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零五章 夜探城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云漾决定了夜探城主府,在趁着蔷薇安然入睡之后,云漾穿了夜行衣。便离开了驿馆。

    “蓝旗。”云漾回忆着上一次的见面,那一次是百里暮扬暗自指使江湖人士屠城的日子,那一次是他和蓝旗最后一次的会面。

    如今。岚羽出现在这里,还替自己解了围。云漾担心有别的事发生。只是前一段时间的伤势,让她无法抽身离开楚国,所以她对乱城的事也是一无所知。

    而这一次乱城之行。云漾经历了太多的异常,先是在小城,悬崖下的白衣男子。而后是岚羽。最后是那些寻衅滋事的陌生人。无不透露着一丝的诡异。

    云漾慢慢的把自己的嘴把围了起来,在偷偷的放了迷烟,迷晕了百里暮扬他们之后。然后兀自的离开了驿馆。准备着夜探城主府。

    云漾悄然的离开了驿馆。慢慢的走出了驿馆,却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在不远处等待着谁。

    云漾小心翼翼的闪进了暗处,悄悄的观察着那个人的行踪。但见那个人不停地东张西望着。

    云漾望了望被乌云遮盖的黑云,月光已然被笼罩在后面,让云漾看不出来等待的那个人是敌是友。

    云漾开始揣测着。若是贸然过去,怕是那人并不是自己想要见到的人,若是百里暮扬,那么她夜探城主府的事,便不能顺利的进行。

    但是若是别的人,等着她云漾的,他似乎也想不到会有谁了。

    颜如邀?不,不可能。上一世他是阴是阳的痴缠着欧阳匪,丝毫不顾及欧阳匪跟他说的二姨子,甚至把那句话当做是对自己的夸赞。

    但是,颜如邀早就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他也从来不会掩饰他对云漾的喜欢,不管是对当初的欧阳匪还是后来的云漾。如果他知道云漾没事,一定会不顾一切直接出现在她的闺房,绝对不会采取这么迂回的方式的。

    再则,那次的法场救人,他已经受了重伤,按照蔷薇的说法,他是被一群神秘的高手救下才侥幸留下一条命。自己都需要养这么久的伤,他比自己伤的还重,现在肯定需要闭关才是。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颜如邀虽然阴柔,但绝对不会以女装打扮出现,还擦着浓郁的脂粉。

    那么究竟黑暗里究竟是谁呢?云漾百思不得其解,所说这江湖中也很少有女少侠独自出现在夜幕里的。

    怀着惴惴的心情,云漾小心翼翼的靠近驿站的大门,这刚一出来,就被人发现,在江湖上,除了云漾,估计也没谁了。

    云漾想从那人的身后悄然的超过去,却发现那人有准备一般,自己在哪,她就转到那一边去。

    看来,这一次出师不利,怕是遇到不是善茬的人了。

    云漾把嘴上的布又蒙了蒙,只露出两只深邃的大眼睛在外面。

    “谁?”驿站里的小二夜里起夜,冷不丁发现了黑暗里的人影,兀自的喊了起来。

    “我。”但见来人大声的呵斥着小二,小二很快的高举着灯笼,在来人的面前晃了晃。

    还是熟悉的面孔,目空一切的神情,朴实无华的装扮,还有一袭欧阳匪生前,给她们设计的造型。

    看来这人是挺遵从欧阳匪的,不然也不会这样的忠诚于欧阳匪的装扮。

    “岚羽管事。”小二卑躬屈膝的站在岚羽的面前,瑟瑟发抖。

    看来这些个乱城的人,少没有被岚羽管束,不然不会怕成这番的模样。

    “这么晚了,岚羽管事辛苦。”小二不自觉的望着云漾藏身的地方,示意岚羽有黑衣人在乱城里出现。

    “你且去休息吧,放心,有我岚羽在,谅她也不会胡作非为。”岚羽有所指的暗示着云漾,她是在等自己,甚至说她和店小二一样,已然发现了她的行踪,只是不愿意说罢了。

    云漾的心咯噔一下,她都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这段日子吃的太好了,让她这么容易就被人发现了行踪。

    “她?”看来这岚羽知道有人会出来,也知道她等的这个人,就是她要找的人。

    这个岚羽异常的举动,让云漾满腹狐疑,究竟怎么一回事,先是那个意味深长的一眼,如今又是在驿站门口等待自己,这也太奇怪了。这乱城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除了让云漾惊诧之外,留下的没有什么了。

    “知道,岚羽管事。”店小二绕有心意的望了望云漾,然后回头望着已然被吵醒的客人,安抚着他们快点休息,莫要出来妄自揣测。

    云漾趁他们休息的功夫,走了出来,既然知道了来人是云漾,也知道了她在等人,更知道,她已然知道自己的存在,她也不好再躲避下去,兀自的走到岚羽的面前,揭开脸上的面纱,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这个女人。

    但见,这个女人还是一声不吭的看着云漾,上下打量了一番后,便转身就要走。

    云漾哪里受到这样的冷落,虽然她现在是秦国云相府的千金小姐,本该是淑女形象,然而,云漾的骨子里缱绻着的是欧阳匪的身影,她不安躁动的灵魂,早已在回到乱城之后就轰然出现,原本的痞子模样和大咧咧的女汉子模样,已然控制着云漾现在的躯体。

    云漾快步的上前,跟以往的欧阳匪一样,堵住了岚羽的去路,这该死的丫头,总是在肆意的挑战着自己的极限。

    “告诉我,什么意思。”云漾懒得去猜测岚羽的心思,这个女人素来不会理会自己,如今一而再的见自己,怕是绝对有什么旁的事。

    这乱城已然不是昔日的乱城,她觉不允许自己在这乱城里出了差池,要知道她是这乱城的主人,哪怕经历了再世为人,她也逃不过对乱城的束缚。

    “跟我来。”岚羽别的话一句都不再多说,她也懒得跟别人解释那么多,一副冰冷的模样,让云漾再一次气氛非常。

    要不是来乱城有别的事要去调查,她绝对要好好的收拾眼前的这个女人。

    云漾强忍着心里的怒火,很在岚羽的身后,无论岚羽带自己和谁会面,她已然不再害怕。

    浑身已然康复的身体,内心的浴火在不断的喷发着,这一刻她还不知道自己体内的火能,是否恢复到往昔的模样,岚羽这番做,也是个机会,让她运用一下,体内的火能。

    ——

    “你是谁?”欧阳匪的心七上八下的。

    黑暗涌出来的人影,让欧阳匪很是担心,在这乱城之主,竟然有人如进无人之地,这该是怎样厉害的一个人。

    来人没有说话,慢慢的向欧阳匪靠近,猛然一头银白的头发出现在欧阳匪的面前,伴随着身后的凄冽声,原本要跟欧阳匪说话的人,兀自的向凄冽的声音走去。

    “没礼貌。”欧阳匪撇了撇嘴,丝毫不顾及自己的女人身份,俨然的一个彪悍的爷们,出现在这甬道里,寻找着属于乱城的秘密。

    ——

    慢慢的,欧阳匪的视线模糊了,云漾紧紧的跟随在岚羽的身后,穿梭在熟悉的地方。

    一股幽香迎面扑来,那是蓝旗喜欢的味道,夹竹桃的馨香掺杂着一股檀香,让这廊道里充满了诡异。

    上一次欧阳匪到这里,已有一段时日了,那是她为岚羽的事而来的,蓝旗那里,也只是为了苛责岚羽,让她好好的管束自己的手下,不要让岚羽恃宠而骄,也就是那一次,欧阳匪和岚羽之间的矛盾更加激化,虽然岚羽忌惮欧阳匪的身份,但是岚羽却借口自己是岚羽的近侍,一仆不侍二主的言论,让岚羽几乎没有为欧阳匪效过力。

    而从她穿越到第三世时,也就是云漾的时候,去乱城也是在厅里见到了蓝旗。

    如今这蓝旗是怎么一回事,竟然这么奇怪,要知道蓝旗可是很少让人到她的房间去,更别说是一个陌生人。

    今天这岚羽是怎么一回事,竟然把自己带到蓝旗的房门前。

    云漾心怀忐忑,这岚羽从一开始就万分的异常,在驿站门口连问都不问,兀自的把自己带来过来,而且还是自己的目的地,这之间的诡异,让云漾有些担心,这是不是又是谁的阴谋诡计。

    “到了,你进去吧。”岚羽机器人一样的神情,让云漾奇怪,这女人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才会是这般的模样。

    “岚羽……”云漾也懒得再去掩藏她的身份,兀自的叫着岚羽的名字。

    但见岚羽难得的点了点头,兀自的离开了蓝旗的房门前。

    云漾望着远去的岚羽,暗生疑窦,这个女人的奇怪,跟她的蓝旗主人,没什么两样,只是蓝旗平素里,也绝对不是这样,不跟任何人有语言的交流。

    只是,今天的奇怪,让云漾更加惊奇。

    不过也懒得理会那么多,云漾慢慢的打开了房门,一股浓烈的中药味扑面而来。

    这股浓烈的气味,险些把云漾轰出蓝旗的房间。

    云漾强忍着刺鼻的气味,艰难的睁开双眼,但见简单的装潢下,床榻的正对位置,一张圆桌上,放着一个熏炉,熏炉里燃着檀香,那气味伴着青烟汩汩的喷涌出来,企图掩盖房间里浓烈的中药味。也就是这股奇怪的气味,让云漾的眼睛火辣的刺痛着,无法睁开双眼。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