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一十章 乱城比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百里慕扬收起了面容上的尴尬,应了云漾,他知道云漾怕的是什么。云漾最在意的便是师傅的这座乱城了。

    “蔷薇,备马车。”见云漾已经起身,百里慕扬赶紧开口道。

    “不用了。不要太张扬。”云漾朝门口走去,百里慕扬三两步赶紧跟上。

    乱城的大街小巷里一下子多出了很多人。客栈全满。还有酒楼里的叫嚣声和一群壮汉手中酒瓶破碎的声音,听见有人在大张旗鼓地讨论乱城,云漾寻声将目标锁在了一家酒馆处。云漾甩了甩水袖三两步迈了进去朝那个壮汉走去。

    云漾刚想开口却未注意到身后那桌的壮汉说是要比武饮完了一坛酒便将坛子朝云漾这边扔了过来。百里慕扬眉间一紧。将云漾环抱住一个转身撞到了旁边的柱子上,云漾躺在他的怀中刹那间有些愣神,直到那只酒坛在她脚边碎裂一声清脆和水花的四溅。云漾这才反应过来。推开了环住自己的百里慕扬,道了声谢谢理了衣衫便不做声了。

    “就你这小厮也敢跟我争乱城?乱城必然会是我的。”那壮汉没顾自己刚扔出去的酒瓶是否伤到了人,怒目圆睁地瞪着对面的人。

    什么?什么争夺乱城。乱城是他的?这是什么意思。

    云漾内心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随即就冲了过去。拦在两个跃跃欲试要打斗的人中间,指着那扔酒瓶的壮汉怒吼。“你刚刚说什么?什么乱城是你的他的,乱城是能随便争的吗?”

    “怎么?姑娘。难道你也掺一脚不成?”壮汉饶有兴致地看着面前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

    “你……”云漾心生疑惑刚要破口大骂,便被百里慕扬捂住了口硬是拖出了酒馆,百里慕扬招招手向那壮汉赔笑着。

    “你这是做什么?”出了酒馆云漾一把拍掉了百里慕扬的手。怒视着他,本来已经快要问出前因后果,全被百里慕扬给毁了。

    “你不要意气用事,我知道你刚刚听到那些话很着急,但就依那壮汉的性格,估计会直接跟你打起来,在外发生这样的事实在不好。”百里慕扬的手又伸向前去欲要勾住云漾的长袖,让她消消怒气。

    云漾一甩袖,内心无名的火正往心头蹿,云漾不去看百里慕扬,头也不回地便往回走。

    “这是什么?”身后百里慕扬的脚步声突然停住目光直直地看着那张红色纸张的告示。云漾并未停下步子,百里慕扬眉头锁得越来越紧。

    “云漾……我知道是为什么了。”百里慕扬有些犹豫,但这件事云漾是欧阳匪是乱城城主她不可不知,虽然云漾知道之后必然会暴跳如雷。

    云漾听到这话这才不悦地转过身来,走到百里慕扬身边,一脸不耐烦地打量着身边的告示。

    “云漾……?”见云漾看完告示之后停在原地不动了好久,百里慕扬不禁心慌起来,“云漾……”

    “别叫我。”云漾的手已经抚上了剑柄,眸子里都是杀气。“呵,我去找蓝旗。”

    “云漾!”百里慕扬顿时不知道告诉云漾是对是错了,但她去找蓝旗,蓝旗病重年岁已老,若是出了什么事这可如何是好……

    云漾脚下两步轻轻一跃便消失得无影无踪百里慕扬只是开了个小差便已看不到云漾的身影。

    见云漾来了,岚羽手一横便挡住了云漾的去路,“副城主病重,云漾姑娘请回。”

    “我说怎么不让我见呢,原来是做了亏心事啊,蓝旗,你要么自己出来给我解释清楚要么我现在就杀进去,你的命也别想被留着。”云漾狠狠拔出了手中的利剑,将那刚刚摘下告示朝天空扔去,剑一搅动,那张薄薄的宣纸便如雪花般四散开来,几片纸屑飘到了蓝旗的屋内。

    “你想怎样。”岚羽也拔了剑,面无颜色地对上云漾凶神恶煞的双眸。

    “用不着你来管。”云漾瞪了他一眼,三两步朝蓝旗的房间冲去,就离进去还差半步的距离时,蓝旗挡在了云漾的面前,死死抵住门。

    “不错啊,不愧是副城主亲自带大的人,真可谓是武功盖世啊?”云漾冷笑,“你要不要也去试试比武争乱城?”

    岚羽愣了一下,眸色继续放寒光,“现在我才是代管乱城的人,你有什么不满可以冲我来。”

    “就你这点能耐,还敢跟我叫嚣,这个觉得必然是蓝旗做出的,你少帮她顶替什么罪名。”云漾一把抓住岚羽的肩膀捏着他的肩膀往后甩。

    岚羽皱了眉,云漾竟玩偷袭,岚羽顺着那道力气半蹲着落在地上伸出脚一扫,云漾一个后滚翻不慎摔倒在地。

    “做这个决定怎么了吗,蓝副城主如今病重无暇顾及……”

    岚羽话到一半,云漾便从地上一下子站了起来,剑指岚羽,“你在说些什么屁话。我师傅辛辛苦苦留下的乱城,你就这样把它转手让给别人?还把话说的这样轻巧。”云漾大怒,拿着剑便向岚羽冲了过去。

    岚羽一招一式都只是防未有攻击,对面的人不单单是云漾还是欧阳匪,他不能伤了她,为了乱城也为了蓝旗。

    “你们明明知道我是欧阳匪,却还这样做,不能管那就给我啊,乱城是我师傅留下的,你们居然就这样糟蹋,我师傅在你们眼里到底算什么?”云漾不知不觉间泪水竟然流了出来,想到了她是云漾的这一路走来,想到了她曾经是欧阳匪,想到师傅,想到王爷,甚至想到了百里慕扬,她这一路是怎样走过来的,为什么一件接着一件事让她感觉这样窒息无奈甚至想要放弃。

    岚羽看到云漾滚滚而出的眼泪猛地愣了一下,他从她的眼眸中似乎看到了一个脆弱的女子。他摇摇头,趁云漾感伤无动作的那一刻岚羽剑指云漾的咽喉,云漾没有再动弹,朝岚羽笑了笑,不知是自嘲还是在笑岚羽无知无能。a岚羽从云漾的眸色里好像看到了她云漾从来不会有的情绪——放弃。

    “乱城,你自己夺回来,自己打回来。”岚羽收起了剑,熟视无睹地走到蓝旗房门口,不再去看云漾,这就是最无声的送客。

    云漾捡起了地上的剑,将剑插回去,安安静静地走到岚羽面前,“至少然我见她一面,剑可以交给你,但我有话想问她。”

    “蓝副城主病重,不方便见外人。”还是一样的说辞,岚羽目视前方未看云漾。

    云漾捏紧了拳头,一圈往门上锤,岚羽用手挡住了那只拳头,云漾的手被一只手掌包住然后缓缓被松开,云漾面色不知觉地有些烫红,“云漾姑娘请回吧。”手背上还有岚羽滚烫的温度。

    云漾有些闷闷地往自己房间走去的时候正好碰到了匆匆赶来寻她的百里慕扬。

    “云漾……你还好吗。”见云漾的神色有些不对劲,百里慕扬开始手足无措起来。

    “我无碍。”云漾拔出了件道,“陪我练剑。”

    “云漾……你这是要。”百里慕扬愣了一下,“你要参加争夺乱城的比赛?”

    “对。蓝旗不在乎乱城可我在乎,她既不交给我那我便自己打回来,这是师傅留下的东西,绝不可交给外人。”云漾一提起这个,眸子里满是坚定,又恢复了她云漾最初无坚不摧的样子。

    “好。”百里慕扬扬了扬嘴角,拔出了剑。

    岚羽站在蓝旗的房门外,目光一直朝着云漾刚刚离开的方向发呆,似乎那一身长裙的高挑身影还在那里未曾离去。欧阳匪你那么聪明为何就看不出来蓝副城主的良苦用心呢?三日前的那日午后,蓝旗吐了口鲜血为自己运功疗伤着,岚羽端了药进那屋子,蓝旗已是面色惨白。

    “蓝副城主,喝药吧。”岚羽端着那碗中药知会了一声便不作声响只是站在一旁静静地等着蓝旗。

    蓝旗运完功,轻咳了两声,便将药一饮而尽,岚羽一如以往端着空药碗出去却被蓝旗叫住。

    “岚羽,准备一张纸一支笔来。”

    岚羽愣了一下但未说什么尽管内心有不少的猜测,但还是很快准备好了呈在蓝旗面前。

    当岚羽看见蓝旗艰难地写完告示二字的时候岚羽示意蓝旗休息片刻,让他来写。蓝旗却执意要自己一笔一划地写。当他看完所有告示的内容时,亦是一脸震惊地看着蓝旗,毒叟留下来的乱城,蓝旗就要这样转手交给别人吗?蓝旗写完之后递给了岚羽 让他贴在最繁华的一条街道上,让所有人都能看见。

    岚羽是第一次没有马上去做蓝旗吩咐下来的事,只是站在原地不曾动弹。

    “你是想问为什么?”蓝旗笑着看岚羽,其实岚羽还是很可爱的一个孩子。

    “如果要转手不应该直接给城主吗?”岚羽忍不住开口问道。

    蓝旗笑了笑得很和蔼,“恩,是要给城主,可是城主已经死了要怎么样才能名正言顺地交给城主呢?”

    岚羽不禁嘴角微微上扬,可是云漾若是不能马上理解那可如何是好,到时候必定会气恼地与蓝旗反目成仇的吧。

    “她不理解才更好,激起她内心的冲动和愤恨,这样才好更好的发挥出自己的水平。”蓝旗一眼便猜中了岚羽的心思,难得话多地解释起来。

    虽然两个人表面不怎么样,但实际上,蓝旗却一直在为云漾着想,甚至不惜让她误会自己的良苦用心。

    “她若是没有胜出……”事实是,岚羽刚说出这句话就后悔了。

    “不会的,我相信她。”蓝旗重新躺回了床上,半闭着眼。

    岚羽出去之后,脑子里不断浮现出云漾那张倔强坚定的小脸,禁不住一笑。

    可是,云漾终究没有看懂蓝旗的意思,只认为他也是狼心狗肺之徒,已经开始恨蓝旗和他了吧。岚羽这么想着,将思绪拉了回来仍是一门心思地看守着这扇门,至于云漾怎样,他只能祝福和祈祷,刚刚看云漾的剑法,他也是真的很担心。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