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零三章 乱城之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百里暮扬不明所以,不过看着奇怪的云漾,百里暮扬总是觉得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云漾。我的脸上是有花了是吗?”百里暮扬咽了咽口水,被云漾这灼热的眼神盯得,他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百里暮扬。你怎么知道有诡异,不过好像也确实有点奇怪。”云漾原本打算故意大声的说着。而后从百里暮扬的眼神里捕捉到有关百里暮扬跟乱城蛛丝马迹的关系。最后想想毕竟没有什么直接证据,也不好妄言揣测。

    于是便只好作罢,避开了百里暮扬的手。兀自的坐上了马车。

    马车上,蔷薇坐在云漾的旁边,心细如尘的她。明显的可以感受到云漾的异常。

    但见这云漾先是面色红润。但是越接近乱城,云漾的气色就越发的不对劲。清澈的眼眸,逐渐被浑浊取代。继而成了泡影。

    “小姐。你没事吧。”蔷薇小心翼翼的给云漾擦拭着额头渗出的汗水。不经意间的流露,让蔷薇很担心自己的小姐。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我没事,休息会就好了。”云漾冲蔷薇相视一笑。眼里的余光撇向了百里暮扬。

    越接近乱城,体内属于欧阳匪的记忆就不断翻滚着,掺杂着周身的抽搐。云漾的四肢有些扭曲起来。

    云漾强忍着身上的抽动,努力的遏制着,然而越是尽力,云漾压抑的身躯便摆动着。云漾紧攥双拳,定定的坐了下来。

    “云漾……”百里暮扬刚要询问云漾,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的功夫,便被云漾那双冷冽的双眸给刺激。

    百里暮扬不明所以,只是知道云漾有些异样,而他也清楚的看到她的愤愤然,那双阴冷的双眸,发红的瞳孔犹如嗜血的蝙蝠。

    “小姐。”蔷薇压着躁动不安的云漾,不知道她为什么变成了这般的模样,可怕里没有一丝的柔和。

    “滚……”红眼的云漾冷不丁的撇向蔷薇的方向,羸弱无骨的蔷薇被硬生生的撞在了马车上。嘴角不经意间,渗出了殷红的血迹。这般的模样,俨然她已然成了另一个人。

    不过,很快的虚无便被别的东西取代。

    云漾疾步扑倒蔷薇的身边,嗜血的魔性,让她没对蔷薇做些什么,只是引导着,让云漾慢慢的冷静下来。

    如今的云漾,上一世是乱城的土匪头子——欧阳匪。在她越临近乱城的时候,她就越发的感受到昔日的那段爱情情仇了,只是现在,欧阳匪对百里暮扬的爱没了,好像恨更多了。

    ——

    这一日,欧阳匪跟着毒老叟在炼丹房里,学习着炼丹制药,丝毫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

    “城主,门外有人求见。”贴身的侍女岚兮慌忙的跑了进来,冒失的劲,让岚兮险些从门外绊倒,飞了进来。

    “谁?”欧阳匪头也不回的做着她的事,丝毫不理会外面的人和事。

    “百里暮扬,说是楚国的皇帝。”岚兮简短的介绍了对方的情况,不会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百里暮扬?”毒老叟难得的不安,让欧阳匪很是奇怪,恨少看到毒老叟这般的模样,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让这个老者变得如此的警惕,“日出百里,屠苏暮扬,自是伊人,在水一方。”

    “师傅?”欧阳匪虽然不是什么古代的人,只不过是一个穿越而来的女人罢了,但是看的出毒老叟有些不安,两句小诗里,也暗藏着对百里暮扬的名字,就越发的狐疑。

    “匪儿,这是百草集,内里有各种毒药的配置方法,你要好好的学习,知道吗?”毒老叟像是交代后事一样,一字一句的交代着后事。

    “师傅,是预备不教匪儿了?”那双眸子里,丝毫掩盖不了,欧阳匪对释放后的雀跃。

    这毒老叟,活脱的一个二十一世纪的政府工作报告的人,迂腐、没有一丝的灵活感。得到释放,俨然就是脱离了混沌不堪的生活。

    “这个是乱城之主的令牌,你好好保管,以后师傅不在你身边,你也记得照顾好自己,照顾好乱城。”毒老叟一股脑说了好多的临终遗言,让欧阳匪听了格外的忐忑不安。

    如今想来,当时毒老叟的行为很是诡异,他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还是毒老叟原本就知道百里暮扬要来屠城的事?如果说毒老叟真的是杀害怜妃娘娘的凶手,为什么时隔多年才去报仇,先皇又是为了什么?这所有的一切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

    云漾撇眼望着百里暮扬,论武功,百里暮扬的功夫不在自己之下,论智谋,不可否认,百里暮扬确实不好对付。

    但是,普通人若是想进入这乱城,也是有难度的,是要经过重重关卡的,因为乱城一般不会轻易允许外人进入的,而今天连百里暮扬都看出来,乱城的诡异。

    “小姐,你在想什么?”蔷薇走到云漾的身边,迫切的询问云漾的情况。

    云漾斜眼睥睨一切,但见此事的百里暮扬正坐在马车上,面无表情的望着面前的一切。

    云漾哪里知道,偶尔的一丝愧疚,让百里暮扬内疚不已。

    跟欧阳匪的熟稔,始于一次邂逅,也就是那一次的邂逅,让欧阳匪慢慢的走进了死亡的境地。

    那一日,围场里,百里暮扬身披战袍,手拿弓弩,预备一展霸主的雄风,但是却在逐鹿之时,不幸刺伤了欧阳匪的胸膛,这也是欧阳匪为什么去过楚国皇宫的原因,也是欧阳匪为什么趴过上阳宫城墙的原因。

    云漾不经意间揉了揉自己的胸膛,进了乱城,欧阳匪的记忆逐渐占据了整个云漾的脑子,一些个好与不好的习惯,女人该有的矜持,云漾此刻也收敛了不少,若是不是这张陌生的面孔,百里暮扬绝对认得出,眼前的女人,就是他推向悬崖的那个女人——欧阳匪。

    尘封的记忆,总是会在熟悉的地方翻起来,这乱城,百里暮扬第一次来,还是送欧阳匪回来的时候,那一次他才知道了她的身份,乱城之主;那一次他才知道她是毒老叟的徒弟;也就是那一次,他决定利用对他有好感的欧阳匪,慢慢达到自己的目的。

    也许,人总是处心积虑达到目的后,才觉得,所有的一切,都是枉然,原来心里的仇恨,并没有因为谁的消失,而减轻,或者消亡。

    反而会因此得不到报仇的快感,于是便不断第寻求着新的办法,以达到自己的目的——复仇的快感。

    然而,欲望的贪婪,让人发指,复仇的快感总是在不断地升级。

    百里暮扬以为自己成功的屠城,就可以彻底的解脱,然而上阳宫,那个女人却是存在。

    “母妃,母妃。”汩汩的鲜血从怜妃的嘴里喷涌而出,一旁的太后扮演着自己的贤良。

    “暮扬,不要太过伤心,人死不能复生。”太后总是不失时机的告诉百里暮扬,他的母妃已经死的事实。

    曾有一度时,他真的希望重来没有发生过,欧阳匪没有死,一切如旧,他可以不认识欧阳匪,也许做的就只会是对楚国有利的事。

    毕竟欧阳匪被自己利用了,成为自己屠城的踏板。而,如今却落得个凄凉的下场,尸骨无存,怎么不让人扼腕可惜。

    百里暮扬想到这,原本冷冽的目光,变得暗淡无光,内心的懊悔除了对今日的云漾,还有对那个往昔的欧阳匪,不然,他也绝对不会在秦国法场那一次,看到那一抹坚毅的双眸,而选择了搭救她。

    只是这一次拯救,把她带进了无休止的猜测里,带进了尘封的记忆里。

    毒老叟下毒残害他的母妃,所以引起自己屠城。

    若不是上阳宫内,对怜妃的好奇。云漾也不会一意孤行的回到乱城,去经历别样的痛苦。

    “爷,前面有一家驿馆。”慕容渊掀开布帷,递给了百里暮扬一个眼色。毕竟,从他们离开楚国,到这乱城,他们也没有休息的太好。再则,云漾是回来乱城,是有些事要调查,这个驿馆四通八达,是最好的获取信息的地方。

    “这是乱城的中心地段,想必这里你能打探出你想知道的消息。”百里暮扬冷冷的说着,慢慢的走下了马车。

    毒老叟,你的徒弟来看你了,百里家族希望与你没有交集,也希望你毒老叟聪明如故。从楚国皇宫的蛛丝马迹调查出来,毒老叟跟这个百里暮扬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百里暮扬望着乱城的集结地,那里就是昔日乱城之主待过的地方。欧阳匪就在那里办着工。

    痴爱让人盲目,总觉得任何一件事,都会染指自己,让自己的灵魂不再干净。

    自从法场的那一刻的邂逅,百里暮扬被这个美貌的女人打动,甚至都不再在意她是谁,因为什么上了法场。

    日笃的爱恋,云漾的若即若离,让百里暮扬有了新鲜感和刺激感,他越发的痴迷这个女人,以至于他竟然到了盲从的境地。

    如今,到了这乱城,百里暮扬愧对自己的当初,任何一个云漾不喜的举动,都会让百里暮扬担惊受怕。

    “百里暮扬,你在看什么?”阴冷的云漾,此刻俨然换了一个人,没有一丝的柔和。

    “没什么,云漾。”百里暮扬转身走进驿馆,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欧阳匪,我一定为你讨个公道的。哧……”云漾突然胳膊处,有一处地方钻心的疼痛。

    大约一个钟头的时间,云漾失魂落魄的走了进来,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让人不忍直视。

    百里暮扬瞥了眼面前的凳子,示意云漾在自己身边坐下,眼神里些许的诡异,让云漾不觉的看了看周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