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一十八章 引蛇出洞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楚地多山,蛇蚁盛行。但民风淳朴,百姓安居乐业。

    云漾跟着百里暮扬来到楚国之后。整个人过上了乐不思乱城的生活。要不是百里提醒她真正的任务是什么,云漾会一直在楚地京师游玩下去。

    太后并非等闲之人,要想让她承认自己所犯下的罪过。并且让她受到自己应有的处罚也不是一件十分容易的事情。

    百里暮扬为此愁白了头,但还是没有办法。

    云漾倒是不是十分担心。这件事情其实十分简单。做贼是会心虚的。飞鸟留痕,一个人即使做事情再完美,在她的心里也会留下痕迹。即使是老谋神算如太后。如果真的给怜妃娘娘下了毒,那么再次遇见相似的情景,必然会露出马脚。

    百里暮扬听到云漾的推断。觉得十分有道理。

    可是道理这么好。究竟怎么实施呢?

    云漾呵呵一笑,拿出了百里暮扬后宫的嫔妃册。

    众所周知,百里暮扬作为楚帝。后宫佳丽三千人。其中不乏大臣、贵族之女。

    太后出身贵族。自然在百里暮扬现在的皇宫里定然会有她们家族之人。只要这个人配合,那么太后入瓮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当然最简单的事情还是直接给这个关键人物直接下毒。这样也不用和这个人商量。做起事情来不仅方便,可信度也是十分的高。

    只不过现在云漾只研究出来了怎么配置毒药。并没有研究出来此毒的解药。

    百里暮扬想了想,抓起云漾手里的嫔妃名册,在其中一人的名字上画了一个圈。

    云漾一看。正是荣妃娘娘。

    荣妃娘娘出身楚地王族,与太后颇有亲缘。不仅对太后言听计从,更对皇帝痴心一片。选她,确实是一个很好人选。

    只不过,这样的话就不好商量了。

    云漾沉思一下,终于计上心头。

    夜深人静,一个黑色身影在宫中飞跃。他穿过御花园,来到了沐恩宫,正是荣妃的住处。

    只见她直接进了沐恩宫,过了半个时辰才出来。

    这人正是云漾,办完事后,她有些得意。

    “啊”,一阵尖叫从荣妃的宫里传了出来。

    一大早荣妃就发现自己脸色变成了青色,嘴唇泛白。她以为自己生病了,可是印象里自己睡觉之前还好好的。而且身体也没有什么不舒服,怎么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呢?

    她先是不断擦洗,发现怎么着也洗不掉;之后命人传来太医,太医来了一拨又一拨,谁也没看出个所以然。

    不少太医诚恳地建议是中毒,但是荣妃自己深知是不可能中毒的。

    可是这一张脸不可能就这个样子吧,皇上现在已经回来了,自己还打算靠这一张脸去换取皇上的恩宠了。要是让陛下看到这样一张脸,怕是再也不想来沐恩宫了。

    想到这里,荣妃就觉得山崩地裂。

    她赶走了所有的太医,直奔太后住处。

    到了慈宁宫,荣妃发现,这宫里不只她一个妃子这样。眼下在慈宁宫的还有穆妃、贤妃,都是一家人。

    看见彼此之后,她们都炸开了锅,开始闲聊了起来。

    荣妃倾诉着自己的苦楚与担忧,穆妃与贤妃抱成了一团,拿着手绢,嘤嘤地哭泣。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正在呼呼地睡着大觉,昨夜实在辛苦,给三个妃子画了淡妆。

    本来百里暮扬只让自己跑一趟的,可是云漾觉得,既然要下药,就要下猛药。这样的话,才可以把鱼一下子炸起来。

    于是她又在百里暮扬那里要了两个名字,根据自己的记忆和毒物的药性,给她们画了一个小妆。由于所用的都是云漾自制的药水,因此她们脸上的东西用水洗都是洗不掉的。要想洗掉也很简单,只要用云漾手里另一种药水擦洗便可以了。

    太后一早起来就见到自己的宫中乱作了一团,不禁大怒。

    但她知道自己这些族中的女子都是烂泥扶不上墙的。平时未必有多关注自己的容颜,有的为了玩牌通常都是通宵达旦,丝毫没有保养的意识。现在不过是楚帝百里暮扬回来了,因此才想起要凭自己的容貌争争宠。

    太后抚了抚自己的额,她也理解她们。毕竟她年轻的时候也看到过身边很多女子这样。只不过那时候那些女子如此自甘堕落对她来说是一件好事,这样就少了很多竞争对手。

    她时常派出牌艺精湛的宫女去各宫做探子,默默教会当时的各宫小主学会打牌,并逐步引导她们沉迷于牌技。

    如此一来,太后的竞争对手就少了太多。

    这三个女子又不一样,她们是自己的族人。虽然身在楚宫,但为的也是族人的兴旺繁荣,因此不能不管。

    太后忍住自己的脾气,仔细查看了她们的脸色,整个人都呆住了。

    这情形,是中毒了。

    太后很明白这种毒是什么。

    她太清楚不过了。当年唯一一个不沉迷牌技又很有竞争力的对手——怜妃,就是被她用这样的毒毒死的。

    可是,事隔这么多年,当年制毒的毒老叟也早已死去,可谓神不知鬼不觉。为什么现在,这件事又被翻了出来?

    楚帝刚刚回宫,太后觉得自己一定要小心,莫非百里暮扬已经知道了什么?

    怜妃是他的生母,要是让他知道,自己的母妃是自己所害,那自己的地位恐怕就保不住了。

    想到这里,太后赶紧轰走了自己宫里的几只苍蝇。

    贤妃、穆妃、荣妃见太后如此决绝,纷纷哭泣,大吵大嚷。但,太后依旧不为所动。

    宫里感染上这种病的人越来越多,几乎每晚都能增加三个。每天早上都能听到从各宫传来的哭喊声,云漾觉得自己受够了。

    她也很想一下子把所有的人都画上,可是一个妆要的时间也很久,一晚能画上三个已经很不错。

    尤其是最近,各宫似乎已经意识到,这种疾病是晚上发作,所以通通都不敢睡。看着灯火通明的楚国皇宫,云漾觉得简直没法下手。

    最给力的还属百里暮扬,他以禁止浪费为由,严禁各宫子时之后点灯,这样才给云漾创造了机会。

    太后也不是没有想过要抓捕作案之人,因为她一直觉得这不是疫情,而是有人故意为之。只是这人神龙见首不见尾,自己也毫无办法。

    直至有一天早上,太后发现,自己脸上也有了青色的东西,并且怎么洗、怎么擦都弄不掉。这个时候,她才慌了。

    她跑到怜妃宫里,不住地大喊,“是你吗?是你回来了吗?”

    正在她喊的时候,刚刚关上的门嘭地一下,被风吹开了。

    太后看了看门口,没有什么人。

    她转过身去。

    这个时候门边的窗户门也被弄得嘭嘭作响。

    太后四周望了望,还是一个人都没有。

    自从怜妃死后,整个她所居住的宫里都废了。虽然有人定期打扫,但是平时,尤其是早上,根本就没有人过来。

    太后心里有点心虚,说道,“什么人在此装神弄鬼,快出来!”

    这个时候,一股强劲力道从打开的门边袭来,太后整个人都被推倒在了地上。

    只见她花容失色,整个人都显得无比凌乱。

    她的神经已经失控,不住地朝门边大喊,“是你吗?是你吗?怜妃,是你回来了吗?”

    但是没有人回答她。

    她站了起来,想要走出去,但是刚刚还开着的大门嘭地一声又关上了。

    太后整个人都快崩溃了。说道,“怜儿啊,我知道错了,是我不该谋害你。我不该用花颜毒害了你。你放过我吧。你看看,我现在脸上也是和你一模一样的,我也中了花颜的毒,你就放过我吧。”

    这个时候,云漾才知道,原来这个让自己大费周章的毒名叫花颜。花颜,真是好名字,可惜是真的太毒了。

    太后见迟迟没有人回应她,哭了出来,“怜儿,我待你不薄啊。你生了孩子之后就中毒死去,可我也将你的孩子养大了啊。你看看,他现在已经成了楚国的皇帝,你要是知道了一定会很开心的。”

    这个时候百里暮扬走了出来,看着太后冷冷地说道,“你刚刚说的什么,再说一遍!”

    太后见是百里暮扬,冷笑了一声,什么都明白了。只见她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仪容,就准备离开。多年的宫中生活,已经让她变得处变不惊。即使因为这段时间宫里所有的人都中了花颜的毒,自己身上也染上了才失控了一小会儿,在明白了真相之后也不多做挣扎。

    但百里暮扬并不满足这些,这个狠毒的女人,显然知道更多的东西。

    只是不管他怎么逼问,太后都咬住嘴唇一个字都没有说。

    云漾看了都觉得百里暮扬十分过分,毕竟眼前的这个人是楚国的太后,还是有一定尊位的。

    可百里暮扬一点都不在乎,还是一直逼问她。

    太后一个字都没有说,只是咬住嘴唇,轻蔑地看着他。

    百里暮扬大怒,直接将太后打入了冷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