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一十四章 神秘的信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云漾听此担心他的身体,因此也不好强留,只得任他离去。

    乱城身处边境。沙尘四溢。云漾赶去送蓝旗的时候,正是一个风沙四溢的天气。

    她的脸色围了一层丝巾,显得既神秘又动人。但还是抵挡不住沙漠里呼啸的风。黄沙漫天。快要看不清人的脸。

    蓝旗出了城门,骑上了马。身后跟着他的爱徒岚羽。

    见云漾迟迟不肯离去。便说道,“城主,我有一物要交付于你。”

    云漾听见这话。心里十分震惊。蓝副城主到底有什么东西要交给自己,还非得在离开的时候托交。那自己要是不来送他,是不是自己就拿不到这个物品。还是他吃准了自己会来送他?

    虽然心里十分疑惑。但云漾还是走上前去。说道,“蓝叔?”

    蓝旗从衣袖里掏出牛皮纸信封交给云漾,说道。“孩子。我知道你这次来乱城的目的并不是这么单纯。这封信给你。供你参考,或许与你来乱城的原因有关。但是。这封信只能在我离开之后你才能打开。切记,除了你之外。不能让任何人看见信的内容。”

    如此神秘的一封信,被他说得大大地激发了云漾的好奇心。

    云漾收了那封信,心里的疑惑更加深了。他怎么知道自己是为什么来乱城的。又怎么能断定这封信就一定可以帮到自己。但是她的脸上没有表现出来,还是毕恭毕敬地收了这封信。

    蓝旗看她收了信之后笑道,“我先走了。岚羽会给你留下。这孩子武功不错,心眼儿也实,希望能在你接管乱城的初期帮助你。”

    云漾听了这句话,感激地看了蓝旗一眼,说道,“谢谢蓝副城主。”

    因为他此举真的是考虑得十分周到。

    云漾刚刚接手乱城,定然有很多人事上的不清楚。而岚羽在蓝旗半隐退的状态之下,一直都是代理城主。现在有他帮助自己,定然是事半功倍。

    岚羽看着云漾笑了笑,端得是十分憨厚。

    云漾想起他前几日的凌厉出招,心里暗暗腹诽,扮猪吃老虎,自己才不会上当。

    送走了蓝旗之后,云漾一个人躲在了自己的房间里面。她拿出刚刚蓝旗交给自己的信,翻阅了起来。

    看着信的内容,云漾大吃一惊。

    没有想到,这封信居然是太后写给师父毒老叟的。

    太后为什么要给毒老叟写信,她们又是怎么联系上的,蓝副城主为什么会有这一封信?种种疑问在云漾心里升起,她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耐着性子继续查看下去。

    太后在信里十分恳切地写道,希望毒老叟给她配一副药。语气十分随意而亲昵,似乎是认识了好几年的老朋友。随信而来的是一副药方,云漾仔细研究了一下那药方,心里十分疑惑。

    因为这药方十分奇怪,里面提及的药物都是一般药师闻所未闻的。好在云漾出自毒老叟之下,自幼浸盈药书,所见甚广。这药方里不仅有几味剧毒的药物,也有几味剧补的药材。而且云漾搜罗了自己记忆里所看的所有药书,都没有类似的配法。

    云漾不禁感慨,宫里的人就是不一样,太后一出手就是她这种行家都闻所未闻的药方,实在太过令人震惊。

    但云漾不服输的性格此时起到了关键作用,越是不明白的事情,她越是要深究。

    她要弄明白这副由众多奇怪药物组合而成的药方到底是剧毒之药,还是剧补之药?药方的药物也没有标明具体的分量,而且根据不同的体质和病情,药性也是可以相互转换的。不同的情况下,原本剧毒的药物可能变成治病良方,而剧补的药物也可能瞬息之间要了病人的性命。

    太后交给师父毒老叟配的这副药方到底是做什么用的?宫里能人辈集,御医们的医术、手法或许赶不上师父的高明,但也不是一无是处。太后为什么又要绕过宫里的能人,转而请师父配置这样一副药捏?

    想到这里,云漾从众多书里抽出了看起来十分破旧的《佰草集》。

    说来也十分好笑,让江湖人十分觊觎的药书,被云漾随随便便地堆积在了书屋里。它的封面十分破旧,随便哪一个人都不会注意到,如此破旧的书籍居然就是令无数人心生向往的圣书。

    因为无论是谁若是有幸得到这样一本圣书的话,定然是高高供起。别说要用金银装裱,至少也是好好收藏放置于一个隐秘的地方,不会像云漾这样随意丢弃。

    但云漾并不在乎这些,有道是最危险的地方其实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么杂乱无章的摆放着所有书目,即使是有心之人想要窥探,那也不一定就能轻易找到。

    云漾拿起《佰草集》细细翻阅。

    《佰草集》是一本十分晦涩的药书。不仅在于很多药方里面的药材名字十分生涩,一般的医者都没有听过,还在于其炼药方法也十分独特。根据不同药材的药性,采用不同的方式炼药,这就是《佰草集》真正的魅力。

    它的伟大不在于百科全书一般地记录下天下所有的药方,还在于其对于一些疑难杂症也有犀利地点评。读其书不仅可以增长见识、提高医术,更会对人的心灵产生启发。

    但翻遍《佰草集》,云漾也没有找到这个药方。

    云漾觉得奇怪,《佰草集》号称医药界的百科全书并非浪得虚名,为何偏偏没有记录下这个药方。莫非是太后闲来无事、一时兴起自己乱配的药方?

    这个猜测很快就被云漾推翻,因为京城与乱城距离遥远。太后作为一国之母地位很是尊崇,即使她与师父毒老叟私交甚浓,也不可能无缘无故写这么一个无法配备的药方给他。唯一的可能就是,《佰草集》缺页了。

    云漾细细检查着《佰草集》,想要验证自己的猜想。

    可是佰草集完好无缺,根本就没有断码缺页。

    云漾觉得泄气极了,这本江湖人都想要的书,原来也不过如此嘛。

    她把书扔在一边,使劲地搓了自己的头两下,觉得十分泄气。

    这时风吹了进来,将书吹得呼啦啦地响。云漾郁闷地看着被风翻动的书,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

    突然,她像是发现了什么一般,眼睛都亮了起来。

    她拿起《佰草集》直接从后面翻起,打开书封,细细查看。果然,少了一页。《佰草集》的最后一页不见了。

    云漾有点得意,为自己的机智深深赞许。

    原本想着要从这本书的缺页断码找起。可是找了半天,却发现整本书十分连贯,根本就没有缺页断码的迹象。就在她就要放弃的时候,却见清风吹乱书本。

    云漾灵机一动,既然这本书没有缺页断码,却还是没有收录太后娘娘的配方。是不是意味着所记载这个配方的页码根本不是在中间,而是在最后。

    功夫不负苦心人,云漾终于看到《佰草集》的最后一页确实不见了。虽然撕的人撕得很整齐,细节处理得也非常好。但是云漾还是看出了细微的差别。

    云漾兴奋了一下又觉得十分泄气。现在是找到《佰草集》缺页了,可是那又怎么样,对于这封信还是没有突破啊?

    可是师父为什么要把珍藏的《佰草集》撕了一页,莫非他与太后真的有什么十分神秘的关系?自己又该怎么办,才能找出谜之所在。

    云漾仔细回想了自己所学,在以前跟着毒老叟的时候,她也曾自己炼过许多药。

    根据自己的记忆,云漾想,即使没有具体的指导,自己也能弄明白这副药到底是做什么的。

    于是她把自己关在药库,每日每夜守在药炉前炼药。

    她找来药房里那些珍奇的药材,一遍一遍地辨识着它们的药性,体味它们在不同温度时候的变化。

    而每在一种分量的条件下炼出的一副药,云漾都会抓来老鼠试验。

    不少老鼠就这么香消玉殒了。

    云漾也并不泄气。多年的熏陶让她知道,一副珍奇的药方并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所以这才是已经成熟了的《佰草集》珍贵之处。

    只要翻开《佰草集》,稍有基础的药者就可以根据上面的提示配出质量很高的药物来。技术熟练的药师甚至能在《佰草集》的指引下,配出可以药到病除、起死回生的药物。

    可是师父确实是藏着一些秘密,才会将《佰草集》的最后一页撕掉,让好奇心很强的自己现在只有慢慢配。

    云漾捣鼓了一天之后还是没有什么成果,她的耐心消失殆尽。她觉得十分烦躁,为什么老是配不出这副药方,莫非真的是自己天赋不够。可是以前毒老叟老是夸自己天资聪颖,非一般人所能及。

    云漾离开药库,走进乱城,在城中搜罗一气,只要是活的动物都被她抓了过来。

    岚羽许久没有见到云漾心里十分着急,要知道云漾刚刚接手乱城,还有很多事等着她处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