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一十七章 疑似阴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云漾誊抄之后,重新找出那些药材,按照方子上的分量开始配了起来。

    岚羽见她十分认真的样子。目不转睛。

    他似乎见着了另外一个人。从一开始见她的蛮不讲理,只知道无搅蛮缠;到后来看到她不屈不饶,为了夺回乱城始终不放弃的坚韧;到现在她认真配药。专注且专业的样子。岚羽觉得,他似乎见着了多面的云漾。

    云漾小心翼翼地将所有的药材配好。并检查了药炉之后。才按照顺序将所有的药物投了进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云漾一直守在那里,一步也没有离开。

    岚羽见此也没有离去。只是陪着云漾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药终于要出炉了……

    云漾小心翼翼地揭开药炉,迫不及待地想要看看自己的成果。

    岚羽见此不免也被她的情绪影响,小心翼翼地看着药炉里面。

    云漾拿起自己的成果。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现在药是配了出来。可是应该找谁来验证自己的药效呢?没有人验证药效的话,那么自己也不知道这个药到底怎么回事吧?

    想到这里,云漾陷入了沉思之中。

    岚羽见云漾把药炼出来之后也没有欢天喜地的感觉。便知她是在为试药的事情烦恼。想起刚刚屋子里尸体。岚羽觉得十分头疼。

    于是他走上前去。说道,“云漾。你把药给我吧。”

    云漾听到这话,赶紧把药收起来。说道,“岚羽,你要做什么。我知道你是一个很有爱心的人。特别热爱小动物。可是你也不能为了救他们的命而牺牲你自己啊。”

    岚羽听到这话愣住了,转而又笑了笑,说道,“云漾,我发现你真是一个活宝。即使这药是你刚刚炼出来的,但是根据之前你炼的废药的效果来说,我就知道此药剧毒无比。不过既然药已经试出来了,就要试一下效果,最好是在活人身上试药,这样你才可以细致地观察出他药性发作的所有模样。”

    云漾听到这里,打断道,“那又怎么样,你难道真的还想以身试险。我可不同意,我宁愿这些药是试在我自己身上的。”

    岚羽听了,微微一笑,说道,“云漾,你怎么不听我说完,就打断我了。我的意思是,你可以找一个罪犯试一下此药的效果。只有在活人身上试药,才会试出此药具体的药性以及中毒者到底会有什么症状。”

    云漾听他说出了这样的话,简直不敢相信。

    乱城里没有所谓的罪犯,如果非要把乱城子民里的某一部分人称作罪犯的话,那么他们必然就是背叛了乱城,因此死不足惜。只不过云漾是从岚羽口中听见这样的话,觉得实在是太过意外了。

    不过为了检验自己千辛万苦所配出的药之效果,云漾也觉得没有什么不可以。

    乱城的建立本来就十分不易。这里都是一些法外之徒,没有所谓的伦理道德。若是有人非要犯事,必定会被强者所诛,到时必定求助无门。

    岚羽抓来一个罪犯,云漾一看,就是暗门之人。

    因为暗门之人只要一入教,就会在自己的胸口刺上暗门独有的标志。而这个人的胸口,就有。

    显然,这一点是岚羽故意暴露给她看的。因为岚羽想让她放宽心,确认这是真正的叛徒。

    云漾心里很感动,岚羽本不必这么做的,因为她下得去手。

    那人被逼服毒之后,浑身都开始扭曲起来。

    云漾一直待在他的身边,注意着他的每一丝变化,并详细记录。

    突然,云漾愣住了。

    这个情形,她似乎在哪里见过。

    是怜妃……

    云漾想到这里,整个人都呆住了。

    怜妃身上的情形和眼前的这个罪犯一模一样……

    可是怜妃又怎么会中毒呢?

    云漾觉得自己脑子有点痛,似乎陷入了一片昏暗之中。

    若隐若现的光里,一个人向她走来……

    是盛千烨。

    云漾抱着头坐在了地上,呜呜地哭了起来。

    岚羽见此情景十分心疼,问道,“云漾,你怎么呢?”

    云漾一把抱住岚羽的脖子,将眼泪全部擦在了他的身上,说道,“这个毒,我见过。”

    岚羽听罢,放松了下来,说道,“我还以为是什么事情了,见过就见过呗,这是好事啊,说明你对这个毒十分熟悉。”

    但云漾听了这话之后根本没有放松,反而哭得更厉害了。“怜妃,怜妃身上就是中的这种毒。当时药石无灵,所有的人都不知道怎么救。而且,后来我还在一个人身上见到过这种毒发作的情景。”

    岚羽听她这么一说,便问道,“那是谁呢?”

    云漾呜呜地哭了起来,说道,“那人便是盛千烨。”

    岚羽听到这里,整个人都愣住了。阴谋,这绝对是一个阴谋。

    楚国,秦国,乱城,这三个地方怎么着也联系不到一起。而这种毒,却同时在三个地方出现。即使岚羽再迟钝,也知道这件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更何况他代理乱城这么久,也不是等闲之人,要不然蓝旗是不会留下他辅佐云漾的。

    云漾说道,“我之所以会有这个药方,其实是蓝副城主留给我的。他嘱咐我不要给别人知道,等他走了之后我一个人细细查看。他说,这封信,可能会跟我来乱城的原因有关。

    我心中好奇,等他走了之后,便一个人拆开来看。发现是太后给我师傅毒老叟的信,里面有一个不完整的药方。

    我熟读药书,自认天底下没有我不知道的药方。

    第一次见到这么奇怪的药方,我也是好奇不已。因而才会放下刚刚到手的乱城不管,转而专研此药。

    由于药方不完整,我配过很多次药,也做过很多实验。后来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岚羽点了点头,后来他见云漾迟迟不现身,便来找她,与她共同经历了这些事情。

    云漾将罪犯所有发作的情形记录下来,直至他死去,才通知别人掩埋。

    收拾完药房之后,云漾来到了百里暮扬处。

    自从上次受伤之后,云漾就一直缠着岚羽,甚少和百里暮扬接触。

    现在自己已经夺下乱城,还发现一个惊天秘密,心中很是惆怅,才来见百里暮扬。

    百里一见云漾,倒是十分高兴,连忙从床上爬了起来。

    云漾见他心里十分愧疚。

    都是自己求胜心切,但剑术又不到家,下手没轻没重,才导致百里暮扬受了这么重的伤。

    百里暮扬倒是没有说什么。

    他本来就不欲参与争夺乱城之事,只是见云漾那般痴迷才不得不这么做。受伤对于他来说反而是一件好事,这样就可以不用继续再和云漾练剑了。

    云漾见到百里暮扬之后,便把自己的发现告知于他。百里听后陷入了沉思之中。

    这个时候,他才看到身后跟着的岚羽。

    百里对岚羽笑笑,岚羽也同样如此。

    云漾没有心情管他们两个,只是拉着百里的手,焦急地问他怎么办。

    百里暮扬沉思了一会儿,说道,“怜妃所中之毒来自于你师父毒老叟,而你又说你之所以会知道这些事情,是因为太后娘娘写给你师父的一封信。此事非同小可,我们必须马上回去。”

    云漾听到这里,犹疑了一下。自己刚刚夺下乱城,还没有将这里许多门派势力清除出去,就这么一走了之似乎不太好。

    岚羽见到她为难的表情就知道她在为什么事情担忧,于是上前说道,“云漾你放心吧,你去做你应当做的事情就好。乱城这里,有我给你撑着。蓝副城主当时留下我的其中一个目的,也是为了防止万一你有事离开之后,乱城群龙无主、一片大乱,辜负老城主的心血。我当代理城主这么多年,必定还是有经验。你放心离去,有空记得过来看看乱城,看看我。”

    云漾听到这里,看了一眼岚羽,十分感激。她相信,以岚羽的能力,管理一个乱城不是太难。只是现在乱城正值危急存亡之秋,若是只留下岚羽一个人未免太过不负责任,也太过冒险。

    百里暮扬看出了她的迟疑不定,说道,“云漾,你就跟我走吧,我需要你这个人证。你放心,等我们出发的时候,我会立马通知楚国的大将军,派三万大军驻守在乱城周围。到时候乱城被围得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我看谁敢造反。”

    云漾听到这里破涕为笑。她可不敢让百里暮扬派三万大军驻扎在乱城周围。那样的话,即使安定下来了乱城,那么乱城也是一座死城,丧失了它原来的活力。

    况且,请神容易送神难。楚国的三万大军驻守在了乱城周围,在外人看来,乱城即使失去了它原来的意义,变成了楚国的势力范围了。

    云漾可不想自己师父的心血就这么功亏一篑。于是她婉拒道,“不了,谢谢你,百里。乱城这边由岚羽先帮我撑着,我跟你走。等楚国的事情完了之后,我再回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