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十七章 百口莫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见到蔷薇,云漾倒是高兴,二人叙旧到很晚。大抵说的也就是一些个无关痛痒的话。蔷薇很是奇怪,云漾怎么这么奇怪,也没有问及秦国的情况。难道失忆了不成?

    蔷薇哪里知道,在这黑暗处。有人在监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小姐。你怎么了?”夜班三更,云漾屏气凝神,在确定没有人在外面的功夫。云漾起身关了窗户。

    “没事,好久没有在这样的生活了。”云漾拍了身上的蚊子,残破的墙壁。四处透气。

    “小姐……”蔷薇似乎还有什么话要说。但是让云漾给打断了。

    “早点睡吧……”医者父母心,云漾想着这些个流离失所的难民,心里满满的是愧疚。

    无论自己此刻还是不是欧阳匪。他们成为如今的模样。绝对跟自己有莫大的关系。虽然他们对这些事只字未提,明显内里去有着对无奈。也许是被人警告,也许是为了明哲保身。都未可知。

    “哦。”蔷薇轻言,翻身蹲在地上,无论云漾多宠自己。自己毕竟也只是个丫鬟,而她是宁王的王妃,身份地位要求蔷薇懂得尊卑。

    “你干什么去?”云漾感觉到蔷薇离开了自己的身边,跳了下去。

    “小姐,我在边上为你守夜。”已经觉得受宠若惊的蔷薇,识时务的跳了下来,在一旁服侍着。

    “出门在外,哪来的那么多的讲究,倒是觉得让你跟着我,受委屈了。”云漾起身望着屋外的繁星,这里的每间房子都差不多这样的格局,屋顶的稻草不用说,也受到了波及,早已不见了踪影,偶尔的几个完整的房间,住的也是这个城中的司里。

    云漾拉过蔷薇,让她在自己身边躺下,而后便合衣而睡。

    小姐,蔷薇知道你经历了太多的事情,在云相府就备受云夫人的压制,原本以为成了王妃,竟然又被人说成了是妖女,是一个克夫的人,在蔷薇的心里,小姐是一个好人,蔷薇能够跟随小姐,是蔷薇的服气。

    蔷薇望着熟睡的云漾的背影,默默的承诺着。

    不自觉的,云漾给蔷薇拉了拉身上的霞披。

    “小姐。”蔷薇感激涕零,往日的委屈让蔷薇欣然接受。

    “好了,早点睡吧,明天还有事要忙。”云漾拍了拍蔷薇,示意她早点休息,那一抹的柔情,让蔷薇更加感动,竟然莫名的抽泣着。

    “你怎么了?”云漾揉着睡眼惺忪的双眼,因为毒老叟的事,让她很少安然入睡,见到蔷薇后,云漾倍感亲切,诉说着相思之后,云漾竟然能安然的入睡了。这在二十一世纪说,怕就是女人最缺的安全感了。

    “没事,只是感动。”蔷薇掩面而泣,坐了起来,靠在墙上,灵动的眸子,在夜色下,清晰可见,晶莹的泪光。

    云漾一时间也没了睡意,望着马车外的慕容渊已然入睡,确定了百里暮扬自己休息,便起身擦拭着蔷薇脸上的泪水,她有太多的事要问蔷薇,只是碍于百里暮扬的关系,所以有些事,她还是有所顾忌,不能让百里暮扬他们听到。

    “傻丫头,我知道你的委屈,毕竟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你肯定会受到牵连,委屈你了。”云漾边细心的擦拭着,边把蔷薇的头放在自己的怀里。

    “小姐……”蔷薇扑在怀里,心里的防线瞬间的坍塌,原本以为自己不过是个下人,这些委屈,她只能逆来顺受,没想到,云漾竟然会这么的体贴,让她感激涕零。

    ……

    那一日,百里暮扬在法场上救走了就要行刑的云漾,监斩官躲在桌子底下瑟瑟发抖。在确定没有人伤害自己之后,监斩官起身派兵,去把云漾追回来,毕竟这事是朝堂的大事,若是自己失职,保不齐会受到什么牵连呢。

    “小姐没事就好了,小姐没事就好了。”蔷薇在人群里默默的为云漾祈祷着,一个阴柔的俊美的男人横空阻隔着追捕的人。

    “你快走。”云漾瞥见那个阴柔的男人,就是上一世钟爱自己的颜如邀,也就是因为他的关系,让她看开了,有些人一心痴守,并不为了得到,而是为了对方幸福。

    “谢了。”百里暮扬把快要晕厥的云漾放在马背上,疾驰而去。

    颜如邀则被秦国的士兵层层围困,颜如邀警觉的旋转着,打量着四周步步紧逼的人。

    就算他阴阳门武功高强,但是双拳难敌四手,很快的颜如邀带去的门徒已经悉数被杀。

    眼瞅着秦国的士兵就要追捕云漾的行踪的功夫,一群身着白衣的神秘人突然出现,为首的白发男人,透过他的面具,蔷薇望见了一双熟悉的眼眸,在蔷薇不断在记忆里搜寻的功夫,他们已然消失不见,留下的只剩下阵阵哀嚎的士兵,正躺在地上,打着滚。

    蔷薇抬眼望去,正中的监斩官,蜷缩在桌子底下,警觉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约摸一炷香的功夫,监斩官便起身示意他的手下,管好自己的嘴,不要胡说八道。

    显然,这监斩官是预备要颠倒黑白了,宁王不在,怕是襄王也无法替云漾开脱罪责了。

    果不其然,皇上听了监斩官的话勃然大怒,下令彻查,并派了禁卫兵去搜查宁王府。

    云漾仔细的听着蔷薇断断续续的叙述,她毕竟受了那么多的惊吓,也难免会支支吾吾、语无伦次的。

    不过云漾可以感受的到蔷薇说的事,那一日自己在晕厥之时,却是感觉到有人在自己的眼前晃过,原以为只是百里暮扬和阴阳门的人,没想到,还有别的势力。只是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个白衣人是谁,是敌后是友。

    不过,既然三番四次的给自己解围,看来也不是秦国的人,宁王已死,襄王有心无力,那救她的绝对不可能是云府。

    “小姐,你没事吧。”蔷薇拉了拉入定的云漾,深怕自己说错了话,触碰了云漾的内心深处。

    “我没事。”云漾抬头望着夜空,天空里,星影斑驳,偶尔夜空里,划过常常的一道弧线。

    云漾十指紧扣,默默的祈祷着,奇迹的出现,因为在她的意识里,能够待云漾如此好的,也只有盛千烨,她总是有种感觉,觉得他还活着。

    “皇上派人查宁王府?”云漾在二十一世纪经常看这种虐心的电视剧,也知道监斩官的伎俩,推脱着责任,把这这个搭救自己的人,说成是宁王府的余孽,反正宁王已死,死无对证,就任凭监斩官红口白牙了。只是虎毒不食子,他秦皇怎么会派人搜刮查抄宁王府?

    云漾她们哪里知道,搜刮宁王府,怕是轻的了。

    原来,那日监斩官回到皇宫,兀自的汇报法场的情况。颤抖的身子,扶着被自己砍伤的伤口。

    “大胆,来人真的这么称呼?”秦皇勃然大怒,狠狠拍着面前的桌子。

    “是,微臣听的真真的,微臣的手下也悉数受伤,不幸皇上可以去彻查。”监斩官笃信他也不会真的派人去了解情况。

    “这个妖女,没想到害了我儿不说,还蛊惑他意图谋反。”秦皇颤抖着身子,虽然宁王深得百姓爱戴,为人天资聪颖,只是他身子孱弱,活不过二十五岁,可是没有想到,宁王和云漾在一起后,身子也将养的差不多了,脸色也慢慢的恢复了正常的模样。

    他正准备借故为难了宁王的功夫,如今他又死了,还是为了那个女人。

    虽说他的死,对秦皇来说是一个好消息,但是他也不得不装一下,毕竟那也是他的儿子,自己找人毒害他,已经对他很是愧疚了。如今死了,原本拿云漾祭拜他的亡魂,如今云漾也逃之夭夭了,这怎么让秦皇善罢甘休。

    很快的禁卫兵就找了查找妖女的借口,冲进了宁王府,搜刮查抄了宁王府。

    “啧啧,都说虎毒还不食子呢,在皇上怕是受了馋臣的蛊惑吧。”蔷薇偷偷的从云府跑了出来,站在人群里,一心想着找到云漾的下落,却不曾想,看到的却是禁卫军押解着宁王府的人,去了皇宫。

    ……

    “小姐,我听说,那一日皇上派去的禁卫兵,是为了围剿小姐你的,他们深怕你控制了宁王府的下人,说是要抓去诛杀。”蔷薇不知道朝堂上,监斩官的话,说是宁王蓄意谋反的话,只把道听途说的话,说给了云漾听。

    “什么?我?还要诛杀?”云漾被这莫须有的罪名气的够呛。

    原本低垂的双目,也瞬间的怒目圆瞪,这神情,恨不得要快速的回到秦国,跟秦国来一个对质。这秦皇倒是会给自己的行为找借口,那一次的家宴,云漾明显的感觉到,秦皇对宁王心有愧疚,只是这愧疚,怎么活生生的演变成了这般的境地,自己救了宁王,而宁王的死,也是个意外,他怎么可以以德报怨。

    想来,这秦皇也是兵法看多了,才会如此糊涂的,跑到宁王府找自己吧。

    云漾气的不打一处来,双手竟不自觉的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