的人就是……”

    “不……”上官媛眼神里的一丝玩味,让云漾更加的不安,她慌忙阻止这上官媛说出的事实真相,然而这一切都晚了。

    “乱城,毒叟。”一个熟悉的名字,已然从上官媛的嘴里蹦出。

    云漾瘫软的坐在了凳子上,望了望绕有深意的上官媛,这个女人冷冽的眸子,抽搐的嘴脸,看的自己更加的不安起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