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十八章 受牵连的云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谁?”外面警觉的慕容渊听到细微的声响,四处张望着,这声音的来源。

    云漾强压着心里的怒火。收了刚才的愤懑,毕竟有些事在她没有弄清楚之前,她不希望有别的人知道。

    虽说。她绝对相信百里暮扬私下打听过自己的底细,但是也大抵是她是一个不入流的云府庶女。侥幸被选给了病秧子盛千烨。岂料盛千烨已死,她被以妖女克夫的罪名,押上了法场的事。但是她绝对不相信,百里暮扬会知道她和欧阳匪的关系。

    果然,云漾猜的没错。百里暮扬早早的打听了云漾的底细。也正如云漾猜测的那些,具体的细节,他也懒得计较。毕竟他想要的女人。他不在乎她是什么出身。也不在乎她发生过什么。

    “怎么了,慕容?”马车里的百里暮扬呵斥着一惊一乍的慕容渊。只要不跟自己有关,他根本不屑探听。

    “云姑娘……”慕容渊手指着云漾她们住的地方。

    “只是两个姑娘。何必大惊小怪,你只需要做好你的事就好了。”百里暮扬望了望云漾的方向,透过房子的缝隙。清晰可以看见,那个叫蔷薇的女人,靠在云漾的肩膀上,“别看野蛮,倒也是心善。”

    百里暮扬点点头,兀自放下窗帏,继续的做着有关云漾和他的美梦。

    却说这边,云漾看着外面没了动静,转身继续询问。

    “刚开始,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回到家,听云相说的,要不是太后求情,怕是那些个人,就真的都因小姐成为了刀下的亡魂了。”

    “唔……”云漾狠咽了咽口水,好在有慈悲的太后,不然自己哪天不再穿越,殒命了去,怕是到了阴曹地府,该有很多人,向自己找了麻烦,自己还不知道为了什么。

    “云府?父亲怎么说?”不知为什么一听到云府也受到苛责,自己的心里就有些高兴。她特别好奇,当初对自己鄙夷不屑的女人的下场。

    ……

    “啪……”云相一回到相府,在管家刚递了茶水之后,一时不合心意,啪的一声,把手里的杯盏摔的粉碎。

    “逆子,逆子。”浑浊的双目下,颤抖的胡须,显得云相的五官更加的扭曲了,“云漾呢?”

    原本想要离开京城,去找云漾的蔷薇,在云相下了早朝之后,被云相看到,便被五花大绑的押了回去。

    “老爷,我真的不知道小姐去了哪里了。”蔷薇瑟瑟发抖的跪在地上,恳求着云相放过她。

    “不知道,不知道,来人呐,掌嘴。”云相一直不管相府的家事,但是今日却僭越了云夫人的权利,怕是在朝堂之上,定是受到了不小的苛责。

    “老爷,你怎么动那么大的气。”云夫人巡声来到大厅里,望着被禁锢的蔷薇,还有吹胡子瞪眼的云相,忐忑的走到云相的身边坐下。

    “夫人有所不知,也就是云漾那丫头,不知天高地厚,用了什么异能,早早的就跟你说过,不要让她出了云府,偏偏不听,如今惹下这般的大祸,你让我们怎么办。”云相气愤异常的望着堂下跪着的蔷薇。

    “相爷,没那么严重吧,这丫头不是被处斩了吗?”云夫人还是一脸的薄情寡义的模样,从那一日她侥幸成了宁王妃开始,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没有,被人救了,今日朝堂之上,皇上质问是不是我等派人营救,天大的冤枉。”云相慢慢的冷静了下来,把朝堂上的事告诉了云家的人。

    “什么?云漾这丫头可是把我们害惨了。”云夫人说着竟然亲自动手,掌掴蔷薇。

    ……

    “什么?”云漾上下打量着蔷薇,在她的身上除了逃难出来的伤痕,还有被人毒打的痕迹,不用说,这就是云家做的好事了,没想到在二十一世纪,被自己的老公背叛,在穿越三重之后,竟然被自己的家人抛弃,这门第森严的等级制度,竟然还不如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下人。

    “小姐我没事。”蔷薇收了收被撸起来的衣袖,“倒是小姐遭受了那么多的委屈,也是难为了小姐。”

    云漾一听蔷薇如此贴心,竟情不自禁的把她抱的更紧了。

    云家的薄情,因为这一次的潜逃,让她彻底的没了依靠,云漾紧紧抱着蔷薇,望着窗外的夜色,脑海里浮现云相那一日的狰狞。

    “你倒是说还是不说?”容嬷嬷附体的云夫人,亲自蹲在地上,和自己的女儿云意柔,狠狠的凌辱着,这个毫无还手之力的女人。

    “老爷,她死了?”些许时间,蔷薇已经被折磨的气息奄奄,云夫人紧张的收了手,目瞪口呆的望着自己的相公。

    此事的云相,早已被朝堂上的事,折磨的一个头两个大了,如今又横生枝节,弄死了一个下人。

    “你们呀,一个云漾都让云府沦落到这般的境地,你们怎么还不停地给我制造着麻烦。”云相气急败坏的站了起来,望着已然晕死过去的蔷薇。

    “爹爹,向平时一样,找个地方掩埋了,神不知鬼不觉就可以了。”云意柔觉得云相大惊小怪,之前又不是没有做过这样的事,他也太小题大做了。

    “混账……”云相的一个巴掌,狠狠地打在了云意柔的脸上,瞬间她的脸上,被烙下了殷红的巴掌印。

    “娘啊,你看爹爹。”云意柔捂着脸,躲在云夫人的身后,一双杏眼满含泪水。

    “老爷……”云夫人不明所以,“只是个下人罢了……”

    “慈母多败儿。”云相恶狠狠的放下了一句话,便离开了大厅,留下了云意柔和云夫人在厅里掩面抽泣。

    和煦的风,肆意的吹打着,平静的京城里,暗藏着汹涌。

    云家因为云漾的事,气势也大不如前了,连家里的下人,也不再听从云夫人的话,深怕不小心被连累了,借口辞了云家的活计,只留下了一些个胆大的或者是真的需要用钱的人,留在云家,上下打点着一切。

    云意柔和云夫人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把蔷薇装上了马车,准备入夜,把她扔到荒郊野外。

    “娘,这里好恐怖啊。”云意柔紧紧的握着云夫人的胳膊,深怕突然出现了什么鬼魅的东西来。

    “吁……都是你,当初若是你答应了宁王的婚事,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事。”云夫人埋怨着云意柔,却丝毫没有注意,身后的蔷薇,已经有了直觉。

    “我?娘,你怎么可以让我嫁给命短的宁王,若是他真的活不到二十五岁,娘是不是真的决定让我三年后,也成了克夫的。”云意柔撅起的小嘴,已经足足的可以挂起个水壶了。

    “这……总之千不好,万不好,都怪那个杀千刀的扫把星。”云夫人停下手里的活,她何时做过这般的劳力,如今若是有人偷偷的上报了去,怕是秦皇会借故收了云家的权势,贬了云相的官位,到时候就真的叫天不应了。

    “娘,她不过是个庶女,怎么会这样厉害。”云意柔这么说,也不是没有依据的,因为云漾的事,相府的声势大不如前了,宁王府也彻底的没落了。

    “不然怎么说她是扫把星呢。”云夫人拍拍云意柔的肩膀,示意云意柔不要再磨蹭下去,赶紧处理了蔷薇的尸体。

    “娘你说,她会不会也害了大姐,大姐可是太子妃,要是被害了,怕是日子就真的不好过了。”云意柔警觉的说道,毕竟云漾的事,害了太多的人,保不齐也会对云意晴有影响。

    “不会吧。”云夫人撇撇嘴说,“晴儿向来跟云漾那丫头不对,在晚宴上,又拒绝了那丫头痴爱的襄王,她该感激才是,再则她哪有那么大的本事波及了太子。”

    这边议论着,却懵然不知太子府里,太子正怒发冲冠的呵斥着云意晴,此刻的云意晴正瑟瑟发抖的跪在地上,抱怨着那个祸害整个家族的人。

    “哎呦……”晕死过去的蔷薇已有了苏醒的前兆,伴随着一声哎呦,蔷薇慢慢的恢复了知觉。

    也就是这声哎呦,让原本做了亏心事的母女,以为有鬼,快速的逃之夭夭。

    ……

    古来权势素来如此,怕是放在二十一世纪也可解释,人有亲疏远近了。

    秦国的皇帝借着云漾的事,打压了云家的势力,把宁王府败落的一蹶不振,又间接连带了太子,如此一来,所有的过错,都是云漾这个妖女造成的,而实际云漾所做的一切,并不是不可饶恕,只是不失时宜罢了。这样一来,他不用再多做心思,就可以拿下太子,让他最爱的女人的孩子成了皇子;也不会招人口实,让人说他不善待了宁王盛千烨,他的死完全是云漾克死的。

    乱城小城的云漾望着眼前的一切,哀鸿遍野,民不聊生的难民,哑然失笑。古来君王多谋逆,现在想来也不尽然。

    不过无论是怎么得来的王位,哪一个君王,都只有一时让百姓安逸,不过时间的短暂,也宛如昙花一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