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十章 真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孤陋寡闻。”云漾撇了撇嘴,竟然不知道她的名号,这上官媛得是多么迂腐。多么愚蠢的一个女人。

    “欧阳匪,乱城之主。”云漾望着云里雾里的上官媛,只好继续说道。“毒叟的弟子,媛妃娘娘。毒叟总该听说过吧。”

    云漾鄙夷不屑的摇了摇头。这个上官媛她的脑子了,难道只是皇后之位吗?都不带关心一下江湖的事吗?更重要的事,连自己的名号都不知道。真是让自己情何以堪呐。

    “毒叟?”望着云漾期许的眼神,上官媛心里就觉得好笑,“你是说那个乱城毒叟?世上没有他下不了的毒。也没有他解不了的毒?”上官媛故意大声地解释着。妄图拖延时间,这云漾一会一个样,就是想要自己说出怜妃娘娘的真相。保不齐这是百里暮扬派过来的。也说定是这云漾想要报复自己。才会过来跟自己说那么多,有的没的。

    上官媛瞥了眼有知觉的如意。有了第三人给自己作证,就算是百里暮扬说自己触碰了皇宫的禁忌。也可以把责任推脱给云漾这个死丫头。

    “唔……”云漾长叹了一口气,好在上官媛听说过毒叟,不然她还真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迷惑的了上官媛。

    “这又有什么关系。”上官媛起身从床上走了下来。兀自的坐在如意面前,企图挡着云漾的视线。

    “欧阳匪是毒叟的弟子,而我是欧阳匪的师妹,难道媛妃娘娘没有听说吗?”云漾警觉的走到上官媛的身后,自己进来也只是把她打晕了,现在也是时候该苏醒了。

    但见,云漾从锦囊里取出她自制的毒药,在如意面前轻轻一撒,在如意还没有喊出声音时,如意又晕了过去。

    “你……”上官媛最后的筹码也被云漾给破坏了,看来,她得小心一点,别让这云漾耍了花招。

    这个上官媛果然不是那么好对付,原本以为她不过是靠着家里的关系,才让自己稳稳的待在这个位置上,看来她也有自己的本事,可以排除异己,自己绝对不能低估了这个女人。

    “媛妃娘娘,肯定也知道毒叟没有他解不了的毒。”云漾做完这一切的事之后,坐到上官媛的对面,“放心你的如意没事,有我在呢。”

    云漾笑了笑,这么轻易的就能让如意晕厥,这会上官媛该相信曾经如意告诉她的话,她是毒叟的关门弟子了吧。

    上官媛瞥眼望了下云漾,眼中依旧是对云漾的不信任,哪怕曾经如意告诉自己,她是毒叟的关门弟子,她也绝对不相信,云漾一个女人家家,会学这门恶毒的技艺,就算是她会,也不一定是毒叟的关门弟子,保不齐是哪个江湖郎中,给她了教了哄骗人的伎俩。

    “好吧,既然媛妃娘娘如此的不信任我,我在这待着,也没什么用了,那我只好离开这里了。”云漾望了望合欢殿已近快扑灭的火情,她出来的时间太久了,她必须得赶快回去了,不然这边没有打探出什么来,那边慕容渊又发现自己不在,那就真的大事不妙了。

    说完云漾就起身离去,就在准备走的时候,上官媛终于还是忍不住叫住了云漾。

    没办法,谁都没办法了解上官媛想要一个皇子的心情,她入宫最久陪百里暮杨最久,甚至承宠最久。但是这么多最久却也没有成全她一个孩子。她已经没有更多的年华去盘算了,如果她不能拿下这个皇后的位置,上官家就会把她当作丢弃的棋子,送新人入宫,她没得选择了。

    看着云漾说罢便慢慢的朝宫殿外走去。上官媛心里的小人不断进行着博弈。

    云漾,毒叟的弟子,可信吗?真的可以解除我身上的毒素吗?她不是侥幸吧。上官媛望了望如意,她的晕厥只能证明她会用毒,仅凭她说就能证明她是毒叟的弟子,那自己说是皇后又有什么不妥。

    可是,百里暮扬现在对自己的态度,远远不及对她,自己又怎么能把她排挤出去,看来有子嗣是唯一的办法,自己又不会吃亏。

    而这边,云漾就快要离开上官媛的寝宫了,还没有间上官媛挽留自己,眼瞅着就要失败的云漾,已经打算回琉璃宫,等着身上的伤,完全好了,她就离开楚国。

    “等等。”突然上官媛起身挽留云漾。

    云漾难掩心中的欢喜,“还没走呢。”

    “你说你是毒叟的弟子,有什么可以证明你的身份的,不会就是红口白牙,还有度晕如意的药粉吧。”虽然上官媛心里已经有点相信云漾的身份,但是她还是出于本能的担忧,云漾是歪打正着。

    这个上官媛,果真不是个善茬,总是这么的小心翼翼,要说怜妃的死,跟她没有关系,打死她也不相信。

    “证明,证明。”云漾在自己身上不停地摸索着,搜索着可以当作证物的东西。

    上官媛坐在一旁等待着,这个云漾,倒是有趣的很。

    “呐……”云漾从身上拿出乱城的令牌,把它丢给了上官媛,反正上官媛又不知道什么乱城不乱城的,拿它证明是再好不过了。

    却说这上官媛拿着令牌,仔细的端详着。

    令牌不过巴掌大小,周围镌刻着龙腾,中间赫然一个令字,下面一行小字:乱城之主:欧阳匪。

    “这?”上官媛晃了晃手里的令牌。

    “欧阳匪正是本人的师姐,毒叟的弟子。”上官媛的细致让云漾喟然,这个女人,心计城府太深了。

    “哦。”上官媛拿着令牌反复查看了很久,一旁的云漾已经灌自己了好几杯的茶水了,这会肚子都有些饱涨了。

    “好,我相信你。”上官媛冷不丁冒出的话,让云漾喜出望外,只要上官媛相信她,自己慢慢的就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知道的事了。

    “不过我只能告诉你毒是谁下的,至于其他的,还得云姑娘自己去查了。”思忖良久的上官媛,已经有了很好的对策,云漾既然这么想要知道是谁下的毒,她只要告诉她,貌似结果不会影响到她们分毫,而她又答应给自己祛除毒素,若是不做,她也没有什么关系。

    “嗯,好。”云漾想都没有想,点头等待上官媛告诉自己是谁下的毒,只要知道了,顺藤摸瓜,她也能推测出是谁干的。

    云漾这样想着,等待着上官媛告诉自己,然而良久,上官媛都一声不吭。

    云漾收了心中的窃喜,抬头正好与上官媛四目相对。

    云漾放下手里的东西,望着神情诡异的上官媛,她此刻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的眼睛,仿佛要洞悉自己,看穿自己似得。

    “咯噔……”

    云漾的心里冷不丁的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在作祟,她总觉得上官媛说的这个人,肯定是她不想知道的人,这玩味的眼神,哪里是要告诉自己,反而有可能是把自己拉进陷阱里去。

    上官媛满意的望着云漾,云漾的不安,让她窃喜。女人天生的嫉妒心作祟,再一次让上官媛坐了上风,只是云漾开出的诱人条件,她却是有所怀疑,不过她选择了既不是不说,又不说全的伎俩。

    上官媛冲云漾笑了笑,难得放下她媛妃娘娘的架子,竟然自己倒起水来,狠狠的咂了一口,这阴冷诡异的面容,让云漾越发的担心了。

    “媛妃娘娘,时间也不早了,我也该回琉璃宫了。”云漾起身拿起桌上的令牌,准备逃离这地方。

    她突然觉得自己太异想天开了,怎么会相信上官媛会就范,告诉自己事情的真相,如果真是跟太后有关,她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同意帮助自己。毕竟怜妃是百里暮扬的亲生母亲,如果他知道了,依他的性格怎么会善罢甘休。

    云漾这才意识到,自己没有考虑周全,她一个不被繁文缛节干扰的女人,怎么可能斗得了他们,别看她们只看什么四书五经,可是这心计,可是堪比甄嬛传里的人物了。

    “怎么云姑娘不想知道了吗?”上官媛没有起身,似笑非笑的坐在那里,瞥眼望着正准备离开的云漾。

    想知道真相的也是你,此刻想要逃避的也是你,云漾跟我斗,你还是太嫩了。

    “谢谢你,媛妃娘娘。怕是再不走,就真的走不了了。”云漾尴尬地笑了笑,头也不回的准备要离开。

    倒不是说她怕慕容渊发现她不在琉璃宫,就算是发现了,大不了抓回去,再被禁足,可是她心里的忐忑,让云漾想要离开这是非之地。

    “云姑娘不要那么心急嘛,耽误不了你多久的时间。”上官媛起身拉过云漾,“下毒的人就是……”

    “不……”上官媛眼神里的一丝玩味,让云漾更加的不安,她慌忙阻止这上官媛说出的事实真相,然而这一切都晚了。

    “乱城,毒叟。”一个熟悉的名字,已然从上官媛的嘴里蹦出。

    云漾瘫软的坐在了凳子上,望了望绕有深意的上官媛,这个女人冷冽的眸子,抽搐的嘴脸,看的自己更加的不安起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