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十一章 心难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云漾还是从上官媛的嘴里听到了她不愿意听到的事实,这事实让她难以接受,让她不敢相信。会是一个人。

    “不管你信还是不信,就是他,我不可能骗你。”上官媛冷傲的坐在那里。喝着她的茶水,还不停的絮叨着。当年怜妃中毒的过往。

    只是这些对于云漾来说。她是什么也看不到了,唯一看到的就是上官媛的朱唇一张一合,至于说的什么。她是一点也没有听进去。

    甚至说,云漾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了上官媛的住处,她是否解了侍卫身上的毒。是否全身而退。她都不知道。

    因为这一路的静谧,让云漾很快的回到了琉璃宫,她居住的地方。也就是百里暮扬软禁她的地方。

    “琉璃宫……”云漾站在宫门口。望着已然被控制火势的合欢殿。除了偶尔散发出刺鼻的焦木味,云漾丝毫不觉得曾经合欢殿发生过走水的事件。或者她是否真的放过火这件事。

    夜,还是那般的寂静。偶尔只有阵阵的秋蝉聒噪,让云漾有些难安。

    云漾回头望了望身后的静谧,从上官媛处回到自己的住处。竟然让她畅通无阻,莫非自己又修炼了新的技能?

    云漾苦笑了一下,苦心调查真相的她,没有想到却调查出如此劲爆的结果,毒叟素来对她有过恩惠,她怎么也想不出,会是如此慈爱的他,做了这般令人发指的行为。

    “皇上……”琉璃宫里,一双警觉的双眸在不停的转动着,还未出门便已嗅到了云漾的气息。

    百里暮扬没有理会男人,依旧端坐在那里,等待着云漾,自己落入自己的陷阱里。

    “嘎吱……”云漾失魂落魄的推开门,刺耳的声音,让她的心猛然的抽痛。

    ……

    “你觉得怜妃娘娘的死是那么简单的吗?”云漾不顾百里暮扬的阻止,自以为是的调查着她思考的真相。却不料,从上官媛那里得到的却是毒叟是下毒的真凶。自此,让她对整件事的除了疑惑,就是无尽的痛苦。

    云漾依旅歪斜的迈进宫中,小腿的发软让她险些失足摔倒。

    黑暗里警觉的人,想要搀扶孱弱的女人,却被高高在上的人阻止了去路。

    “谁?”云漾嗅到庄严不可侵犯的气息,迎面扑来,内心强掩着不安,警觉的发出嘶吼声,想要恫吓威胁自己的不安。

    琉璃宫里,没有任何的回应,云漾警觉的借着微弱的月光,打量着黑暗深处,偶有的斑驳影像,让她担心,是不是自己的行迹败露,节外生枝,就在她准备逃之夭夭的功夫,屋子里突然的亮了起来。

    “嘘。”掌灯的丫鬟里,有云漾昔日的贴身侍女,因为自己贸然闯入,而受了株连,有一段时间没有见了。

    云漾正准备冲过去,好好的跟她叙叙旧,了解诺儿的情况,毕竟那天是诺儿跟她一起去的上阳宫,正打算走过去的云漾,猛的听到,正中一声勃然的嗯哼,这声音让云漾的心莫名的扭曲到了一起。

    云漾不情愿的回过头,一张她不想见到的脸,赫然的出现在云漾的面前。

    但见,琉璃宫的主位上,百里暮扬一脸深沉的坐在那里,他的身边赫然的站着慕容渊和那个她关心的诺儿。

    “云……”诺儿担心的投来了关切的目光,原本本来大声的诺儿,在百里暮扬的威严下,没了声音。

    “你去哪里了?”百里暮扬冷冽的双眸望着面前心不在焉的云漾,心里的不满,全然洋溢在百里暮扬的脸上。

    “我?还好吧,没事。”云漾的心仿佛被掏空了一般,她的师傅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为什么要下毒,他怎么可以这样做。

    云漾的心全然不在琉璃宫,百里暮扬的问题在她的脑海里回荡,但是却无法走过她的心。

    “你怎么了?”百里暮扬望着答非所问的女人,她平时不是这个样子的,以她的性格,就算是她的错,她也会固执的替自己辩护。

    “我?好着呢,好着呢。”云漾仰天望去,琉璃宫的屋顶上,鸾凤和鸣,幸福满溢。

    云漾苦笑着,不自觉的向后退着,原来自己是最可笑的人,自己全心全意去了解情况,没想到所有的结果都是自己无法接受的。

    上官媛的阴冷,太后的哂笑,还有毒叟的淡然,把她深深的掩埋,掩埋在对怜妃的愧疚里。

    上杆子做的承诺,如今被那这个外在的情感左右,她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对不起怜妃娘娘了。

    云漾的异常,让百里暮扬担心非常,示意诺儿下去看看,云漾是不是不舒服。

    “云姑娘。”诺儿慌忙的搀扶着就要跌倒的云漾,“你没事吧。”

    “我没事,我没事。”云漾呢喃着,在原地不停地打转。

    “云姑娘。”紧箍着云漾的诺儿,切切的安抚着云漾,“你怎么了?莫不是那一日去了上阳宫?”

    “住嘴。”百里暮扬勃然大怒,这些不安分的下人,才会撺掇云漾犯错,进了楚国的禁地,“你是不是毫不悔改?”

    “皇上饶命。诺儿方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慌忙的恳求着。

    “哦。”被百里暮扬惊吓的云漾,普通也跪倒了地上,神志不清的恳求着百里暮扬。

    “云漾,你到底是怎么了?”百里暮扬关切的望着从来都不会向自己低头的女人,这番奇怪的举动,让他更加的担心云漾受了什么刺激。

    “百里暮杨我是不是真的错了,呵呵,我答应你,我再也不会调查怜妃娘娘的事了,再也不会……”原本炯炯有神的眸子瞬间变得暗淡下来,颓废异常的云漾转身想要离开这,走进她的寝殿,这些不属于她的世界,让她有些害怕,昔日关切的同盟,也会是磨刀霍霍的凶徒。

    果然这一切的诡异,都很自己的母妃有关,百里暮扬无奈的看了看云漾,原本宫里的禁忌,百里暮扬突然也不想在施用到云漾的身上。

    “罢了,罢了,你知道错了就好。”百里暮扬原本就没有打算责罚她,把她禁足在这里,也是为了堵住后宫里的悠悠之口。

    “哦。”云漾讷言而立,不再胡言乱语。但是,昔日毒叟告诫的言论历历在目,不要恃才傲物,不要借才取义,不要滥杀无辜,不要……然而这所有的不要,都在怜妃娘娘这,土崩瓦解,她是无辜的,从一开始到后面都是无辜的,难道错在她专宠?错在她自持美貌?

    可是,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先皇给她的,谁都没有强迫先皇去做的。

    云漾想着想着,眼前竟然模糊起来,扭曲的五官,和踉跄的步子,让原本孱弱的诺儿也无力一人搀扶,眼瞅着云漾又要倒下的功夫,百里暮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云漾的面前。

    “你没事吧。”紧紧搀扶着云漾的百里暮扬,眼里满是柔情蜜意,“诺儿,扶姑娘坐下。”

    “不用。”云漾挣脱开诺儿的双手,风轻云淡的望着紧张的男人,苦笑了一下,“我没事,你放开我。”

    云漾挣脱开百里暮扬的束缚,独自一个人踉踉跄跄的回到了寝殿。

    “诺儿。”百里暮扬望着远去的云漾,些许的落寞,些许的孤寂,让百里暮扬很是担心,他担心云漾是不是受了什么苛责,受到了什么惊吓,就跟合欢殿的火一样,悄无声息的来。

    “好生照顾云姑娘,她有事,我唯你是问。”

    “喏。”诺儿怯懦的迎合着,慢慢的退到云漾的寝殿,服侍云漾休息。

    琉璃宫又恢复了往日的静谧,百里暮扬望着门外的亮光,星星点点的,显得那么的诡异。

    “皇上。”慕容渊走到百里暮扬的面前,“今晚的火,和云姑娘的异常,怕是有所牵连吧。”

    合欢殿的大火之后,云漾的突然失踪,这让所有的人都可以联系到,这两件事的必然关系。

    “我知道了。”百里暮扬冷冽的眸子的,闪现一丝促狭,转瞬就消失不见,“你去查一下云漾去了哪里,都见了谁?发生过什么事?”

    “喏。”慕容渊领命离开,在这偌大的皇宫里,追寻可能跟云漾见过面的人。而这个人,必然是跟怜妃娘娘有关的人。

    云漾啊云漾,我要怎么做你才能够明白,有些事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有些人不是你认为的那么慈爱,你何时才能收了你的主观,不再肆意的妄为。

    百里暮扬摇了摇头,这原本是他不愿轻易触碰的事,如今也一点一滴让云漾慢慢揭开。

    “诺儿。”百里暮扬交代完慕容渊之后,兀自走到寝殿,却见云漾已然躺在被窝里,瑟瑟发抖。

    “皇上。”诺儿给百里暮扬施了施礼,“你懂的怎么做,记着了,照顾好云姑娘。”

    百里暮扬说完,便转身离开了琉璃宫,踏进了令人琢磨不透的后宫尘世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