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一十五章 密室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搜罗了乱城之中云漾所有可能会去的地方,人没有找到,却发现动物消失了不少。

    岚羽心里咯噔了一下。暗道不好。

    岚羽想到云漾还叫欧阳匪的时候,就有医毒无双的盛名。自己在乱城这几年对于乱城一花一树都十分熟悉,突然消失这么多动物。确实有蹊跷。

    岚羽代理乱城城主这么久,也不是孤陋寡闻之人。据说。有的药者炼药为了试出好的效果。会在活物身上做实验。只不过有的选择动物,有的会选择人,更有甚者会选择拿自己做实验。将自己炼成药人。

    岚羽自己虽然是剑痴,但并不理解这些人为何如此不热爱生命。在他看来,生命是可贵的。不管是医者还是药者。都应该以治病救人为己任。可是即便是为了治病救人。那也不应该在活人身上做实验,不能违背自己的初衷。

    这么多活物的突然消失,却又没有在乱城引起多大反响。这样的手法只有少数几个人才可以做到。岚羽首先就怀疑最近不见踪影的新任城主。

    他沉思了一下。直接就往药库走去。

    乱城的药库是老城主毒老叟亲自所建。里面不仅有很多治病良药。就连一些十分稀少的药材都被搜罗在里面。

    云漾要是真的在炼药的话,那么必然会去这个地方。因为需要她拿这么多活物做实验的药方。必然不是寻常之物。当年欧阳匪也可谓医毒无双,什么药方没有见过。既然碰到了此等难题。那么只有这里,才可以满足她对药材的需求。

    岚羽走进药库,看见云漾满嘴是血。一股难闻的异味传了过来。

    岚羽惊呆了,直接把药库大门大大敞开。

    光照了进来,云漾的眼睛开始眯了起来。这么久没有见到太阳,云漾的眼睛已经不习惯阳光了。只见她用手遮住双眼,呆呆地看着走了过来的岚羽。

    岚羽看见云漾双目无神的样子十分心疼,问道,“漾儿,你为何满嘴是血?”

    云漾听到这句,呵呵一笑,说道,“岚羽,我正在试药。可是我试了很多次,都失败了。你说,这是不是试验体的问题?我在很多活物身上都做了试验,但是都没有什么效果。这肯定不是我天赋的问题,我一直都很擅长医毒的。为什么这个这么难啊?”

    岚羽听了她的话十分心疼,但又觉得十分心惊。

    他仔细看了一下周围,发现全是动物的尸体。有的毛皮脱落,有的变得腹胀无比,还有的身首两异。岚羽见到这副情景,不免倒吸一口凉气。

    虽然听过很多传说,但是怎么也不及亲眼所见来得震撼。

    这边云漾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她觉得自己之所以没有达到预想的效果,必然是出在试验体身上。动物身上所呈现出来的效果,怎么可能有活人来得好?

    岚羽捂住了自己的鼻子,刚刚进门时所闻到的臭味都是来自于这些死了的动物尸体。

    他走了过去,拉着云漾的手,说道,“走吧,我们出去吧,这里太臭了。待会儿我让人来处理一下,你先好好休息,乱城里还有什么事情等着你来处理。”

    云漾目光呆滞,却是本能一般地放开了他的手,说道,“我不走,我要把这个药方弄出来,看看它到底是什么。”

    岚羽听到这里十分生气,他觉得云漾整个人都变了,于是他吼道,“够了,云漾。你刚刚接手乱城,却不为乱城的百姓着想,只顾着自己研究这些伤天害理的药物。你看看,有多少活物因为你死去。你自己看看,你周围全是动物的尸体。它们原来活得好好的,都是因为你,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云漾并不理他说了什么,只是觉得自己的药还没有炼好,整个人都陷入了魔障之中。

    岚羽见自己的话对她没有作用,直接就给了她一巴掌,说道,“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根本就不是我印象里的云漾了。这么多活物因你而死去,你的所谓的药方还是没有捣鼓出来。你还想怎么样,难道是想再活人身上做实验吗?”

    云漾听了他的话,眼神一亮,说道,“你怎么知道,我正有此意。人和动物毕竟有很大差别,在动物身上试验活人所需要的东西,从本质上来说是不行的。只有在活人身上做实验,才可以试验出最好的效果。”

    岚羽听到这里越发不可理解,觉得实在太过丧心病狂了一些。

    他拉起云漾的手,想要将她直接拖出去。

    云漾不愿意,两个人争执了起来。

    岚羽捧住云漾的脸说道,“云漾,你看看我,我是岚羽啊。别再碰你那所谓的药方了好吗?你的医毒已经绝步天下了,又何必纠结于这一张药方?”

    云漾看着他摇了摇头,从脸上挤出一丝笑,说道,“岚羽,你不懂。”

    说罢,便走到药炉边上继续查看自己的药物。

    岚羽见此情景,心中大气,说道,“云漾我不能看你这个样子,你原来是多么活泼而有生命力,现在沉浸在这张所谓的药方之中根本变得不是原来的你。我知道,有些人会在某些时候走入魔怔之中,这个时候总要有一个人带你走出去。既然我碰到了你这个关键时刻,那么就义不容辞地带你走出来。云漾,得罪了。”

    说完,岚羽就拿出手中的剑向云漾刺去。

    云漾刚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她根本没有想过岚羽会拿剑往自己身上招呼。她赶紧向后一躲,那剑锋离她只有一厘米左右。

    云漾见此情景,大怒,说道,“岚羽,我敬你剑术高明,且指点了我那么久,因此对你十分客气。但这并不意味着你可以随便干涉我的私人生活。实话告诉你,这个药方我是一定要弄清楚的,不管用什么手段,做多大的牺牲。”

    岚羽见她如此冥顽不灵也不再放水,直接就拿剑招呼了起来。在他看来,即使是把云漾打昏了扛回去,也比她现在这个样子要好。因此他动手的时候密不透风,却没有下死手。

    云漾毕竟不敌,几十招之后便渐渐落了下风。

    但她向来是个不服输的性子,因此拼着一股蛮力也能和岚羽交持。

    岚羽见此便使出八成功力,云漾被强大的内力捆在空中,转而间又被扔了出去。

    她的后背撞倒了药炉,强劲内力所产生的回力又直接撞倒了一排药架。云漾跌坐在地上,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岚羽看见她受了这么重的内伤,暗暗后悔自己的力道下得过重。

    这个时候整个药房都开始摇晃了起来,岚羽根本没有反应过来是什么事情,只是直觉性地飞过去一把抓住了云漾。他怕她再次受伤。

    随着剧烈摇晃,药炉刚刚所在的位置开始裂出了一道口子。岚羽和云漾互相看了一眼,默契突生。

    岚羽一把抱住云漾直接就往裂缝的位置飞了下去,他们不住的降落。过了好一会儿,终于来到了地面。

    岚羽取出随身携带的火折子一把点燃,发现这地宫别有洞天。

    云漾也借着火光打量着四处的墙壁,发现墙上有许多壁画,壁画边上还有很多字。她从身上取出随身携带的药物吃了下去,一手捂着刚刚受伤的胸口直接站了起来。

    “这是一间密室”,两个人同时说了出来。

    云漾看了岚羽一眼,发现岚羽也在看她。两个人觉得十分尴尬,因此又互相转过头去。

    云漾仔细查看了一下壁画以及壁画周边的字,发现全是与治病救人有关的东西。

    看笔迹,应该是自己师父毒老叟的字。

    上面的药房本就是师父毒老叟一手所建,按照师父的性格,在自己的药房之下再建一个密室也是十分正常的。只是云漾记得,自从自己认识师父之后,与师父几乎是形影不离,压根儿就没看到师父有走进这间密室过。因此云漾并不知道这密室的存在。

    密室像是很久没有人来了,四周都蒙上了厚厚的一层灰。

    云漾捡起了散落在地上的纸,发现有不少医术的东西。有一些东西,云漾还曾经在《佰草集》上看到过。莫非,师父就是在这里写完了《佰草集》?

    云漾想到这里兴致横生,四处翻找着师父所留下的东西。

    从笔记上来看,师父年轻的时候真是一个十分勤奋的人。不仅详细记录下自己所知的医术,还深入研究过每一种药材和其它药材混在一起后的药性,每一篇都十分详尽。

    云漾不禁感慨,正是有了这样扎实的基本功,才有了《佰草集》这么伟大的一本书的诞生。世人皆道《佰草集》药方详尽,是难得的一本济世救人的书,却没有想过写这本书的人究竟花了多少心力才能这么详尽。

    岚羽此时看了一些散落在地上的东西,看着云漾十分佩服地说道,“老城主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