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章 以身试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为了尽快的了解病症,云漾在宝儿的身上划了一个小刀口,又在自己的身上划了个口。并把宝儿的血滴在自己的身体里。

    “云漾,你是不是疯了。”才不过第一天,百里暮扬以为云漾会大干一场。没有想到,云漾竟然做出了以身犯险的举动。

    “百里暮扬。你不会是怕我死了。连累你吧。”到这个时候,云漾还有心思跟百里暮扬开着玩笑,百里暮扬真是被云漾给气坏了。刚还觉得的医术精湛,此刻真该收回成命了。

    “你……”百里暮扬的帝王自尊心再一次被云漾激怒,要是搁在以往。他早就派人结果了这样大不敬的女人。只是不知为什么,在云漾的身上,他总有一丝熟悉的感觉吸引着他。让他情不自禁。

    “如果没话说。就好好的尝尝被禁足的滋味。”云漾嘿嘿的笑着。突然眼前一黑,一个趔趄倒了下去。弥留之际,还不忘交代蔷薇记录她的情况。

    她从宝儿的身上看到了瘟疫。只要找到瘟疫的根源,切断它就可以了,不过云漾又从宝儿的血迹里。看到了别的东西,这东西如果没有猜错,就是江湖上盛传的离心疝,是毒老叟的外传的毒药,只是早先也被人窃取,落入了民间。

    蔷薇衣不解带的,认真记录着云漾的每一刻的变化。

    ……

    不知是谁走漏了风声,司里很快的就卷土重来了。

    在外叫嚣着,说是要烧死他们所有的人。

    “公子。”蔷薇不知百里暮扬的身份,为了保全云漾,只得求百里暮扬想办法应付。

    “这个怕是不好吧。”百里暮扬嘴角露出邪魅的面容,望着床榻上宛如睡美人的女人,此刻他就要成为他的救世主,让她彻底的臣服在自己的脚下。

    蔷薇但见百里暮扬没有任何的举动,护主心切的蔷薇兀自的冲了出去。

    “爷,我们要不要出去。”慕容渊向百里暮扬请示着,虽然他也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百里暮扬会让自己走漏了云漾感染的消息,但看到那群人咄咄逼人,他反而想要出去收拾了他们。

    “不用。”百里暮扬冷冽的眸子里露出一丝邪魅,他要等着云漾落寞无助的时候,她来求自己。

    殊不知,云漾早早的已经醒了,正在思考解毒之法的云漾,把百里暮扬的心思听了个彻底,不过已然受到过百里暮扬伤害的欧阳匪,怎么又会让云漾这身皮囊被百里暮扬残害。

    “三日之约还没到,你们要干什么?”蔷薇用自己的身体堵在了门口,她的衷心让慕容渊汗颜。

    “干什么?烧了你们,连她都倒了,我们拿什么相信你们可以救了百姓。”司里站在前面,头头是道的说着。

    “就是,我们可不能坐以待毙,难不成等着你们一个个的死了,在把这弄成一座死城吗?”人群里总有些异样会出现,让人来不及计划,就被阻隔了退路。

    “烧死他们,烧死他们……”人群里越来越多的躁动因素,让沉醉的云漾不知该怎么应对。

    蓦地,她想起她曾在悬崖峭壁上,看到那一味药引子,只是那孱弱的枝丫,没有支撑的了欧阳匪,让她重重的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不过她还真得谢谢百里暮扬,若不是她,自己也不可能找到这么好的东西。

    “爷……”慕容渊望着外面正准备喷涌而入的百姓,瘦弱的蔷薇已然无法阻隔百姓的怒吼。

    百里暮扬也觉察到不对,在准备起身的功夫,人群里有人冲了出来,堵住了他们的去路,掺杂着稚嫩的叫娘声,云漾知道挡着他们去路的,就是她施救的风娘。

    “要烧恩人,就烧我!”风娘手拿棍子,挡在了蔷薇的面前。

    “还有我……”一个稚嫩的声音,让云漾感动不已,她发誓,哪怕是失了自己的性命,都要保全这些百姓,都要根除他们身上的毒素。

    “好,求生的见过,没有想到还有求死的!”司里阴冷的目光里,充满了对她们的愤懑。

    “来人,放火。”司里的一声令下,弓箭手蹲在前面,冷不丁的放出了一个冷箭。

    “咻……”的一声飞了出来,原本以为会落进房里,没想到却被人用手接了下来。

    “小姐。”蔷薇回头高兴的望着云漾,云漾此时与旁人无异,面色红润的站在众人的面前,丝毫没有被传染的症状。

    只是他们不知道,昔日里欧阳匪跟着毒老叟见到制药,早就百毒不侵了,这些瘟疫只能让她感受毒的症状,根本就不会对云漾有任何的影响。

    “是谁说我被传染了?是谁说我救不了他们,你们是不想活了,还是一心想要求死,如果真是这样想的,我们离开就是。”云漾被这群人刺激的气不打一处来。

    “好,好好,我们走。”司里见生龙活虎的云漾,知道她有两把刷子,也只得遵守约定。

    云漾搀扶正要给自己跪拜的风娘,知道他们千恩万谢的伎俩,毕竟自己只是一个医者,还真不习惯让人供奉。

    云漾进去并没有理会百里暮扬他们,毕竟时间所剩无几了,她必须要去悬崖峭壁上拿到那个药引子。

    临行前,云漾安排风娘准备些醋,放在房里燃烧,以达到杀菌的作用。

    “小姐,我们去哪里?”蔷薇追着疾步的云漾。云漾没有理会她,兀自的朝悬崖走去。

    “小姐。”蔷薇拉着朝下探头的云漾,内心万分的紧张,以为云漾决定结束自己的生命似得。

    “你抓着藤条,不要松手。”云漾不知从哪里找到了一个藤条,把它缠到身上,就准备要下去。

    “小姐,我去,你……”蔷薇原本因为云漾答应救治采莲他们,就很是感激了,没想到云漾竟然做出了那么大的让步,只是为了兑现她一个丫鬟的承诺。

    “你乖乖的在这待着,哪都不许去。”云漾难得那么大的脾气,无论怎么说,她们还是太担心彼此了。

    不过很快的,云漾就用她的三寸不烂之舌,成功游说了蔷薇。

    慢慢的云漾顺着藤条滑了下去,接近了她说的根治离心疝的药引子。

    “额,这典型的就是极限运动嘛。”云漾望着深不见底的悬崖,感喟不已,这里有她太多的回忆,此刻也因为旁的事,那些昔日的仇恨,也已然消磨殆尽。

    “小姐……”悬崖里的回声不断地提醒着云漾,不能再沉迷对二十一世纪的回忆里。

    云漾小心翼翼的把药引子拔了出来,岂料一个不小心,脚下打滑云漾险些也掉入这深不见底的深渊。

    “就是你了。”云漾把它收到怀里,拉了一下藤条,示意蔷薇把她拉上去。

    蔷薇吃力的拉着藤条,云漾奋力向上爬着。

    “哧……”一股血从云漾的手指上汩汩的冒出来,削尖突兀的石头,在撞击中,深深地扎在云漾的身上。

    涯壁上,泥土的馨香掺杂着血腥味,刺激着云漾,云漾的脑袋嗡嗡作响。

    “啊……”悬崖上,蔷薇的手指一滑,让云漾又重新滑落下去。

    原本身体还没有彻底康复的云漾,此刻因为这撞击,变得更加的羸弱了。

    趁着看守不注意的功夫,百里暮扬悄然来到了她们的面前。

    看着悬崖上吃力的蔷薇,还有悬崖下的云漾,百里暮扬深深地被他折服,心里莫名的有了一丝的抽痛。

    这里是他熟悉的地方,有他,有慕容渊,还有那个痴爱着他的欧阳匪。

    百里暮扬正让慕容渊上前的功夫,突然眼前一黑,便晕厥了过去。

    瞬间,一个白影从蔷薇的面前闪过,须臾的功夫便消失在悬崖下。

    很快的白衣男人悄然到了云漾的面前,并把她抱在自己的怀里,面具后面一双温柔的眼,瞥了眼虚弱的、固执的女人。

    白衣男人把云漾放到了蔷薇的面前,用手势示意蔷薇把她带回去,而后便消失在密林深处。

    蔷薇小心翼翼的搀扶着虚弱的女人,把她送回了根据地。

    蓦地,一个白影闪过,云漾强撑着冲了进去,想要一问究竟他到底是谁,然而就在她进去的功夫,人影已经悄无声息的离开了,留下的已然是瘫倒的百里暮扬和慕容渊。

    “小姐。”蔷薇搀扶着云漾走到了床边,预备让云漾好好休息。

    云漾强打着身体,望了望宝儿,乌黑的双唇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模样,看来宝儿已经入了骨髓,再不救治,怕是宝儿在世间存活的时间只剩下一天的时间。

    “可是小姐,你不能再不顾自己的身体了。”从她见到云漾,她就觉得云漾有心事,没有休息好,如今刚从悬崖下回来,也是受了冲击的,蔷薇有些担心云漾的身体吃不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