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十三章 不甘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夜如旧,漆黑。梦靥依然,相似滋味。心难安。

    一晚上,不是被那所谓的九层遗梦牵绊,就是梦见熟悉的场景。毒叟炼丹制毒,该是那个熟悉的味道。

    “诺儿。”这一晚上的折腾。可是让她休息的累。还不如不休息。

    “怎么了,云姑娘。”诺儿早早的已经收拾完备,准备服侍云漾。

    云漾抬了抬麻木的胳膊。这比她登山采药还要痛苦。

    诺儿搀扶起云漾,一晚上的辗转反侧,搁在谁身上都受不了。更何况她还久病未愈。

    “皇上干嘛去了?”云漾在丫鬟侍女面前。还是尊称百里暮扬的,毕竟好赖是一国之君。

    “姑娘,这是好了?可不像昨天胡言乱语了。”诺儿小心翼翼的把漱口水递给云漾。一想起昨晚云漾的样子。就让人心有余悸。

    “唔……”云漾尴尬的笑了笑。

    “皇上交代了慕容管事办事了。至于什么事。我也不是很清楚。”诺儿伺候云漾洗漱完毕,便把云漾扶起来。让到梳妆台前。

    “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云漾低声呢喃着。任凭诺儿侍弄自己的头发。

    镜子里的女人,没有一丝的颜色,惨白的面颊。没有丝毫血色的双唇,让云漾显得更加的孱弱。

    “诺儿,你给我收拾利落,我想去见皇上。”云漾低声说道。

    “喏。”惨白的双唇,羸弱的身子,还有固执的眼神,让诺儿进退两难。若是出了闪失,百里暮扬不会轻饶了她的,可是如果自己阻止,怕是云漾也会折磨自己。

    云漾总是觉得,这件事里有蹊跷,如果真是毒叟,他犯不着干预楚国的事,难道跟欧阳匪,也就是自己的上一世有关?

    那太后寝宫里,那些幽香又怎么解释?毒叟在太后寝宫出现了?教她怎么制毒了?那时候欧阳匪不过是百里暮扬的年纪,那懂得什么情窦初开,说不定连名字都不知道。

    “云姑娘,你在想什么?”诺儿扶了扶云漾的双鬓,入定的她,让诺儿担心,是不是又发生了什么事了。

    “没什么,好了吗?”云漾对着铜镜,看了看里面的女人,一抹胭脂红,几点离人泪,虽没有完全掩盖,但也显得云漾格外的精神。

    “嗯。”诺儿搀扶起云漾,伺候她除去昨天的衣服,这个云漾肯定是受了太大的刺激,所以才会和衣而睡。

    “师傅,不管此事跟你有没有关系,是不是她们陷害你,只要找到你对质,什么问题就都清楚了。”云漾抬眼望着窗外的山峦,此起彼伏,绵延不断。

    “好了,诺儿你不用伺候了,我要出去一趟。”云漾拍了拍诺儿的手,这番的慢,她是怕自己出去又闯了祸。

    “云姑娘,皇上交代……”诺儿怯怯的说着,声音小的连她都听不清楚。

    “好了,你跟我一起去吧。”皇上交代,皇上交代,这百里暮扬到底能不能信任自己,总是想法设法的软禁自己,用旁人的性命要挟着自己。

    云漾无奈的摇摇头,这就是皇宫吧,这就是那些电视剧里演绎的什么伴君如伴虎吧,这个皇上,哪怕是对人再过宠溺,不顺从,也会被这皇家的地位压制着。

    诺儿听云漾会带自己一起去,如释重负,小心翼翼的跟随,才不会出了差池,莫名其妙的受了责罚。

    ……

    御书房里,慕容渊汇报着昨夜的情况,云漾是从上官媛处回来,就变成了这个模样。

    “她们说了些什么?”慕容渊第一次没有打探的详实,这上官媛也有的没的胡诌着,让慕容渊搞不清楚哪一句是真,哪一句是假。

    “百里暮扬……”老远就听到云漾大声嚷嚷着,冲进了御书房。

    “云漾?”百里暮扬微蹙双眉,虽然他允许云漾这样喊自己的名字,但是此刻似乎不合适吧。

    “皇上,微臣告退。”慕容渊识趣的离开御书房,毕竟让人看出楚国国君竟然让一个小女子直呼名讳,也很失了威严。

    “去吧。”百里暮扬挥手示意,慕容渊领命离开的功夫,拉住了正要跟进去的诺儿。

    这个慕容渊果真是百里暮扬身边的狗腿,讨好百里暮扬也不用这么明显吧。

    不过,不得不说慕容渊也是聪明人,很会办事。

    “云漾。”百里暮扬掩饰着心里的愠怒,和蔼可亲的望着云漾。

    “我想回一趟乱城。”云漾开门见山,直接说出她的想法,她不想让自己的良心受到谴责,而她又不相信,作恶多端的会是自己的师傅,她一定要找毒叟当面对质,了解事实真相。

    “乱城?”百里暮扬站了起来,围着云漾四周转了一圈,虽然不像昨晚那样,但身子仍然有些羸弱。

    她提出去乱城,慕容渊又告诉自己,云漾找了上官媛。就算是慕容渊没有告诉自己,他们说了什么,他也很容易猜出她是调查怜妃娘娘的死,而且已然知道怜妃娘娘死于毒叟之手了。

    “哎……”百里暮扬叹了口气,也难怪她会是昨天的模样,放在谁身上,自己可敬的亲人,做了这样令人发指的行为,都是难以接受的,看不出来这丫头正义心满满。

    可是,如果真的回到乱城,对质出来,又怎么样,难道可以杀了自己的师傅?就像当初,自己听到毒叟是毒死母妃的人的时候,连带着愤恨,他身边所有的人,包括那个爱他的欧阳匪。更甚的是,险些错手在上阳宫杀了她。

    自己何尝不想为母妃报仇雪恨,只是这里面牵扯的事情太多太多,哪里会是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

    “云漾……”百里暮扬正准备劝慰云漾,退一万步想,她此刻身上的伤还没有康复。

    “我回去准备一下。”云漾面无表情的打断百里暮扬的话,丢下了这句不容置喙的话,便转身离开了御书房。

    “云漾……”百里暮扬急忙喊住她,然而云漾没有理会,径直的离开了,丝毫不给百里暮扬任何的机会,哪怕心里准备的机会,都没有给自己。

    “诺儿,我们走。”云漾带着诺儿回到琉璃殿,准备出行乱城的事宜。

    “皇上……”慕容渊瞥见面无表情的云漾,不屑一会的功夫就急冲冲的离开了御书房,担心是不是有生了什么事端,惹怒了百里暮扬。

    “去准备吧。”百里暮扬没有跟慕容渊多说什么,就转身出了御书房。

    这两个奇怪的男女,至于为这件事,闹得水火不相容吗?虽然昔日云漾也对百里暮扬冷若冰霜,但也不像今天这样的神态,多说一句,怕是多说一句,就会灭了九族似得。

    不过,云漾的底细也不是那么清楚,只知道是毒叟的弟子,欧阳匪的师妹罢了。

    欧阳匪?那个深爱百里暮扬的女人,如今却被她的师妹掌控这百里暮扬的脉络,这一些个人,被这些感情束缚,没有了自己的方向,只是一味的选择盲从。

    不过,慕容渊只不过是一个贴身的侍卫,他没有资格去要求自己的主子,去做一些事,也没有资格去臆测主子这么做是否值得,只能服从。

    “云姑娘,你是真的要出远门吗?”诺儿追问着,清澈灵动的眸子,让人看着心动,这样一个乖巧的侍女,自己怎能让她受到自己的连累。

    “嗯。”云漾轻描淡写的回答着,手里不停地忙碌着。

    “我可不可以跟姑娘一起去。”诺儿在这偌大的皇宫里,也没有太大的身世地位,若不是仰仗着百里暮扬对云漾的宠爱,自己说不定是哪个庭院的小厮,不停地干着活计。

    “我这一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你好好待在琉璃殿,等我回来。”上官媛的毒自己还没有解,三个月之约还有大半,云漾虽然不喜欢待在楚国,自己的心也飞出了楚国的境内,但是她云漾既然答应过,就必定按照约定去做。再则,百里暮扬也答应她去解自己的心结,于公于私她都会信守承诺,回到楚国,回到琉璃殿的。

    “可是,姑娘,你还有伤在身,一路上也需要个人照顾。”诺儿不甘心,苦口婆心的跟云漾絮叨着。

    “你放心吧,有百里……哦,不,有皇上他们的照顾,没事的。”云漾望着琉璃殿的门外,等待着熟悉的身影的出现。

    虽然她忐忑不安,百里暮扬会不会就范,带自己离开楚国,去趟乱城,但是她觉得,百里暮扬肯定也想知道怜妃娘娘死因的真相,而不是上官家族告诉他们的那样。

    “皇上?”诺儿惊奇的望着云漾,虽然她不是后宫的女人,却能让自己得到皇上的恩宠,连带着自己也受到了恩惠,倒是很令人欣慰的,“哦,那诺儿,愿姑娘早去早回。”

    “早去早回?”云漾苦笑了一下,如果可以不回来,她倒是愿意不回来,毕竟她心里挂碍着盛千烨,虽然他是了,可是再待在楚国,她的心里莫名的就觉得是对盛千烨的背叛。

    心生情愫又如何,怎敌突来风雨。乱城之行,不知道是福是祸。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