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零二章 进入乱城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云漾已然摆好了姿势,准备要跟乱城的看守,厮杀一触即发。

    百里暮扬站在慕容渊的身后。还是漠然的,没有任何的表情,似乎眼前的一切。都跟自己内心丝毫的关系。

    云漾满腹狐疑望着镇定非常的百里暮扬,这个沉寂的男人。他的心里到底掩藏着什么?难道是自己引蛇出洞了?

    “小姐。”蔷薇毕竟是官宦人家的下人。虽然她的主子有异能,但是她只是一个平常的人。

    云漾一把揽过蔷薇,把她让在自己的身后。时刻的准备着保护蔷薇。

    面对虎视眈眈的看守,云漾还是有所顾忌的,她还是不希望。和乱城的有冲突。毕竟她的上一世是欧阳匪,乱城之主。

    百里暮扬虽然呆站在一旁,但是眼睛却没有离开云漾的身上。看的出。云漾有对乱城的人有顾忌。

    也难怪。毕竟她也是毒老叟的入室弟子,只是眼前这些人。竟然对云漾毫不知情,莫非毒老叟。是去秦国教授的这个女人?

    本来楚国对云漾的身份就很奇怪,觉得她来历不明,如今在这乱城前。守卫丝毫不买云漾的帐,咄咄逼人,而这云漾却有所顾忌,处处手下留情。

    “我劝你还是走吧,乱城不是你们贸然就可以进去的,念及你们是女人,不跟你们计较。”看守的人也懒得因为这件事,丢失了在江湖上的地位,虽然摩拳擦掌,但是也没有人回去做欺负妇孺的事。

    “总之,我今天一定要进去。”云漾睥睨百里暮扬,这个男人,昔日里竟然能调动江湖的人士,想来也有他的本事,只是他如此的沉寂,又为了什么?

    忐忑不安的云漾思忖着,自己是不是引狼入室了。

    云漾环顾四周,看守除在眼前的十多个人外,其余的都在城墙上,若是贸然出手,城墙上的人,就会蓄势待发,对她来说也不是一件好事。

    可是他必须得进去,那样势必会伤及自己的兄弟姐妹。

    云漾知道百里暮扬心里有自己,而自己又不忍伤害乱城的人,倒不如借百里暮扬的手,去吸引乱城的人的注意。

    云漾想着如果自己以这张新面孔出现,乱城的人,绝对不可能知道她之前的身份就是乱城城主,只要堂而皇之的进入,她就有机会调查,有关乱城的一切,包括毒老叟是不是下毒,杀了怜妃娘娘。

    云漾想到这,借机身子向前,手不经意的攻击看守的胳膊,故意挑起争端。

    然而,就在云漾闪躲,百里暮扬准备出手的功夫,突然从乱城里跑出来一个人。

    但见看守望着那个人之后,便收了余下的动作,等着来人的指示。

    来人附在看守的耳边,耳语了一阵子,然后就站在一边,邪魅的望着他们。

    “好了,你们可以进去了。”看守的人示意其他的同伴,收了手里的武器,给云漾他们让了去路。

    既然有人让他们进去,干嘛不进去。云漾想到这,便整理了行囊,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在经过那个人的身边的时候,云漾认出了那个人,她是跟在蓝旗身边的一个贴身侍卫——岚羽。

    要说这个女人,平日里孤傲、不喜欢群聚,是一个没有人缘的女人,所以平日里乱城之中,她都是独来独往的。

    记得自己在前一世,也就是欧阳匪,就是乱城城主的时候,这个人不喜阿谀奉承,姑且可以这么认为吧,每一次的议事,她都是站在蓝旗副城主的身后,哪怕是遇到任何的危机,都只是捍卫她的副城主的安危,多余的任何一点事,她都不会去做。

    那个时候,自己平日里,因为土匪的秉性,难免口没遮拦,一次的聚首,欧阳匪开玩笑问蓝旗和自己的贴身侍卫岚羽是不是百合,她们不明所以,询问欧阳匪意思之后,岚羽便从那不再和她说话,甚至连最起码得请示都没有。也是在那个时候,自己也知道了岚羽的性格,从此不再搭理她。

    就是这个冷峻非常的女人,怎么会出来替她解围,自己对于她来说,完全的是一个陌生的女人。

    这番的情景,让云漾的心里不由得多了一点的疑虑。

    “小姐,小姐。”身后的蔷薇瑟瑟发抖的躲在自己的身后,俨然一个受气的小媳妇一般。

    “怎么了?”云漾回头望着蔷薇,这可怜的丫头,倒真的如古代说的那一句,什么小鸟依人了,手无缚鸡之力的话了。

    蔷薇没有说话,只是警觉的示意云漾望着岚羽的方向。

    云漾不明所以,这个岚羽在自己上一世的时候,都不会搭理她,更别说这一世她主动示好了。

    ——

    “门主。”厨房的厨娘慌张的跑了出来,望着乱七八糟躺在正中的欧阳匪,肆意乱搭的脚,任性的摆动着,若是不知道欧阳匪是个女人,怕是看到她这番的模样,也是会觉得他是一个十足的男人。

    “怎么了?”欧阳匪收了那只高翘的脚,收回自己大咧咧的形象。要知道这厨娘,从来不会跑到大厅来,定是出了什么事,才会让她这样惊慌失措。

    “蓝副城主的侍卫……”厨娘欲语不能,望着唯一可以给自己做主的城主——欧阳匪。

    “你说就可以了。”虽然从上一次自己开玩笑说蓝旗和岚羽是断袖之癖后,她就知道了岚羽是一个惹是生非的主。

    倒不是不能处置了她,只是这样的女人,让人觉得敬而远之,比处置她来的更加的贴切些。

    “我们私下里,也不知道各位的口味,也只是打听得来的,这岚羽护卫,我们根本就不知道,所以就按照门人等级做的,可是谁曾想……”厨娘絮叨着他们的委屈,遍地狼藉的厨房,还有身上的伤痕,格外的醒目。

    原本打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欧阳匪,觉得岚羽越发的欺人太甚,于是没有支会蓝旗,便直接把她押了上来,好生的一顿收拾。

    ——

    “小姐。”蔷薇的轻唤声,把处于回忆状态的云漾拉入到现实。

    在蔷薇的示意下,云漾清楚的看到,岚羽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眼里满满的对自的不满。

    “你……”无论是在二十一世纪,还是在穿越后,她从来不会让自己受到任何的委屈,更何况,是一个自己原本就看不上人的白眼了。

    云漾刚想上前,好好的收拾眼前的那个女人,却被百里暮扬一把拉住,眼睁睁的看着岚羽得意的扬长而去。

    “放开我。”云漾一把推开百里暮扬的双手,这个男人,从出乱城开始,倒是谨慎的很,不显山不露水,只是一脸的漠然,有时候连上一世跟他接触那么久的欧阳匪,都难以揣测的清楚。

    “云漾。”百里暮扬突然大声起来,这声音着实把云漾下了一跳,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

    云漾怒目圆瞪望着百里暮扬。

    但见百里暮扬冲他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轻举妄动,“你不觉得这乱城有些诡异吗?”

    百里暮扬从决定要来乱城那一刻起,私下里也派人打听乱城的情况,原本是有意掩埋当日屠城的事实,没想到乱城竟然毫发无损的出现在苍茫的大地上。这让百里暮扬百思不得其解。

    而后,到了边境小城,自己也确实担忧百姓会出卖了自己,所以私下里派禁卫兵,提前做了打点,只是后来看百姓倒也安分,所以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

    最重要的是,那一日自己和慕容渊明明到了悬崖,准备帮云漾取回悬崖下的药引,可是醒来却在祠堂,也就是说在小城就有不止两队的人马。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百里暮扬觉得很奇怪。

    然而,最奇怪的就是着乱城,昔日里颜如邀向自己汇报情况的时候,说过乱城已被熊熊大火包围,而自己到乱城,亲眼所见的只是边境小城,偶尔有断壁残垣,可是这乱城似乎还是跟以往相差不多。

    “诡异?”云漾挣脱开百里暮扬的双手,望着远去的岚羽,又望了望眼前的百里暮扬。

    “是的。”百里暮扬附身,冲着云漾说道,“这乱城戒备森严,对过往的人,素来盘查仔细,可是,你难道没有发现,原本我们就要跟看守起冲突的功夫,这个女人的出现,只是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就让乱城的人,把自己放进去,实在是太奇怪了。”百里暮扬有板有眼的说着。

    “是吗?”云漾斜眼冷望百里暮扬,他的揣测,自己早就想过,只是这乱城是她欧阳匪的,她怎么可能允许百里暮扬染指。

    “是,你想这乱城既然固若金汤,可是却放我们进来了,你在看看其他人。”百里暮扬指了指在外面流连忘返的百姓。

    只是云漾的心里,已然没有了对那些事的关心,直勾勾呢盯着面前的百里暮扬,脑海里闪现一丝邪恶的念头。

    莫非岚羽跟这百里暮扬有什么关系,不然素来跟外人难以亲近的人,此刻怎么会变成这番的模样。

    又或者说岚羽知道百里暮扬的身份,而上次的屠城,也是岚羽跟百里暮扬里应外合,把那这个江湖人士带过去的?

    云漾想到这,警觉的望着百里暮扬,这个让人腹诽的男人,这个有残害过乱城的男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