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十五章 横生枝节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欲言又止的百里暮扬面对自己心爱的女人,怀着惴惴的心态,侥幸的坐在马车上。乱城如今的模样,怕是云漾看到,指不定是什么的状态。楚国皇宫里的节外生枝,让云漾毫无征兆的决定开到乱城。

    “咝……”赶车的慕容渊似乎洞悉到百里暮扬的顾虑。悄然的放慢了脚程。

    “我们这是到了哪了?”云漾冷不丁的发出了声音,因为疲惫,加上身上的伤。让她不经意间又睡了过去。

    “唔——”百里暮扬拉开窗帏,微蹙双眉,这该死的乱城周边的小城。休养生息怎么会这么慢。不过也难怪,那场诡异的大火竟然让他们没有死伤,只是可怜一炬。成了焦土。

    “乱城境内了。”百里暮扬掩藏着一切。那一次的屠戮。虽然并没有找见乱城里的任何一个人,但是自己也派了重兵。看守了一阵子,并未见过有人出来。某人猜测,怕也是随着这大火,灰飞烟灭了吧。

    百里暮扬说着。面无表情的望着云漾,正见她与自己四目相对,略显慵懒的眼神里,不经意间闪过一丝光芒,是怀疑?是猜测?还是别的什么,都不得而知了。

    那一日暗门集结了各大门派,决定对乱城进行屠戮,类似南京大屠杀。云漾是从一个类似于二十一世纪闺蜜的女人,那里听来的,所以她也去了乱城,并且知道了谁是这场屠戮的主谋,而眼前的这个人,竟然是这样的模样,怕是他的演技,是可以进军好莱坞了。

    云漾双目低垂,不给百里暮扬留下任何的臆测,乱城境内,怕是也快到了那里了。

    毒老叟下毒毒死了怜妃娘娘,百里暮扬为了给怜妃娘娘报仇,所以血洗乱城。

    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男人,强势、冷血,没有丝毫的仁慈之心。

    只是在自己缱绻进入云漾,云相府三小姐的身上后,经历过太多的事,又被百里暮扬搭救,她反而对百里暮扬昔日的伤害,没有那么深了。

    “百里暮扬。”一个扎着简单马尾,打扮土匪模样的女人,出现在百里暮扬的面前。

    “匪儿。”百里暮扬抚过欧阳匪额前的碎发,含情脉脉的望着她。

    “暮扬。”一双清澈的眸子,柔情的望着百里暮扬,丝毫没有了以往的野蛮模样。

    “你能出来陪我,真好。”百里暮扬口不对心的说着,眼睛却看向乱城的方向。

    欧阳匪目前是乱城之主,如果能把她引出乱城,乱城势必是一层散沙,没有任何的攻击性可言。

    “暮扬……”没有丝毫察觉的女人,跟在二十一世纪一样,没有什么脑子,竟然被男人的三言两语,就伏在了百里暮扬的怀里。

    “匪儿。”百里暮扬紧紧的抱着欧阳匪,苍劲有力的臂膀,似乎要把欧阳匪融化在自己的身体里。

    欧阳匪安然的享受着这一切,丝毫没有觉察到,百里暮扬阴冷的眸子里,那一丝的邪恶。

    阳光透过枝丫洒进地面上,照在他们的身上,欧阳匪悠然的享受着一切。

    百里暮扬的往昔,在欧阳匪的脑海里浮现,上阳宫上,百里暮扬对自己的柔情,其实就算是冷冽,以欧阳匪的性格,被百里暮扬的两句好话,也哄得晕头转向了,毕竟爱情这东西,让人麻木。

    “匪儿,今生,来世,能够遇见你,真的挺好的。”百里暮扬冷冽绯红的眸子,一丝的邪恶念头,慢慢的强烈起来。

    对不起,欧阳匪,要怪就怪你是毒老叟的徒弟,要怪就怪你是乱城之主,毒老叟能把自己的城主之位,让给你,你肯定也是有过人之处。

    百里暮扬不断地为自己的罪孽解释着,安慰好自己之后,百里暮扬推开怀里的女人,“走,我送你回乱城。”

    任凭欧阳匪如何痴缠,百里暮扬依旧坚持己见,“离开乱城,也有一段时间了,等你回去,交代好了乱城的事,我就娶你。”

    “嗯。”欧阳匪恋恋不舍的松开紧箍百里暮扬的双手,一脸娇羞的站在百里暮扬的面前。

    百里暮扬拉着欧阳匪的手,熟悉的环境,同样的人,不同的女主角,慕容渊赶着马车,向乱城的境内行进着。

    “咚……”慕容渊赶的马车突然撞在了石头上,惯性的冲击波,让马车里紧紧相拥的两个人,突然往前倒了一下。

    “你没事吧。”眼瞅着欧阳匪就要倒在马车里,百里暮扬怕败露行迹,慌忙的拉着欧阳匪,“慕容,你是不想要脑袋了吗?”

    慕容渊在怯懦声中,下车去休整他的马车,眼神里却冷不丁的出现一丝诡异的颜色。

    “爷,轱辘卡了进去,怕是得修一阵子。”慕容渊向车里汇报着情况。

    无奈之下,百里暮扬体贴的扶着欧阳匪走下了马车,如今看来,那是他们蓄谋已久的。

    不明所以的欧阳匪站在悬崖的面前,这泰坦尼克号的经典拥抱,让欧阳匪沉浸其中。张开的双臂,享受着来自悬崖下的阴冷。

    “匪儿。”百里暮扬有那么一刻的柔情,望着迷人的欧阳匪,情不自禁的给了欧阳匪一个公主抱。

    欧阳匪顺势的躺在百里暮扬的怀里,这就是她想要的爱恋,温馨、单纯。

    百里暮扬呼吸着,这样一个爱慕自己的女人,如果能让她宠盈后宫,倒也是一件没事。

    不过,要我大事,女人只会成为自己的掣肘。

    “可惜了。”百里暮扬低声呢喃着,情不自禁的摇了摇头。

    “什么?”欧阳匪睁开双眸,转身望着眼前的百里暮扬。

    “美的不可方物。”百里暮扬摇着头,眼里的神情,似乎告诉欧阳匪美得不可方物。

    爱情的魔力,让女人没有了最起码的判断,欧阳匪沉醉在百里暮扬的花言巧语里,继续享受着那一刻的温存。

    百里暮扬冷不丁的离开了欧阳匪,往悬崖下扔了块石头,空空空,深不见底。

    “暮扬。”警觉的欧阳匪,深怕百里暮扬不小心掉了下去,慌忙上前拉着百里暮扬。

    百里暮扬一个回旋转身,欧阳匪直接背对着悬崖,一个趔趄,险些掉了下去,还好抓住了百里暮扬。

    百里暮扬顺势的揽着欧阳匪的纤纤细腰,在惊魂未定的欧阳匪的双唇上,给了一个深情的吻。

    紧抓些百里暮扬的欧阳匪,也慢慢的松开了自己的双手,准备环顾百里暮扬的脖颈。

    也就在那一刻,百里暮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欧阳匪从悬崖上推了下去。

    满目的阴冷望着错愕惊恐的欧阳匪,“为什么?”

    悬崖绝壁的回音,让百里暮扬越发的阴冷,“走吧。”

    “爷,欧阳……”慕容渊望了望悬崖。

    “走……”决绝阴冷,不容置喙的表情,让慕容渊不再多言。

    ……

    “云漾。”越是靠近乱城,百里暮扬的心,竟掠过些许的不安,他深怕云漾打听出,有关欧阳匪的事,而会离自己越来越远。

    “嗯。”云漾睁开那双明目,虽跟欧阳匪不同模样,但在这一瞬,那么的相似。

    “匪儿?”百里暮扬心里咯噔一下,同样的装束,不同的面庞,怎么会有惊人相似的经历?

    百里暮扬有点希望,到那悬崖,再来一次温存,这才该是他心里的女主角。

    然而,想的只是想的,总会有些旁的事出现,阻隔了百里暮扬的希冀。

    “娘,娘,你醒醒啊……”空灵的声音蓦地响起,那一声凄厉让人心痛不已。

    “慕容……”百里暮扬的美梦被这声音,彻底的打断,帝王的威严,让他想要教训这个破坏他美梦的人。

    “喏……”慕容渊拉了缰绳,把马停了下来,兀自的就要去教训,那个惊驾的人。

    云漾起身,漠然的下了马车,这一丝凄厉的哀嚎,让她心痛。

    乱城的那些个火,燃烧了很久,到现在,还能在乱城附近的小城,闻到异样的味道。

    “慕容。”百里暮扬呵斥着正要挥舞佩剑的慕容渊,一个眼神的示意,告诉他不要在此刻动手。

    云漾斜眼睥睨一切,百里暮扬的小动作她都看在眼底,云漾冷笑了一下。这个男人还是没有改昔日的模样,表面一套圣明,背后却是暴戾。

    “爷……”慕容渊拿着佩剑,驯服的站在百里暮扬的身后,这两个人配合的天衣无缝,若是不知情的人,绝对不会想到,百里暮扬会是一个腹黑,阴冷、奸诈的人。

    云漾定了定神,这是离乱城近的几个小城,依稀记得那日,点火之前,自己也有所顾忌,会不会伤了周围的百姓,如今看来就算没有那场火,这些百姓也难以脱离某人的残害。

    再则,那一日动用自己身上的火能之时,自己也盘算过了,对周边没有丝毫的影响,能够让他们正常的生活。

    只是,眼前的这一切是怎么回事?那场火,她并没有城外,更不可能有这番的景象,可是眼前的一切,又该怎么解释?

    满目苍夷,断壁残垣,百姓流离失所,衣衫褴褛,食不果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