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零七章 真亦假 假亦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眼瞅着蓝旗咯血不止,云漾停止了心里的臆测,无论那个送信的人是谁。此刻最重要的是救人。

    不过,云漾还是有些迟疑,这个蓝旗和岚羽从自己出现在这乱城里。就异常的诡异,这燃尽的熏香。还有那诡异的眼神。

    岚羽、蓝旗?除了怀疑。云漾真得有些忐忑,自从那一日百草集出现在自己手里,蓝旗对自己就还是有了怀疑。只是。如今装作惊诧,让外人提醒自己就是欧阳匪,是否有些太愚笨了。

    “城主。”蓝旗颤抖的双手。伸向云漾。羸弱无比的神情,掺杂着嘴角的殷红,云漾真心不愿意把他们养诡异上牵引。

    “蓝副城主。”云漾陪笑着走了过去。不露声色的已然把百草集藏了起来。“你是什么时候觉得身体不舒服的。”

    云漾望着动不动就咳血的蓝旗。这身子如此的羸弱,俨然和之前龙精虎猛的她。判若两人。

    “咳咳……”蓝旗不住的咳嗽着,身体的抽动。让人感喟,这样羸弱的身子,如何经得起檀香的折腾。还是这檀香只是为了迷惑人,而使下的障眼法。

    云漾疾步走到蓝旗的身边,不住的拍打着她的脊背,偶尔的气息粗喘着,让云漾暗生疑窦。

    蓝旗的状况很差,萎靡不振的精神状态,偶尔有过一丝的坚韧,不过很快就没了踪迹。

    话说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只不过她却没有表现的完整,究竟是哪里出现了问题,为什么总是觉得有些奇怪?

    虽说岚羽平素里,并不招人喜欢,但绝对不会显山露水,表现她的好意。然而这一次,她的次次解围,显得他们之间的关系越发的诡异

    “门主……”蓝旗不失时宜的咳血着,偶尔喷涌出来的血腥味,掺杂着刺鼻的中药味,让云漾很不舒服。

    “嘘……”云漾手指一勾,把手放在了蓝旗的嘴上,示意她保持安静,不要多说话。虽说他们之间也因岚羽的事,有了罅隙,但是云漾也懒得理会蓝旗,毕竟自己是门主,没有必要向自己的门人解释那么多的事情。

    另外,从她一进入乱城,就有太多的诡异。蓝旗的重病似乎是这些陌生人涌入的根本原因,但是又似乎不是那么简单,为什么蓝旗知道自己回来,颜如邀她是见过的,若然不是颜如邀出卖了自己,又会是谁。

    “呃……”云漾不停的变换着手势,想要找准蓝旗的脉搏,但见这蓝旗气若游丝,但是却中气十足,难道蓝旗有什么别的事瞒着自己?

    云漾想的功夫,蓝旗咻然的把手抽了出去,惨白的双唇一张一弛,“我……怕……是不行了,咳咳——”

    蓝旗支支吾吾的说着,泛白的瞳孔,让云漾找不出理由,去怀疑这个气若游丝的副城主。

    只是,云漾从身边的这一切看,蓝旗怕是中了毒,只是这毒云漾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把脉又看不出明显的毒性。这蓝旗是不是真的中了毒了?

    而蓝旗欲言又止,又不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这让云漾觉得这件事很棘手,让她没有丝毫的头绪。

    要知道这乱城,昔日的主人,毒老叟精通毒术和医术,想必能当上乱城副城主的蓝旗,势必也有她的可行之处。只是从来没有见蓝旗展现过她的本事,所以一直也就觉得蓝旗是不会医术和毒术的。

    云漾望了望眼前的蓝旗,孱弱的身体,还有游离的目光,让云漾真得怀疑,这是当年那个蓝旗吗?

    ——

    昔日,乱城始建伊始,欧阳匪那时还只不过是毒老叟的门童,还没有成为毒老叟的徒弟。

    那一日,江湖各大门派,暗门、逍遥门等等,围攻乱城,妄图攫取毒老叟的百草集,不过那个时候还不叫百草集,叫施毒方。

    江湖纷争四起,要选了盟主,统一江湖势力,而当时的乱城作为新秀,又有让人畏惧的制毒配方,一时间坊间闻风丧胆。

    但是,又不愿让新起的乱城成为江湖的霸主,于是集结了各大门派围攻乱城。

    这就跟那一日,百里暮扬指使各大门派屠城,相差无几。当然,看的出百里暮扬只是想要毒老叟的性命,而并不想要百草集,保不齐,这一次这些人的到来,也是觊觎云漾手里的百草集了。

    面对城墙下的叫嚣,抱恙在身的蓝旗请命出战乱城,在硝烟四起的环境里,蓝旗身陷囹圄,被各大门派高手围攻,成了众矢之的。

    眼瞅着,逍遥派的冰刀就要种到蓝旗的体内,蓝旗奋起转身,躲过来人的攻击,一个回旋踢,重重的踢进来人的命门,瞬间乌血喷涌而出,溅了一地。

    各大门派但看有人倒地,蜂拥而上,瞬间蓝旗瞳孔发红,咬牙回敬着攻击她的人,最后各大门派因为旁的事不敌蓝旗,退了出去,当毒老叟派人支援之后,蓦地发现,蓝旗的周身没有一块完整的,然而她依旧屹立不倒,虎视眈眈的望着那些围攻的人。

    也就是那时候,欧阳匪的思维意识里,觉得蓝旗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被人攻击的了得。

    再则,那一次屠城之时,云漾潜入乱城,蓝旗孤军抗衡各大门派,也是毫无惧色。最重要的事,那日的蓝旗在自己安排完策略,离开乱城之后,依旧是生龙活虎的。

    怎么可能短短的功夫,蓝旗竟然重伤未愈,面若中毒之貌,去无中毒迹象。

    “蓝旗,在我上次离开后,乱城究竟发生过什么事?还有你怎么中毒的?”云漾漫不经心的查探着蓝旗的身体,身上没有丝毫的伤痕。

    奇怪,这蓝旗是怎么一回事,白皙光滑的肌肤,没有丝毫的痕迹,连昔日触目惊心的疤痕,也不见了踪影。

    难道是自己眼花了?云漾正准备继续看的功夫,却看见蓝旗借咳嗽收回了自己的双手,而后悄悄地把袖子收了起来,盖在自己的胳膊上。

    这此地无银三百两的窘态,让云漾尽收眼底,做贼心虚的蓝旗,究竟有什么事情再瞒着自己。

    蓝旗望着眉头紧锁的云漾,知道再待在自己的房间,估计会洞悉出蛛丝马迹的东西。看来,她得想办法让云漾离开这里,不然怕是云漾会知道一些,她苦心孤诣保存的秘密。

    “咳咳……”蓝旗借着咳嗽环顾四周,门外的夹竹桃还在,只是自己桌上的檀香炉不见了。她知道是让云漾扔了出去,他必须得快点把云漾支出去,那檀香炉里潜藏的秘密,绝对不能让云漾知道。

    云漾望着蓝旗的模样,知道她有什么事故意瞒着自己,只是她这发散的瞳孔,让云漾找不到门路,蓝旗究竟再找些什么?

    “咳咳……”蓝旗的咳嗽声,越来越大了,微弱的身子,让蓝旗从怀里抽出丝帕都困难。

    云漾见状,慌忙从蓝旗的怀里取出她得丝帕,放在她得嘴上,而后拿起她得手,伏在自己的嘴上,以免自己没有照顾周到。

    “咳咳……”伴随着猛烈的咳嗽声,云漾都觉得蓝旗已然把自己的心肝脾肺肾都要咳了出来。

    “血?”云漾抬眼望着蓝旗,殷红的鲜血,已经染红了云漾手里的绢帕,汩汩的血水,从指缝里,不停地渗出。

    “门主,我……咳咳……”蓝旗心里忐忑着,这个云漾怎么还不离开自己的房间,难道是预备亲眼看到自己香消玉殒?

    这个蓝旗,怎么有种感觉像是往外赶人的意思,她到底有什么事瞒着自己,是不是跟这次来乱城的人有关?

    云漾望着蓝旗痛苦的模样,也不好再做叨扰,只好起身决定告辞。

    “蓝旗副城主,这段日子也是辛苦你,放心吧,以后的事,有我在我一定不会让乱城就此沉沦的。”云漾又嘱托了蓝旗,好生的照顾自己,等她遍寻名药,一定会让他康复的。

    蓝旗弯了弯身子,谢过云漾的救命之恩,而后又因为体力不支,气喘吁吁的靠在了祠堂棱上,喘息着粗气。

    “你早些休息吧。”云漾临走的功夫,斜眼睥睨一切,装潢简单的房间,找不出暗藏的玄机,偶尔的几盆盆栽,也因为这刺鼻的味道,没了绿色的踪迹。

    这诡异的岚羽,诡异的蓝旗,诡异的房间,让云漾不知道该怎么相信这个蓝旗了。

    云漾慢慢的走了出去,消失在廊道的尽头,没了踪影。

    蓝旗房间,却看病恹恹的蓝旗,等待着云漾没了踪影后,原本黯淡无光的眼神里,闪现一丝光芒,这光芒让蓝旗变得更加的精神,嘴角的殷红也早已被蓝旗抹去,只剩下一个生龙活虎的蓝旗,坐在床榻边上,突然的一个声音,就让蓝旗警觉的躺在床上,瞬间恢复了刚才的病态。

    “云漾,有些事知道了对你并不是一件好事。”蓝旗望着门外,空无一人的廊道里,偶尔有一阵风吹过。这风轻拍这蓝旗的脸颊,略显的诡异,但见蓝旗的嘴脸漾起一丝邪魅的笑容,阴鸷的目光里被浴火笼罩着,没有丝毫的柔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