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零一章 休养生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距离他们的约定,还有一天的时间了。

    司里带着使命来到云漾的身边,撇了眼躺在地上的百里暮扬他们。他的胆子竟然大了起来。

    但是当他看到额头渗满汗水云漾,心不由得抽搐了一下,被这样一个固执的女人。深深地折服着。

    不过原本的约定,让司里残忍的催促着云漾。“今天是最后一天了。不知道结果怎么样。”

    司里冷冽的双眸里,满是对这个自负女人的鄙夷不屑。

    “还没到约定的期限,里长不需要这么急。我云漾答应的事情,素来算话。”云漾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到刚被蔷薇碾碎的药引子面前。取出来了一部分。和着自己体内的鲜血,

    “小姐。”蔷薇慌张的吮吸着刚被刺破的手指。

    “不碍事,这是必不可少的。”云漾苦笑了一下。脸上满满的虚弱。

    每一个炼丹师。体内都有强于别人的异能。能够让她的血融合各种毒素,配上悬崖下采来的药引子。是解离心疝和瘟疫的最好的解药。

    “云姑娘。”孱弱的云漾在滴完最后一滴血之后,便晕死了过去。

    醒来却发现周围的人。除了那些生病的人之外,都在云漾的身边。

    “快,给宝儿喂药。”云声嘶力竭的喊着。示意他们,不要错过了宝儿的治疗。

    “云姑娘。”颤抖的双手拉着云漾的手,满目的感激,“谢谢你。”司里老泪纵横的说着。

    这让云漾感觉很奇怪,自己还没有救助他们康复,这人怎么变成了这般的模样。

    “云姑娘,我不该把你当作是坏人,我没有想到,你对陌生的我们会是这般的照顾,老头子糊涂呀。”司里捶胸顿足的说着,显然他们受到了心灵的悸动了。

    一旁的百里暮扬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苏醒,醒来却发现自己已经在之前呆的地方,顿时觉得他是不是小看了看守自己的人,他们只不过是佯装没有武功,实际各个都是高手。

    百里暮扬望着密林深处的禁卫军,偶尔的一个身影,让百里暮扬浮想联翩,看来他不能轻举妄动,不然自己莫名其妙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司里,你别这么说,你这么做,也只是为了保护身边的百姓,不受到伤害罢了。”云漾起身坐了起来,风娘拿出她私藏的干粮,颤颤巍巍的递给了她。

    “给我的?”云漾惊诧的看着她,虽然比不上云漾平时吃的那些糕点精致,但这却是风娘身上做好的东西。

    窗外的风,悄无声息的闪了进来,打在云漾的脸上,些许的柔情,让云漾感喟万千。

    这些个百姓无非是为了保全自己,所以才对他们警觉不已的,也难怪那一次的屠城,各大门派虽然都没有大开杀戒,目的明确去了乱城,但是在行进过程中,还是有人死在这场屠戮里。

    那一日,一个首领模样的人,站在校场上,看着被驱赶而来的百姓,男人的嘴角上漾起了一丝不屑,大呼着要想活命,就安分守己,否则跟乱城的后果一样。

    然而,他们以为只要他们守口如瓶,他们就可以安然度过,岂料天灾掺杂着人祸,让他们民不聊生、饿殍遍野。

    原本想要求救的他们,也想逃离这乱城,然而每次刚要逃离的时候,总会有一支莫名其妙的冷箭飞来,把他们彻底的困顿在这乱城里。

    云漾哑然,这所谓的守口如瓶,原来就是拿他们的性命来交换的。

    也难怪他们刚一开始,他们就不愿意说什么,他们的警觉心,让他们觉得只有老实的待着,才能够保住自己的性命。

    云漾瞥了眼角落里,面无表情的百里暮扬,如果乱城的事跟他有关系,那这所有的一切,百里暮扬也太过残忍了。

    “小姐,宝儿吐了。”蔷薇伺候着宝儿喝了眼,很快宝儿就口吐白沫,把药吐了出来。

    云漾起身爬了起来,却见宝儿已然病入膏肓,米水不进。

    云漾又查看了身后的人,除轻微的人有转危为安的迹象,其他人病重的人,都跟宝儿的情况相似。

    怎么回事?到底哪里出现了问题?云漾在房子里,来回跺着步子,思忖着,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小姐。”蔷薇把汤药递给了云漾。

    云漾撇了眼外面的汤药,又望了望天空。

    “里长,我可否把他们转移?”云漾望着天空上的乌云,黑压压的略显沉闷。

    “嗯。”里长因为云漾对他们的热心,想都没想想,就同意了。

    很快的,所有的人都转移到祠堂里,这祠堂虽然破旧不堪,但不像那房子,可以看到房外的星光,不然还真以为是帐篷被人偷了一番。

    云漾满意的看了一下这个祠堂,周围早已住满了游民。

    云漾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场天灾人祸跟她有莫大的关系,除了满是愧疚,云漾只能尽力的弥补。

    云漾安排好一切,让司里准备了盆盆罐罐,接点无根之水。

    “无根之水?”司里纳罕,万事万物皆有根源,这无根之水,他还是第一次听说。

    “就是雨水。”云漾笑了笑,若不是在二十一世纪看过西游记,她绝对不知道无根之水是什么。

    “雨水?”众人不解,眼前的这个女人,异乎常人的做法,让人百思不得其解,不过她的医术倒是有目共睹的,因为有些轻微的人,已然康复的七七八八,不再有拿着头疼发热的症状。

    “嗯。”云漾点点头,看了看天空,“这无根的水来自天上,自成一派。”云漾细致的跟他们解释着这一切,小城的游民无不佩服云漾的才思。

    ——如果她是男人,倒是一个很强劲的对手,若是不早些结果了她,怕她还是自己的隐患呢。

    百里暮扬望着眼前的这个女人,昔日的政见、医术,还有如今的天文,百里暮扬越发的纳闷,这该是多么优秀的一个女人。

    百里暮扬望着眼前的女人,眼里除了爱意,满满的写满了邪恶的念头,他想要霸占她。也许就像她说自己的一样:得不到的,永远在悸动。

    也就是云漾的细心,和反复的尝试,对症下药,很快的采莲、宝儿,还有其他的难民,已然受到了很好的控制。

    这一天,已经是云漾待在这个小城七天之后了,小城里的百姓,已然得到了很好的控制了。身体也逐渐的康复了。

    “乡亲们,与其逃难,不如自己更生,大家要相信自己。”云漾站在祠堂前面,望着断壁残垣的小城,虽然残破,但依旧可以看的出它往日的繁华。

    因为云漾的恩情,这些个百姓积极响应,倒也没有再去触碰百里暮扬的底线。

    云漾跟随着司里了解了当地的情况,了解了土壤的性质,根据气候条件,云漾建议司里发展阶梯性农业。

    “阶梯性?”百里暮扬不明所以,这个女人的嘴里总是会冒出稀奇古怪的思想。

    “嗯,因为这场大火,空气中的水汽中的酸性……”云漾正要解释,望见眉头紧锁的众人,只得收了心思,“高的中玉米,矮的种蔬菜作物。”

    云漾摇了摇头,没文化真可怕。想到这,云漾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从农本思想,到阶梯种植,让百里暮扬感喟不已,这个羸弱的女人,究竟还有多少异能没有发掘出来,他对她越发的好奇了。

    很快的,小城在云漾的带动下,进入了修葺的阶段,云漾身体也慢慢的有所好转起来。

    在小城待的这段时间里,偶尔有周围的百姓,来寻求自己的帮助,云漾倒是乐的其中。

    “小姐,喝水。”一旁的蔷薇时不时的服侍着云漾,主仆连心,倒是也不是那么疲惫。

    百里暮扬始终站在局外,望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如此的会笼络人心,若是能宠盈后宫,倒是可以无形中壮大楚国的声势。

    毕竟人的欲望是无穷的,他百里暮扬更是,以往担心这些游民会损害了自己的国家利益,会收留乱城的门人。所以才会多加阻止,暗下毒手,如今接触了几天,却发现不过是一群没有大智谋的庄稼汉罢了,于是乎,就安排手下的人,撤离小城,毕竟国库军饷得用在实处。

    云漾不经意间看到了百里暮扬的手势,脸上露出难以觉察的笑容,看来自己的坚持没有白费,至少保全了这些人的性命,而且让他们重回自力更生的局面。

    “姐姐,这是娘让我给你的。”小城的人,格外的团结,总是会把最好的先留给他们的恩人。

    云漾望着知恩图报的百姓,无论他们过去做过什么,总有他们的苦衷。

    云漾抬眼望着远处偶尔泛出青牙,这是她三重穿越以来,觉得最有意义的事。

    “云漾,难道你就不怕那天他们真的用火烧死你吗?”百里暮扬站在云漾的身边,望着日落的地方。

    “怕,不过我更怕的是自己救不了他们。”云漾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话,转身离开了百里暮扬。

    夕阳西下又如何?终有天朗气清时。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