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十六章 重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云漾内心深处受到些许的触痛,虽然他们不是自己所伤,却是因为自己的毒老叟师傅。

    这一刻。云漾比任何人都想知道,毒老叟跟楚国,跟怜妃娘娘。还有太后究竟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让百里暮扬如此丧尽天良。伤害这些无辜的、手无缚鸡之力的百姓。

    “怎么了。小朋友。”云漾走到那个稚嫩的孩子身边,蹲了下来,但见一个不过三十岁的女人。面色惨白的躺在那里,不停地抽搐着。

    “包袱……”云漾冲身后伸了伸手,百里暮扬示意慕容渊把包袱递给云漾。

    但见。云漾从包袱里取出银针。扎在女人的人中穴位上,慢慢的,女人停止了抽搐。安静了下来。“去给你娘找点水来。”

    云漾小心翼翼的拔掉银针。从人中渗出一滴乌黑的血迹。

    云漾闻了闻,掺杂着血腥的味道。还有些旁的味道。

    “你们多久没有吃东西了?”面对这些百姓,云漾关怀的问道。

    但见。这群百姓是事先商量好了一般,面对云漾——他们应该是没有见过的,但是却听过欧阳匪的装束是什么样子的。各个都噤若寒蝉。

    云漾不明所以,扭头望着身后的百里暮扬,此刻也没有任何的异常,和颜悦色的给他们发着干粮。

    “给你,姐姐。”小孩把水递给了云漾,直勾勾的看着云漾,给他的母亲治病。

    “噗……”云漾把水灌进女人的口腔里,少顷,女人便喷涌出来一些污秽之物,继而晕厥倒地。

    “娘,娘,你醒醒啊娘……”小孩扑倒在女人的身上,失声痛哭着,身旁的百姓无不愤懑不平,但是一个个都没有上前,去为女人打抱不平。

    百里暮扬轻挑着眉毛,坦然的望着面前的一切,似乎这一切都跟自己无关似得。

    那日的屠城,百里暮扬交代过,要一个不留,然而突生的大火,让他觉得奇怪,虽然大火烧了整整三天三夜,但是他还是觉得空城的人会有人逃逸,原本打算连带着周围的小城,一举歼灭,后来又因为别的变故,所以他派人趁着火势,点了些熏烟。

    这烟不是普通的烟,类似于日本在东北投放的毒药,当然这一切云漾也是后来才知道的,没有想到在古代就有细菌战,当然也可以说是瘟疫了。

    “你还我娘亲,还我娘亲……”小孩冷不丁的扑倒云漾的面前,大声的哭喊着,悲恸的情绪,让人喟然长叹。

    云漾蹲在男孩的面前,还没有等云漾说话,粉嫩的拳头就已经打了过来。

    百里暮扬见状,立刻冲到他们的面前,一把拉着拳打脚踢的小孩,紧箍的双手,箍的小男孩不停地哀嚎。

    “你松开他。”云漾愠怒的拉开百里暮扬双手,拉过那个男孩,“你没事吧。”

    男孩警惕的挣脱开云漾的手,冲到女人的身边,失声的痛哭着。一旁的人,也悄悄的散了围观,连女人的晕厥,都没有引起他们的躁动,反而各个都面带惧色,低着头,偷偷的看着眼前这三个打扮轻便的男女。

    云漾惊奇的望着这个小城,这些个百姓里,多是些老弱妇孺,精壮的男人,初一部分是乱城的人外,大部分因为这次屠城,要么归降了,要么就死在这次屠城里。

    还别说,乱城的人,还挺忠诚,明知道欧阳匪死在悬崖下,竟然没有人会归降,这一点是百里暮扬始料未及的,因此他除了动用了皇族的人之外,还找了江湖上的各大门派,活脱脱的上演了一幕围攻光明顶的戏码。

    云漾面无表情的看着百里暮扬,一双慵懒的面容,让百里暮扬猜不透云漾的心思,不过百里暮扬也懒得猜测,只要眼前的这些人安分些,其他的就都不重要。

    百里暮扬想到这,朝乱城周边小城深处,撇了诡异的一眼。

    云漾,你的坚持,我不得不这么做,毕竟有些事,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就像这乱城,随着那场火,消失在整个浩瀚空间里。

    “娘,娘,你醒了?”小孩突兀的声音突然响起,云漾回头望着那对母子,脸上漾起了甜美的笑容,毕竟人活着,比死了还是要好。

    “谢谢你,谢谢你。”女人一个翻身,跪在地上,虚弱的身体,被强撑着,“恩人呐,恩人呐。”

    女人拉过孩子,按着他的头,给云漾磕头,小孩在确信自己的母亲,此刻只是饥饿过度,才低下了自己高傲的头。

    “活菩萨,求你救救我们吧。”慢慢的人群里,有了别的言论,云漾点头应允,小姐、土匪都当过,让人跪拜的也多,但是都没有这番让人痛快。

    “爷……”慕容渊走到百里暮扬的身后。

    百里暮扬没有说话,只是挥了挥手,既然云漾要留在这,对他来说也是一件好事,皇族的人,就能前去乱城,察探一二,省的留下蛛丝马迹,而这也个百姓,要是安分,他也不会对他们怎么样,说不定心情好了,会放过他们。

    慕容渊不愧是百里暮扬的心腹,他的一个眼神,慕容渊就心领神会。

    “你们一个一个来。”云漾安抚着这些个游民,很快的百里暮扬也融入到救治她们的人群里。

    虽然云漾知道百里暮扬是个可怕的人,不过这一刻,她倒希望,百里暮扬能够为他的过错赎罪,就算不是他是屠城的主谋,但是,这恩情也会得到百姓的拥护爱戴。

    百里暮扬趁云漾给百姓检查的功夫,冲慕容渊使了个眼色,慕容渊便悄然的离开了。

    “你们怕是不是本地的吧。”云漾边检查着身体,边旁敲侧击的询问着。

    但见这些个难民一到云漾问及这类的问题,就默不作声,各个警觉的望着他们。

    “如果你们不说,怕是对你们的身体也不利,我必须要知道你们中毒的来源。”云漾漫不经心的说着,“乱城的毒老叟他们,不是医术高明,怎么你们没有去乱城。”

    云漾佯装着对乱城的事,毫不知情,不停地提醒着百里暮扬,让他对百姓不再有所压制。

    “这……”难民中的一个老妪颤巍的走了出来,揣测着他们可以说的话,以免自己的一句话,而害的他们连最后一片生存之地,都没有了。

    “什么?”云漾抬头看了一下四周,面带难色的他们,让云漾觉得,这里除了这些百姓,还有其他的人,说不定就蛰伏在这些个难民里,打探着,有谁做了背叛百里暮扬的事。

    也许出于对某人的警觉,老妪刚要张开的双唇又闭上了。

    瞬间,小城里寂静无声,连呼吸声都能听的清楚。

    云漾环顾着四周,某人似乎还是为自己的过错,规避着自己的责任。

    云漾苦笑了一下,堵住了悠悠之口,又怎么能够掩藏了事实的真相,除非是暗门的人血口喷人,可是怎么可能,这一系列的事,让云漾觉得,暗门门主说的没错,背后的主谋是百里暮扬,只是毒老叟毒杀了他的母妃,他用屠城,是不是有些太过残忍了。

    “小姐……”人群里,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云漾巡声望去,一个熟悉的身影,在难民深处。

    “蔷薇。”云漾欢快的走了过去,这是她在秦国的侍女,从在云府的时候,她就小心的服侍着自己,从来不因为自己是一个庶女,而对自己懈怠。“你怎么在这?”

    “小姐我……”满脸的草木灰,把原本秀气的蔷薇弄的人影不再,好在那双眸子,倒还是那般的清澈。

    云漾打断蔷薇的话,毕竟现在她有太多的事情不明白,还不能暴露她的身份。不过,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欧阳匪的事。

    “小姐?”百里暮扬当天在混乱的法场里,把她救了出来,对她的底细也知道的不多,大都都是听她说的,无非也就是什么欧阳匪的师妹,毒老叟的徒弟罢了。若是真的有人说,她是欧阳匪,怕是他还有些不相信,毕竟这个女人,身上没有丝毫土匪的气息。

    百里暮扬望着号称小姐的他们,满腹狐疑,等待着云漾给自己解释一二。这个迷一样的女人,让他越来越好奇。

    “你怎么会在这里?”云漾打断了百里暮扬的思绪,警觉的百里暮扬,看着眼前的二人。

    “小姐。”蔷薇没有说什么,便泣不成声。不用说,也是秦国的那些冥顽不灵的人,说什么她是个妖怪,克夫克身边的不详的女人罢了。

    怕是这丫头,给自己说了不少的好话,才会受到云漾的连累,出了这秦国,到乱城来找她。

    “好了,没事了,没事了。”云漾安抚着蔷薇,告诉她以后有她在,会好好保护她的。

    这句话是云漾发自内心的,那一日若不是蔷薇,怕是乱城已是遍地尸横,遭受了灭门了。

    今日,在乱城之境又能够邂逅蔷薇,也说明了,她们有宿世的情意。

    也因为有了蔷薇的出现,云漾再也没有追问这些个百姓难民,因为她知道根本问不出个所以,不过她相信一切总有尘埃落定的一天。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