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零八章 忆往昔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云漾满腹狐疑的离开蓝旗的房间,听到偶尔从蓝旗房间里传来的咳嗽声。

    虽然对她有所怀疑,云漾还是决定有所交代。

    于是。兀自的遍寻乱城,找寻那个不可一世、目中无人的岚羽。

    只是这岚羽像是人间蒸发了般,已然不见了踪影。

    云漾哂笑着。蓝旗?岚羽?重病?内心里有一股异样的情愫涌了出来,总觉得内里有什么阴谋诡计。看来她得小心才是。

    这乱城里。许是经历了上次的屠城事件,繁华已不胜当年了,云漾在乱城时。身边也有几个衷心耿耿的近侍,只是时过进迁,云漾也没有他们的消息了。只是知道上次的屠城。他们跟各大门派抗衡时,不幸殒命在战场了。

    毕竟在这乱世之中,能有几个衷心的死士。也不枉自己穿越了这三重的人世间。

    而每一重的穿越。所遇到的人。都有他一定的作用,或鼓舞自己。或让自己看清楚一些人,一些事。

    云漾没有找到岚羽。便准备去自己原先的房间,也就是欧阳匪的房间。

    云漾慵懒的迈着自己步子,一路上没有人阻隔自己。反而是轻松,很快的云漾就回到了自己是欧阳匪时,待的房间。

    推开沉重的木门,伴随着嘎吱的声响,门轰然大开。

    借着月色,云漾走进自己的房间,里面的摆设并没有什么变化,还是之前的模样。

    残存的炼丹炉,依旧在大厅的中间,因为太久没有回来,炼丹炉上已然有了一层厚厚的灰烬。

    这地面?云漾的眼睛望着干净的地面,已然有人来打扫过,看来他们是得打了风声,知道自己要回来这里。

    不过偶尔残存的灰烬,让云漾觉得可笑,这个人办事似乎太不谨慎了,竟然会如此草率,难道只是为了提醒自己?有人来过吗?

    云漾哂笑着,无论是谁,大都是为了毒老叟的百草集,只是这百草集,现在在相对安全的地方,云漾相信,他们谁也想不到这百草集如今在哪里。

    云漾婆娑的抚摸着昔日毒老叟炼丹制药的炼丹炉。这里有他太多的回忆。

    曾经,自己不过是毒老叟的一个门童,一次偶尔的机会毒老叟,带欧阳匪采药的功夫,不小心落入了猎人的捕兽夹子,那个时候,欧阳匪不过八九岁的光景,质朴的脸颊上,绯红的脸蛋,让人看着心疼。

    “匪儿,你快点走吧。”毒老叟望着夜色低垂的天色,眼前稚嫩的女娃,不该待在这里。

    欧阳匪固执的蹲在毒老叟的面前,没有听从毒老叟的意见,奋力的打开毒老叟腿上的捕兽器。

    瞬间绯红的脸颊渗出斑斑的汗水,欧阳匪咬了咬自己的嘴唇,执拗的样子,让毒老叟越发的心疼眼前的这个女娃。

    “匪儿,我收你做我的徒弟如何?”毒老叟坐在地上,捕兽器早已深入骨髓,折磨的毒老叟痛不欲生。

    “唔……”欧阳匪从来没有觉得,毒老叟会收自己做他的入室弟子,要知道毒老叟向来不把自己的绝学传授给无关的人。

    再则,乱城有过规定,无论是毒术还是医术,甚至包括日后的百草集,都只能传授给乱城之主,其他的人只能安于修炼别的。

    “城主,我只是个孩子。”欧阳匪虽然不过八九岁的年纪,但是她知道乱城的规矩,更清楚毒老叟是一个固执己见的人。

    欧阳匪借故推脱着,有些事,她是想做,但是有些事她必须得考虑周围的人,是不是有意见,毒老叟是否愿意为自己排除异己,一意孤行。

    “我知道,你只要告诉我,你想不想跟我学毒术和医术。”毒老叟再次的追问着欧阳匪。

    “当然想了,不想学才怪。”欧阳匪执拗的脸庞上,偶有一丝的邪魅,这幅坚韧的态度,让毒老叟非常满意,觉得,她的身上有自己的影子。

    “好,从明天开始,你就到我房里来,师傅教你学毒术,医术。”毒老叟意味深长的望着欧阳匪,“还有我教你毒术,医术的事不能让人知道。”

    欧阳匪点点头,毕竟自己在乱城之中,只不过是一个叫花子,后来能够让毒老叟收留她,她的生活才慢慢的改观,成了毒老叟的门童。

    如今毒老叟已然决定要教他炼丹制药,对于她是天大的好事。

    “还有,你还是跟现在一样,陪师傅上山采药。”毒老叟望着欧阳匪,想从他的眼里得到一丝的恐惧,如果欧阳匪恐惧了,那么,她就不适合当自己的徒弟。

    毒老叟话里有话的提醒着,虽然他不知道这个八九岁的孩子是否听懂了,但是他相信欧阳匪绝对会很固执挑战。

    果然,欧阳匪读懂了毒老叟的意思,他坚定的点了点头。

    要知道毒老叟教授欧阳匪医术,毒术是有原因的。

    在欧阳匪做门童的时日,他发现年纪娇小的欧阳匪,天资聪颖,对辨识毒药,施针救人,很有天赋。

    还有后来的一件事,更加证明了毒老叟当初的选择没有错。

    那天毒老叟和欧阳匪上山采药,不料因为路途遥远,毒老叟她们竟然被困在了深山里,入夜的凄冷,让毒老叟担忧这个丫头能否承受得了。

    “师傅,我没事。”毒老叟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给了欧阳匪,欧阳匪推开毒老叟的手。

    这个慈父一般的男人,让欧阳匪想起了自己在穿越之前的父亲,那时候自己被小三破坏了家庭,痛不欲生的时候,父亲也是陪在自己的身边,安抚着自己。

    “傻丫头,披上吧。”毒老叟温柔的给欧阳匪披上了外衣,瞬间一股暖流涌遍全身。

    欧阳匪竟然枕着成熟的气味,进入了梦乡。

    知道深夜,被一阵嘈杂声响起,欧阳匪睁开睡眼惺忪的双眼。

    但见毒老叟挡在自己的面前,手拿着碗口粗的木棍,阻隔着猛兽的进攻。

    云漾喟然,这样对自己柔和的师傅,怎么可能是残害怜妃娘娘的凶手,这里面,一定还有别的事。

    “师傅……”欧阳匪披着毒老叟的衣服,缱绻在一旁,就在猛兽快要扑到毒老叟的功夫,欧阳匪奋力的抓起身旁燃烧的木棍,在野兽的面前晃动着。

    很快的,一阵嘶吼过后,野兽消失在丛林深处。

    “佟……”欧阳匪扔掉手机燃烧的木棍,蹦着跳着。

    毒老叟拉过欧阳匪,望着她稚嫩的小手上,出现了斑斑的水泡,毒老叟从那一刻起,便开始公开教授欧阳匪医术、毒术。

    那个时候,虽然乱城的人议论纷纷,不同意欧阳匪学习毒术、医术。

    但是,毒老叟排除异己,一定要坚持己见,作为乱城之主的他一言九鼎,他的手下最后也没了意见。

    “师傅。”云漾抚摸着毒老叟经常配药的器皿,这是毒老叟配制毒药的度量衡。

    云漾把它拿起来,放在鼻子处,嗅了嗅,熟悉的气味扑面而来。

    这间房里,有她太多的回忆。

    从自己成为毒老叟的徒弟,到自己当上了乱城之主,再到毒老叟去世,自己搬到这间属于毒老叟的房间之后,除了美好的回忆,云漾的脑海里没有丝毫有关毒老叟不是的言论。

    云漾满腹狐疑,坐在昔日的床榻上,松软的棉絮,是自己最喜欢的感觉。

    “唔……”这间卧室的诡异,让云漾更加吃惊。

    尘埃遍布的炼丹炉,干净的地面,还有床榻,这里显然有人来过。

    难道来的人,不是一个炼丹制药的人?这是障眼法,还是有人故意为之的。

    夜幕下的乱城,被氤氲笼罩着,弥漫着一丝的诡异。

    云漾靠在床棱上,思忖着这一次到乱城后,突如其来的琐碎,被人知晓身份的云漾,有种被人看穿的意味。

    ——

    欧阳匪躺在床榻上,望着门外的月光,沉寂在自己的世界里。

    毒老叟的逝去,让欧阳匪不知道该我怎么释然,痴缠已久的关怀,让欧阳匪没了分寸。

    百里暮扬的一句话,都可以让欧阳匪忘记自己的使命,让她甘愿的为百里暮扬肝脑涂地。

    城墙上,欧阳匪站在城墙上,身旁呢两个曼妙的女人,妖娆的站在身边……

    “咯噔……”云漾的心里猛然的一个激灵,往昔的岁月又再一次发生。

    百里暮扬此刻就在那个驿馆里,身边潜藏着的人,不知道谁究竟是谁。

    欧阳匪,云漾?她们无论穿越了几多个空间,似乎都没有逃离感情的涅槃。先是二十一世纪,老公的背叛,让她难以释怀;欧阳匪深爱着百里暮扬,却被百里暮扬暗算,成了彻头彻尾的笨蛋,做了最终的亡魂;这一世,落花有意襄王,而襄王却不留恋落花,直到盛千烨的出现,无奈生亦死,死亦生,生生死死,没有定数。

    这一刻的云漾迷茫了,宛若迷糊的庄公,不知是梦还是真,也不知道此刻的自己是欧阳匪,还是穿越后的云漾。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云漾这一刻真的迷茫了,这乱城的诡异、毒老叟的和蔼、蓝旗和岚羽的奇怪,还有那满城的外人,让云漾一时之间,摸不着头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