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一十六章 药方重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云漾像看怪物一样地看了他一眼,十分鄙视地说道,“这还用说吗。我师父毒老叟一手建起了整个乱城,给众多法外之徒提供了一个安身庇护之所,早就超出了凡人可理解的范畴。你的崇拜是很自然的。我代他老人家收下了。”

    岚羽也没理会她的话语,只是见她恢复了过来。脸上露出开心的笑。

    云漾仔细查阅毒老叟留下的东西。希望能找到蛛丝马迹。

    岚羽看她的表情也知道她在找什么,于是二话不说帮助她整理。

    本来云漾对他的帮助不屑一顾。本来就是外行人,不期待他能懂得多少。

    只是见岚羽十分认真的样子。云漾也不好意思打消他的积极性,于是就纵容了他的所作所为。

    云漾找遍了所有手稿,还是没有找到师傅毒老叟留下的关于那副药方有关的东西。

    这真是一个泄气的发现。云漾直接瘫坐在地上。

    岚羽见她如此泄气。害怕她又走火入魔回去残害活物,于是就走上前来,安慰她说。“云漾。你不要泄气。我们现在才找了散落在地上的手稿而已。你看桌子上还有手稿和书籍,墙壁上也是与行医制药有关的东西。你仔细搜索。一定会有所收获的。”

    云漾听了他的话也有道理,于是又重新站了起来。打起十二分精神寻找自己想要的东西。

    她找遍了壁画,找遍书架,找遍了书桌。还是没有看到与那张药方有关的记载。

    这个时候,云漾看着岚羽的表情都是十分怨怒的。若不是他,自己就不会白白废这一番精力。明明知道找不到,却还要给自己希望,让自己苦苦寻找。这人的良心,未免有些太坏。

    想到这里,她就直接走上前去,压到了岚羽身上。

    岚羽突然承受重量,还没有反应过来。

    看着她在自己身上不住拍打的样子,岚羽意识到,云漾可能只是因为苦苦花了这么多心力,却没有什么结果导致十分丧气而已。

    既然这样,就任由她发泄吧。

    云漾一个劲儿地拍打着岚羽,发泄着自己心中的怒火。但看见岚羽不仅没有反抗,还微笑着看着她,云漾觉得十分讽刺,于是就这么松开了他的衣服。

    岚羽见云漾停下了手,也不说什么,只是将她抱了起来,轻拂着她的头发,安抚着她的情绪。

    岚羽知道,像云漾这般精疲力尽的时候,最好不要打扰她。等她自己反应过来,自然就会回归正常的。

    地宫逐渐阴暗了下来,岚羽带来的火折子就要燃尽了。

    云漾叹了一口气,心想,就这么离开了。

    或许自己这一离开,就再也不会碰这张药方了。楼上已经有了那么多尸体,没有机缘的时候挣扎,往往只是徒劳。

    就在这里,云漾发现地宫的墙角闪烁着忽明忽暗的光。在渐渐暗淡的火折子的光的照耀下,也显得十分微弱。

    云漾心生好奇,于是走了过去。

    原来是一颗夜明珠。

    只是不是那种质量很好的夜明珠。要知道,一个鸡蛋大小且十分通透的夜明珠,是可以照亮整个密室的。眼前这样大小的夜明珠,一般用来磨成药粉。夜明珠也是一种珍贵的药物,对于女性别有一番滋补作用。

    想来这般光亮大小的明珠,肯定是被师父用来制药遗弃在这里的吧。

    云漾将它捡起,却发现这夜明珠足有她一个拳头之大。

    她吃惊了。

    为何这么大小的明珠,只发出微弱星光。

    她感到自己手中的明珠表面似乎凹凸不平。她仔细一看,原来是被人刻了一些东西。

    云漾经不住好奇,到底是什么,才会让人将此刻在上面。

    夜明珠上全是些蝇楷小字,十分辨认不清。但云漾还是发现了一味熟悉药材的名字,那味药材十分罕见,用途也不明显。云漾之所以对它有印象,完全是因为,这副药材曾经出现在太后娘娘给师父毒老叟的那封信上。

    有线索了,云漾大喜,差点就尖叫了起来。

    她立马就瘫在了岚羽身上,挥舞着自己手上的夜明珠,说道,“岚羽,我没有力气了,你抱我上去好吗?”

    岚羽见她这样子,不免好笑。

    刚刚还生龙活虎、张牙舞爪的云漾,此时像只八爪鱼一般黏在自己身上。

    可是看着她那张憔悴的小脸,看着她嘴角的血迹,再看着她虽然疲惫却闪着光辉的眼睛,岚羽一把将她抱了起来,飞出地宫。

    来到药库,云漾看着地上的尸体,十分羞愧。

    岚羽见她这个样子,虽然十分心疼死去的小动物们,但是也不好责备于她。

    倒是云漾自己说道,“以前我和师父在一起的时候,经常拿活物做实验,我自己都没有什么感觉了。最初的时候,我也是和其它女孩子一样热爱小动物的。我甚至还养了一只兔子,那只兔子特别可爱。三瓣唇,红红的眼睛,长长的耳朵,还有浑身上下雪白雪白的毛……”

    岚羽听她描述自己的童年往事,心里漾起了一股幸福。

    只见云漾脸色突变,说道,“可是师父说,药者不能妇人之仁。不仅是在制毒的时候要讲究分量,争取一招制胜,在治病救人的时候也要当机立断。因为有些疾病的发生要是不赶紧制止,就会逐渐蔓延。而当事人往往心存一丝侥幸,认为自己不怎么怎么样也可以治好自己的病。这个时候,若是医者也被他的言语打动,按照病人的思路走,那么这个病人的病情很有可能就会药石无灵。”

    岚羽听到这里,觉得十分惊奇。因为一直听闻医者父母心,没有想到享誉颇高的毒老叟居然是这么教导自己的徒弟的。

    云漾继续说道,“师父见我十分宠爱那只小兔子,也没有阻止。时间一天天过去,兔子也渐渐长大。有一天,师父教我炼一副十分奇怪的药。我以前从未见过,所看的医书上面也没有关于这些的记载。师父便要我拿小兔试药,我不肯,但师父偏要坚持。我知道我再这么继续倔强下去,师父很有可能会自己动手,到时候小兔子的死法可能更惨。”

    云漾说到这里,眼泪都流了下来,“我那个时候多么希望有一个人过来啊,只要他缠住师父,我就可以偷梁换柱。可是没有。那份药药性极烈,小兔子吃下之后七窍立马流血,挣扎了几下之后就死去了。我检查了一下,她的五脏六腑都碎了。只是还好,时间很短,她没有受什么苦。”

    岚羽听到这里,不免惨然。

    想象那副情景,定然是十分可怕。云漾却风淡云轻露出十分庆幸的语气,真没有想到,她是这么铁石心肠的一个人。那么现在这一地的尸体也不难理解了。

    他放下云漾,轻轻说道,“你在这里坐一会儿,我去安排人打扫。”

    云漾看着他将要离去,十分不舍。她还陷入自己的悲伤之中,特别需要一个人陪伴自己。

    岚羽见此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你放心,我去去就回。我知道你的性子,你现在发现了这张药方,肯定会想尽办法炼出它。我对炼药也不懂,但是蓝副城主将我留下来,就是为了帮助你的。既然我不懂炼药,那么我给你提供一个干净的环境总是应当的吧。”

    说到这里,岚羽的目光流露出真诚。

    云漾看着他的眼睛,澄澈如夜空里的星星。

    她不由自主地点了一下头。

    岚羽见她点头答应,开心地笑了。只见他立马走了出去。

    云漾看着他的背影突然很想哭,她突然很想盛千烨了。不知道他最近怎么样。

    岚羽很快就带了几个人打扫了药库,搬出了那一具具尸体。

    乱城里的人大多见多识广,在场的没人对这些尸体露出什么情绪。

    云漾看着他们清理,心里怅然。

    自己还是会继续炼药的,只是这次,该找谁试呢?

    云漾在桌子上铺好宣纸,将那颗明珠拿起来放进墨里,然后小心地将它从墨水里拎起来。等到墨水稍干的时候,云漾就将在放在宣纸上滚动,想将它上面的字拓下来。

    一味味药物的名字开始出现,与那张药方不同的是,明珠上面标明准确的分量,就连药物的生熟也有准确的标注。

    师父毒老叟果然是学霸一样的人物,所有的东西都有精心的标明,每一个都写得清清楚楚、仔仔细细。别说自己了,就是对这些不是很懂的普通医者,只要熟悉药材的名字,就可以将这些东西配出来。

    云漾拓完了明珠上所有的字之后,便拿出纸笔恭恭敬敬将其誊抄一遍。

    她想过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水滴石穿非一日之功。自己的医术要是想要更加精进,必然要像师父毒老叟学习。

    后来,云漾超越了毒老叟和欧阳匪,成为新一代医毒无双的传奇人物。不过相对于现在十分认真的她来说,那也是后话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