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零六章 一路走来的诡异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云漾强忍着这股刺痛,艰难的走到蓝旗的床榻前,但见气息奄奄的蓝旗毫无血色的躺在了床榻上。没有丝毫的反应。

    云漾慢慢的抓住蓝旗的胳膊,把手轻轻的搭在云漾的脉搏上,云漾奋力的找寻着属于蓝旗的脉搏。然而只有不经意间的跳动,才能证明着蓝旗的存在。只是这怕是也是她最后苟延残喘的机会了。

    云漾兀自的把桌上的檀香。隔着窗户扔了出去,一来这檀香的刺鼻,不利于蓝旗的康复。二来,也想用这刺耳的声音,把蓝旗的狗腿唤了进来。

    然而。岚羽并没有出现。云漾也懒得去找蓝旗了。

    只得趴在蓝旗的胸前。听着她心脏的跳动,在确定蓝旗慢慢的不被檀香刺激,已有了微弱的气息后。云漾又看了看蓝旗的瞳孔。

    但见。发散的瞳孔。已然没有一丝光亮,显然这是在自己离开后。就已然得了重病,只是在这乱城之中。难道没有别的人可以拯治她的顽疾吗?

    云漾满腹狐疑,思忖着这一路走来的诡异,如今蓝旗也重病在床。莫不是这些人听了风声,要对这乱城不利。

    不,绝对不行。云漾体内欧阳匪的躁动在不安分的跳动着,云漾在想自己是不是该和蓝旗相认,告诉她,自己就是乱城的主人欧阳匪,只是欧阳匪已然死在悬崖下面,说出去谁也不相信,这两张面孔,竟然是同一个人。

    云漾望着气息奄奄的蓝旗,若是跟她说自己是穿越,她怎么可能相信,这件事哪怕是放在二十一世纪,都不会有人相信,更何况是在古代。

    这典型的就是开玩笑的,可是他又不想眼睁睁的看着乱城就此沦陷。

    只是,没人可以证明自己的身份,这让云漾情何以堪。

    云漾从怀里慢慢掏出,她是欧阳匪时,毒老叟送给她的东西——乱城之主的令牌。

    云漾望着手里的令牌,又望了望躺在床上的蓝旗,悄然的把令牌收了起来。

    她是怎么也不好意思,让自己贸然的成了乱城之主,自己是没有为乱城做丝毫的功献,只是悄然的回到乱城,望着被人觊觎的乱城。

    云漾没有在多想什么,只是悄然的回到蓝旗的身边,看着熟睡的她,动情的触碰着她虚弱的面庞。

    “蓝旗副城主,辛苦你了。”云漾深呼了一口气,心里满满的是愧疚。

    这蓝旗一直关心着城中大小的事务,任劳任怨,没有丝毫的怨言,如今却遭受了这么多的苦痛,怎么不让云漾心痛。

    云漾细数着自己是欧阳匪时候的过往,那些事情历历在目,深深的打动着云漾的内心。

    “你还记得,那一次,我出了错,师傅责罚,让我抄女戒一百遍,也多亏了你,我才能顺利的完成。”云漾望着蓝旗心痛不已,“我只想知道你怎么样了,我也无力苛责岚羽,我知道她是你的手下,可是就因为如此,我才不能让城中的人有了微词,说我偏心。”云漾终于把自己当年是欧阳匪的顾虑,一字一句的说了出来,字字血泪的诉说,让蓝旗的眼角蓦地有泪水划过。

    “蓝副城主——”云漾欢呼雀跃的望着自己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也有人进了ICU,也是在自己在乎的人面前,听着熟悉的回忆,慢慢的苏醒过来的。

    云漾慌忙的站了起来,也许蓝旗只是忧思成疾了,如今听到欧阳匪的话,也许让她想起了好多的事,如此说来,蓝旗是心病了。

    云漾难得的开心,毕竟这蓝旗跟她并没有宿仇。

    “城主。”蓝旗紧闭着双眼,呓语不断,但听的出,她喊的是欧阳匪。

    “蓝旗,你醒醒。”云漾高兴的掰开蓝旗的双眼,氤氲模糊的双眼里,偶尔有一丝的光亮。

    “城主。”蓝旗慢慢的睁开自己的眼睛,羸弱的身体望着眼前的黑衣女人。

    云漾看出了蓝旗的惊奇,兀自的说道,“我是岚羽掌事请来的郎中云漾,这乱城人多眼杂,才会这般打扮。”云漾高兴的解释着,毕竟在穿越后,她还是跟以往一样性情,丝毫对这些个身外之物,没有兴趣。

    “不,你不止是云漾,你也是欧阳匪,我们乱城的主人。”蓝旗一字一句的说着,丝毫没有让云漾有反驳的机会。

    “你……”云漾惊奇的望着蓝旗,莫不是这个时代就有了穿越,莫非这个时代的人就已然懂得了穿越?

    “城主,我知道你的意思,念你掉入悬崖那一刻起,就不打算再用欧阳匪的面容出现,所以你才改了这幅面容。”蓝旗兀自的说着,似乎云漾易容时,她就在云漾的身边似得。

    “我……”云漾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既然蓝旗如此解释,她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得承认,也懒得解释那么多了。

    ——

    夜空还是如往昔一样沉寂,这天,也就是云漾来乱城的前一天,有一个人在他们到达之前,就来到了乱城。

    “这是我们主人,让我带给蓝旗副城主的信。”来人有意掩盖自己的身份,头上的斗笠,围上了一层的黑纱,身上白色的便衣,在阳光的照射下,越发的刺眼。

    蓝旗示意岚羽接过那封信,羸弱的身子,在微风下瑟瑟的发抖。

    “副城主。”岚羽谨慎的接过神秘人的书信,把它递给了蓝旗。

    蓝旗望着那封信,眼里闪现了一丝的光芒。

    “噗……”

    不经意间,蓝旗的内心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推动着,瞬间汩汩的殷红,从蓝旗的嘴里喷涌而出,喷在了那个神秘人送来的书信上。

    ——

    “信?”云漾心怀忐忑的接过蓝旗从怀里掏出的书信,一股血腥味扑面而来。

    云漾在烛光下,小心翼翼的看着那封书信,被殷红掩盖的书信上,清晰的写着云漾的一切,甚至包括上一次火烧乱城的事。

    云漾慢慢的放下手中的书信,脑袋里不断地搜索着,是谁洞悉了她的身份,这连她身边的蔷薇都对她是欧阳匪的事,一无所知,这个人是怎么知道的。

    云漾抬头望着面容惨白的蓝旗,也难怪她一口咬定自己就是欧阳匪。

    “你在找什么?”云漾从一眼可以望到低的房间里搜索着,她不相信在这个年代,还有DNA鉴定技术,她更不相信,这个年代还有什么FBI,不然怎么可能有人知道云漾就是欧阳匪,欧阳匪就是云漾。要知道,自己保密工作做的可是很好的。

    “嘭……”突然,放在桌子上的书信,已然成为灰烬。

    然后一丝冷风险些把烛火扑灭,云漾顺着烛火的方向,警觉的跑了出去,然而月影斑驳,丝毫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

    云漾回头看书信的功夫,咻的一声,不见了踪影,只在云漾抬头的功夫,看到了墙上残留的黑影。

    云漾满腹狐疑,难道在这个国度里,不止一个人会释放火能,那除了自己,还有谁呢?

    云漾努力的回忆着跟自己有关的一切,然而残存的记忆里,云漾没有看到那个教授自己火能的师傅,只知道自己天赋异禀,从出生,自己就已然会火能,只是那个时候,跟天龙八部里的段誉一样,不能完全的释放。

    那么,究竟是谁呢?云漾百思不得其解,只要找到了这个人,她心中的疑问,就会豁然开朗。

    “蓝副城主。”云漾揉捏了一下手里的灰烬,转身望着蓝旗,那个气息微弱的女人。

    “我不知道。”蓝旗还没等云漾说完,就兀自的打断了云漾的话。

    云漾满腹狐疑的望着蓝旗,她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的不知道,是不是有人交代了蓝旗,让她替自己保守秘密。

    “你我昔日里,从不会瞒着对方,蓝副城主,对匪儿也是呵护备至,如今怎么能让外人左右了自己,而让我们有了罅隙。”云漾苦口婆心的劝慰着,企图用情感开启蓝旗最后的心里防线。

    “我真的不知道,也不是不能说。”蓝旗虚弱的解释着那天的场景,甚至把岚羽还有其他可以作证的人都拉了出来。

    云漾看蓝旗这番肯定的模样,知道她不是一个善于撒谎的人。

    只是,心里还是有过一丝的怀疑,蓝旗这么小心谨慎的人,怎么会接一个陌生人的书信,而且还这样的笃信,难道真的只是因为自己重病在身,希望有人担了乱城的责任?

    云漾望着蓝旗,既然她不愿意说,她也不能再去强求,只得站在一旁,旁观眼前的一切。

    “咳咳……”突然,蓝旗的咳嗽声,让云漾不再去思忖是谁做了这暗中的奸细,无论他是敌是友,为今之计是先看看蓝旗的病情。

    云漾收了心思,医者仁心的她,兀自的坐在蓝旗的面前,给她望闻问切。

    门外的暗处,一个身影闪过,望着眼前的一切,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穿越几时休,无论是与非,卿卿负卿卿,医者父母心。这乱城里,一股邪魅的力量,悄然而至,是福是祸,不得而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