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十二章 真相是什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天空依然没有亮的意思,似乎今天的夜格外的漫长。

    百里暮扬离开后,云漾便睁开了双眼。此刻的她是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对她宠爱有加,但是自己却一点都不爱的男人。

    “哎……”

    原本想着借机查出怜妃娘娘的死因,给百里暮扬一个大大的人情。如今反而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的结果,伤害怜妃娘娘的那个人。竟然是自己最敬重的师傅。

    “云姑娘。”一旁的诺儿望着奇怪的云漾。不知道她为什么要逃脱百里暮扬,一个宠爱她的男人的关怀。更不知道,在自己不在的这几天。她经历了什么?

    “诺儿。”诺儿应声搀扶着云漾靠在床上,空灵的目光没有一丝的光芒,呆呆的望着远方。

    诺儿巡着云漾目光的方向望去。窗外偶有几个树枝在月光下。斑驳陆离。

    “几更天了?”云漾小声的问着诺儿,这一宿的折腾,让她觉得快过了一个世纪。如此的漫长。

    虽然。她是一个二十一世纪穿越而来的女人。但是血肉的身躯,让她一再的享受彼此之间的恩情。让她深知人有亲疏远近。

    “四更天了。”诺儿小心翼翼的回答着,深怕一句过激的话。又会让云漾失了分寸,闯些祸出来,毕竟她身上的伤还没有痊愈。

    在现代也不过是晚上四五点的时间。可是为什么自己总觉得过了很久很久。

    氤氲的天空,低沉的后宫,让云漾倍感压抑。

    “哦,你去休息吧。”云漾冷冷的说着,眼睛里没有一丝的光亮,唯有对一些莫名的事的不解。

    “匪儿。”在上一世,欧阳匪跟着自己的师傅,研习着毒药。

    “嗯。”欧阳匪巡声找到师傅的去所。

    “这个是上枯草,别看它样子难看,却是研制毒药的上佳药引子。”毒叟手把手的教着他的爱徒。

    “这是曼陀罗,别看它其貌不扬,名字却很好听,有麻醉的作用,闻得久了,可以使人晕厥,是最好搜集的草药。”毒叟指了指墙根下,结的果实像刺球的东西。

    “曼陀罗?”欧阳匪第一次知道它竟然有那么美的名字。

    “嗯。”毒叟望了这个天资迟钝的丫头,摇了摇头,“小心。”

    身后的一条毒蛇,猛不丁的出现,被他们打扰的它,警觉的望着他们。

    “我知道,要打七寸,还有它头下的软骨捏着就行了。”欧阳匪得意的炫耀着她二十一世纪的成就。

    “闪开……”毒叟立刻推开欧阳匪,这个丫头似乎不知道毒蛇的眼睛是有问题的,热感是一方面,晃动的肢体也是挑衅他们的。

    “你没抓上,它咬上了怎么办?”毒叟按着被毒蛇咬伤的伤口,羸弱的望着这个不瞻前顾后的丫头。

    “你没事吧。”欧阳匪内疚的望着毒叟,毕竟是因为自己,他才受得伤。

    “没事。”毒叟笑了笑,继续说道,“记着了,抓着它的尾巴,迅速的晃一下,它的骨头就会断掉,在它没有修复的功夫,你想怎么处置它都行。”毒叟处理好伤口后,得意的给欧阳匪示范着,“不要一直等着,它修复的时间很短,知道吗?”(非专业人士,不要轻易尝试,还是敬而远之的好。)

    “嗯,知道了。”欧阳匪点点头,这也是她三世会研制毒药的原因。

    很毒叟感情深,也就始于那一次毒叟的救命之恩,也是那一次,他跟自己交代了很多个不要。

    这样的一个人,怎么会成为一个滥杀无辜的人呢?

    她绝对不相信,楚国跟自己的师傅会有任何的关联,可是为什么,她总是觉得这是又和乱城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呢?

    “唔……”头痛欲裂的云漾,痛不欲生的躺在床榻上,一旁的诺儿手足无措,恨不得分身。

    这一夜,云漾根本就没有安然的入睡,偶尔的一惊一乍,让诺儿叫苦不迭。而这会她有这般的痛苦。

    “云姑娘,你没事吧,要不要诺儿去找游太医。”诺儿小心翼翼的请示着,她得保证云漾不离开琉璃宫,不然,怕是自身难保。

    “不用。”云漾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一晚上的噩梦,上官媛的嘴脸,毒叟邪恶的笑容,还有盛千烨的浑身狼藉,不时的在她的脑海里回荡。

    “可是。”诺儿面色柔和的面庞,也变了模样,狰狞的五官,让人看着渗人。

    “云漾,你这个女人,你害的我好惨。”诺儿的身上莫名其妙的被鲜血笼罩。

    “不,不……”云漾不停地摇着头,这般血腥的画面,跟他没有丝毫的关系。

    “你还我命来,还我命来……”扭曲的诺儿,肢体慢慢的分离,身上被棍棒打过的躯体,已然漏出了渗人的白骨。

    “啊……”一声冷汗,云漾警觉的坐了起来,才发现诺儿在不远处安然的睡着。

    “云姑娘……”云漾的耳畔突然闪现一个熟悉的声音,诺儿虽然离自己很近,可是声音却响在耳畔。

    云漾不忍看着自己的周围,紧闭着双眼,大声的呼喊着。

    “云姑娘,云姑娘,你醒醒,我是诺儿。”在久久的一阵挣扎之后,云漾睁开了自己的眼睛,眼前除了诺儿,还有一些服侍的丫头,烛火攒动,云漾的寝殿恍如白昼。

    “没事的,姑娘只是做噩梦了。”诺儿擦拭着云漾头上的汗珠,这梦的真实,让她有些害怕身边的一切。

    “哦,慕容渊呢?”云漾环顾着四周,没有发现慕容渊的身影。

    她都开始怀疑自己进入了九重遗梦之中。

    “皇上让他去办事了,姑娘有事吗?”诺儿端了杯茶水给云漾,“姑娘喝水,小心烫。”

    “啊……”满怀忐忑的云漾,还是觉得自己在梦里没有出来,于是她直接把水倒了进去。可是还是被灼热的气息,烫的说不出话来。

    “姑娘,跟你说了,小心烫了。”诺儿手忙脚乱的伺候着云漾,想要缓解她的疼痛。

    “哦。”云漾已然被折磨没了容颜,发黑的眼袋,还有惺忪的双眼。

    “姑娘,你躺下休息会吧。”诺儿把云漾扶着躺下,给她盖好被子,笑吟吟的望着云漾。

    “诺儿,你进宫多久了?”云漾不甘心的追问着,她依旧还是不相信毒叟会是那个下毒的人,毕竟毒叟在她的心里始终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

    “嗯,也没有太久了,上一次皇上出巡的时候,我才入的宫。”诺儿仔细的回忆着。

    “出巡?”云漾思忖着,有关这的一切。她是欧阳匪的时候,曾经见过这个丫头。

    “说起来,姑娘还很面熟呢。”诺儿认真的回忆着,却丝毫没有想到眼前的云漾就是那个欧阳匪。

    诺儿的这一提醒,让云漾忽然记起,当他还是欧阳匪的时候,百里暮扬曾经去乱城的时候。

    那个时候,自己高调的坐在城墙上,鄙夷不屑的望着城墙下的百里暮扬他们。

    “只要你投降,我们会善待你们的。”百里暮扬叫嚣着,没有说出他们此番前来的目的。

    而自己也懒得理会,身旁的任何一个人,都是制毒的高手,他们根本就不需要动一兵一卒,就能过胜过他们。

    也难怪他后来见到自己会是那种眼神,阴鸷的目光里,没有一丝怜香惜玉;也难怪,那一日在上阳宫里,百里暮扬会失控伤了自己。

    可是如果说,百里暮扬去乱城是为了找下毒的人,那就很容易解释上官媛说的,当日怜妃娘娘的死,确实跟毒叟有关系了,更容易解释他对自己的恶毒了。

    只是,上官媛可以跟自己说是毒叟下毒,那么也可以跟百里暮扬说是毒叟下毒,这样必然会引百里暮扬,去了乱城。

    “姑娘,你没事吧。”诺儿走到云漾的跟前,关切的望着她。

    “没事,你休息吧。”折腾了一晚的云漾,也感觉到有些疲惫,这所有的事一下子涌过来,让她应接不暇,既然决定不再插手怜妃娘娘的事,她也决定了不再去为上官媛的话困扰。

    “姑娘,你真的没事吗?”望着面色惨白的云漾,诺儿担心自己离开,云漾又会做了噩梦。

    “没事,放心好了。”云漾点点头,躺了下去。

    然而,事情并不像云漾期许的那样,云漾越是决定不去管,可是心里却是不自觉的思考。

    她有些后悔,那天她为什么会百般阻扰百里暮扬进入乱城,如果没有,也许今天怜妃娘娘的事,便已经尘埃落定了。

    “哎,也许命中注定的吧。”云漾思忖着这三世和百里暮扬的情感纠葛,只是那些已然逝去的情愫,让云漾不再沉浸在百里暮扬的温柔里。

    “不知道,我们何时才能见面。”云漾呢喃着盛千烨的名字,太久没有和他见面,不知道他现在究竟怎么样了,是生是死,她不得而知。

    慢慢地,烛光越发的幽暗,云漾瞬间感觉到双眼皮打颤。

    “匪儿。”熟悉的场景,熟悉的人。毒叟依旧站在炼丹炉旁边。

    “你在做什么?”欧阳匪坐在毒叟的面前。

    毒叟没有说话,依旧在忙碌着,睡梦里,欧阳匪蓦然闻到熟悉的味道,这味道跟她在太后的宫中闻到的一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